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問題?」葉星辰一臉的茫然,開玩笑,自己這一年來和那麼多女孩子有染,怎麼能夠清楚的告訴另一個美麗的女子呢?哪怕自己對她只有那麼一點點非分之想。

「你這麼壞,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歡你吧?」香雅琳又問了一句。

「那你呢?你喜歡我嗎?」葉星辰覺得自己是一個誠實的好孩子,所以他不決定騙人,但又不能夠讓香雅琳知道自己身邊的女人,所以有此一問。

「我?」香雅琳指了指自己的巧鼻,又看到葉星辰點了點頭之後,才緩緩說道「我們可能么?」聲音很柔,有些幽怨,有些迷醉,還有些無奈……

葉星辰一陣沉默,如果她不是某個國家的公主,如果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少女,如果她能夠接受慕容蓉她們,或許兩人還存在可能,可現在卻沒有這麼多如果,也沒有這樣的可能。

『「嘿嘿,說的也是,你現在準備怎麼做?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回去?」葉星辰很快就糾正了自己心中的鬱悶之情,對於香雅琳,更多的是當年的救命之恩,還有那年少時朦朧的好感,要說到喜愛,那可是一點都沒有,就算有,也被他很好的壓抑在心中,做人要厚道,自己身邊已經聚集了這麼多出色的女子,又何必去強求那麼多呢?畢竟她身為摩洛哥公主的身份,就是一個沉甸甸的大石,壓在自己的心頭,哪裡能夠拔得開。

「呵呵,不用了,我已經聯絡上我的哥哥了,他已經派人來接我,我走的時候我會通知你的!」香雅琳也是微微笑了笑,她心裡對於葉星辰也有一定的好感,但要說到有多麼的喜愛,那卻也不太可能,畢竟兩人之間並沒有太多的交往,三年前她救了葉星辰一命,三年後葉星辰又救了她一命,兩人之間的恩怨也算是扯平了,又何必去糾纏太多呢?

「噢,這樣我也就放心了,以後要是有機會到中國來玩,那裡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葉星辰默默的點了點頭,默默的說道。

「嗯!」香雅琳點了點頭,卻不再多說什麼!

沉默在沉悶中滋生,葉星辰的目光再一次望向了窗外,不過卻沒有繼續欣賞那穿著暴露的各種美女,而是看向了遠方的天空,那裡,一朵雲彩酷似一朵綻放的蓮花,更隱隱有一蹲佛像盤坐在上面一般。

「輕輕握著青花信物信守著承諾,離別……」就在這個時候,葉星辰的手機鈴聲響起,歉意的朝香雅琳看了一眼,葉星辰接通了電話。

「你那邊準備好了嗎?血將軍和穆先生人馬如今正在朝克欽邦前進,而你們所僱用的那些軍閥也早已經準備妥當,最後的決戰即將開始,是時候收割勞動果實的時候了!」電話那頭,傳來雷婷婷那嬌媚的聲音。

「早準備妥當,只要我一聲命令,他們可以在一個小時之內趕到那裡!」葉星辰淡淡說道,心裡卻是一陣感嘆,敖了這麼久,總算到了盡頭,只要這次一舉消滅這剩下的兩大軍閥,那自己等人便能夠順利的控制金三角,有了這個財源滾滾的地盤,自然也有能力和青幫這樣的大幫派對抗。

到時候也可以順利的為兄弟們報仇了,想到這裡,葉星辰的臉上再一次露出了笑容。

「嗯,那我們一切按照原計劃進行,記住我跟你說的話,小心劉氓,這個人一直野心勃勃,要是這次讓他做大,很可能連我們雷門也壓制不住他!」雷婷婷又關切的叮囑了一句。

「我明白,有楚雄和趙龍那兩個傢伙在,他想佔到便宜也不可能!」這一點,葉星辰卻是自信的說道,這次星耀會出動了四千多人,楚門和夕龍幫也差不多出動了兩三千多人,總共人數接近一萬,實力上已經遠遠超過劉氓的部隊,他可不信劉氓的手下靠著一些已經接近淘汰的武器還能夠抵得住人數遠遠大於他們,武器也比他們精良的部隊。

「一切小心!」雷婷婷關心的說道。

「恩!」葉星辰說著掛斷了電話,抬頭望向了香雅琳,有些尷尬的說道:「我有些事情……」

「呵呵,你去忙你的吧,我哥哥的人今天就趕過來了,可能下午就要乘坐飛機離開!」香雅琳卻是微笑著說著,眼中看不出有任何的感情波動。

「今天就要離開?這麼快?」葉星辰微微有些吃驚,雖然知道遲早要分離,但忽然發現來的這麼快,心裡有些接受不了。

「恩,我已經失蹤一年多了,聽哥哥說,母親從我被綁架的那時起就一直重病不起,我必須儘早的趕回去看她!」香雅琳繼續淡淡說道。

「噢,我明白了,那有緣再見……」葉星辰默默的點了點頭,香雅琳又不是他的什麼人,他五無權乾澀她的一切,搖了搖頭,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轉身朝咖啡廳的外面走去。

「有緣再見……」望著葉星辰那逐漸消失的背影,香雅琳口中喃喃說著,她的眼中更是泛起了點點淚光,有緣再見,這是中國的一句古話,可自己和他真的還有緣再見么?

烈日當空,白雲飄灑,葉星辰行走在炎熱的大街之上,撥打著一個又一個電話,趙龍,楚雄等人在接到電話之後,一個個開始調兵遣將,三方人馬從三個方向不斷的朝克欽邦前去,當他們都到達那裡的時候,卻發現滿山遍野都是倒在血泊之中的屍體,有的面色猙獰,有的面露恐懼,有的卻是滿臉的安詳,彷彿死亡對他來說是一種最好的解脫而已。

剛剛匯合的葉星辰,楚雄,趙龍三人看到這幅場景,一個個都露出驚訝之色,到底之前發生了多麼大規模的戰鬥?怎麼死傷這麼多人?這麼滿眼望去,起碼也有近萬人,難道自己等人已經來遲了么?就在這個時候,三公裡外的地方卻傳再次傳來強響聲,葉星辰,楚雄,趙龍想也不想,直接命令部隊朝槍聲的方向趕去。

不過這裡都是山路的原因,裝甲車,坦克,等重型軍火卻不好運輸,葉星辰只能夠讓漠飛留下一部分人,開著坦克從其他的地方繞過去,而他卻和趙龍楚雄一起率領著大部隊朝槍聲的方向趕去。

望著身後數千人的隊伍,葉星辰的思緒彷彿回到了三年前的傭兵生活,在那戰火朝天的各處戰場,都留下了黑豹的足跡,這幾千人之中,又有多少能夠活著回去呢?他們現在所做的事情已經不是普通的黑幫該做的事情,這已經升華到軍閥之間的戰鬥了,他們能行么?

「不用看了,他們好歹也是我們三大幫派最精銳的人馬,要是連一些兩敗俱傷的破軍閥也干不掉,也不用混了!」看出了葉星辰眼中的擔憂,趙龍上前勸慰道。

「呵呵,其實我也不怎麼擔心,他們身上的裝備都是最精良的,比起美國大兵的裝備來也不妨多讓,可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葉星辰苦笑著說道,其實按理說這麼裝備精良的人馬,就算是直接對抗兩大軍閥,也不會吃太大的虧,更不要說收拾殘局了,可葉星辰的心裡卻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嘿嘿,估計是緊張吧,其實我心裡也是忐忑不安,說實話,在認識你以前,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上戰場的一天,想想那種在槍林彈雨之中賓士的感覺,嘖嘖,我體內的血脈就是一陣膨脹!」趙龍一邊說還一邊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而他的臉上的確滿是興奮之色。

不僅趙龍,就是他身邊的李夕陽甚至連楚雄也是一臉的興奮之色,想想也是,又有哪一個熱血男兒甘願平平淡淡的過一生呢?而戰場,這個充滿鮮血激情的地方,無非是眾多熱血男兒所嚮往的地方,只可惜如今的人們都生活在和平年代,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和平教育,就連打打架也是顧忌這個顧忌那個的,如今能夠拿著重型武器,親臨戰場,這怎不叫人興奮,怎不叫人激動?

「總之,大家小心一點,這裡畢竟不是我們的地盤!」看到眾人滿臉的興奮之色,葉星辰又出聲提醒道。

「恩!」趙龍,楚雄等人同時點了點頭,繼續帶著大部隊朝前方前進,大約行走了二十分鐘,數千人的隊伍來到了槍聲響起的地方,發現是一個偌大的峽谷,峽谷之中,正有一千多人正進行著拼殺,或許是因為彈藥用盡的原因吧,這些人都扔掉槍支,抽出軍刀,和對方對砍起來。

「那兩個人不是血將軍和穆先生么?」趙龍取出望遠鏡,竟然一眼掃中了傳說中的兩大軍閥,不由的吃驚的問道,怎麼兩個最大的軍閥到了如今身邊還有剩下不到一千人。

「不錯,正是他們,還有幾個小軍閥的頭目,看來他們已經到了窮途末路了,我們要不要馬上行動,一舉消滅他們?」楚雄也開口說道。

「操,他們想跑……」葉星辰還在猶豫,卻見到兩方人馬似乎覺察到什麼,竟然不再糾纏在一起,朝兩個方向逃去。

「楚門所有人聽令,給我圍住他們!」楚雄卻是直接下達了命令,開玩笑,如今可是最好的機會,要是不能夠殺掉兩大將軍,那自己等人所做的一切也是白搭。

「夕龍幫的人跟我來……」趙龍也是一聲大喊,帶著自己的人馬就朝下方趕去,葉星辰想要勸阻,卻已經來不及。

這個時候,血將軍和穆先生的人馬也覺察到了楚門和夕龍幫的人,也不戀戰,慌慌張張的朝山谷外面逃去,葉星辰看在眼裡,想到了一路所見到的上萬具身體,心中總算做出了決定,帶著四千多人就沖了下去,這麼大的峽谷,就算是劉氓有想法,也要有實力對抗吧?

接近一萬人的隊伍就這麼浩浩蕩蕩的殺盡了峽谷之中,血將軍,穆先生兩方卻是拚命的逃跑,可是面對葉星辰,趙龍,楚雄三方人馬的圍追堵截,哪裡能夠逃得出去,很快,在付出了幾百人的傷亡之後,這群人就被葉星辰等人包圍起來。

「血將軍,穆先生,我想我們應該坐下來談談吧?」看著最前方兩名全身血跡的軍閥頭頭,葉星辰笑盈盈的說道。

「我……我們不是什麼血將軍,也不是什麼穆先生……」那兩名最前面的人看到被那麼多槍口對著,臉色蒼白一片,竟然嚇得跪倒在地,口中顫聲的說道。

「什麼……」此語一出,眾人皆驚…… 看到李天手忙腳亂的樣子,劉潔的心裡忽然有一陣溫暖,自己的老闆身家有上百億,沒有人知道李天有多少錢,但劉潔卻十分清楚,這樣的一個人,有那麼漂亮的兩個媳婦,對自己還那麼好,劉潔心裡百分之百的肯定,李天對自己絕對沒有邪念,之所以會對自己那麼好,完全是因為在生意上幫上了李天的忙,連一個老闆都能夠對自己那麼好,更何況自己的男朋友了,想到這裡劉潔就更加傷心了,天天睡在一起的男朋友,竟然還不如老闆呢。

「那個人怎麼樣了?」想了半天,劉潔還是把這句話問出來了,劉潔知道自己的老闆是什麼人,既然李天已經在這裡了,那個人肯定好不了,按照李天的做法,肯定是把那個人怎麼樣了,往最壞處去想,肯定是把那個人給幹掉了。

「昨天晚上被老孫他們打了一頓,你身上什麼地方受傷了,我就讓那個地方受傷了,現在也在病房裡躺著呢,公安局的人也來過了,證據搜集也已經完了,如果你想叫他身敗名裂的話,隨時都可以辦到,當然這一切都看你自己的意思,我並沒有往外聲張。」李天老老實實的說道,並沒有誇張,也沒有減少什麼。

「我不想見他了,讓他離我遠一點吧,但是也給他一條活路,不要太過分了,就當我求你了。」劉潔說出了這番話,這也算是最後幫你一次吧,在劉潔的心中,那個男朋友已經死了。

李天明白是什麼意思了,那就不能讓這個傢伙留在這個城市了,想要他不留在這個城市,那就得讓這個傢伙吃點苦,先得讓這個傢伙丟了工作,然後才會到別的地方去,每天有斧頭幫的追殺,相信這個傢伙是不會在這裡了。

「人一輩子總會遇到幾個渣男的,這件事情你也別放在心上,如果不遇到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成長呢?好好的在這裡養傷吧,有我給你的好東西,一個月之內就可以生龍活虎的了,公司還需要你呢,昨天你的辭職信可不算啊,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好秘書。」李天笑呵呵的說道,說這些事情的時候,劉潔的心裡稍微輕鬆了一點,不過想到以後公司里的人怎麼看自己心裡還是很沉重的。

「我知道你想的什麼,在公司那邊我已經吩咐下去了,就說讓你去湘江公司視察了,老孫他們幾個人的嘴很嚴,基本上不會有人知道這個事情的,一個月之後你回去上班,大家都以為你剛剛從湘江那邊回來呢,本來你也負責直營店的事情,不需要害怕什麼的,抬頭挺胸,以後你就還是李氏集團的總裁秘書。」李天這個人想事情太心細了,尤其是為女孩子想事情,簡直就是一個美好男朋友的楷模呀,由不得劉潔心裡不感動。

跟李天說了一會兒話,劉潔這裡就感覺到有些累了,李天也就不在這個屋子裡呆著了,劉潔畢竟是剛剛恢復過來,還是需要休息的,一會兒的功夫就睡過去了,李天出門又囑咐了護士小姐幾句,然後就離開了醫院,不過安全工作還是做得很好的,從保安公司那邊弄來了幾個保安,他們24小時會守在這裡,況且那個傢伙還在病床上呢,不比劉潔好多少,就算是想要找事的話,恐怕現在他那個身體也支撐不起來。

給那個傢伙的單位交代了一聲,李天現在是山泰市國家安全局的局長,就用這個身份過去交代的。

這傢伙的工作單位聽說牽扯到國家安全局,立馬就想把自己給摘出來,聽說這傢伙把人給打到醫院裡去了,而且公安機關已經立案了,立刻就聲明要把這個傢伙給開除了,別看這個傢伙是考上的公務員,可是哪個機關單位也不想自己的名聲就這麼臭了,在現在這個階段,把這個傢伙給開除出去,就是讓自己跟這個傢伙分離開的最好辦法了。

解決了工作的事情之後,剩下的就更加好辦了,到時候等這個傢伙出院,斧頭幫的人三天兩頭的上門找事兒,對於一個普通的老百姓來說,很快就能滾出這個城市了。

也不要怪李天做事情心狠手辣,本來一個女孩子能為了你把工作都辭了,在這個小城市當中,這可不是一般的工作,這可是月薪過萬的工作,結果,你不好好的報答,竟然把人給打成了這個樣子,有這樣的結果,那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因為父親不在公司,所以李天剛剛回到公司,就看到堂哥進來了,堂哥是因為蔬菜批發市場的事情過來的,李天隨口一句話,下面的人就得跑斷腿,給孫瑞說過了,讓堂哥過去看看,現在堂哥看完回來了,有自己的一些見解。

「這麼急著找我,蔬菜批發市場的情況都了解了嗎?」兄弟兩個是從小一塊長大的,所以在沒有人的時候,李天都是能夠擺正自己的位置的,趕緊的去給哥哥倒上一杯水。

「大老闆都說話了,我能不趕緊的去辦事嗎?那邊的情況基本上都調查清楚了,姚爺在原來的時候有一份詳細的規劃,我覺得使用原來的那一份規劃就很不錯,那份規劃只是計劃稍微有點大,我們還得繼續往裡面投資,總投資大約是兩億左右,建成之後不僅僅是我們山泰市,可以說是整個魯南地區最大的蔬菜批發市場,周圍地區都會到這裡來,會把當地的經濟搞旺的。」難怪李明可以那麼快的回來複命了,原來姚爺那裡有一份很好的計劃,姚爺這個人李天是知道的,做任何事情都十分謹慎,既然他都能點頭的計劃,那肯定是沒問題的。

「我還有一個想法,咱們是不是可以在蔬菜批發市場的周圍,建立一座藥材批發市場呢?」李天忽然間想到了另外一個事情,以後要煉藥就得大規模的收購藥材了。 不管是葉星辰,還是楚雄,又或者趙龍,雖然都沒有見過血將軍和穆先生,但對於他們兩人卻是調查了很久,他們的外貌,舉止這些也通過照片和視頻有著一定的了解,眼前的兩個人雖然穿得血跡斑斑,但那樣貌卻是和血將軍與穆先生無二啊,怎麼可能不是?

就在三人驚訝不已想要繼續詢問的時候,卻見到兩人往自己的臉上一撕,竟然活生生的撕下了一層臉皮,最後露出了一張蒼白的臉龐,哪裡是威風凜凜的血將軍和穆先生?

易容術?這種古老的辭彙猛然在葉星辰等人的腦海中閃過,一股不妙的感覺同時出現在眾人的心頭。

「你們既然不是血將軍和穆先生,那在這裡做什麼?」趙龍一步上前,手中的槍口直直的對著那名裝扮血將軍的男子,口中幾乎是咆哮出來。

「各位軍爺,我們也是被人逼迫啊,我們都是附近村莊的村民,昨日我們的村莊被一大群士兵包圍,帶頭的是一名女人,讓我們戴上這種面具,並讓我們今天在這個時候相互演一場戲,如果不演,j就會殺掉我們全村,再搶走我們的女人,迫不得已,我們才出現在這裡啊……」那名男子感受到槍口的寒光,趕緊說了出來,生怕趙龍手中的槍支一不小心走火,就會結束他的性命一般。

葉星辰等人聽了這樣的話,心裡皆是明白中計了,又讓人查探了這些人身上的槍支,發現竟然都是一些玩具槍,哪裡能夠射齣子彈,就算是他們身上的軍刀,也是那種劣質的軍刀,不由的一個個臉色大變,誰這麼大的手筆,竟然玩了這麼一手。

「是么?那對面山頭的那一萬多具屍體又是怎麼一回事?」楚雄卻是冷哼了一聲,眾人也同時一愣,對啊,這些人是演戲,那那座山頭的那一萬多人具屍體呢?難道也是假的么?

「一萬多具?」這個時候,不僅那兩名裝將軍的男子滿臉的恐懼之色,就連其他的人也一個個面露驚恐之色,彷彿聽到了什麼可怕事情一般。

「到底怎麼一回事?快說!」葉星辰也意識到事情的不妙,直接開口問道。

「那個女人曾經告訴我們,在找我們之前,已經滅殺了好幾個村子的人,如果我們不合作的話,那下場就和那些村莊一樣,原本我還以為最多屠殺了幾個村子,現在看來起碼有十來個,他們真是一群魔鬼,都是一群魔鬼……」那男子潺潺說著,眼中皆是驚恐之色。

此話一出,葉星辰,楚雄,趙龍,李夕陽,甚至連一向大大咧咧的呂培虎也都是一個個面色蒼白,僅僅是為了讓自己等人相信,就輕易的屠殺上萬人?那個人到底是誰?竟然這等殘忍?

就在眾人還要再問的時候,一個偵察兵卻傳來了消息,有四隻超過萬人的部隊朝這邊趕來,最多五分鐘后就到達戰場……

「操他媽的,我們中計了!」到了這個時候,所有人都醒悟過來,更是暗暗驚嘆對手的狠辣,為了一場戲,竟然屠殺了上萬人,就算這裡的人命不值錢,這等屠殺,難道就不怕引起世界的注意么?

這個時候,天空中響起了破空的聲音,熟知戰場的葉星辰臉色更是變得蒼白一片,口中更是大聲喝道:「所有人都給我趴下,操他媽的,這可是導彈啊!」說話的同時,他的身體已經朝下撲去,楚雄,趙龍,李夕陽,呂培虎等人分反應最快,也跟著就朝地上趴去,剛剛趴到在地,就見到天空中數道白煙射來。

「轟隆隆……」連續傳來數聲巨響,至少有上百人在這襲擊之中被炸得支離破碎。

「操他媽的,微型導彈,那些傢伙是哪兒弄來的微型導彈,所有人都從西面突圍!」葉星辰親眼目睹的上百人被紮成碎片,心中一陣悲痛,不等第二輪攻擊攻來,就從地上躍起,身先士卒的就朝西面衝去,有這種導彈在,就算他們趴的再深,也會被炸得支離破碎的,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儘早的離開這裡。

趙龍,楚雄等人都是人中之龍,到了這等情況,也顧不得心中的悲痛,各自率領著自己的手下朝西面衝去。

然而,這個時候,天空中不斷的想起導彈破空的聲音,又是十多枚枚微型導彈破空飛來,驚得眾人一陣慌亂。

「轟隆隆……」又是幾百人被強烈的衝擊波炸飛出去,有的更是直接被撕成了碎片,鮮血,碎肉,內臟,飛灑而出,彷彿來到了的人間煉獄一般。

這些人都是三大幫派的精銳,都是經歷了許久的特別訓練,特別是星曜會的成員,更是經過了黎衛家這個變態的超強訓練,可以說心理素質都極其強悍,可畢竟沒有經歷過戰場,第一次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一個個也是面色蒼白,腦海中一片空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連對方的面都還沒有見,就死了這多兄弟?這仗還怎麼打?

看到自己手下眼中的迷惘之色,葉星辰心裡也是一陣焦急。

「趙龍,楚雄,對方是想把我們一網打盡,我看不如我們分頭行動,這樣能逃出去一個算一個!」葉星辰眼看眾人這麼一起朝西面逃去,完全聚集在一起,那導彈的威力簡直可以發揮到極致。

「好,誰要是能夠活著離開這裡,一定要為我們報仇!」楚雄冷哼了一聲,卻是帶著iz楚門的人朝北面奔去,而趙龍朝葉星辰望了一眼,與李夕陽一起朝南面奔去。

如此一來,原本聚集在一起的人馬很快分成了三路,直朝三個方向奔去,看到兩個足見遠去的身影,葉星辰口中喃喃說道:「希望你們能夠安全離開!」說完之後,又轉頭對自己的手下大聲喝道:「所有人分開,間隔十米,跟我一起衝出去!」說著,從一名士兵的身上搶過一把重型機關槍,抗在肩上就朝前面奔去,呂培虎二話不說,也扛著一把重型機關槍,緊緊跟在葉星辰的身邊。

對於為何會中埋伏,他是一點也在意,他在意的是葉星辰能不能在這次事件中安然的離去。

後面,火炮聲不斷響起,一顆又一顆微型導彈從天空射來,在地面綻放出奪目的火花,又帶走一條又一條鮮活的人命,鮮紅的血液更是染紅了大地,時不時的傳來兄弟們的慘呼聲,直讓葉星辰的心中悲痛不已,但他卻明白,絕對不能夠停下,一旦停下,等待他們的將是毀滅性的打擊。

一邊奔逃,腦海中一邊分析這裡的一切,自從來到這裡以後,所發生的一切似乎都太順利了,不管是二將軍,還是薛夫人,都輕而易舉的死去,而他們的勢力也被輕而易舉的瓦解,讓他和楚雄等人都開始得意起來,這些日子以來,世界黑道的各大勢力也先後趕到這裡,一個個都等待著幾大軍閥分出勝負,讓自己等人更是堅信血將軍和穆先生會拼個你死我活,畢竟這可是千載難逢能夠一統金三角的機會,以他們的心性,絕對不可能放過這樣的機會,又怎麼可能聯合起來呢?最重要的一點,不管是自己的人,還是楚門又或者夕龍幫的人都是被很好的掩飾起來,除了雷婷婷之外,再沒有其他的人知道,可現在竟然中了埋伏,那所有的一切難道都是雷婷婷安排的?目的只是要徹底的消滅自己的主力?

想到這裡,葉星辰心裡就一陣冷汗,再想到剛才那名男子所說的那個女人,難道真的就是雷婷婷么?

想到那個看似神仙一般的女子,竟然有著如此深沉的心機,葉星辰的心裡,盪起了陣陣驚濤,為了布下這個局,死了多少的人?薛夫人,二將軍,這兩大將軍可是實實在在的滅亡了,血將軍和穆先生的手下也實實在在的交過手,也各自付出了上千人的死傷,這可是自己的人手親自得回來的消息,那可是實實在在的傷亡,是不可能作假的,而那些一用錢僱用來的小軍閥,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這一切都不可能是假的,可為何現在自己等人還會受到伏擊呢?

葉星辰心裡一陣迷惘,他實在想不明白,如果是雷婷婷的話,她用了什麼手段,在這最後的關頭將血將軍,穆先生,以及那些軍閥拉到一起呢?來一起布下這個殺局呢?她真的有這樣的能力么?

葉星辰難以相信,可如果不是雷婷婷,又有誰會知道自己這一方的兵力?劉氓?如果不是雷婷婷告訴他,他怎麼可能查得清楚自己和楚門以及夕龍幫的實力?

葉星辰想不通,也想不明白,炮火聲不斷響起,而他們的前面,也出現了一支上萬人的軍隊,遠遠望去,帶頭的一人不正是鑲著金牙的劉氓嗎?

「哈哈哈哈,葉星辰,你們已經被包圍了,速速投降,可饒你們一命……」還i相隔老遠,就見到劉氓手裡拿著一個話筒,大聲吼了起來,吼聲響徹整個戰場,而隨著他聲音的響起,那導彈竟然也沒有再發射,似乎在證實他的話語一般。

「劉氓,你這混蛋,該死!」葉星辰口中大罵,一把扛起手中的機關槍,隔著幾百米的距離,就朝劉氓點去,只嚇得劉氓一個踉蹌,趕緊鑽進了一輛裝甲車中,不過那通過擴音器的聲音已經傳來。

「葉星辰,這可是你逼我的,所有人都聽著,我只要葉星辰的一個人的性命,只要其他的人放下槍支投降,我絕不為難你們……」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到星曜會所剩下的三千多人起碼有一半的人停了下來,兩人一組,直接從背包里翻出了早已經準備好的火箭筒,至少有五百枚火箭彈直接給他轟了過去。

「嗖嗖嗖嗖……」

剎那間,數百顆顆火箭彈在空中發出呼呼的嘯聲,彷彿雨點一般,射向了劉氓的軍隊,劉氓的士兵哪裡想到這隻步行軍身上還有這麼多重型武器,一個個躲閃不及,直接被火箭彈炸得支離破碎,i完全重複了剛才葉星辰等人被導彈襲擊的場面。

一時之間,爆炸聲此起彼伏,炸起陣陣塵埃,爆炸的火光更是席捲一大片地區,至少有數百人被這一輪攻擊炸成碎片,也虧得劉氓及早的鑽進裝甲車中,這才免去了被轟殺命運。

「他媽的,老子給你們活路你們不走,偏要往死路走,這是找死!」劉氓口中大罵,直接按動了火箭彈的按鈕!

「嗖嗖嗖!」裝甲車的火炮開始攻擊,劉氓麾下所有的士兵開始朝葉星辰的人馬開火,一時之間,現場一片混戰。

這個時候,峽谷的周圍不斷的湧現出一隻只軍隊,葉星辰抬眼望去,發現竟然都是自己花重金僱用的那些小軍閥,原本毫無紀律可言的他們如今全部團結在一起,指揮著自己的手下朝自己攻來。

滿山遍野,全是對方的人,起碼接近兩萬多人,雖然他們手中的武器都沒有自己的精良,可人數上卻是自己的好幾倍,再加上劉氓身邊的那數十輛裝甲車,葉星辰明白,想要獲勝,幾乎不太可能。

「兄弟們跟我來……」葉星辰大聲呼喚著,卻是轉身朝西北面衝去,只因為那裡的人最少,葉星辰等人一路逃,一路戰,不斷的有人倒下,可卻沒有一個人的眼中露出畏怯之色,每一個人都緊緊的跟在葉星辰身邊,每一個人的體內都是熱血燃燒,戰爭,不過如此……

不知道逃了多久,從上午激戰到傍晚,很多人身上已經沒有了彈藥,連腰間炸彈也全部扔了出去,臉上更是露出了疲態,可卻依舊沒有甩脫敵人的追擊,葉星辰四周望了望還跟在自己身邊的兄弟,竟然只有聊聊數百人,整整四千人,難道就還剩下這麼多人了嗎?再回頭望望越來越近的追兵,葉星辰的心涼到了谷底,難道這一次真的就這麼失敗了嗎?

就在葉星辰乃至眾人絕望的時候,前方卻響起了坦克的轟鳴聲,抬頭望去,就見到赤裸著上身的漠飛站在吉普車上,滿面殺氣的朝這邊奔來……

(兄弟們支持一下,星辰在此謝過了。。) 李明跟看怪物一樣看李天,怎麼好好的要新建藥材批發市場呢?咱們這周圍又沒有什麼藥材產地,就算是大山裡出產一些藥材,但是數量也並不是很多,周圍藥材是有市場的,如果要強行組建一個藥材批發市場,那投入進去的資金可就多了去了,並不是說不能建立起來,但代價比較大,而且從長遠來看,想要收回成本,那就比較長了,給蔬菜批發市場不一樣,蔬菜批發市場最多十年就能夠收回成本,這個藥材批發市場可能會長達20年的。

「我說你不能想起什麼就是什麼,咱們集團現在很大,用錢的地方多了去了,別的不說,光說超市集團的擴張吧,現在要向周圍的地級市進行擴張,那動不動的就是10億級別的資金,這個藥材批發市場如果要建立起來的話,總投資肯定會是蔬菜批發市場的兩倍之上,還不敢說能不能搞旺了,如果這個批發市場不旺的話,那我們的投資可就是扔到水裡去了。」坦白說,李明對這個計劃是持反對態度的。

李氏集團根本就沒有這一項業務,如果真的要做藥材批發的話,很有可能會虧本的,也沒有類似的經驗,現在其他的幾個公司都在賺錢,尤其是房地產方面,簡直就是日進斗金呀,如果有足夠的錢的話,當然是繼續投入到房地產裡面去,沒必要去做這個藥材批發市場呀。

李天要做藥材批發市場,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一方面自己煉丹需要收購大量的藥材,另外一方面,綠色農業生產基地當中也會生產出一些藥材來,以後可以說是買賣都用得上。

「周圍的地皮我看過了,價格並不是很貴,你想辦法去找人做個規劃,並不是說現在就做,咱們先找人驗證一下,如果投資在一定的範圍之內,咱們完全可以把這個做起來的,周圍地區並沒有大型的藥材批發市場,咱們完全可以填補這個空白,相信衙門那邊也會給咱們一些支援的。」李天先表示了自己的決心,這樣下面的人就會全心全意的去做,這也算是振興當地經濟了,相信衙門那邊會支持的,現在官員都用GDP來說話,GDP越高,他們的政績也就越好。

看到李天已經鐵了心了,李明也只好點了點頭,既然堂弟想要玩兒的話,那咱們這邊也得跟上,橫豎就是幾個億的事情,李明現在已經是提高了自己的眼光了,原本李天剛剛到公司的時候,幾千萬的投資就是巨大的了,現在幾個億的投資也沒什麼,李天是整個公司的靈魂人物,就算拿出五個億去玩兒,那也沒什麼的,誰讓咱們公司現在有錢呢?

「藥材市場可以慢慢的來,蔬菜批發市場就立刻開始動工吧,我聽說周圍那些菜販子壓價壓的厲害,是不是有這麼一回事兒呀?」李天想到了孫瑞的話,李明這兩天都在那邊跑市場,應該對這個有所了解。

「也就別提這些菜販子多可惡了,他們到村子里去收菜的時候,都是裝著半車菜進去了,讓所有的老百姓都明白,他們只收半車菜,剩下的半車菜都在別的地方收到了,所以老百姓就只能是自己降價了,這些菜販子在老百姓降價的基礎上,又提出了一個更低的價格,老百姓種了一年菜了,如果賣不出去,就只能是扔在地里,只能是按照他們的價格成交,這時候菜販子就會把村外的空車開進去,一下子就把整個村子里的蔬菜全給弄走了,而且還是用最低價弄走的。」說到這些菜販子的套路,李明這邊別提多憤怒了,他們李家也是農村的,也是做這個的,所以也有一些本家人被坑了。

如果農民有知識的話,恐怕這些菜販子就沒有辦法坑他們了,農民可以在網上查一下周圍地區的蔬菜價格,就知道自己應該賣一個什麼價格呢,可惜這些人不知道呀,真的就相信了菜販子的話,菜販子下去收菜的時候,當然是告訴他們,周圍地區這類蔬菜泛濫了,根本就賣不上價去,想要菜販子收他們的菜,農民還得好吃好喝的,伺候著這些菜販子,最後核算一下,除了化肥和其他的錢,自己也沒有落下幾個錢,還白搭上了一年的勞動力。

「蔬菜批發市場不是一天可以建起來的,但有些事情咱們可以提前做,在大市場周圍設立一個公示牌,把蔬菜批發價格寫在上面,空地那邊完全可以提前開始營業,我們自己的蔬菜批發公司也可以建立起來,保持正常的利潤就可以了,農民種地一年不容易,就不要跟他們搶利潤了。」都是自己的老鄉,李天現在混富了,也算是給他們謀取一部分的福利吧,蔬菜批發市場的整個工程還需要一定時間,但中間有一些地方已經可以開用了,雖然不見得能夠幫助農民銷售多少的蔬菜,但能夠讓農民知道現在的行情,也就不能讓那些菜販子胡作非為了。

「老弟,你的這個辦法是可以,可這樣確實會得罪很多的菜販子的,到時候咱們把市場建立起來,這些人要是都不到咱們的市場里來做買賣,那這個市場肯定就賠了,做蔬菜批發的,得跟這些菜販子搞好關係,如果他們都不租攤位的話,咱們靠什麼盈利呢?」李天的心情李明可以理解,但是商人就是追逐的利潤,如果就這樣幫助農民,咱們除了獲得一個好名聲之外,其他的東西可是什麼都沒有,反而會把自己的潛在客戶給得罪了,這在生意場上是沒有人去做的。

原本李明還覺得李天心狠手辣的,做什麼事情都很厲害,沒想到當李天把蔬菜批發市場的想法說出來之後,李明覺得自己的堂弟還是有些太心善了,不是一塊做生意的料。 「辰哥,你快離開這裡,這兒就交給兄弟們了!」漠飛那粗狂的嗓子直接大叫起來,接著就見到他雙手架在激光槍上,對著葉星辰後方的追兵就是一陣掃射,這可是射程直達兩千米以上的超重型機關槍,威力巨大,一時之間,遠遠就能夠聽到後方的慘叫聲,然而,不僅是漠飛,紅蓮和李琳也是一起開著吉普車過來,紅蓮架著機關槍也是一陣掃射,至於那輛裝載了激光炮的裝甲車,卻是看到那漆黑的炮筒一陣光芒亮起,接著臉盆大小的一束白色的光線劃破天際,直朝對手射出,炙熱的高溫連相隔百米的葉星辰都能夠感受的到,不由自主的朝後方望去,就見到一輛剛剛轉過彎來的裝甲車直接被轟成的碎片,而光束所到之處,更是寸草不生,這……這他媽的哪裡是在打仗,簡直就是在毀滅世界嘛?

葉星辰實在不敢想象,要是這種裝甲車大規模的投入戰場,那會是什麼效果?估計那威力比核彈還恐怖吧?

不僅葉星辰愣在那裡,就連漠飛也是一陣驚訝,雖說早知道這東西威力驚人,卻哪裡想到會驚人到這種地步,簡直可以用恐怖來形容。

至於那些追兵,更是一個個嚇得愣在原地,哪裡還敢上前。

「沖啊……」趁著這等時候,漠飛口中大喝一聲,卻是指揮著眾人朝那些追兵衝去,坦克的炮筒中火炮連連,那激光炮也再一次的開始聚能,而李琳卻將車開到了葉星辰身前。

「主人,快上車,周圍全是那些軍閥,趁著這個時候趕快離開……」李琳一把推開車門,就朝葉星辰說道。

葉星辰二話不說,直接躍上吉普車,而呂培虎自然也緊緊跟上,其他的人也先後上了吉普車,一輛只能坐四人的吉普車硬是被塞上了十來個人,在那輛裝甲車的掩護之下,直朝前方衝去。

不過對手埋伏的人實在是太多,除了最開始的驚愣之外,後面的時間,還是被追兵圍了上來,眼看追兵越來越近,漠飛忽然大聲吼道:「兄弟們,平日里我們吃的喝的玩的都是辰哥的,如今辰哥有難,也是時候報恩的了,是兄弟的跟我沖吧!」說完之後,漠飛那輛吉普車忽然調轉車頭就朝追兵衝去,而緊緊跟隨在他身後的數百人卻也一個個的朝那些追兵殺去,他們的眼中充滿了必死的決心,更是充滿了自豪的神色。

血染沙場,這才是一個熱血男兒該做的事情!

看著漠飛不顧自己死活的沖向追兵,葉星辰眼角泛起了陣陣淚花,可是他卻什麼都沒有說,這次中計,幾乎全軍覆沒,他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該死的應該是他,但他卻不能夠死,他要找出幕後的兇手,為兄弟們報仇,為這一場恥辱報仇!

李琳似乎明白葉星辰心中的想法一般,駕駛著那輛改裝過的吉普車,一路狂奔,靠著漠飛等人的掩護終於順利的突圍,當眾人來到清邁市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在這個時候,葉星辰並不敢直接找上雷婷婷,而是在呂培虎的帶領之下,來到了曾經漠飛安置的一個秘密據點,這可是只有紅蓮,呂培虎,還有漠飛三人才知道的地點。

四人匆匆趕到了清邁市南區的一座三層樓的小洋樓內,在不驚動周圍鄰居的情況下,悄悄的走進了屋內,可當打開客廳大燈的時候,四人卻是整個人驚愣在那裡。

身穿一件白色紗裙的雷婷婷正架著二郎腿斜坐在沙發之上,而她的身邊,竟然是臉上有一道刀疤的血將軍和身穿燕尾服的穆先生,而她的臉上,更是掛著譏諷的笑容。

「真沒想到,出動了那麼多人,你竟然還能夠逃出來,不愧為我的未婚夫呢?」看到葉星辰那急劇變化的臉龐,雷婷婷淡淡笑道,而她身旁的血將軍和穆先生卻是恭敬的坐在兩邊,不敢多說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