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你們兩個性格都比較率直,怎麼會尷尬?」

「那好吧!」裴娜笑嘻嘻的摟著葉簡汐說,「我都聽你的!」

「嗯。」

約定好了后,葉簡汐給周文達打了電話,讓他提醒洛琛,中午跟沈瑤聚餐的事情。 第1230章離別

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葉簡汐和裴娜一起帶著孩子前往約定的地點。趕到了地方,沈瑤已經來了,她看起來氣色好了很多,臉蛋也圓潤了不少。

葉簡汐笑著介紹裴娜。

沈瑤圓圓的蘋果臉上,兩顆黑溜溜的眼睛在裴娜的臉上轉了一圈說:「哎,經常聽簡汐姐提起你呢,現在看到真人,的確跟簡汐姐說的一樣,是個大美人。」

裴娜聞言,害羞的連脖子都紅了。

葉簡汐輕拍了下沈瑤肩膀說:「你快別調戲娜娜了,她臉皮薄。」

「我這哪是調戲啊?是真心的誇獎。」沈瑤笑眯眯道,「簡汐姐,你看你長得這麼漂亮也就算了,連你朋友也這麼漂亮,是不是漂亮的人都扎堆在一起了?」

葉簡汐斜了她一眼,說:「你這是變相誇自己漂亮吧?」

沈瑤哈哈笑著說:「哎呦~被簡汐姐看穿了。」

一行人說說笑笑著落座,沈瑤目光落在天佑、天寶身上說:「兩位小帥哥,幾天沒見,你們怎麼長著么大了?看這玉樹臨風的小模樣,將來長大了,那就更不得了了。」

天寶挺了挺胸膛,說:「我跟佑佑已經是大人了!」

沈瑤故意誇張道:「是嗎?來讓我看看,咱們家小大人有多高。」

說著,她伸手把天寶抱起來,放在自己的腿上。

天寶扭著小身子,想從她腿上掙紮下來。

沈瑤卻握住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說:「寶寶,偷偷告訴你,我肚子里有個小寶寶呢,將來她生下來,給你做小媳婦怎樣?」

天寶愣了愣,然後小心的摸了摸沈瑤的腹部,撇了撇嘴說:「沈姨,你騙人的吧!媽咪說,懷了寶寶肚子是要變大的!你的肚肚都沒有變大,怎麼會有寶寶?」

「那是因為小寶寶還沒長大啊,等她長大了,姨姨的肚子就大了。」

「真的?」天寶瞪大了眼睛。

「當然是真的!」沈瑤抬了抬下巴,看向葉簡汐說,「不信你問問你媽媽。」

天寶扭頭望向葉簡汐。

葉簡汐憋著笑,點了點頭。

天寶眼睛頓時又放大了一圈,放在沈瑤肚子上的小手,也不敢再用力了,輕輕的摸了幾下,又趴在她肚子上挺了挺動靜,過了會兒又低頭親了親她的肚子,低聲說:「寶寶,你乖哦,乖乖的長大,給我做小媳婦,我會把所有玩具都給你玩的。」

沈瑤見狀,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天寶沒管她的反應,扭動著小身子,對著天佑說:「佑佑,我也有小媳婦了。你有妞妞,我有小寶寶,咱們一起照顧小媳婦。」

天佑面無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天寶也不怕他,笑嘻嘻的繼續摸沈瑤的肚子,彷彿她肚子里有什麼寶藏似的。

沈瑤再也忍不住,哈哈大聲笑了起來:「簡汐姐,你這兩個兒子實在是太可愛了!」

是一個單純的可愛,一個成熟的可愛吧!

葉簡汐也不明白,為什麼兩個孩子一起教養的,怎麼性格差別這麼大,只能歸咎於基因不同吧!

……

等了半個多小時,慕洛琛終於來了。

看到沈瑤樂不可支的模樣,他見怪不怪,這丫頭偶爾會脫線,也就只有在沈老太太跟前,才會表現的中規中矩。

招來了waiter,慕洛琛讓每個人都點了菜,然後問沈瑤在美國怎麼安排。

沈瑤把自己的打算一五一十的都說了出來。去美國的事情,奶奶沒反對,但不會給她太多錢,除了讀博士三年的學費和日常的開銷外,再多就沒了。母親私底下把自己的私房錢都給了她,不多不不少,剛好五百萬。這筆錢她沒打算動,想著等畢業后,留作孩子上學的費用。

另外,她想等博士攻讀完后,自己在美國那邊找工作。雖然生活水平比不上國內,但她再也不想受到奶奶的控制了。如果條件允許,她還打算留在美國那邊,不再回國內。

慕洛琛聽她說的,微微的點了點頭:「既然你做了決定,那我就支持你。我在美國那邊有位朋友,如果你有為難的話,就去那裡求助他。」

說著,他把一張名片遞給沈瑤。

沈瑤知道他是一番好心,也沒推辭,把名片接過來,放到了包包的夾層里。

說話間,服務員端著飯菜上來。

葉簡汐道:「都別說了,先吃飯吧。」

……

飯畢,幾個人又坐著聊了一會兒,然後起身離開。送沈瑤上車時,葉簡汐趁機把一張銀行卡塞到了她手裡。

沈瑤愣了下,說:「簡汐姐,不用……」

「你收下吧,以後用錢的地方多,有這筆錢也是個保障。再則,我也沒給你多少錢,只是一份心意。」葉簡汐緊緊地握住沈瑤的手,逼得她沒辦法把銀行卡還回來。

沈瑤推了兩次,最後伸手抱了抱葉簡汐,說:「簡汐姐,你跟洛琛哥對我的恩情,我一輩子都不會忘。」

「傻瓜,說什麼呢?記得到了那邊,多給我們打電話。還有,別委屈了自己,有缺錢的地方,沈姨和沈叔沒辦法給你,一定要跟我們說。」

「嗯。」

親眼看著沈瑤上車,葉簡汐長長的吐了口氣,壓下心底的酸澀。

慕洛琛走到他身邊,摟住她,說:「好了,別難過了。你真的想阿瑤的話,有時間我們就去美國看她。」

葉簡汐扯了個笑容,說:「那你什麼時候才能有時間啊?我看得等你老了,我們才能過去吧。」

「不會讓你等那麼久的,我保證。」

慕洛琛淡笑著說。

葉簡汐不相信,可能聽到他這麼說,還是很開心。

*******

葉簡汐原以為,裳於悅在被整治之後,哪怕不多在家裡,也應該不敢來見她。

可沒想到,壞人的臉皮遠比她想象的要厚的多。

他們從餐廳回到安家,出乎意料的看到裳於悅跪在安家門口,腿跟前還放著一張,不知道是用什麼血寫的一句話——我知道錯了,請原諒我!

葉簡汐第一眼看到裳於悅的時候,還以為自己眼睛又出問題了,拚命的揉了揉眼睛,只見眼前的裳於悅沒消失,這才確定自己沒看錯! 第1231章因為我們有共同的敵人

這個女人竟然還有臉跑到安家門口,求她原諒!

她還真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人!

慕洛琛看到裳於悅,臉色也陰沉了下來,他對裴娜說:「娜娜,你帶簡汐還有孩子們先進去。」

「哦,好的。」

裴娜點頭。

慕洛琛推開車門走下去。

裳於悅已經跪在地上三個多小時了,好不容易看到慕洛琛和葉簡汐過來,精神頓時一震,哭趴著朝著葉簡汐的方向過去,喊道:「慕太太,我已經知道錯了,我不應該做傷害你的事情。我現在已經得到了應有的報應,請你饒了我吧!」

就在她快要接近簡汐的時候,慕洛琛冷著臉擋住了她的去路:「裳於悅,你再敢靠近簡汐一步,我就把你丟到敘利亞去!」

裳於悅嚇得手一縮,可很快繼續哭著哀求:「慕先生,對不起,我知道自己做錯了很多事,讓你很惱怒。可我已經失去所有了,你還想要我怎樣呢?讓我以死謝罪嗎?如果真的這樣,你才肯結束,那好,我就死了來熄滅你的怒火!」

裳於悅說著,從衣兜里拿出刀子。

慕洛琛神色一凜。

安家門口的警衛也都紛紛圍了上來。

可裳於悅沒有攻擊任何人,反倒是朝著自己的手腕上劃了過去。

刀刺破皮膚,鮮血瞬間涌了出來。

裳於悅哀戚的望著慕洛琛,「慕先生,這樣你滿意了嗎?如果不滿意,我就劃到你滿意為止。」

慕洛琛擰著眉頭,厭惡的瞥了她一眼,說:「你想死就死,但別死在安家門口,免得髒了安家的地面。」

說著,他扭頭吩咐警衛把她拉走。

裳於悅被拖走,還在不停地喊著,求他們原諒自己。

葉簡汐進了安家,還能聽到裳於悅歇斯底里的叫聲,不由得心煩到了極點。

這女人簡直就是蒼蠅,盯住一個人就會不斷的騷擾!

難道非要死了,才肯罷休嗎?

裴娜也被裳於悅的出現弄得心裡不痛快,可看到簡汐臉色不佳,還是安慰她說:「簡汐,別為了這種女人生氣,洛琛會好好的對付她的。」

「嗯,我知道。」

葉簡汐低聲回答了聲,心裡卻沒辦法安寧下來。

總覺得裳於悅還會搞出事情來。

但這些話也不好跟裴娜說,還是準備回頭跟洛琛商量一下。

慕洛琛處理完裳於悅,回到安家,立刻打電話給周文達叫了過來,問他怎麼回事?不是讓他派人盯著裳於悅了,為什麼這個女人還會出現在安家門口?

周文達在電話那邊說:「少爺,我的確有派人寸步不離的盯著她。但剛剛得到消息,有人暗中幫著她,我們派出去的人,都被那人處理了。」

「是王毅山的人做的?」

「現在還不清楚,正在調查。」

「儘快調查清楚,另外再多派人手盯著她,我不希望今天的事情,再次發生。」

「是,少爺。」

……

掛了電話,慕洛琛的臉色依舊泛著冷意,看來他不應該再拖延了。原本想好好的折磨裳於悅一番,再處理了她。

可現在有人暗中幫著她,若是自己稍不留神。

讓這個女人再搞出什麼幺蛾子,只怕會後悔莫及!

「阿琛。」

葉簡汐敲了敲書房的門。

慕洛琛看向門口,見到是她,神情變得柔軟下來,「剛才嚇到你了吧?你放心,以後她不會再出現在你跟前了。」

葉簡汐搖了搖頭說:「哪有那麼容易被嚇到?我只是擔心,裳於悅賊心不死,再禍害人。」

那個女人手段比裳於雲有過之而無不及。

一旦對她或者對她身邊的人下手,那後果不堪設想。

「我已經讓周文達盯著她了,一有動靜,會立刻通風報訊。」慕洛琛沒告訴她,自己已經準備對裳於悅下手。

因為他不想她接觸太多的陰暗面。

葉簡汐還想說什麼。

慕洛琛卻笑著,抱住她,說:「好了,別再提她,掃興緻了。今天累了一上午,你需要好好休息。」

葉簡汐知道他在堵她的話,撇了撇嘴說:「那好吧。」

******

另一邊。裳於悅被拖到離安家一公里遠的地方,然後安家的警衛就離開了。

她一個人邊流血,邊趴在巷子口不停地哭號。

直到那些警衛走遠了,這才停下了哭泣,露出狠戾的表情。

今日來安家,放下身段求饒,是想著葉簡汐會心軟,放過她。

可沒想到,慕洛琛竟然和葉簡汐在一起!

更對她那麼狠心!

好!

他們既然不願意放過她,那就別怪她魚死網破!

裳於悅從兜里掏出紗布,簡單包紮了下自己的傷口,然後拿出電話,撥通了王毅山的號碼:「姐夫,我知道你不想理我,也不想見我,可你再幫我最後一個忙!現在國內已經沒容下我的地方了,我想出國避避風頭,等過幾年再回來。姐夫,求求你,幫幫我。」

王毅山雖然有些害怕王老爺子發現自己跟她有些藕斷絲連,可顧念著舊情還是答應了她的要求。

裳於悅聽到他應下來。

又說了一番柔情蜜意的話。

聽的王毅山愧疚不已,支支吾吾的掛斷了電話。

……

裳於悅收起手機,不由得譏誚的冷笑了聲。

王毅山這個蠢貨,也就只剩下這點價值了。

等他幫自己辦好了出國的手續,接下來她會對葉簡汐實施最後一次復仇。反正現在在國內,她被慕洛琛搞的聲名狼藉,已經混不下去了,還介意多做幾件惡事嗎?

報復完葉簡汐,她立刻出國留學。

到時候不管是國內的誰,都不可能跑到加拿大去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