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三小姐……」

「三小姐的事別再說了!」

「好!不說!我們快些了!不知道什麼時候……」

「我們得抓緊將法陣布置好!」

「是啊!到時候管誰吶!這融神台里的人沒有人可以離開,他們都將成為主神主母復活的能量。」

……

雷音隱約聽到的些對話,雖然聽的一頭霧水,但是最後一句卻聽的真切。「這是要……不好!要快回去!」雷音思索著要抓緊回去告訴大家,趕到同伴們身邊后立即將自己聽到的說了出來。

「什麼!?音你在說什麼?」

「你確定!?」唐棠皺著眉頭問道:「你看到他們都是誰了嗎?」

「不清楚。但應該是羽族的人。」

「什麼意思?」唐棠聽到雷音的話:「羽族!?你確定!?」

「他們稱呼依殤為三小姐!還有錯嗎?只有羽族的人那麼喊依殤。」


「是嗎?」唐棠揉了揉太陽穴,然後突然彎下身,手握拳狠狠地捶打地面悶聲道:「fuck!fuck!fuck!」

萬蓮見唐棠這麼反常,碰了碰烏夜問道:「少校這是怎麼了!?」

「fuck!」唐棠又喊了一句後站起身道:「琴!月!蓮!風!」

「在!」

「四方陣警戒!」

「是!」四人立即應聲分散到四個方向背對唐棠等人。

「梅!夜!」

「在!」

「前方百里探行等候!」

「是!」兩人應聲離開。


「音!嗚嗚!」

「在!(嗯!?)」

「音原地待命,嗚嗚你速去中央戰區告訴白丫頭,她的兩個哥哥是要毀掉神幻世界!」

「毀掉什麼!?神幻世界!?」嗚嗚吃驚的瞪大了眼睛。「這是早就定下來的啊!哦!不!」嗚嗚好像發現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

「什麼!?你早就知道!?」唐棠激動的抓住嗚嗚吼道:「你早就知道!」

「依殤也是知道的。就算她不知道,我現在也不會去那中央戰區的!」嗚嗚掙開唐棠的手道:「但她會解決的!」

「什麼意思!?」

嗚嗚連連后道:「這不需要你告訴!依殤早就知道了。」

「但是丫頭對我們隻字未提!」

「你們知道又能做什麼!?」嗚嗚雙手環抱於胸前問道:「在你沒有神的實力之前你什麼都不是!」

「那白丫頭……」

「她是神!」嗚嗚看著唐棠道:「她生來就是神!但你們只是凡人!」

「那你吶!?」唐棠一邊看著嗚嗚,一邊將自己手上的碧色手鐲再下來。「我會盡我所能的阻止這事的發生。」點了手鐲上的一個鍵喊道:「高煜!金星草!你們在那?」

「還在行進的路上。」

「快到了!」

唐棠又點了一下手鐲,緊接著金星草和高煜的影像出現。「都停下!」

「怎麼了!?」那邊的兩人都是疑惑的表情。

「丫頭的哥哥要將我們留在融神台!只收三軍糧草……」唐棠的話還沒有說完。手鐲呈現的影響便消失了。而且身後出現了一聲巨響。「怎麼了……雷音!?」就在唐棠轉身想去看的時候。面前出現了兩個人。一黑一白,本以為是白夜和白天。但仔細看了后才認出來原來是路西法和加百利。「你們……」

「果然是聽到了!」路西法面無表情的看著唐棠。

「你們!?」

「少校!快走!」聽到萬蓮的聲音,唐棠立即轉頭,只見他被變回獸形的嗚嗚踩在腳下。而甄歡琴和東方月正在阻擋嗚嗚。至於狄風人不知什麼時候抓住了唐棠的雙肩,背後殘缺的羽翼展開,一手帶著唐棠一手帶著雷音飛入高空。唐棠看著四人留下來牽制住嗚嗚,路西法和加百利,心中生出再也見不到他們的感覺。甩甩腦袋。自己也知道現在重要的事情是什麼。喚出長槍月影。乘坐在上面對兩人道:「去告訴高煜和金星草,嗚嗚、路西法、加百利三人及其所屬不再是自己人了!計劃變更!但糧草計劃不便!一定要想盡辦法讓三軍平局!風,去高煜那!音去星草那!快!」

「少校你……」


「我自有打算!你們路上多加小心!」唐棠說完便立即加速,不見的蹤影。狄風,雷音兩人相視一眼。也兵分兩路完成自己的任務去了。唐棠先趕到百里之外梅花和烏夜的所在之處。給了兩人一個小瓶子讓他們將瓶內的東西加到三軍共用的水源的起始點。隨後唐棠便徑直趕向中央戰區。可惜的是甄歡琴、東方月、萬蓮三人的牽制並沒有爭取多少時間。

就在唐棠趕至中央戰區,五人吵起來的的時候,嗚嗚、路西法和加百利便帶著甄歡琴、東方月、萬蓮三人的屍首趕來。

唐棠的臉色不是多好看,臉色蒼白的站在白依殤的身旁。但是同時心中懸著的心放下一半,這至少說明其他人暫時是安全的。不過要不是柯瑞隆.拉瑞斯安攬著。只怕自己早就從過去了。

「好!好!好!」白依殤看到嗚嗚、路西法和加百利三人時臉色也怪怪的,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們連說了三個好字。三人似乎被白依殤看的有些心虛了,站在白夜身後撇過臉不敢看著她。

柯瑞隆.拉瑞斯安輕咳一聲道:「你們壞了規矩!」

白夜看著柯瑞隆.拉瑞斯安,嘴角上揚,一副早就知道會這樣的表情。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三人道:「你們先退下。做你們該做的事去!」

「是!」

「三妹!你想事做事還是太天真了。」

白依殤深吸一口氣質問道:「夜哥,你們到底想要做什麼!?糖糖哥說你們要將這裡的人都留下!?」

「他不是你哥!」白夜眼神中流露出的對唐棠的厭惡毫無遮掩,然後又覺得有失形象,輕咳一聲正色對白依殤道:「因為之前是我們的疏忽,沒想到三妹你能找到這麼多人站在你這邊。所以我們自然要……」

「夠了!我不要聽!」

白天插嘴道:「柯瑞隆,其實你應該預料到的。」

「對!在下應該知道的。應……該!你們兩個入魔的傢伙!」柯瑞隆.拉瑞斯安嘆息道:「你們兩個入魔的傢伙……」

隨後五人就這樣僵持到了第三天的正午。白夜和白天兩人同時收到了信仰者們的求助。

白夜站起身怒拍桌子,對唐棠吼道:「你做了什麼!?」

這個時候,唐棠的臉上終於出現一絲笑意。看著坐在亭子里的白夜回道:「我人在這裡,能做什麼!?但是你!別小看了神幻世界的人!」

「哼!」白夜冷哼了一聲站起身,伸手撕裂了屏障,和白天一起離開了亭子。這時柯瑞隆.拉瑞斯安悄悄地在他製造的裂口處留了點縫隙。而白夜離開屏障之後,立即抓住唐棠,將他帶走。

「你……你們要……」唐棠話沒說完便被白夜扼住喉嚨,脫臼了雙臂。

白依殤擔憂的拍打著屏障吼問道:「你們要把糖糖哥帶去哪!?」

白天瞥了一眼白依殤回了兩個字:「死——域!」

「那是……」 柯瑞隆.拉瑞斯安看著白氏兄弟離開的背影道:「我們再在這裡坐會兒。」

「啊!?可是……他們可是要……糖糖哥要死了啊!」白依殤著急的拉著柯瑞隆.拉瑞斯安想要離開。不過柯瑞隆.拉瑞斯安卻擔心

「那是他的劫數。我們去不去都一樣。」

「小安你什麼意思!?糖糖哥可是……夜哥他這是要殺了糖糖哥啊!糖糖哥他只是……」

柯瑞隆.拉瑞斯安指了指旁邊的椅子道:「這是他脫變的機會。依殤,坐在這裡。坐下!」然後開始看著水晶屏幕里三方混亂的影像。沒有糧草,水源里也被加了藥物。這場仗根本打不起來了。

「別開玩笑了!小安!」白依殤揪著柯瑞隆.拉瑞斯安的衣領道:「你這是讓我看著糖糖哥去送死!?他只是個凡人!而你們是神……小安!讓我出去!夜哥真的會殺了糖糖哥的……小安……」

「你也是神!」柯瑞隆.拉瑞斯安抓著白依殤的手看著她的眼睛道:「而且,神也會死!更不用說凡人了。這是唐棠的劫數,你坐在這裡!等!聽到了沒有!?在這裡等他回來。」

「不!」白依殤說著甩開柯瑞隆.拉瑞斯安的手,喚出思崖,站在之前白夜、白天離開的地方,摸索著什麼,同時提升自己體內的能量。

先前被白氏兄弟帶走的唐棠,好像想到了什麼,在白夜鬆開扼住自己喉嚨的手后便道:「你們想要丫頭贏!?這是為什麼!?」

白天瞪了一眼唐棠道:「不該知道的事別亂問!」

白夜將唐棠交到白天的手中后對著下面的人們開口道:「三軍主將帥聚集!地點,三神戰區融神台!給你們半個時辰的時間。」

「哈哈哈!」唐棠突然大笑道:「你們口口聲聲說把丫頭捧在手心呵護,卻從未停止過利用她!你們兩個哥哥也好,我的導師也好,就連柯瑞隆先生也……呵呵……」

白夜看了一眼唐棠什麼都沒說,和白天在融神台等著眾人。

唐棠看著白夜和白天都不理會自己,心想:「是默認了嗎!?」

來的人不止三軍的主將們,還有些來看熱鬧的。等到融神台上聚集了數百名人後。白夜和白天才現身道:「神戰結果已出。而你們的三神也已經不在了!」

「你!」唐棠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看著白夜。剛想開口反駁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來了。身體也動不了了。他好像開口告訴大家,白依殤沒事,只是被困在中央戰區了而已。但很快會趕來的。

白夜的話說完,白依殤陣營的人頓時士氣低落了許多。而明溪允在暗喜的同時皺起了眉頭。

「三妹陣營的人,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離開自己的陣營。本座可以考慮放過你們。因為……」白夜說著將唐棠拎起來從半空中扔到地上。隨後落在地上又道:「我們的三妹都是受了這人的蠱惑,才會將你們聚集在此。而且偷竊三軍的糧草和對水源下毒,都是這人做的。現將他打入死域。你們……」

看到白夜真的要殺唐棠,白依殤不禁停下了手中的事,抿著下嘴唇拍打著水晶屏幕喊道:「夜哥!不要!別殺唐棠!」可惜的是。那邊的影像聲音可以傳過來。但這邊的影響聲音卻傳不過去。「不!糖糖哥!不!夜哥!天哥!別殺他啊……別……」

哭喊間白依殤找到了之前柯瑞隆.拉瑞斯安悄悄留下的縫隙后。轉身對他說了一句:「我就知道你會留下的!」后便用思崖將裂縫撕大到她可以離開。

柯瑞隆.拉瑞斯安站起身喚著白依殤道:「你會害了他的!回來!」

眼看著白夜要殺了唐棠,白依殤衝出了屏障,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趕去眾人所在。白夜將唐棠踹離地面,撞向一旁的一塊石壁上。白天身後不知何時出現的七把出鞘的利劍緊追而去。分別刺入唐棠的四肢、腹部、心臟和頭顱。並且牢牢的將他釘在石壁上,不少人都分分別過頭不願看這一幕。而唐棠也是當場死亡,沒有任何生命特徵。

「你們現在只有兩個選擇,要麼進轉生池,要麼跟他一樣!」

「少校!」蘭爾躲在暗處按耐不住想要衝出去的時候,雷音抓著她的手臂在她的耳邊小聲的道:「忍住!還不是時候!」

「少……少校他……人都死了!」

就在眾人都陷入靜寂的時候,不知誰喊了一句:「為三神報仇!為唐少校洗冤!」一句話,眾人立即吵鬧開了。有要投降的,有要報仇的。還有要逃的。混在群里的明溪允對自己身旁的紅衣女子道:「太歲。」

「嗯。」

「你能控制神嗎?」明溪允看著白夜和白天,眼神流露出貪婪二字。

「嗯……嗯。」

「控制他們!」

明溪允這邊剛說完,藍繼海、高明等人便走出來道:「定是你們聯手害的三神!我們不會投降的!連自己親人都不放過的神!不配讓我們神幻世界的人信仰!」

這話讓光明神和魔神陣營的人們也都楞了一下。是啊!白依殤雖然也是神,但也是他們的三妹呀。一時間又吵鬧了起來。

明溪允皺著眉頭道:「太歲!他們這是怎麼了!?我沒讓他們出來說話啊!太歲!回答我!」

「不自量力的螻蟻!真以為汝可以命令本王嗎!?」紅衣女子冷笑著離開,走向白氏兄弟。

白夜、白天兩人見紅衣女子走向自己。先是楞了一下,臉色不是太好,然後對視一眼,才恍然大悟的對那女子行晚輩禮道:「曦姨!?您……」

紅衣女子隨手設置了一個結界后對兩人道:「你們……嘖嘖……這局布置的夠大啊!本王也甚是想念你們的父母。所以本王幫你們讓這裡的人都乖乖的去轉生池。但是……」紅衣女子說著停頓了一下又道:「本王只有一個條件。將這裡其中一個人的三魂七魄交給本王。如何!?」

「這……」白夜和白天兩人看著對方眼神交流了一下道:「想必這裡有太歲叔叔的轉世了。可以!這個條件我們答應了。不過……」

「呵呵……兩個精明的小傢伙!」紅衣女子笑道:「好吧。我就先幫你們好了。反正從你們的轉生池中找個人的靈魂不難。開啟你們的轉生池吧!」說完便撤去結界。飛到半空中凝神聚息,然後摘去眼罩,看著下方的人道:「前去轉生池……」說著,身後幻化出一對巨型的紅色眼睛。一眨一眨的,看起來十分慎人。與此同時,天空中出現一片碧藍的水塘,產生的吸力足以將地面上的人們吸入池中。不少毫無防備的人在轉生池出現的下一秒便被捲入高空。而隨著紅衣女子蠱惑般的話語不斷的重複。更多的人主動的飛向轉生池。當然也有意志堅定的人。

大約過了十多分鐘,包括留守在光明神和魔神陣營里的人也開始被吸過來了。

「糖糖哥!糖糖哥!」晚到了許久的白依殤,來到唐棠的身旁伸手觸碰已經冰涼的屍體。拔下利劍,哭泣著將他抱在懷中。白色的衣裳也被染紅了一片。看著白依殤在下面泣不成聲的白氏兄弟,不禁別過臉,不敢看她。


也就是白依殤抱著唐棠的時候,碰到唐棠手上的納戒時從他的手指上脫落。白依殤拿起納戒探知了裡面的后發現了一封給自己的信。信很短。就寫了幾句話,連基本的寫信格式都沒有,字跡也潦草的要死。

「丫頭當你看到這信的時候,說明我又死了。我前世就死過一次,再死一次的話真看開了不少。丫頭,納戒里的東西好好使用。月影也交給你了。要保住神幻!這裡有你的朋友們。幫我給逸兒說聲抱歉。」

「說……什麼抱歉啊!?要說……自己說去!」看完信,白依殤小心的將唐棠放下地上,用錫杖為他做了個結界,以防止被轉生池吸走。然後便一手持著思崖,一手握著月影沖向白夜、白天兩人。「白夜!白天!」

白天攔下白依殤的攻擊回道:「三妹住手!你已經改變不了什麼了!稍後會把你送回地球的!」

「糖糖哥他做了什麼!?你們要這樣對他!?神幻世界的人又做了什麼!?你們一定要毀掉嗎!?」

「誰都沒有錯!」紅衣女子走過來道:「這世界的人想要求生,而小夜子和小天子兩人想要復活自己的父母,你想和自己的朋友們在一起,柯瑞隆要保護你,而本王,想要這裡的一個人的靈魂。誰都沒有錯!」

白依殤聽著皺起了眉頭問道:「你是誰!?」

「你們母親的閨蜜。」

「二弟!你專心控制轉生池!我來讓三妹冷靜冷靜!曦姨,我們兄妹之間的事,就不勞煩您出面了。」

「好!」白天和白夜說著換了位置。

「嗯哼!?那本王看著就是。」

ps:

呵呵,見到葛平老師太興奮了,忘記更新了。嘿嘿,但是拿到了葛平老師的簽名好開心!當年的藍貓,好懷念童年吶!

稍後還有一更! 白夜一邊走向白依殤一邊道:「三妹你這是沒有勝算的仗。」

「不打怎麼知道!?」

「三妹你是想一命換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