「上菜了。」正在這時,林曉雅端著一個菜放到了桌子上,還非常專業地介紹道:「水煮牛肉,請慢用。」

「不錯,夠專業。」王旭東對林曉雅比了比大拇指。

「滾。」林曉雅白了王旭東一眼,然後說道:「我跟你說,等我幹完這一個月我就來找你算賬,另外,你這個月給我小心一點。」

林曉雅剛端完菜,就聽到那邊有人在喊著服務員,林曉雅又皺著眉頭跑了過去。

秦可欣笑著,笑的王旭東很不好意思,尷尬地對秦可欣道:「這孩子就這性格,對誰都沒大沒小的,來來來,開始吃開始吃。」

秦可欣還是笑著,然後開始吃,一邊吃一邊道:「王旭東,我跟你打賭,你以後與這個姑娘可能是很難把關係給理清楚了,不過,到底是艷福還是孽債這可就難說了。」

「別胡說八道,我是那種人嗎?」王旭東尷尬地道。

正在這時,忽然就聽到了啪的一聲,很顯然是碗砸在地上的聲音,然後就聽到一聲女人的尖叫。

王旭東和秦可欣都連忙轉頭看著。

只見,在離王旭東不遠的過道上,林曉雅連忙對一個打扮的挺妖艷的女人道歉著,而地上有一個打碎了的碗,還有一個菜全部灑在地上,而女人身上也灑了一些油漬。很明顯的,是林曉雅端菜的時候與這個女人撞上了,導致碗掉在了地上。

「對不起對不起。」林曉雅有些惶恐地對女人道歉著。

「你眼瞎了嗎?」女人非常囂張地罵著,隨後,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女人直接就是一個巴掌打在了林曉雅的臉上,這個耳光打的很響。

這個耳光一打,震驚了所有人,包括王旭東和秦可欣,都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然後連忙往林曉雅的方向走去。

林曉雅也呆住了,摸著自己生痛的臉,眼睛裡面含著淚水看著女人,咬著牙道:「你敢打我?」

「我打你怎麼了?我跟你說,賠錢,今天不賠錢我跟你沒完,知道我這件衣服多少錢買的嗎?快點賠錢。」女人一邊說著一邊拽著林曉雅的衣服往邊上拖著。

林曉雅想反抗,但是無奈,她那小身板那是著五大三粗的父女的對手,她的腿都沒人家手臂粗,林曉雅非常的委屈,而旁邊的服務員沒有一個敢說話的,而據說店裡老闆出去結賬去了,不在店裡,在店裡的今天都是員工,根本沒人敢上前來說話,旁邊有服務員已經在打電話給老闆讓老闆趕緊回來了。

王旭東皺著眉頭,正準備過去解決這個事情的時候,誰知道一直站在王旭東身邊看著事情發展的秦可欣幾步就走了過去,直接走到了這個婦女身邊,看著女人說道:「你現在放手。」

「你誰啊?你是這家店老闆嗎?」女人看著秦可欣問著,但是手卻緊緊地拽著林曉雅的衣服。

「不是,我只是來這吃飯的。」

「那不管你的事,走開。」女人說著直接無視秦可欣,然後依舊拽著林曉雅的衣領,大聲呵斥著:「你個黃毛丫頭,趕緊拿錢出來,聽到沒有?」

林曉雅委屈的淚水往下流,奈何她根本反抗不了,拚命要掙脫女人的手,但是根本沒那麼大的勁。

「你這件衣服多少錢?我賠。」秦可欣淡淡地對女人說道。

「你賠?」女人有些詫異地看著秦可欣。

「對,我賠,你這件衣服多少錢我來賠,你現在先把手鬆開。」秦可欣點頭說道。

林曉雅眼神複雜地看了一眼旁邊的秦可欣。

「你知道我這件衣服多少錢嗎?你賠的起嗎?再說了,你可別逗我我告訴你,這事跟你沒關係,你為什麼要賠?」

「你也別管我為什麼要替她賠錢,我喜歡,可以嗎?而且,你也不用管我賠不賠的起,我既然說了我賠那我就一定賠,就算我賣房子賣車子我也賠,可以放手了嗎?這個店裡這麼多人看著,我說過的話肯定算數。」秦可欣冷冷地說著。

「行,那你賠錢。」女人放開了林曉雅對秦可欣道。

「你這衣服多少錢?我賠。」秦可欣說著。

「這件衣服三千買的,我給你點面子,兩千塊,賠錢。」女人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說著。

「呵呵,你這衣服三千買的?三千人民幣還是三千日元?或者是越南盾?」秦可欣冷笑著。

「你什麼意思?」女人怒了。

「你這衣服值兩千塊嗎你就敢問我要兩千?你想錢想瘋了吧?」秦可欣問著。

「我這可是XXX最新款的衣服,你識貨嗎?」女人再次扯著自己的衣服,接著道:「不信去你專賣店問問,看看這件衣服多少錢。」

「XXX的品牌我還是知道的,我不僅知道這個品牌,我還認識他們品牌的設計總監。」秦可欣微笑著,然後打開自己的包,在裡面找了一下,找出一張名牌亮出來給女人看了看道:「看清楚了嗎?看看上面的公司名稱職務,這是XXX公司的設計總監,設計總監是幹嘛的知道嗎?這個公司設計出來的每一款產品都是需要經過他的手的,所以,是不是他設計出來的衣服他自己最清楚,我要不要把你衣服拍個照給他去辨認一下?我跟他關係還比較好。」秦可欣問著。

「我……」女人被秦可欣說的啞口無言。

「另外,XXX是國內的一線大品牌,款式、質量都沒的說,可你這件衣服有質量嗎?你看看接縫裡沒有剪掉的線頭,XXX會有製作這麼拙劣的產品嗎?你是在刻意抹黑XXX這個品牌吧?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這件衣服是在網上買的仿製品吧?價格應該不超過兩百吧?」秦可欣反問著。

「你……你放屁……」女人被秦可欣說的惱羞成怒,爆著粗口。

「是我在放屁還是你在放屁在座的各位自己打開網上購物軟體去搜索一下就行了,看看是不是盜版的反製品。」秦可欣笑著,隨後又道:「但是,我今天不跟你計較這麼多,你說你這衣服兩千是吧,那行,那我就替這個小姑娘給你賠兩千塊。」 「真的?」女人很是詫異。

秦可欣也不說話,打開自己的錢包,從裡面拿出一疊錢,然後數了一下,拿出一疊遞給了女人,道:「拿著,這是兩千塊,你數一下,看看對不對。」

女人見到一疊錢,非常的高興,兩眼放光,拿過錢就開始沾著口水數了起來,然後點頭道:「不錯,是兩千塊。」

「那這小姑娘把菜汁灑你身上的這事算是了結了,是嗎?」秦可欣繼續問著。

「行吧,看在這個姑娘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告訴你,下次小心點,走路長點眼睛。」女人最後還不忘警告了一下林曉雅,然後轉身就準備走。

「慢著。」秦可欣伸手就攔住了要走的女人。

「怎麼了?」

「她把菜汁灑你身上的事了結了,那你剛剛打了她一耳光的事該怎麼解決呢?」秦可欣問著女人。

「什麼?」女人驚訝地看著秦可欣。

隨後,就在所有人都看熱鬧的時候,秦可欣忽然就抬起手,朝著女人臉上就是一個響亮的耳光,打蒙了所有人,也把女人給打蒙了。王旭東都詫異,他實在沒想到平時嬌柔不已的秦可欣竟然脾氣這麼火爆,直接上手就是一記耳光,一點猶豫都沒有,而且對方可還是一個體重起碼超過一百六十斤、身高超過一米七的巨無霸級的女人啊。

「錢我替她賠你了,而且是你說賠多少就賠多少,你打了她一耳光,我現在也替她把這一耳光打回來了,現在兩清了,你可以走了。」秦可欣打完之後淡淡地說著。

「你個臭三八……」巨無霸終於反應了過來,咬著牙一邊罵著秦可欣,一邊就抬起手就朝著秦可欣打過來,就那手臂,估計秦可欣一下子都挨不住。

只是,手還沒打到,就被幾步走過來的王旭東給抓住了,王旭東直接擋在了秦可欣和林曉雅兩個女人的面前,面對著巨無霸,然後把手放開后冷冷地道:「差不多得了,她灑你一身菜汁,不管是你撞的她還是她撞的你,她作為服務員都是她的不對,她一開始就向你道歉了,而且,她也給你賠了錢,兩百的衣服給你賠了兩千,你也賺的夠多了,另外,你打她一耳光,她打你一耳光,這個事也兩清了,不要在在這鬧了。別占著你體重優勢,在這繼續胡攪蠻纏,我不打女人,但是我不保證我不打潑婦。」

「哇……你們給我等著,有本事在這裡別跑,哇……」隨後,就見到一個巨無霸級別的中年婦女一下子哭了起來,一邊哭著往外面跑一邊威脅著王旭東,然後就跑出了飯店。

至此,這齣戲終於是結束了。

「痛嗎?」最先對林曉雅說出這句話的竟然不是王旭東,而是站在林曉雅身邊的秦可欣,秦可欣轉臉問著林曉雅。

林曉雅眼睛裡面還有著淚水,這淚水有痛也有委屈。

但是面對秦可欣對自己的關心,卻還是堅強地沒有哭出來,還對秦可欣微微笑了笑,說道:「謝謝你,這兩千塊錢我以後會還給你的。」

「這兩千塊跟你無關,是我個人願意出的。」秦可欣說著,隨後又道:「臉上還有紅印,去拿個毛巾擦一擦敷一敷然後揉一揉,不然等下可能會有淤血會留痕,這麼漂亮的一張臉等下就不好看了。」

「嗯,好,謝謝你。」林曉雅再次感激地對秦可欣說著,完后摸著自己的臉往飯店裡面去了。

「好了,大家別看了,該吃飯吃飯,來個服務員,把地上打掃一下,另外,我的菜是不是得上了?才上了一個菜。」王旭東看著全店裡的人都還在看著自己三個人,邊連忙說著,然後一把拉過秦可欣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看不出來啊,你夠生猛的呀。」坐下后王旭東對秦可欣比了比大拇指道。

「小瞧我了吧?我跟你說,下次你要是敢欺負我,小心自己的臉,我這可是鐵砂掌。」秦可欣比了比自己那嬌小的手掌得意地說著。

「算了吧,你就別在這嘚瑟了,你想過沒有?剛剛要不是我過去那女人那耳光那拳頭可就真的朝你身上砸下來了,就她那噸位,你和林曉雅兩個人加起來都不是人家對手,別說對手,你們兩個加起來都沒還手餘地,你可真是膽大,打架都不看實力看噸位走的。」王旭東笑話著。

「這不是有你在嗎?你一個大男人是幹嘛吃的?站邊邊看戲看著我們兩個女人被人打啊?我這叫有恃無恐知道嗎?而且,對方雖然不像個女人,但是歸根到底也是個女人,對付女人你們男人就不太好出手,因為怎麼做都是男人不對,我知道,我不站出來你也肯定會站出來替那小丫頭把這口氣給出了,我這出去不比你出面好得多?最關鍵最關鍵的是,我就是看不慣這種刁蠻不講理的人,你知道吧,看把人家小姑娘打的,誰還不是爹媽生的養的,打的太重了,我實在是氣不過。」秦可欣道。

「我算是看出來了,你是真漢子。」王旭東聽過之後哈哈大笑,再次對秦可欣比例大拇指。

就在秦可欣怒視王旭東要發飆的時候,王旭東又接著說道:「不過,你今天也讓我非常佩服,讓我對你刮目相看。」

「這是誇我還是在罵我?」秦可欣問著。

「真心話,誇你。我真沒想到你會為了她挺身而出,這小丫頭之前一直對你都不客氣的,更何況你自己也是個女人,所以,我很感動,真的。」王旭東對秦可欣說著。

「得了得了,別酸了,牙都酸掉了,你惡不噁心,說的這麼肉麻兮兮的。小丫頭對我不客氣那還不是因為你?再說了,我還能與這小姑娘生氣不成?一直都逗她玩呢。不過說真的,那女人那拳頭砸下來的那一下我是真怕了,那拳頭那手臂跟你的都差不多了,嚇死人了。」秦可欣繪聲繪色地對王旭東說著,聽得王旭東忍不住哈哈大笑著,他發現秦可欣是個非常可愛而且也讓他很欣賞的女人。 這個時候,林曉雅不知道什麼時候又開始出來上班了,端著王旭東他們點的其它幾個菜上桌。

「還痛嗎?要是不舒服就去休息一下吧。」王旭東看著林曉雅,稍微有些心疼地說著,而林曉雅的臉上還有些許的紅印。

「你以為店是你家開的呀,你讓我去休息我就能去休息,我要是去休息了老闆罰我怎麼辦?把我開除了怎麼辦?今天的工資已經被剛剛打了一個碗、與客人鬧矛盾這事給扣光了,我要是再偷懶不做事。就得開除了。」林曉雅白了王旭東一眼,但是隨後卻說著說著,又開始委屈了。

「而且,這是我的工作,我得把它干好。」林曉雅接著道。

「以後自己做事的時候要注意點,作為一個服務員,不管是她不小心撞了上你,還是你不小心撞上了她,這個事情理都虧在你這邊,這是你乾的這份工作決定的。另外,也需要學會保護好自己,如果今天我們不在這裡怎麼辦?另外,也不需要覺得委屈,不僅僅是你這樣子,所有人都會遇到這種事情,這個事情從來都不可能是公平的,誰的人生路上都會遇到這種那種不公平的遭遇,挫折、痛苦都必定陪伴著每個人的一生,你現在所經歷的其實就是人生真實的樣子。」王旭東道。

「別酸了行不行?我聽不下去了。吃了嗎?要不一起坐下來吃點吧。」秦可欣聽不下去了,打斷了王旭東的話,然後對林曉雅說道。

「我不能吃,我們已經提前吃過工作餐了,今天謝謝你,非常感謝。不過,一碼歸一碼,他是我喜歡的男人,我不會讓給你的,等我幹完這份工作,我會回來再跟你搶的,公平競爭。」林曉雅忽然對秦可欣說著,說完之後又走開了,她的確挺忙的,這個時候正是吃飯的高峰期,怎能不忙呢。

秦可欣瞪大了眼睛看著走開的林曉雅,又轉過臉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王旭東,道:「她剛剛說什麼?她剛剛說要回來跟我公平競爭你?這……這話我怎麼聽的這麼彆扭,聽的這麼的不可思議啊。」

「小女孩,瓊瑤劇韓劇看多了,腦子被燒壞了,都這樣,習慣了就好。」王旭東大口吃著飯菜,隨意地說著。

「你心裡挺爽吧?有個女人為了你向我發起戰書要搶你,這種感覺是不是很爽,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秦可欣笑著問著王旭東。

「我只想離你們這兩個腦子不正常的人遠一點,離得越遠越好。」王旭東一邊給秦可欣碗里夾著菜,一邊罵著。

秦可欣給了王旭東一記白眼,隨後又笑著問著:「她到時候真的來找我決鬥,你說我應不應戰?我覺得我是為了你戰鬥下去,還是說這把你讓給她?」

「多吃點,少說話,這個東西好,吃了可以補腦,而且還可以堵嘴。」王旭東再次夾著菜放到秦可欣的碗里。

只是,剛說完,底下的腳又被秦可欣的高跟鞋給踩了一腳。

這個店的生意的確是很好,因為味道很不錯,價格也不貴,服務也很到位,所以這生意自然就好。當天晚上座無虛席,所以,直到王旭東和秦可欣最後結賬走人,林曉雅也沒有再過來,而是一直在店裡忙著,而王旭東也沒有去打擾林曉雅,自己結賬自行離開了。

回去開車的是秦可欣,因為要送王旭東回公司騎車。

「喏,這是你借我的兩千塊錢,拿著。」坐在車上,王旭東把兜里的秦可欣給的兩千塊遞還給了秦可欣。

秦可欣一邊開著車,一邊很詫異地看著王旭東遞過來的錢,問道:「怎麼回事?這兩千塊怎麼還在?你不是沒錢嗎?那這花和吃飯的錢誰付的?」

「多新鮮啊,就兩人,不是你當然是我啊,難道還有神秘富豪幫我給錢不成。」

「你不是沒錢嗎?」

「我是沒錢啊。」王旭東回答著。

「那這怎麼回事?」秦可欣問著。

「前面去公司開車之前,找公司值班的幾個保安讓他們幾個給我湊了兩千塊,借的,發工資還。」王旭東一邊說著,一邊直接把秦可欣的包給拿了過來,自己自顧自地把秦可欣的包打開,拿出裡面秦可欣的錢包,把兩千塊錢放進了秦可欣的錢包裡面裝好,一副與秦可欣非常熟悉的樣子。

秦可欣看著王旭東的這幅德行,忍不住笑了,也沒阻止王旭東弄自己的包,要知道,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隨身背的包永遠是她們最大的秘密。

「怎麼?借他們的錢你願意借,借我的錢就不願意了?難道我的錢不是人民幣嗎?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呀?」秦可欣故意道。

「我借你的錢,然後請你吃飯?扯不扯呀?」

「我沒說一定要讓你還啊。」

「那我就更不能拿了呀。」

「你真傻還是假傻啊?我給你錢其實就是我請你吃飯的呀。」

「我知道呀,所以我必須得借錢啊,我是大男人啊,我不可能讓你一個女人請我吃飯,這點覺悟我還是有的。」王旭東一本正經地說著。

「喲呵,想不到你還這麼有大男人子主義。」秦可欣哈哈大笑著。

「那必須的,我也是一大老爺們,怎麼的也不能輸了氣勢不是。」

王旭東正說著,秦可欣開著車,忽然王旭東臉色一變,對秦可欣說道:「你前面路口右轉。」

「右轉?幹嘛?你要去哪?你不是要回公司嗎?」秦可欣疑惑著。

「你先別問,你先右轉再說。」王旭東臉色嚴肅地說著。

「怎麼了這事?你這一驚一乍的。」秦可欣很是疑惑,但是還是按照王旭東說的把車往右邊轉了過去,轉到了另外一條路。

「到底要去哪?」秦可欣轉過了之後再次問道。

王旭東眼睛一會兒看看後視鏡,一會兒看看反光鏡,然後又道:「開到前面路口,不要打轉向燈,先走直行道,快要變線的時候再突然往左轉過去。」

「啊?你瘋了吧,這很危險的,到底怎麼回事啊?我是女司機啊,我……我水平不行的呀。」秦可欣被王旭東說的這一系列給弄暈了。 「別問,先按照我說的做,走直行道,對,一直走,好,不要打轉向燈,好,往左轉,沒車,往左轉,加速,轉過去。」王旭東一邊兩邊看著,一邊指揮著秦可欣開車。

「啊……嚇死了,王旭東,你到底要幹什麼?這很危險的你知道嗎?」秦可欣雖然把車轉過去了,但是自己也嚇出了一身冷汗,她從來沒敢這麼開過車。

王旭東卻沒有說話,只是盯著後視鏡和反光鏡看著。

「王旭東,你到底要幹什麼?你說清楚,不說清楚我就靠邊停車了。」秦可欣忍無可忍地對王旭東道。

王旭東靠在位子上,也沒有再看後視鏡,只是很平靜地對秦可欣說道:「有人跟蹤我們。」

「跟蹤?」秦可欣愣了愣,可能這個詞對於她來說很新鮮吧。

「三輛車,一輛越野車、一輛麵包車,還有一輛商務車,應該是從我們吃完飯從那店裡出來不久就跟上了的。」王旭東說著。

「啊?什麼……什麼情況?是不是那個胖女人叫來的人?」秦可欣馬上聯繫上了店裡發生的事情。

「不知道,我現在也不知道是什麼事,但是可以確認,這三輛車是一直跟著我們的,而且你看到了,在加速,估計要上來截停你的車了。」王旭東再次看了一眼後視鏡道。

秦可欣嚇得臉都變色了,連忙看看反光鏡,然後連忙踩著油門加速。

「別加速了,你的水平不行,強行加速只會出車禍,更危險,慢慢開吧。」王旭東平靜地說著。

「報警,快,趕緊報警。」

「報警?報警有什麼用,人家什麼都沒做你報什麼警?而且也根本不知道是什麼事。再說了,也沒時間給我們報警了,他們都要追上來了。」王旭東淡淡地說著。

正說著,那輛麵包車一馬當先超過了秦可欣的車,直接一打方向開到了秦可欣的車前面,再然後左邊來了一輛越野車,而商務車則開到了秦可欣的車後面,就秦可欣開車的這水平,要包圍要截停她的車實在是太容易了。

前面麵包車直接開始降速,秦可欣嚇的不停地叫著,一邊踩著剎車降速一邊不停地問著王旭東:「怎麼辦怎麼辦?」

「靠邊停吧,先問問是什麼事再說。」王旭東對秦可欣說著。

秦可欣被逼的只能把車靠在路邊給停下,這時,三輛車正好把秦可欣的車給完全擋住,然後從越野車的車門打開,走下來三個人,可以看到前面麵包車和後面的商務車裡面都坐著人。

「怎麼辦?報警吧?」坐在車裡的秦可欣非常害怕,慌亂地看著王旭東。

「沒事,沒關係的,沒什麼大事。」王旭東安慰著秦可欣。

三個人直接走到了副駕駛這邊,因為駕駛位已經被他用車給卡主了,門都打不開。三個人走到副駕駛位,直接敲著王旭東這邊的車玻璃,示意王旭東把車窗打開。

「別開,打死別開窗。」秦可欣道。

王旭東笑了笑,說道:「別害怕,沒事的,再說了,不開也不是辦法,是不是?先問問是什麼情況吧。」

王旭東說著摁下了車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