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好好在裡面待著吧。」

「有你這麼對待恩人的么!」

跌坐在地上的葉子晨怒斥,這婆娘絕對是白眼狼,自己幫她那麼大的忙,可她卻一點也不心懷感恩,對她的恩人冷言冷語,揮拳動腳。

不管怎麼想都有些氣不過,他只好在目光和氣勢上讓自己不敗下陣來。

殊不知,要不是紅衣女子念在他將戒指交還的面子上,說不定他早就被打的半死。

重生之游戲大亨 「呵,看來你是挨打沒夠?」

從倆人見面,葉子晨就一直說著輕浮的話語,在車上的時候他還將手扣在了……

從小到大還從沒有男人將手放到她那裡。

尤其是剛才他還故意說出那種言論,讓車長老還有商會的隨從誤會。就單憑這些,紅衣女子就算是判葉子晨死罪都不過分,現在將他人到柴房已經是她的仁慈了。

眼看那紅衣女子又要抬手,葉子晨趕緊服軟。

「女俠饒命!」

看著葉子晨像是作揖的樣子,滿面煞氣的紅衣女子這才將手撂下,朝著他翻了個白眼便要從柴房離開。

「女俠請留步。」

眼看她就要從柴房中出去,葉子晨趕緊將其喊住。

「你又想幹什麼?」

只要看到葉子晨,紅衣女子就氣不打一處來。她很是不情願的將頭轉過,秀眉團簇,精緻的臉頰上面帶寒霜,看她那架勢彷彿稍有不順心就會動手。

感受到這股目光,葉子晨縮著脖乾笑了兩聲,之後用下巴朝著他徒弟指了指。

「我徒弟是烈焰城吳家的人,過幾天就是他們宗族大比,這對他來說挺重要的。女俠明鑒,我們師徒倆並非那群黑衣人的同僚,我知道這一路我讓女俠很是難做,可我這徒弟卻一直都挺乖巧的吧。您這樣如何,讓我徒弟回族,我留在這裡怎麼樣?」

「師尊,徒弟不走。」

葉子晨話音剛落,跟他同在柴房內的吳迪便是開口。

「你在這待著幹嘛,是不是傻,為師含辛茹苦的將你培養成現在的樣子,為的不就是讓你在族內大比上狠狠的打那群傢伙的臉?難道你忘了你心中的執念了,難道你不想在宗族大比上一鳴驚人?」

將吳迪訓斥的體無完膚,直到看到他都無言相對,葉子晨這才一臉賠笑的看著紅衣女子笑道。

「女俠,你怎麼看?」

眼前的這倆人的確不是黑衣人的同僚,要算的話其實是紅衣女子自己抓錯了。將他們留在這裡也問不出任何信息,況且她也只是單純的對葉子晨有怨,還不至於將怒火殃及到吳迪的身上。

「來人。」

朝著柴房外喊了一句,不多時柴房門前便是出現一名商隊同行的隨從。

「大小姐。」

「將這位吳公子的束仙鎖打開,靈海解封,送回到見烈焰城吳家。」

「遵命。」

隨從擺出請的手勢請吳迪從柴房內離開,吳迪很是不放心的看著坐在柴房中的葉子晨久久未曾挪動位置。

「走吧,為師絕對不會有任何危險的。快回族,千萬別耽擱了族內的大比。」

看著葉子晨臉上醇和的笑容,吳迪也是咬了咬牙朝著他深深鞠躬從柴房離開。

直到吳迪走了,紅衣女子才抱著肩膀不停的搖頭道:「真想不到如此守禮的年輕人竟然是你這種人的徒弟。」

葉子晨聞言不禁輕笑,道:「我這人怎麼了,難道你感受不到我身上的浩然正氣么?」

言語間葉子晨還刻意的挺著胸脯。

「浩然正氣我是沒看到,流氓痞氣我倒是深有感受。你就在這裡好好享受,希望我下次來的時候你還活著。」

驀然間從柴房離開,葉子晨卻又是開口喊道。

「等等……」

「又怎麼了?」

紅衣女子抱著間回過頭,她抱間的同時恰巧將她的兩座大山托在手臂上。葉子晨到嘴邊的話都硬生生的讓這美景給震退,不停的吞咽著口水。

察覺到他的目光,紅衣女子的臉瞬間鐵青,沉重的威壓瞬間從她體內釋放。

「我看你這雙眼睛是不用要了!」

「誒誒誒……別別別……你這人怎麼脾氣這麼暴躁,我看兩下你是能缺一塊兒肉么?況且,我也是個正常男人,有福利看我幹嘛不看?」

葉子晨這理所當然的語氣,卻是讓紅衣女子的憤怒指使不斷的提升。

「你閉嘴!」

那語氣極具威脅,她腳下的地面都在她靈力的釋放下出仙一道道龜裂。

這婆娘火氣真大,都說窮凶極惡,但是她挺有本錢的呀,怎麼還那麼大脾氣。

有些嫌棄似的撇了撇嘴,葉子晨只好一臉無奈道。

「好好好,你別發火,發火可容易內分泌失調,更年期提前……這女人想容顏永駐,還是得心平氣和的比較好。妹妹,你是獅子座吧,感覺你有點強勢。」

「我……懶得理你!」

紅衣女子被氣的直跺腳,恨恨的咬了咬牙便要從柴房內離去。

「等等……」

「你別以為我真的不捨得殺你!」

大聖傳 前腳剛邁出柴房的紅衣女子停下之後,朝著柴房狠狠的踏出一步,轟然間她體內的氣息便是提到了巔峰。

她現在真的是要被氣炸了,她怎麼都想不到自己怎麼會碰到這個無賴。

葉子晨卻是全然不在意她體內釋放的靈壓,眼中伴著藏掖的笑,臉上還稍微有點小羞澀。

「說出心裡話了吧,捨不得……哈哈……讓我抓住了吧。我就說嘛,當是你看我的眼神就像是芳心暗許,一見鍾情的眼神。還想藏著,藏不住了吧……」

那玩味的口氣真的是要將紅衣女子逼瘋,可就在那怒火即將達到巔峰時,她卻是停了下來。

「不能搭理這種人,這種人就是蹬鼻子上臉,只要不理她就好了。薛紅紅你要忍住,千萬要忍住,這個人就是嘴賤了一些,可他不是壞人,你一定要壓住心中的火,可不能真的怎樣她。」

薛紅紅是這紅衣女子的本名,差點就讓憤怒沖昏了頭的她,不斷的在心中告誡著自己要忍耐,要遏制……

可是……

「誒,妹妹……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你名字。」

「不知道。」

現在已經無需看到葉子晨那張欠揍的臉,只要稍微聽到他講話,薛紅紅的心中的怒火就像是加了柴火似的越燒越旺。

必須得趕緊離開這裡。

不多遲疑,薛紅紅轉身就從柴房離開,她已經想好不管葉子晨這次在怎麼喊她,她都不會再回頭了。

可是……

「妹妹,別遏制心中的感情,晚上我給你留門哈……」

……

「我要殺了你!」 第1053章我是你們姑爺

站在柴房前的薛紅紅胸口劇烈起伏,她可以發誓,發毒誓,她活了這麼大就沒見過嘴這麼賤的人。

本來她只是想對葉子晨小施懲戒,關他幾天就給他放了算了。

現在她改主意了,她要將這傢伙關到死。在烈焰城的這些日子,他就別想從柴房裡出來的,等她回族她也要帶著葉子晨回去,禁錮他自由一生。

這幸虧是沒讓葉子晨聽到,要是要讓他聽到肯定就是一句……

抓我回去幹嘛,成親么?難道說你想用你的熱情如火,束縛我的一生?抱歉,我這人放蕩不羈愛自由,你的愛……我拒絕!

「以後誰都不許理這柴房裡的人,不管他在裡面說什麼,都不許管,都聽清楚了么?」

此時柴房前還站著不少宅院的下人,薛紅紅惡狠狠的看著柴房咬牙切齒的罵著。

「聽清楚了。」

那群下人都是不住的點頭,可看著他們這位大小姐那不整的衣衫,還有之前債院內流傳的一種說法……

難道說,裡面的公子不從,大小姐要將他變成自己的禁臠。

平時看大小姐挺好的呀,他們怎麼都想不到她竟然是這樣的人。

薛紅紅現在已經不管他人的想法了,她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

關死他!

「你就好好在裡面關著吧,這輩子你都別想在出來了。」

吃貨小相女:盟主快到碗裏來 其實薛紅紅的本意是想用這話發泄下心中的怒火,可在外人看來怎麼都像是情侶之間在發著脾氣。

甩手從柴房離開,此時柴房中臉上的烏青早就消失,捆在他身上的繩索也是讓他掙脫開來。仙識探查紅衣女已經徹底消失在柴房外,他撇嘴笑了笑從從柴房中露出個頭來。

「誒,你們幾個……」

那幾個下人看到葉子晨竟然能開門著實都有些驚訝,旋即便聽到葉子晨開口道。

「你們趕緊給我整點肉過來,這都要餓死我了。」

其實入仙之後便可辟穀,只不過葉子晨他本是現世的人,就算他現在實力通天,可也還是貪戀那幾口肉食。

門外的下人們很是遲疑,大小姐已經明令禁止不能管裡面的人。

「你們愣著幹嘛呀,還不敢給我去找肉,我可是你們家未來的姑爺。那婆娘說要關我,難道你們聽不出那是氣話么,要是你們真給我餓壞了,我敢肯定你們絕對沒好果子吃。」

此話一出,門外的下人神色都有些鬆動,在想到剛才大小姐的話的確是有點像是打情罵俏……

「您稍等。」

不管事實是不是他們想的那樣,他們只是個下人,真不敢冒這個風險。

「這才對嘛,你們趕緊哈。」

大概半刻鐘的時間,下人們便是為葉子晨送來數道肉食。

將柴房的門關上,葉子晨又是一臉愜意的躺了下去。其實這柴房也挺好的,有甘草在他躺著也會特別難受,儘管環境不怎麼樣不過勝在僻靜。

「也不知道我那乖徒弟如何了,不過有通天商會的人送行,想來這一路不會遇到危險,而且那婆娘在跟他隨從說的時候喊的是吳公子,那隨從必然送到吳家時也會叫吳迪吳公子。這樣一來,吳家的人就算對我這徒弟有想法,也肯定會心懷忌憚,不敢對他怎樣。」

一切也正如葉子晨想一般,吳家人看到通天商會的人跟吳迪結伴同行而至,在惶恐之時對吳迪的情緒也是好了不少。

就以吳迪在族內尷尬的身份,竟是還分到了一處宅院,此宅院還正巧靠著鄭玉楠院落,這也是想到府上也唯獨鄭玉楠跟他的關係還算融洽。

一間奢華的房間內,房間中站著十幾名名穿著黑衣男人,在他們前方正坐著一名長相尤為尖酸刻薄的女人,還有一名身材魁梧梳著板寸頭,眼眶深陷的男人。

「黃幫主,這就是你們對我的承諾。」

「夫人請息怒。」沙發上的那名男子出言勸慰,那刻薄女人卻是將眼睛瞪的彷彿要蹦出來一般,「是誰跟我拍著胸脯說吳迪絕對無法活著進城,剛才進來的那是誰,是鬼么?」

「夫人,要是他真的如李執事說的那般,他們是從古道上走的,他定然無法從我們設下的天羅地網中逃脫。可這幾日除了通天商會的商隊從古道經過,就在無別人。而且您也看到了,他是通天上會的人送來的,難道您還想讓我們當時對通天上會的人出手么?」

「哼。」

刻薄女冷冷一哼,這女人正是吳家族長的妻子,李家的二小姐李娜。前幾日她從李萬龍那裡得到吳迪偶的一名高手師尊的消息,就已是讓她很是憤懣。恰巧,李萬龍又給她發消息說他們從古道前往烈焰城。

為了避免夜長夢多,李娜索性就是一狠心,找動了斧頭幫截殺吳迪師徒。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小畜生竟然跟通天上會的人有了瓜葛。

「夫人您大可放心,我們斧頭幫跟吳迪他們師徒也是仇深似海。這次失手不代表我們就會放棄,通天塔的確勢大,可強龍不壓地頭蛇,就算他們有通天塔的支持,我們斧頭幫也定然會將他們師徒二人抹殺。」

開口之人正是斧頭幫幫主黃傲骨,此時他的語氣很是森然,就在不久前他聽到了他最疼愛的手下趙燁的彙報,恰巧李娜也來找他下這任務,他便是順勢接下。

為了伏殺葉子晨和吳迪二人,他可是設下了天羅地網,可卻讓個通天商會給攪和了。

「還請夫人在給我們一些時間,我們必讓吳迪他們師徒二人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希望如此。」

陰翳的哼了一句,李娜便是從沙發上起身,黃傲骨想要出門相送,卻是讓其拒絕。

「黃幫主請留步。」

來找斧頭幫下任務是她的個人意願,況且現在他們吳家跟斧頭幫之間關係比較緊張,要是讓別人看到的話對她不利。

淡漠的從房間中走出,李娜的瞳孔中便是露出陰狠到讓人心寒的光芒。

「這小畜生的運氣倒是相當的好,不過現在他能在族內不過就是有鄭家人在撐腰。這次大比說是比武,其本意卻是聯姻。哼,等鄭玉楠那丫頭片子嫁出去,我到時要看看整個族群還有誰敢保你!」 第1054章後院起火

得知吳迪回族,正準備閉關趁著宗族大比前鞏固下修為的鄭玉楠,放棄了閉關的想法跑到吳迪他宅院來找他。

有通天商會的出面,吳家人對吳迪也是不敢有任何怠慢,為其分配的其宅院不管是風水還是布置都是相當的精緻。

「怎麼沒看那位前輩跟你一塊兒過來?」

宅院的荷塘前,鄭玉楠坐在荷塘邊開口,對那個前輩她可是印象尤為深刻。

「師尊他……在忙其他的事情。」

吳迪自然不能說他師尊正讓通天商會囚禁,只好隨便編了一番說辭將這個話題掠過。

「看吧,都喊那位前輩師尊了,我就說那位前輩有收你為徒的想法吧。」

鄭玉楠甜甜的笑了笑,看到吳迪能尋到良師,她是從心裡為他感覺到高興。

「跟你說點你不知道的秘聞,跟你講這也是我從我爺爺那裡聽到的。咱們烈焰城百年不是就要換一次城主么,現在王家的那位城主在位已經快要百年了。過幾天咱們宗族大比聽說其他兩族也會派人過來切磋,其實為的就是看年輕一輩的能力,以此來決定城主之位到底有哪一家來擔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