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來了。」

……

幕布拉開,後面舞台的佈景出現在觀眾眼前。

這是一個既簡單又富有生活氣息的房間,桌子、板凳、衣櫃,每一個傢具都顯得很是老舊,牆上貼著泛黃的舊報紙,天花板上是一個吊扇。

一個年輕男人坐在板凳上,俯身趴在桌子上,手裏拿着畫筆,在紙上塗塗抹抹、

經過短片介紹,觀眾知道這個選手的名字叫張凱。

『吱呀』一聲。

另一個女選手劉宜珊推門走了進來。

「又畫畫啊。」她手裏拿着一束花走進房間,朝張凱說了一句話。

張凱充耳不聞,依舊趴在桌子上畫個不停。

隨着兩人的表演,劇情一點點展開。

張凱扮演的弟弟患有自閉症,生活沒辦法完全自理,過去一直是劉宜珊扮演的姐姐在照顧他。

可姐姐檢查出自己身患絕症,不久於人世,擔心自己離世后,弟弟沒法生活,於是就想教他一些生活常識。

比如肚子餓要去商店買東西吃,買東西的時候要付錢等等。

不過弟弟卻不懂姐姐的一番苦心,只想着玩,不願意學這些東西。

姐弟之間逐漸產生矛盾。 而就在這個時候手術室的大門再一次打開,另一個大佬從手術室走了出來。

有了第一位大佬的答覆,姜天和林天恩,倒也沒有剛才激動,林天恩連忙走上去的對著這位大佬一個勁兒的道歉,這一次到沒有再拿紅包了。

這位大佬對著林天恩點點頭,走到姜天的面前,說道:「戰神大人,我有事情要彙報。」

「請說。」姜天說的。

這位國醫說道:「戰神大人,我們在為病人動手術的時候,發現在他的頸項處後腦勺,植入了一個微型的智能程序,這個智能程序是國際上最新研發的一款智能共生程序,也就是凡是植入這個程序必須需要兩個人一起植入,一旦植入,兩人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如果有一方受傷,另一方也會有所感應,甚至分擔部分傷勢。」

「病人傷的很重,之所以能夠挺到現在,應該跟和她一起植入智能共生程序的人有關,但是同樣問題來了,現在病人身體特徵極其微弱,說明跟她一起植入這個程序的另一個人,身體也很虛弱,隨時可能有生命危險。」

「什麼?智能共生程序,蕭戮有危險。」

姜天臉色大變,這個程序他是知道的,被發明出來的時候,其實是為了承擔一個人的病理,打個比方,一個病人病情垂危,隨時可以死去,但是他找一個健康的人,植入這個程序,他的壽命就可以延長,身體病變會減緩,但是同樣,被植入這個程序的人,也會身體變差,而且衰落很快。

一個只有一個月壽命的人,找一個健康的人,植入這個程序,兩人可以活五到十年,記住是兩個人一起。

所以說,正因為這種情況,所以這個智能共生程序在國際上被嚴令禁止,而且是犯法的。

在人王殿,姜天也是不准許使用的。

這個蕭戮居然跟林詩雅使用這個。

不過這個時候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殺戮天王的傷勢才是最重要的,不知道他現在情況如何了,不過有一點倒是值得肯定的,那就是他暫時還活著。

姜天深吸一口氣,對著這位國醫說道:「林菲菲就麻煩你了。」

「戰神大人放心,病人一定沒事的,不過我有一個建議,如果另一個植入這個程序的人,隨時有生命危險,那就取出被植入的智能共生程序,要不然一方遇難,以病人的身體狀況,恐怕也很難活下去。」這位國醫說道。

「好,就按照你說的,取出這個智能共生程序。」姜天說的。

「不可。」出乎姜天意料之外的是,林天恩卻突然站了出來,表示拒絕。

說道:「殿主,不可,我了解我的女兒,我知道,她除非真的愛極了一個人,要不然他也不會這樣做的,取消這個程序,如果在她醒來之後知道蕭戮已經死了,自己恐怕也不會獨活的。」

「而且取出來我們豈不是不知道殺戮天王的安全了。」

姜天搖著頭說道:「蕭戮這小子,一定不會有事,還有我不管她如何選擇,但是我只知道,我人王殿有令,不得使用這個共生程序,所以必須去除,這是軍令,任何人不得違背。」

說著姜天霸氣十足的轉身對著這位國醫說道:「就麻煩你了。」

。 其實,本質上軍醫院跟民用醫院醫療水平相差不大,只不過前者待遇更好,工資更高而已。

一個有些慵懶的聲音自他們背後傳來:「與其在這傷心,不如快帶我去看看還有沒有得救。」

「對對對,王先生這邊請。」唐崇榮知道,王晴兒當初全身的骨頭都被打斷都能被治好,所以他選擇相信。

幾位士兵面面相覷,也跟了進去。

小九兒讓小雪花留在原地,也跟上去,雖然是妖,但周圍士兵也看得出王辰很寵她,沒敢攔她。

結果,進到裏面,一排排手術室門,看得她腦袋都大了。

因為有一幫士兵擋着,所以小九兒暫時沒能跟上王辰的步伐。

進入無菌室,一個面如刀削,年齡約莫四十多歲的男子躺在病床上,他就是西南邊境的軍長,唐黑鋒。

一旁的檢測儀裏面顯示著各種生命體征,而且這些體征的數值還在不斷下降。

王辰沒有說話,抬手放出一道灰黑色的妖氣護住唐黑鋒的心脈,又把療傷法術取了出來。

撬開蓋子,一股濃郁的清香撲鼻而來,在場的幾位醫生和士兵們皆是眼前一亮。

藉著床頭上的探照燈能夠看見,這瓶金色的液體,裏面漂浮着金燦燦的小顆粒。

「阿九,棉花,九……」王辰這才注意到,小九兒還在後面被擋着。

唐崇榮對着周圍幾個粗枝大葉的士兵沒好氣道:「你們都在幹什麼?王先生現在需要助手,都不會幫忙嗎?察言觀色的能力這麼差,是怎麼當上邊境軍的?」

王辰皺了皺眉,小九兒還在手術室外面。

他乾脆自己上手扯了一把脫脂棉,蘸上淡金色的法術藥水,開始擦拭唐黑鋒被開膛裸露出來的肺。

幾名士兵和醫生也沒說什麼,慚愧的低下頭,接着,兩名士兵把槍收起來,開始為王辰打下手。

「手術刀。」

「這……」兩名士兵懵了。

他們沒見過手術刀長什麼樣!

這裏一排的金屬器皿,哪個才是手術刀?!

過了兩三秒,還是一名醫生將刀遞給了他。

「你們都出去吧,讓九兒進來,她一個抵得過你們所有人了,再拖下去就真沒救了。」

看着一旁亂七八糟的下手,王辰只感覺越幫越忙。

唐崇榮也很是尷尬,連忙站到角落裏等待,幾名士兵和醫生也跟了過去,不敢發出半點聲響。

「抱歉哈,小辰我來遲了。」小九兒總算暢通無阻,開始全力配合王辰。

王辰還是按照正常的手術流程來走,以免太過驚世駭俗,不過他沒有戴手套,但因為是唐崇榮帶進來的人,周圍醫生和士兵也不好說什麼。

「鑷子。」

「止血鉗。」

「棉花。」

「碘。」

「輸氧。」

輸氧小九兒不會,還是交給了一名醫生。

……

小九兒的加入,讓整個手術流程變快了很多,她和王辰配合得天衣無縫,機器的各項生命指標居然開始走向正常。

幾名醫生都傻眼了,王辰做了一個非常驚悚的舉動:

他居然直接切開病人的肺,將彈片夾了出來。

「最後一步,九兒你來。」王辰將唐黑鋒的胸口前面的兩塊皮膚像縫紉布一樣靠攏,小九兒則是將那瓶金色的藥水灑在上面。

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最後看到一條紅痕,連開刀的痕迹都沒有。

「醫學奇迹啊!!!」一國之君,山崩於前不改色的唐崇榮失態了,雙眼火熱的盯着那個已經見了底的玻璃罐子。

這種藥水如果能大量生產,那將會是無數手術病人的福音!

不過他並不知道,這個藥水是他們之前一心想要殺掉的王晴兒研製出來的,而且王辰也不會賣給他們。

就在這時,更變態的事情發生了。

病床上原本被醫生判了死刑的唐黑鋒,在咳嗽了兩聲之後,醒了!

周圍一群人早已大腦宕機,這才做完手術就醒了,麻藥的效果都還沒過吧?

「老子在哪啊?」病床上的一道聲音喚醒了八個士兵,一群大老爺們喜極而泣,連忙圍在病床身邊。

「太好了軍長,你醒了!」

「軍長你知道嗎?剛剛醫生說你沒救了,可把我們給嚇壞了啊……」

「軍長……」

「我說……」王辰已經拉着小九兒洗完了手,把他們撥開,「要吵要哭情的給我出去,你們軍長得休息一天才經得起折騰。」

「哎好好好,我們立刻走。」那個脾氣最暴躁的士兵也是喜笑顏開,對王辰畢恭畢敬,幾個大兵一邊講話一邊被趕出去。

唐崇榮也是激動得不能自已,對着王辰鞠了個九十度的躬:「謝謝,謝謝二位神醫,唐某定不會忘記兩位的救子之恩。」

在外人面前小九兒不怎麼愛說話,全程沒說過一句話,王辰也不意外唐黑鋒的身份,淡笑一聲:「原來他是你兒子,怪不得那麼激動,那麼唐叔,有沒有什麼獎勵?」

唐崇榮大手一揮,豪氣道:「要什麼儘管說!」

王辰:「那我不客氣了,我要一塊一公斤重以上的黑曜石,要純天然未經加工的。」

唐崇榮點點頭,道:「沒有問題,不過現在沒有現成的,一個星期內定送貨上門。」

「好,那我告辭了,還有那瓶藥水,你們可以拿去研究,這是我亂配配出來的。」

王晴兒現在沒有自保能力,王辰不敢實話實說,他不太相信人。

人眼見不得銀,誰知道唐崇榮會不會為了療傷法術鋌而走險去抓姐姐。

現在的王晴兒要是被人發現有製造這種強大法術的能力,絕對會被抓去當工具的。

他可就這麼一個姐姐啊!

王辰離開后。

「爸。」唐黑鋒有些虛弱的開口,「是那對男女救了我嗎?」

唐崇榮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虎著臉道:「不然呢!執行任務的時候怎麼那麼不小心,不是他們,你早就見閻王了,回頭你要親自上門感謝人家!還有這次,邊境那幫傢伙看來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需要好好敲打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