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前一秒還因這突如其來的「摸頭殺「而感覺到不自在,后一秒黎夜的注意力被風華的問題徹底吸引過去。

「如果有小股民願意折價拋售盛大股票,可以入手。不過記得,別買太多,單人不要超過5%。「

噗——

在這種情況下,盛大總裁還不忘親自推銷自家股票,可以說是相當盡職盡責的了。

當然這也表明,風華對於自家集團的股價非常地有自信。

風總裁親自給了個賺錢的契機,黎夜當然要好好把握。

不過她沒炒過股,基本操作可以問問黎輝,但這個「5%「的上限既然風華重點提到還是要問問清楚。

不懂就是不懂,遮遮掩掩不如虛心求教。

對此,風華解釋得也較為細緻。

「股市上購買股票超過這支股票總發行數量的5%或者是5%的整倍數時候,需要投資人舉牌,到時公眾就會知道你黎夜收購了盛大5%及以上的股票。本來超過也沒什麼,但因為同時你也是奇迹的玩家,而且是個知名玩家……「

說到這裡,風華沒有再解釋下去,不過黎夜清楚他想說的是什麼。

都說人怕出名豬怕壯,如果她是個默默無聞的玩家還好,偏巧在遊戲里又有那麼些名氣。突然成為盛大持有5%股票的股東,難免讓其他玩家產生「盛大泄密遊戲資料給股東利益輸送「的想法。

對她對盛大而言,都很不利。

「好的,這點我一定會注意。「

黎夜鄭重地點點頭,絕對不能當人為提高遊戲難度的豬隊友。

「嗯。「風華點點頭,看起來似乎並不擔心這其中會出什麼岔子。

而且他有一點沒說,那就是盛大今年的年報上可能會出現分紅。為這事而即將在年末召開的股東會議,日期已經基本定下。

這些暫時還不能對外公布。如果黎夜能買入二級市場流通的部分股,或許有意外之喜也說不定。

這到時候另說,眼下還有一件風華更為在意的事——

「剛才,好像是你一直在暗示我被綠了?「

「或許是我有一些誤解。「黎夜打著哈哈,「剛那個男的……「

「那個男的叫梨桀,不是什麼善茬,以後你以及身邊所有女性朋友都儘可能離他遠一些。「

黎夜點點頭,她知道風華一般不會無緣無故給人差評,而當他這麼說時,就一定有他的理由。

而且從剛才那個叫梨桀的說過的話來看,確實也當得起風華的評價。

不過,正因為黎夜回想了下,然後發現了那男的話裡頭似乎有哪裡不太對勁。

就是那種,與之前發生的事,對不上號的感覺。

「怎麼了?「風華注意到黎夜蹙起了眉,就好像在努力地回憶,也跟著皺起了眉。

難道黎夜之前與梨桀已經有過交集?

「我記得我在這裡遇上你的時候,你解釋說你迷了路,可剛那個男的說你去過主會場……「

因為原話的後半句是「投懷送抱「,對此黎夜的印象不免深刻一些。

原來是因為這個。風華眉端又鬆開,點點頭道:「我確實去過裡面。「

這事沒必要否認。

「裡面太悶,不過很快我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

「什麼事?」黎夜挑挑眉。難道她不在的時候會場里又發生了什麼然而不幸她與這個瓜擦肩而過?

「我發現……」風華頓了頓,眸中似笑非笑,「與林玄跳舞的『黎家小姐』好像被人調了包。所以,我很好奇,這個』黎小姐』本尊去哪裡了,然後正如你所見,我不小心迷了路。」

「哦……原來是這事……」黎夜怪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嗓子乾咳一聲,隨後突然反應過來,「你……這事你之前沒跟別人提起過吧?」

「沒。」

「那就好。」黎夜還沒來得及鬆口氣,二度想起什麼,「你怎麼發現那人不是我?」

「身高。」風華掃了眼黎夜腳下,「或者說,裸足時的身高。以林玄的作為參照,可以大致獲得和他跳舞的』黎小姐』的身高,然後再減去她那雙鞋的鞋跟高度。」

「原來因為鞋子。」黎夜點點頭,這也算在情理之中,畢竟身高確實是無法改變的硬傷。

雖然之前她也為此耗費了不少心思,準備那雙恨天高的時候,黎輝還一度懷疑她是不是打算穿出比林玄高一個頭的效果,以達到讓對方在知難而退還是當眾出醜之中進行二選一的目的。

話又說回來,這次真正的意外在於,哪裡會有人像風華一樣觀察這麼細緻且對她有一定了解。

可以說,這兩項條件缺一不可,「火眼金睛」成就的達成很有難度。

即便如此,黎夜也不覺得能掉以輕心,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跟那個小菲佣換回來。現在第一支舞應該已經結束,按照預定計劃,此時的小菲佣應該已經光榮離場,並且在約定的地點換好了衣服。

那衣服兜里一定放了一張有著固定存款的銀行卡。

「我回主會場了,一起?」

黎夜撿起自己的假髮,又問風華要回了鏡框,戴上。現在,她就裝作為客人在前面帶路的小菲佣。

「嗯。」

風華點點頭,其實他並不喜歡熱鬧的會場,在那裡他需要考慮的事情太多。

花園裡雖然冷清,但相對自由,而且可以和黎夜獨處。

不過現在的情況有點特殊,只有讓黎夜的「身份「回到正軌,才能徹底安下心來。 黎夜換好衣服、戴上面具走出房間的時候,看到走廊里風華和一男子正說著話。

黎夜楞了一下,因為那男子的背影分外熟悉。

自家哥哥突然出現在這裡,多多少少讓她有些措手不及,希望哥哥沒發現什麼,否則她和風華根本來不及串供。

快步走過去:「哥。「

聽到身後的喊聲,黎輝轉過身,男人的話題就此中斷。

他打量了下忽然出現的自家妹妹,然後又意味深長地瞟了眼一旁的風華。

糟糕!

黎夜清楚自家哥哥肯定又誤會了什麼。

因為前不久,他還認為風華是她「想結婚的對象「。 我要做超級警察 今天兩人的這一同框,好似又印證了他的猜想似的。

還好黎夜急中生智,彷彿才看到風華般,故作驚訝地補救道:「咦?風華?你怎麼會在這裡?「

當然了,此處還有必不可少的「看我眼神行事「。

只是在黎輝在場的情況下,眨眼這種小動作實在太刻意太明顯了。

黎輝又不瞎。

黎夜雙眼一瞬不瞬、筆直地望向風華,希望對方與她能有那麼兩分默契,從她方才的話中、從她此刻的眼神中領會些許深意。

迎著她的目光,風華定定回看了幾秒,正當黎夜以為信號接收失敗的時候,他的眼底又迅速劃過一抹笑意。

隨後收斂起所有情緒,演技十分到位地皺了皺眉,轉頭問黎輝。

「這位是——」

黎輝意味深長地看了風華一眼,目光又狀似無意地瞥過黎夜,稍稍沉吟了下最後還是決定不冷場地配合著演下去。

「我妹妹,黎夜,你見過的。」

黎夜順著自家哥哥的話點點頭,然後才「恍然想起「臉上還戴著面具,抬手把面具摘了下來,「抱歉「地朝風華微微笑了一下。

「真是不好意思。」

風華勾勾唇角,「嗯」出來的卻是一如既往的淡淡鼻音。

然後黎夜就見黎輝摘下了金絲邊框的眼鏡,似乎很是疲憊地捏了捏眉心。

「沒事吧,哥?」黎夜擔憂地看著他。

「沒事。」黎輝擺擺手,把眼鏡戴上。說實話,這兩人在面前跟演話劇似的一應一和,著實看得他有點心累,乾脆轉移話題。

「基金的慈善捐贈儀式待會就要開始了,小夜你也該準備一下。至於風先生——」

隨著黎輝偏頭看向風華的動作,他金絲邊上的鏡片在燈光下微微地反了反光。

「在儀式過後,我們兩家可能需要進行再一次的洽談,我的父親對貴集團提出的項目很感興趣,屆時將會一同參加。希望您……」

瞥了眼黎夜,目光又轉正回來。

「……的項目不會讓他失望。」

風華回想起黎夜出現之前,黎輝對他說的那番話。

唇角的笑意更深了。

「希望如此。」

兩個英俊的男人在面前「深情」對望,都一言不發、連臉上掛著的溫和微笑都如出一轍,好似在無聲交流間達成了某種默契。

所以,自己才是那個多餘的吧?

黎夜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卻擋不住這空氣中瀰漫的一股基情發酵的酸臭味。

……

所謂的「捐贈儀式」,不外乎由黎老頭這個理事長拿著話筒說一些弘揚社會正能量的感謝話。黎輝和黎夜依舊像綠葉一樣一左一右地陪襯在他身後,微笑地看著眾來賓把一張張支票遞給登記台上的基金會秘書長。

此時黎夜尚不知道,人群中有一個青年正默默注視著自己。

是她……

那個曾在闌珊出現過、至那以後無數次在他腦海中浮現的女人……

喬正郢一瞬不瞬地望著。

「怎麼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看上誰了?」

一道熟悉不過的男聲從耳邊傳來。喬正郢瞬間回神,然後才發現手裡的酒杯微微傾斜著停在嘴邊。

肩頭一沉,有人伸手過來勾住他的脖子。不用轉頭就知道那人是梨桀。

「沒……」喬正郢垂下眼,心虛地忙喝了口酒,否認道。

「你覺得我會信?」梨桀把頭湊了過去,順著喬正郢剛才望著的方向眯縫著眼。

他認得這身衣服。

「是她!」

「咕——咳咳……」喬正郢不慎嗆了酒,忙把酒杯放一旁俯身猛一陣咳嗽,咳得臉微微發紅。

「慢點喝,激動什麼?」梨桀拍了拍發小的背,邊給他順氣邊埋怨了句,然後手腕被緩過氣來的發小反攥住。

「咳……你……你認識她?」

「認識?」

梨桀忽然痞痞笑了一下。

「你說穿明黃裙子的那個?」

然後感覺手腕被發小攥得更緊了,不由皺眉心疼道:「小心點,我這衣服可是限量版……」

喬正郢才不管這些,依舊牢牢地抓著梨桀。

「阿桀,你給說清楚,你——認識她?你有沒有……有沒有……把她……嗯?」

「沒有沒有……」梨桀趕緊否認,再這樣下去,他這限量版的外套可就要報廢掉了。

「那你說你認識她……」喬正郢顯然不信,緊緊地盯著梨桀的眼睛,似乎這樣才能從他心底看到事情的真相。

「知道……咳……知道行不行?看到她跟林玄跳舞來著,我不過問了一嘴她是誰……」

手腕一空,終於被鬆開。

梨桀揉了揉手腕,又心疼地按了按袖口的褶皺。

「之前她跳舞時戴著面具,我也是剛才才發現,原來出現在闌珊的就是她,她就是黎家的小姐,黎夜。」

「黎夜……」

喬正郢怔了下,眼神隨著思緒慢慢地放空,喃喃地回味著這個名字。

「對,就是她。」梨桀頓了頓,唇角挑起一絲玩味,「據說她可是林玄的女人,林玄不是你的朋友么?你決定了要跟林玄爭?」

果不其然,喬正郢的神色很快又暗淡下去。

原來那女人已經心有所屬。

梨桀還在耳邊喋喋不休。

「放心吧。」

梨桀轉勾為搭,把手放在喬正郢的肩頭。

「只要不是風……咳……對付林玄這種,兄弟我還是很有信心幫你把女人搶過來的。」

「不要有什麼心理負擔……憑兄弟我多年的經驗,那個女人可能並不喜歡林玄,這既然沒到手的就不能算是’搶’……「 「可是……「喬正郢仍然有些猶豫。

「行啊,如果你不想要,那我就不客氣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便宜自己人總比便宜外人好……「

雖然沒有喬正郢那麼念念不忘,但嘗嘗鮮的想法還是有的。

「不行,你不能打她的主意!「

喬正郢一下子抓住梨桀的領口將他接下來要說的話打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