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留在這裡,我自己過去就行。」

「姐姐,那裡可是神皇大人說過的禁地。若是被神皇大人得知,你就……」

「管不了那麼多了。」

「那下面這些人……」

「我相信葉子晨他自然有辦法解決,若是他這些都解決不了,也枉費我之前叫了他那麼多句……」

話說一半,戰爭女神突然間戛然而止。侍女不解的望著她,卻看到她通紅的臉。

「姐姐?」

「好啦,你就留在這裡不要亂動,也不要妄自釋放神力。我去一趟情人彎,若是這裡有任何消息,立即告知於我。」

只不過還未等其走出幾步……

轟!

……

……

……

其實勾玉展說的垃圾話,是殷商的一種謀略。

若是耶魯一直保持冷靜,以葉子晨手下的這幾個人很難衝出重圍。唯有從言語上激怒他,憤怒會讓人失去理智,如此葉子晨他們才能多出一些勝算。

只可惜,勾玉展的垃圾話的確是一直針對耶魯,也句句誅心。

偏偏耶魯自始至終都冷靜如常,倒是他手下的主神惱怒的紅了眼。

「真是大言不慚!」

派遣出的主神,手持雙匕肩膀不住的顫抖。

勾玉展看似是盯著眼前的主神,眼角的光卻是是看著耶魯,神識更是瘋狂的在跟殷商和葉子晨交流。

「殷商,你是不是耍我,老子可打不過這主神。」

「你冷靜點。」殷商道,「儘管沒有激怒耶魯,將這他手下的這雜碎激怒了,對你來說也是好事。」

「你放屁!」

「粗俗!」殷商依舊不急不緩道,「他越憤怒破綻就會越多,對你來說自然是好事,難道你想讓他冷靜著跟你打?」

「老子就不想跟他打!」

「……」殷商沉默了半晌,「那也沒辦法了,事已至此,唯有橫刀立馬了勾大將軍!」

「你可趕緊給老子滾吧,怪不得古代武不從文,你們這些玩內政的就是禍害我們這些戰將。」

勾玉展罵罵咧咧的大喊,他的怒罵卻是直接被殷商屏蔽。

「耶魯要比我想象的冷靜。」「這不是必然的么,不管怎麼說他也是一代神王,若是被這點小伎倆就惹的暴怒,我真的要重新審視一下這位滅了惡魔族的神王大人了。」葉子晨眉宇低垂道,「現在的情況顯然是朝著壞的方向發展了,要想

從這裡脫困……」

「文曲呢,他不是也來域外了么!」

勾玉展不停的在神識傳音內怒喊道,「咱們都到域外神族這麼久了,也沒看到他人啊,這傢伙可真是……」

話音未落!

轟——

北神族的虛空之上突兀地出現一道巨響,林園內的人包括耶魯在內都朝著北方看過去。

便發現神宮以北,光華閃爍,在這之後更是有著一道殘影向此處掠至。「神王大人,敵……敵襲……」 敵襲。

手持長棍的勾玉展差點沒激動的哭出來!

來的實在是太及時了。

要是再晚上一點,說不定他都要跟這個節奏主神交手。雖說融合了星辰之力的他,境界跟以往相比是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只不過……

他的戰鬥經驗太少了。

攻擊手段單一,成了他最大的軟肋。

若是上一任星辰之主的記憶他完全融合,他也不至於怕成這樣。

就是……

算了,也沒什麼好說的,歸根結底就是自己太懶。

要是以前能勤快些,將上一任星辰之主的招式參悟五成,他都能給這個主神打的不能人道。

勾玉展發誓,等這回回到亂城,一定好好跟星辰之主的記憶融合。

至於這比武——

想來都有人攻打域外神族了,比試應該不會在進行下去了吧。

果不其然。

當敵襲這一詞響徹林園,耶魯的目光瞬間沉了下來,他座下的主神包括即將跟勾玉展交手的那名主神在內,都朝著耶魯的位置看了過去。

「主上……」

有人等待著耶魯的命令,還有幾名主神已是朝著轟鳴這處掠過。

「何人敢在被神族放肆!」

唿——

話音未落,神宮以北之地寒風驟起。

凜冽的寒風恍若哀嚎的厲鬼,呼嘯著只不過瞬息間便是將神宮周圍都化作冰雪的世界。

虛空上的主神神格燃燒,抵禦著嚴寒和風雪。

只是那些境界低微的域外神族普通戰士卻沒有那麼好運,朝著神宮以北的地面看過去,儘是被冰封住神態各異的冰雕。

「嘿,吃俺老孫降魔棍!」

驀然間,在呼嘯的冰雪中突兀的出現一道尖銳的冷笑。

旋即在這處冰雪漫天的世界中,就出現了無數道金色的殘影,棍影落地無數冰雕化作齏粉。

絢爛的冰晶洋洋洒洒的落在地面,跟這處冰雪的世界交融。

至於那些被冰封住的神人們,神格都未曾留下半個。

「死猴子,給老子留點不行么?」

「你自己手慢搶不到人頭,還怪上俺了?有能耐你在俺手下搶啊,讓俺老孫也搶不到人頭試試……」

「好,猴子你行,這可是你說的!」

轟轟轟——

金和暗相互交融,讓這處瀰漫著風雪之地變得尤為詭異。

眾人只能看到一縷縷金光和漆黑的影子穿梭在冰雪之中,猶如死神的鐮刀般收割著那些被冰封住神人的性命。

「是柳兒大姐。」

勾玉展瞪著眼睛神識傳音,在他的記憶中,能夠將冰雪之力運用到這種地步的也唯有九尾狐族女王,也同為四大輔星之一,落位武曲星的蘇柳兒。

不用他說,葉子晨和殷商心中也清楚的很。

若說這冰雪也許其他族群也有運用冰雪之人,可剛才從冰霜中傳出的對話……

分明就是楊戩和大聖無疑。

不光如此,眾人的視線都被這冰雪填滿,可能還能看到一些金芒和暗影,但若是仔細去看,在這些光華之下還有一道碧綠色的復甦之光。

復甦,代表的自然是生命!

能夠運用生命之力的會是誰,唯有蘇煙!

如此看下來,此時從神宮以北向外突圍的必然是大聖他們一行人。

「主上,是生命神格的氣息。」

耶魯座下主神凝眸,此音一落,旁邊就又有人說道。

「他們是從北邊來的,要是不出意外……」

眼中正為大聖他們無恙閃爍著喜色的葉子晨,突然感覺到幾道目光朝著他這裡望了過來。

若是不出意外,這目光必然是耶魯等人的。

「天雷——萬鈞!」

就在耶魯和其座下主神的周圍,突兀的落下數道紫紅色的雷電。

這雷霆來的突兀,數名主神都不得不將注意力放到雷霆之上。葉子晨也趁著這機會,用力的抓住普魯爾的胳膊。

「走!」

葉子晨和普魯爾走在最前方,勾玉展也不耽擱手裡的棍子照著節奏主神的肩膀就是一棍,又是一記橫掃便跟著葉子晨他們去和大聖他們匯合。

只不過在撤退的同時,他卻看到殷商依舊留在原地,手上還不停結印,嘴裡也是念念有詞。

「殷商,走啦!」

「你們先走!」

殷商目光凌厲,看著已被雷霆吞噬還未曾從中掙脫的幾位主神和耶魯。

「老子送他們份大禮——星隕!」

唿唿唿——

就在其話音落下,神宮之上的虛空突兀的落下無數燃燒著火焰的隕石。殷商看到天上的隕石也是狠狠的抹了下嘴角,右腳猛的一踏地面,將腳下的白玉都踩成齏粉,整個人猶如一顆炮彈般刺破虛空而去。

隕石落下的範圍極廣,幾乎覆蓋了毀滅神宮大半的位置。

在葉子晨天雷下吃了大虧的主神們剛從雷霆中脫離,便感覺頭頂有著更危險的事情在等著他們。

朝著虛空望去,就看到那些隕石都已經要貼到他們的鼻子。

那炙熱的火浪還有劃破虛空的刺耳轟鳴,讓這些主神的眼睛都紅了。

「湮滅!」

就在這時,一道輕緩的低語從主神的背後傳出。

總裁愛啃窩邊草 向後看過去,赫然是目光淡漠的毀滅神王,手指輕指虛空。其話音剛落,那些要落地的隕石當真在虛空中湮滅,化作濃重的煙粉如雨般落下。

「這毀滅神王還真有兩下子。」

追在葉子晨後面的殷商嘀咕,腳下卻是更不遺餘力的往大聖他們那裡掠去。

隕石被毀,其攻擊性是被抵消了,可濃重的煙粉還是對耶魯他們造成了不小的困擾。耶魯座下主神操縱著周圍的風將煙粉吹散,其他主神也都在這時趕到耶魯身邊。

「主上,您沒事兒吧!」

耶魯輕輕揮手,其身邊的主神便是開口道。

「第三紀元的人都跑了,應該是去和之前被咱們擒住的人匯合,我們要不要現在過去將他們抓回來。竟然敢對主上行兇,他們還真是好大的狗膽。」

「呵,無妨。」

耶魯倒是渾然不在意的揮了揮手,更讓人詫異的是他的眼神依舊溫和如水。

從葉子晨的雷霆到殷商的隕石,只要細心的人都會發現,耶魯都未曾扭動過半步。他默默的坐在椅子上,看著還在交錯閃爍的金芒和黑影,看著肆意妄為的在他神宮周圍肆虐的冰雪輕聲一笑。「想走,你們走的了么?」 北神族毀滅神宮,就猶如古代帝王的紫禁城。

此處的城防必然是整個北神族非邊境之外最為牢固的位置,在情人彎出現暴動,神宮周圍便不停的有高手出現,要將禍亂神宮的外敵擒拿。

奈何冰息太盛,洶湧的寒冰風暴讓這裡化作冰雪的汪洋。

凡是進到這冰息中的神族高手,就算有神力傍身也會由於冰寒之氣導致行動遲緩僵硬。

高手對決,勝負只在毫釐之間。

哪怕只要落下一招都有可能喪命,更何況在身體僵硬之後落下的不止一招。

漫天的金色的棍影,恍若遮天的掃把般不停的從冰霜風暴中落下。

大聖渾身都燃燒著一層金色的火焰,從遠處望去金光四溢,就猶如一尊注了金身的聖佛,只不過他的行為卻跟聖佛大相徑庭。

佛不好殺生,以慈悲為懷。

但就這麼短短的數百息間,死在大聖棍下的亡魂都不下百名。

「嘿,有柳兒的冰息在還真是省事兒。」

收割著域外神族性命的大聖咧嘴一笑,有蘇柳兒的冰息助陣,在去對付域外神族的高手的確是事半功倍。

境界低的進到冰息範圍,光是抵禦冰息就將神力消耗大半。

在面對大聖和楊戩這兩個殺神,結果都是難逃一死。更有不少人都無需大聖他們出手,光是冰息就是將他們神力消耗殆盡,冰封在這片冰雪的世界中。

「三眼怪,你殺多少了。」

大聖偏過頭,一道黑色的殘影正好出現在名神族高手的背後。不多時那位神族高手便被黑暗吞噬,雙眸無神的倒在厚厚的冰雪中。

「正正好好一百一十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