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支付寶的付款碼在哪兒啊?」

……

有一部分顧客是吃得差不多了,索性早點兒給錢走人,生怕後面又出什麼幺蛾子了。

也有一部分顧客的菜才剛上來,捨不得就這麼浪費掉,畢竟這可是一兩個月的工資,就算吃得傷心憋氣,也得把它給吃完了!

……

「不好意思,」就在這一片詭異的和諧氛圍中,安暖突然揚了揚手機,笑眯眯地說了一聲,「我剛才已經報警了,大概十分鐘后,警察就過來了。」

話音剛落。

整個飯店一下子陷入了寂靜。

不少顧客都以震驚詫異的目光看向安暖……沒想到啊,這姑娘不僅是個大胃王,還是個真勇士!

要知道,這年頭,敢這麼硬抗的人實在是不多了。

這個看起來纖細瘦弱的小姑娘竟然還有這樣的勇氣!

原本有幾個準備結賬的顧客,瞧見這一幕,付錢的動作也悄無聲息地慢了下來……萬一警察來了,秉公辦理,他們這錢是不是就不用多花了?

「說什麼呢!」

安暖旁邊一個四十多歲的大媽忍不住扯了扯安暖的袖子,冒著風險,低聲提醒道,「算了吧,小姑娘,別吃眼前虧了,先把錢給了吧。要是你手頭沒那麼多錢,我可以先借你一些。」

聞言,安暖心頭一暖,笑著沖大媽點了點頭,「謝謝您,這錢我們還是有的,就是不想被這傢伙白白給坑了。」

瞧著安暖執拗的表情,大媽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最後還是鬆開了拽著她袖子的手。

「喲呵,小丫頭膽子還挺大!」老闆冷笑了一聲。

剛才安暖和大媽的對話雖然聲音放得低,但店裡本來就安靜,這一幕自然也是被大伙兒瞅在眼裡,聽在耳里。

老闆一行人也不例外。

再度被安暖當著這麼多人狠狠落了面子,老闆的臉色難看得厲害,冷冷地嘲諷了一句,「怎麼著,還真以為你自己是正義的化身啊?」

「行啊,既然這樣,」正好拿他們殺一儆百了!老闆眸色一冷,直接沖著外面一揮手,叫囂著,「兄弟們,你們也不用客氣了,給他們點厲害瞧瞧!」

於是,大伙兒就眼睜睜地瞧著一群彪形大漢手握木棍,氣勢洶洶地沖著安暖他們走了過去。

至於其他的客人,早就見勢不對,紛紛跑了過來,這會兒最裡面一圈就只剩下安暖和晉雲凜兩個人了。

嘖嘖。

這對比懸殊得……他們甚至用不著睜眼看,都能猜到最後安暖他們被收拾得很慘的樣子…… 就在這時。

「嘟嘟—嘟嘟——」

警車獨樹一幟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聞聲,店內心都捏成一團的眾人忍不住鬆了一口氣……來了就好,警察來了就好,至少老闆他們不會太囂張,而這對小情侶也能暫時脫離險境。

沒多會兒,穿著制服的警察就走了進來,揚聲問道,「剛才是誰報的警啊?」

「是我!」

安暖唰地一聲舉起手,然後順勢指向對面的老闆,言辭鑿鑿地開口,「我要告這家店的老闆欺騙消費者,還帶人身恐嚇!」

幾個警察順著安暖指著的方向看去……

喲呵!

這陣仗可真夠大的,十幾個彪形大漢拿著棍子,一幅人五人六的打手模樣,怎麼著?

任女 準備cosplay古惑仔時代的街頭流氓嗎?

這水平未免也太次了吧,連最基本的墨鏡、刺青都沒有?

……

「你們這麼多人杵在這兒,是準備聚眾鬥毆嗎?」

站在前面的年輕警察輕咳了兩下,虎著個臉厲聲喊道,「還不趕緊散了,信不信把你們全抓回警察局去!」

「喲,這位警官是新來的吧?」

撥開彪形大漢,老闆笑呵呵地從後頭走了出來,步子放得慢悠悠的,有恃無恐道,「這年輕人嘛,脾氣就是有點兒暴躁,還是應該多和老同志學習學習,才能處變不驚,你說是吧,李哥?」

說著,老闆的目光就投向了後面一個年紀有點大的警官,那幅熟稔的態度看得大伙兒的心一下子就涼了半截……

原來這老闆說他背後有關係,真不是在誆他們啊!

僅存的一點兒小希望也被無情地戳破,大伙兒都忍不住扼腕遺憾。

遺憾過後,就是慶幸。

還好還好,他們之前看清楚了形勢,率先服軟,沒跟這對小情侶一樣,怒氣一上頭就跟老闆硬頂了起來。

要不然,這會兒提心弔膽的怕就是他們了……

咦?

餘光一瞟,才發現旁邊小情侶的狀態好像不太對勁。

他們依舊站得直直的,眼神明亮,臉上沒有半分他們想象中的畏縮之態,相反,嘴角還掛著幾分若有似無的笑意,彷彿正在看著一出好戲……

怎麼可能?

這對小情侶估計是沒見過這樣的陣仗,嚇傻了吧!

……

別說食客們現在心情複雜,就連剛才被叫到的李警官,瞧見這會兒的情況,心裡頭也是咯噔了一下……

抿了抿唇,恨不得狠狠拍他自己一個腦袋瓜……你說說,他怎麼就給忘了呢?

要知道,這家店可是出了名的「硬骨頭」,一般人根本啃不動。

剛才出任務那會兒,他仗著是老資歷,也沒上心,就隨意瞟了一眼地址,誰成想運氣就這麼背!

要是早知道是這地界上犯了事,他肯定有多遠躲多遠,絕對不會過來趟這趟渾水!

「李哥,這人你認識?」

其他幾個年輕警官也隱隱察覺到這股詭異氛圍了,不敢再多加開口,輕撞了撞李警官的肩膀,低聲問道。

李警官忍不住苦笑……認識?何止是認識啊!

這個老闆、這家店,可都是在他們轄區里掛了名的,宰客那叫一個心狠手辣,有時候做事還非常極端。

要換了其他人,早就被他們請到警察局裡喝茶了,但奈何人家有個好姐夫呢!

正所謂背靠大樹好乘涼,這老闆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

仗著他姐夫在市裡頗有權勢,這年頭,這傢伙行事是越來越猖狂,越來越不加以檢點了,就連他們有時候看了也忍不住來氣兒。

但沒辦法,為了保住飯碗,他們也只能忍氣吞聲,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自己沒看見。

「這位是王老闆,就是之前在那個……」小本本上寫著的……

給幾個小傢伙使了使眼色,李警官稍微提點了他們一下,免得這些年輕的警察看不清情況,突然正義感爆棚,結果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飯碗也給爆掉了!

要知道,現在這個年頭,想要考上個警察可不容易,還不知道得費多少功夫,花多少勁,才能在千軍萬馬中闖過獨木橋,拿下這麼一個位置。

這會兒要是就為了這麼一件事,讓自己的工作不保,豈不是太可惜了嗎?

……

顯然,其他幾個年輕的警官也想到了這裡。

原本臉上忿忿的表情不由得一變,一個個左顧右盼,眼珠子亂瞟,根本不敢再和安暖他們的眼神對視了……

見狀,老闆臉上的得意之色就越發濃重了幾分,嘴角滿是笑意。

「哈哈,你們可別聽這對小情侶胡說八道,什麼欺騙消費者、什麼人身威脅,分明就是他們倆在我這兒吃了東西,不準備給錢,反而還惡人先告狀!」

「要不然,怎麼其他客人就沒有反應,一個個在這兒乖乖給錢,就他們倆吵吵鬧鬧的呢?」

嫌棄事情鬧得還不夠大,老闆直接開口,把其他客人也給一齊拖下了水,「你們說,是這樣的吧?」 對上老闆目露鋒光的威脅眼神,大伙兒還能說什麼呢?

只能硬生生地把悶氣往肚子里咽,一個個都唯唯諾諾,支支吾吾地點頭應是,有怒不敢言。

「看吧,」見狀,老闆禁不住得意地笑開了,「這些客人總不會撒謊吧,他們可都是我的人證啊!」

說著,輕蔑的眼光掃向了安暖和晉雲凜……呵呵,就這兩個愣頭青,還想跟他斗?!

「行吧,既然這樣,」眼瞧著這群客人都迫於形勢,認慫服軟,警察也就當做沒瞧見內里的玄機,索性順水推舟、敷衍了事,沖著安暖他們吆喝了幾聲。

「那你們倆趕緊把錢給付了吧,別在這兒堵著了,影響不好。」

……

事情發展到這裡,安暖嬌俏可愛的臉上笑意全消,眼底甚至添上了幾分冰霜。

這群客人明哲保身,她可以理解。

但這群警察……他們甚至連質疑都不曾有過一聲,就直接和這個老闆站在了一條線上?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憑什麼?」

安暖冷笑了一聲,將手上的硬殼菜單甩得嘩嘩作響,絲毫不肯退讓,「你自己看看,分明就是他們的菜單標識不清,企圖故意欺騙消費者,我為什麼要付這筆錢?」

晉雲凜雖然沒有開口,但卻一直站在安暖旁邊,居高臨下的高大身軀顯得極具壓迫感。

就連幾個警察都不敢掠其鋒芒,只能側過了頭,從安暖手上接過菜單,「行,我看看。」

只匆匆看了一眼,幾個經驗老道的警察面面相覷,很快就明白了其中耍的花樣,這玩的就是文字遊戲啊。

只是他們能這麼明擺著說出來嗎?

「咳咳,是這樣的……」

對上安暖那雙透徹明亮的雙眼,警察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下意識地錯開了她的視線。

「關於商家自由定價這一塊兒不歸我們警局管,你們如果能私下協商的話最好,如果協商不了,可以再找相關部門進行投訴舉報。」

「噗嗤——」

聽到這兒,晉雲凜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眉眼間滿是譏誚。

這話說得倒是冠冕堂皇的,但細細聽下來,根本沒有一點建設性的內容,說到底,不過是在推卸責任,撇清關係罷了。

日日與君好 「也就是說,這事你們管不了,也不想管了?」

晉雲凜懶得再跟他們扯皮,直截了當地把他們話里的潛台詞給指明了出來。

……

被這麼硬生生撕破了面上的平和,幾個警官的臉色也不太好看。

不過他們心裡都清楚,這回怕是遇上硬點子了,要是不妥善解決,後頭還指不定會鬧出什麼事來呢!

想到這兒,李警官忍不住在心頭再度感嘆了一番自己的倒霉運氣……這都什麼事啊?!

不過埋怨歸埋怨,事情總歸還是要解決的。

思考了幾秒,李警官這才想出一個折中的法子,轉頭看向飯店的老闆,低聲跟他商量道,「要不然這樣,你們一人讓一步得了,這價錢……你就稍微給他們降低點兒?」

……

降價?

「當然不行!」

老闆猛地把手一擺,吹鬍子瞪眼,乾脆利落地就給拒絕了。

呵呵。

降價這兩個字說的倒是輕鬆,這警官也不想想,一旦把這兩人的費用價格降下去了,其他的客人不會有樣學樣嗎?

那他的損失可就大了去了,以後的生意還怎麼做?

「怎麼著,李警官,你該不會連這點兒小事都處理不好吧?」老闆的小眼睛微微眯起,透著幾分打量和評估,「要是你實在能力不足,不如我給我姐夫打個電話,讓他派人來……」

「別別別!」

正所謂閻王易過,小鬼難纏,李警官哪敢得罪這樣的人啊?

忙擺手阻止,面色焦急地扯著老闆的手臂低聲道,「我也不是不想幫你,這……這情況,你也是看到了的,對方的態度多強硬,手上的菜單要是交給媒體,更不知道會引起多大的風波!能提前解決了不是更好?」

說實話,李警官恨不得給眼前這個囂張的死胖子一頓排頭,但最後卻還是得屈從於他背後的勢力,好聲好氣地和他商量著。

「態度硬?」

老闆冷哼了一聲,「我之前還見過態度更強硬的呢,還不是被我收拾得乖乖巧巧的?就這倆小情侶,能有什麼能耐?」根本沒被他放在眼裡。

「再說了,菜單?」

老闆冷笑了兩聲。

突然伸手,猝不及防地從警察手裡將菜單給抽了出來,再掏出打火機一點,愣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把這張菜單給燒了!

動作那叫一個迅速!

將手裡殘存的菜單碎片甩到地上,老闆笑得囂張肆意,「嘖嘖,你剛才說什麼來著?……菜單,什麼菜單?我這兒怎麼沒看見?」

……

卧槽!

老闆這波操作實在是出乎了眾人的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