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毒?」

原來越白亦中毒,從宮裡請御醫是因為尋小穆?

這性子倒是和小淵有些相似了。

這孩子,還真是個小魔頭,看來以後不要惹了他才好。

小淵那孩子不高興了頂多是自己悶在屋子裡或者是找人打一架,可是小穆這孩子,不高興了竟是暗搓搓地給人下毒?!

尋韶容點點頭,「小穆的醫術是我教的。」

「本王,姑且信你。」

尋韶容點點頭,繼續說道,「小穆誤打誤撞進了密室,以為這些是銀票,就帶回來了。」

「還有一些晉王和長公主的密函,小穆又給送回去放回原處了。」

「又送回去了?」

「你這娘親是怎麼當的,竟然讓小穆兩次涉險?!」

越南昭一臉的難以置信,氣得差點要背過氣去。

難道這天下當娘的都這般不知輕重?

「其中有一封密函,是說下個月正月十五,宮內家宴,將情絲繞下於平陽郡主杯中,使其下嫁司馬離,掌握平陽府兵權。」

「下個月就是正月了。」

「哼,本王的皇兄和姑母還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你的意思是,此事我們可以加以利用……」

……

次日早朝後,左相府內,左相薛廣挪著圓滾滾胖乎乎的身子,一屁股坐在了紫檀木雕花椅中。

「豈有此理,晉王竟然在朝堂上公然參奏老夫!」

「真是不把老夫放在眼裡,論輩分,他也該尊稱老夫一聲叔伯,他還是個奶娃娃的時候,老夫就已近在戰場上開疆擴土了!」

「還有這次,若不是老夫的親兵管教著手底下這幫大臣,上個月的賑災銀,不曉得要被他們貪污了多少去?!」

左相薛廣身高一尺八,身材魁梧,體格健碩,早年間跟隨越帝南征北戰,也是一名驍勇之將。

後來中了賊人的花毒,身體日漸衰弱,用藥醫好后,便成了這幅白白胖胖的模樣。

「父親莫急,孩兒覺得,這晉王怕是急紅了眼。」

「眼下,朝中大臣們皆已站隊,或是依附於大皇子晉王,或是在二皇子殷王手下辦事,還有一些是跟著三皇子越辰墨在江南的生意場上撈油水的。」

「只有我們還沒有明確表明立場。」

「這晉王,自然是要給我們下馬威的。」

「而且,晉王娶了右相秦貴的女兒秦語嫣,右相是我們的宿敵,他作為一個女婿,自然是要幫著自己的老丈人。」薛廣的大兒子薛咬金在一旁說道。

薛咬金仿若和薛廣是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也是高大的身軀,一臉的絡腮鬍,黑焦的頭髮胡亂的扎在腦後。

「我兒說的有理。」薛廣點了點頭,端起桌上的大茶碗將茶水飲盡。

「本相原本就是一介武夫,不懂他們這朝堂之中的彎彎繞,不想去爭,也不屑去爭。」

「可晉王欺人太甚!」

「平日里冷言冷語就算了,如今右相的女兒嫁給他為妃,他們合起伙來誆老夫,人前人後的說老夫壞話。」

「在陛下面前混淆視聽,真真是把老夫當成那賤泥一般踩在腳下?!」

「父親這是哪兒的話,誰敢把咱們當做賤泥一般?」

「看來,當今這朝局,明哲保身,做個對陛下忠誠的孤臣,已然是不行了。」薛廣嘆了口氣。

「那父親的意思是?」薛咬金將茶碗中的茶水滿上。

「走,出城門,去西郊鎮北軍軍營!」

薛廣端起茶碗又喝了一大口茶水,抓起杵在牆邊的紅纓長槍,大步而去。

薛咬金拎起他常用的兩把大斧頭,跟著他父親,晃著高大的身軀向外走去。

外面陽光正好,二人躍身上馬,出了西城門。

……

「王爺,今日在朝堂上參奏左相,是不是有些急了?」

晉王府的寢殿內,尋韶雪幫下了朝的越白亦更衣,猶豫著問出了話。

「你都聽說了?」越白亦轉頭看她。

「王妃的消息還挺靈通。」

「哼,那老不死的腌臢貨,竟敢派人到本王府上偷東西,不給他點兒顏色看看,他怎知本王的厲害?!」

對於那日給越白亦下毒,偷了府上藏書閣密函之人,尋韶雪一直持懷疑態度,她覺得並不是左相派人來做的。

雖說左相是個老匹夫,但也不至於蠢到為了給晉王下馬威,把皇帝御賜的夜明珠隨意地丟棄在晉王府的丫鬟院中。

「那老頭子,仗著早年間跟隨父王征戰的軍功,在朝堂上是吹鬍子瞪眼,誰都不放在眼裡,對本王更是毫無敬意。」

「你是沒看到,今天在朝堂上,那老傢伙和他那憨蠢的兒子,齜牙咧嘴的,一幅要把本王生吞活剝了的嘴臉!」

越白亦說著,似乎是回憶起朝堂上的畫面,不禁打了個寒顫。

……

尋小穆或許不會想到,他的一個無心之舉,竟是讓晉王和左相的矛盾白熱化,也促使左相去尋找可以衣服的靠山。

這世道,做忠君的孤臣風險太大,萬一哪天皇帝老兒撒手人寰了,那孤臣豈不是沒了容身之所無人庇佑? [:]雲拂曉筆直的走到那嬤嬤面前,神Se一稟非常嚴厲的呵斥,「放肆!本宮來向皇後娘娘請安,你敢不通報就擅自做主阻攔本宮?」

「奴婢不敢,但是皇後娘娘有旨,她不見任何一個人,請惠妃娘娘原諒。敬請記住我們的網址:匕匕奇小說Ы。奴婢給惠妃娘娘磕頭。」對於雲拂曉的呵斥,這麼嬤嬤一點也不畏懼,雖然她低頭態度恭敬的說道,最後甚至跪下磕頭,但是她以前寸步不離的站在宮門口。

其他宮人站在旁邊,硬是沒有給雲拂曉讓路。

雲拂曉目光一閃,如果不是她們態度這麼堅決,或許雲拂曉不會進去,會聽從她們的話,讓皇后程菱悅歇息。

但是現在她們連通報請示一下都沒有,就直接拒絕,這不是很出奇嗎?

就算皇後娘娘有吩咐,不准他人打擾,但是她是什麼身份?

就算是太後娘娘的宮裡,宮人們都要斟酌一下,要不要請示太後娘娘的,或者稟報給太後娘娘身邊的郭嬤嬤,讓郭嬤嬤定奪報告不報告太後娘娘的,而不會擅自做主。

所以現在他們這般的堅決,沒有半點躊躇,好像已經得了命令,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攔阻她們,這不是很奇怪嗎?

雲拂曉微微眯了眯眼,眼底閃爍鋒利的星芒,神情變得堅定果斷,她從懷裡掏出一個紅底金線的荷包,從裡面拿出一個金Se的印章,高高舉起,提高聲音大聲說道,「這是皇上賜下管理後宮的鳳印,有先斬後奏的權力,本宮倒要看看誰敢攔本宮。」

雲拂曉手中的鳳印可是皇後娘娘手中的鳳印,因為雲拂曉和華宸妃是皇上任命的管理後宮之人,所以鳳印歸雲拂曉保管。

而華宸妃要管理日常,所以宮裡的對牌在華宸妃手上,但是鳳印卻在雲拂曉手上。

如果要說權利,看似華宸妃管理宮務,應該是她最大,但是實際上,如果需要頒布什麼,還是需要雲拂曉蓋下印章才能成事。

所以雲拂曉現在把那鳳印拿出來,站在面前的嬤嬤們刷刷是跪了下來,面如死灰,她們一直以為皇後娘娘只是被皇上禁足,卻不想連鳳印都收了回去。

皇後娘娘除了一個封號,還有什麼?

她們用什麼和雲惠妃娘娘抵抗?

看到她們跪下來,桔梗向跟來的婆子使了一個眼Se,那幾名婆子立即上前把她們拉開,雲拂曉就高舉鳳印大步走了進去。

坤寧宮內的宮人聞聲想出來阻攔雲拂曉,卻在看到雲拂曉高舉鳳印時,一個個如見了先生的學生,畢恭畢敬的跪下磕頭。

雲拂曉宛如猛虎下山,一路往皇后程菱悅的寢宮走去,一路上雖然都有宮人慾攔阻,都被雲拂曉手中的鳳印嚇的跪下磕頭,不過這一路走來,雲拂曉都沒有看到皇后程菱悅的兩個得力宮裡和嬤嬤,她們去哪裡了呢?

雲拂曉的心裡的不安越發的的嚴重,她總覺得她好像漏了什麼,卻沒有想起來,是什麼呢?

在雲拂曉硬闖進坤寧宮的時候,降香已經請了當值的兩名太醫往坤寧宮趕來。

同一時候,李蘭和華宸妃也分別往坤寧宮趕來。

和他們一般的還有坤寧宮的人,只是她們……7[:] 「行行行。」見靖鉑這麼一說,青城倒也是覺得有道理的點點頭,坐在了凳子上,看了眼桌上的茶壺,毫不猶豫的倒了一杯茶水。

從皇宮出來后,還沒來得及歇一口氣,就直接趕來布莊了,肯定是剛剛在宮裏的時候,糕點吃的太多了,才會覺得這麼的口渴。

見青城連喝了幾杯水,靖鉑不由好奇的來到他的身旁坐下,「你這是有好幾天沒喝水了吧,瞧把你乾的這副模樣。」

「剛剛在路上吃糕點吃的有些多。」青城不以為然的解釋道,隨即像是想起了什麼,從衣袖裏面掏出一個用帕子包起的東西。

這是剛剛他離宮的時候裝出來的,想的是正好靖鉑和靈薇都沒有嘗過這個這個糕點,正好可以給他們帶出來嘗嘗。

「這是什麼啊?」靖鉑看了眼青城,又看着放在桌上的帕子,一臉好奇的詢問道。

「糕點。」青城說着就將桌上的帕子給打開,五六塊糕點便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頓時鼻尖飄來一股濃濃的的香味,靖鉑饞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青城,你這個糕點也太香了吧,肯定非常的好吃。」

「你們嘗嘗,特意給你們帶來的。」青城見靖鉑恨不得立馬嘗一塊的模樣,不由有些忍不住的笑着說道。

見青城讓他們嘗,靖鉑倒是毫不客氣的拿了一塊嘗了嘗,頓時覺得好吃的連忙點頭,一旁的靈薇見到靖鉑一臉誇張的模樣,有些質疑的拿起一塊嘗了一口。

入口即化,絲毫不粘牙,還有很大一股花香味,這是她吃過最好吃的糕點了。

「哇,青城你這個糕點是從那裏買的,這麼好吃。」靈薇津津有味的吃着,一臉好奇的看着青城詢問道。

「不告訴你們,要是你們喜歡吃的話,下次我再給你們帶。」青城見靈薇和靖鉑這麼喜歡吃,笑着說道。

「你今天來店裏是有什麼事情嗎?」靖鉑一遍吃着糕點,一邊看着青城。

因為往往青城都是要有事才會來布莊,平日沒事的話,就只會給他們送送布莊的圖紙什麼。

「這個圖紙最好能在兩天之內趕出來,裙子急着要。」青城經靖鉑這麼一說,這才想起了趕來布莊的事兒,小心翼翼的從衣袖裏面拿出圖紙給放在了桌上。

「哇,這也太好看了吧。」靖鉑趁機看了一眼,不由發出幾聲讚歎,「這圖紙太有特點了吧,第一次看見用景色畫來做圖案的。」

「如果按照我們傾青布莊的線來做圖的話,到時候還會更加的栩栩如生。」青城看了眼圖紙,語氣肯定的說道。

「你這樣說的,讓我們都想立馬看到它的成品了。」靖鉑一些迫不及待的說道。

見圖紙的事情已經解決了,青城不由鬆了一口氣,這下可以回家好好的休息了。

「這幾日,店裏應該沒有出什麼事情吧。」青城想着自己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來布莊了,也想了解了解這段時間布莊的情況。

說到這裏,靖鉑和靈薇都沒有說話。

見他們倆都沒有說話,青城就覺得,一定在他不在的這段時間裏,布莊肯定出了什麼事情。

靈薇猶豫了一會兒,覺得這件事情還是有必要跟青城說一說,「前幾日因為我的事情,布莊倒是鬧出了一些事情,不過還算掌柜趕來的及時,事情很快便得到了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