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客氣,如意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掛斷了電話,慕洛琛手搭在葉簡汐的肩膀上,「沒問出來什麼,不過既然唐南楓知道,那應該是她的確要結婚了。或許顧明珠已經想開了,決定不再糾纏著子澈了。退一步說,顧明珠哪怕打算做什麼事情,明天子澈跟如意的婚禮,我已經布置了不少的人手,她沒辦法進去搗亂的。」

葉簡汐鬆了口氣。

顧明珠願意放棄以往的恩怨,和別的人結婚,那是最好的結果。

不然一直糾纏著,這段恩怨只怕這輩子都結束不了了。

「嗯,我知道了。我們出去吧。」

「好。」

慕洛琛推著葉簡汐,走出房間。

*************

晚上八點多,一群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娛樂。

溫如意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催促容子澈早早的離開,明天要很早起來做準備,他回去晚了不好。

殘王罪妃 容子澈千般不舍,萬般不舍,也只得起身。

溫如意送他出去,其他人知道他們需要單獨相處的時間,也都沒跟著。

兩人並肩走出了慕家的客廳。

到了院子里,站定了腳步,等司機把車開過來。

微涼的夜風拂過,空氣中帶著淡淡地秋天的味道,橘黃色的路燈散落在兩人的身上,暖暖的,格外的溫馨。

容子澈俯首看著溫如意白凈的面容,忍不住伸手握住她的手,「如意,睡一覺……明天睜開眼睛,你就要成我的新娘了。我等這一天,很久,很久了……我現在很高興,真的很高興。」高興到,恨不得大聲的對全世界的人說,溫如意嫁給他了,是他的人了。

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天上的星辰。

耀眼的讓人忍不住的伸手去碰觸。

溫如意不知不覺的伸手,去摸他的眼睛。

容子澈有些訝異她的舉動,但沒有動,而是任由她撫摸上來,指尖觸到眼帘,癢的他眨了眨眼睛。

長長睫毛刷的手心痒痒,溫如意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心裡頓時一盪,如一顆石子投在湖面上,漾起無數的漣漪。

她沒有縮回手,而是將手輕輕的往下移動了下,捧住了他的臉。

「容子澈,我也很開心。」

簡單的一句話,她卻說的極為認真。

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她對待感情早已如履薄冰。以前跟容子澈在一起,她像是踩在雲端上,總覺得自己隨時會跌下來。顧明珠的事情發生后,她的確怪容子澈,但更多的是釋然。

因為不配,所以上天註定會收走她的幸福,顧明珠的事情,不過是應驗了她的感覺。

那個時候,她對自己說——

看吧,溫如意,你根本不配得到感情,這一跤是你自己絆倒自己的,還連累了那麼多人。

毅然決然的離開容家,跟他斬斷一切往來,那個時候,她心裡已經下定決心,從此不再跟任何人有感情的糾纏。

因為無論是誰,最終的下場,也不過是再次分手。

既然註定了悲劇收場,不如誰都不碰。

那樣便誰都不會受傷。

可就在她萬念俱灰的時刻,他放棄了所有,重新走到了她身邊,跟她說——

如意,可不可以再給我一個機會。

那一刻——

她熄滅的希望,再次燃燒了起來。

她想,再給他一次機會,也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她選擇再次相信他,相信天無絕人之路。

磕磕絆絆,終於走到結婚這一天,她是真的鐵了心,要跟他在一起。

溫如意目光清亮的望著容子澈的眼睛好半晌,手往下移動了一些,握住容子澈的手,拉到自己的腰間,然後踮起腳尖,勾住他的脖子,把他的身子拉低后,主動吻上了他的唇瓣。

唇瓣上傳來溫涼的觸感,容子澈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她主動吻了自己。

過了好一會兒,猛然清醒了過來。

看著近在咫尺的溫如意的面容一種說不清楚的激流,瞬間從腳底躥升到腦門,撞的大腦暈眩得分不清天與地。

摟著她腰肢的手,緊緊地收緊。

極力的壓著紊亂而劇烈的心跳,容子澈吻了回去。

許久后,他抱住她的力道稍微放鬆了一些,臉頰貼著溫如意的臉頰,輕輕的摩挲:「如意,我是為了你死,也甘願的。」

有她這句喜歡。

他死亦無憾。 第935章暗夜驚魂

「我不要你為了我死,容子澈,我希望我們都好好的活著,一起到白頭。」

溫如意說完,輕拉了他一把,想要他放開自己,因為這個時候車已經來了。

可容子澈不肯鬆開,抱著她,低笑著說:「那好,我答應你,一定會活的長長久久,不讓你一個人孤單。」

溫如意望著容子澈帶著暗藍的面容,嘴角也忍不住翹了起來。

「好了,我知道了。你快上車吧,再晚一會兒,就來不及回去了。」

容子澈依依不捨的放開她,容子澈轉身上了車。

坐在車裡,容子澈沒有讓司機開車,而是讓溫如意先回去。

溫如意覺得你推我讓的有些膩歪,有些不好意思的轉身往客廳走。

直到再也看不到溫如意的身影,容子澈這才離開。

溫如意回到客廳,裴娜笑嘻嘻的磨蹭到溫如意身邊,指著她的嘴唇說:「如意,你這裡是怎麼了?這麼腫,是被蟲子咬了嗎?」

天佑跟天寶有些好奇的看了過來。

溫如意臊的厲害,可嘴上不肯輸給裴娜,笑著說:「是啊,被蟲子咬了,那蟲子還挺大隻的,你要不要試著被咬一下?」

說著,猛地撲倒了裴娜,撓她的咯吱窩。

裴娜尖叫起來。

兩人在沙發上打鬧,天寶看著兩人玩鬧,也跑過來,湊熱鬧。

葉簡汐看著她們,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兩個都那麼大年齡了,怎麼還跟小孩子似的,每天都鬧鬧騰騰的?

由著她們鬧騰了一會兒。

葉簡汐搖著輪椅,走到跟前,把天寶從溫如意的懷裡撈出來:「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明天要一大早起來,都去休息。」

「才九點鐘多,還早呢!」

裴娜不想那麼早睡,平日里都是一兩點鐘才睡覺,這個時間哪裡睡的著?

葉簡汐伸手,把自己手腕上的手錶湊到裴娜的眼跟前,「洗洗睡睡都十點了,明天早上可是要四點起的,趕緊去睡覺。」

「好吧……」

裴娜不甘願的道,好不容易三個人湊在一起,她真的想多玩玩。

可既然是如意的婚禮,那也只能早點休息了。

裴娜跟溫如意聽話去了客房。

葉簡汐讓郭嫂帶著天佑、天寶上去休息。

眾人散去,客廳里瞬間安靜了下來,葉簡汐看著空蕩蕩的客廳,舒了口氣。

慕洛琛從沙發上起來,走到葉簡汐跟前,說:「慕太太,我們也應該去休息了。」彎腰,長臂穿過她的膝下和腰部,用力把她抱起來,往樓上走。

走到樓梯口的時候,客廳門口傳來腳步聲。

緊接著是一道清朗的聲音——

「葉姐姐,我回來了。」

葉簡汐聽到言邑的聲音,扭頭看過去,只見客廳口,言邑裹挾著一陣冷風,向他們的方向走過來。

她拍了拍慕洛琛的肩膀,示意他等一下。

言邑今天去看他朋友了,所以一整天都沒在家,剛才她還想著,等上樓了,給言邑打電話,問問他要不要回來呢。

沒想到他剛好回來。

慕洛琛抱著簡汐轉過身,回頭看著言邑,墨黑的瞳仁里滑過一抹冷意。

言邑卻是沒看慕洛琛,徑自走到葉簡汐的跟前說,「葉姐姐,我能跟你說幾句話嗎?」

「當然能,你說吧。」

葉簡汐回答。

言邑看了一眼慕洛琛不言語。

這是要單獨談話的意思。

慕洛琛俯視著言邑,嘴角噙了一絲涼涼的笑,「你們說,我上樓看看天佑、天寶。等下我再下來接你回去。」

說罷,他往二樓走去。

待慕洛琛的身影消失在二樓的拐角處,葉簡汐笑了笑道:「現在可以說了吧。」

言邑雙手攥住自己的衣角,說:「葉姐姐,等溫姐姐的婚禮過了,你能不能陪著我去一個地方?」

婚劫:只歡不愛 「嗯?什麼地方?」

「……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那個地方,到時候我會帶你過去。不過,你不可以告訴別人,尤其是……慕洛琛。」

言邑說著話,臉漸漸的變得通紅。

他知道自己的要求無禮。

可必須帶她過去。

葉簡汐相信言邑,不會害自己。他不說地方的名,要帶她去某個地方,她可以答應。不過為什麼不要告訴洛琛?

這一點葉簡汐有些不明白。

「為什麼不能告訴阿琛?」

「不能說的理由,我也沒辦法告訴葉姐姐,如果葉姐姐要告訴慕洛琛的話,那就當我沒說過這話吧。」

言邑嘴巴咬的很緊,眼裡有些緊張。

葉簡汐明顯的感覺到他的期待,想了想說:「我沒想告訴洛琛,只是有些不明白,為什麼要瞞著洛琛。既然言邑不想讓洛琛知道,那我就不說。當我們之間的小秘密,這樣可以嗎?我會跟著你去,我相信你,言邑。」

言邑聽到她這麼說,這才高興了起來,「葉姐姐,我不會辜負你對我的信任。」

真是孩子。

臉跟六月的天似的,說變就變。

葉簡汐心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快回去休息吧,時間也不早了。」

「我這就去了。」

言邑蹦跳著上了二樓,回了自己的房間。

葉簡汐聽到關門的聲音,這才搖了搖頭,言邑來這邊,她都沒能陪著他到處看看。現在他要求去一個地方,她自會答應。

本就不是什麼大事。

哪裡值得,他那麼高興?

葉簡汐也沒多想言邑的事情,一個人坐在在樓下,等著慕洛琛。

客廳里的英式落地鍾,滴滴答答的發出清脆的聲音。

等了大概十分鐘,慕洛琛走了下來。

沒有開口問她,言邑到底說了什麼,而是直接抱著她回了卧房。

進了卧房,慕洛琛把她放在床上,反鎖了門。

走到床頭,俯首望著葉簡汐,問:「剛才那個臭小子跟你說什麼悄悄話?」

「說了什麼是秘密。我答應言邑,不告訴你的,做人不能出爾反爾。」葉簡汐手撐在床上,輕輕的碰了下慕洛琛的手。

慕洛琛擰了眉頭,想要告訴簡汐,言邑並不像她想的那麼簡單,還有那封信的事情,但看著她開心的笑容,還是把這些話都咽了回去。

算了,無論說了什麼。

言邑都無法逃脫他的監視。

早晚都會知道。

「既然你不想說,那我就不問了。早點洗洗睡吧。」

慕洛琛走到衣櫃前,要拿睡袍,去浴室里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