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嘎你大爺,游龍散手十九式!」楊柏的雙眸金光燦燦,雙手連續的擺動,猶如神龍扭轉乾坤一樣。

「這是什麼?」所有人都看著,楊柏好像在空中飛翔一樣,雙臂就是蛟龍,從而下,朝著福田砸了下去。

「散手有十九式?」石靈兒已經瞠目結舌,可是旁邊的葛寶彤卻忍不住嘀咕一嘴。畢竟葛傳傳下的龍散手,也就十八式,上哪出現的十九?

「轟!」氣勢恢宏,楊柏的拳頭太過暴力,直接就讓福田的雙腳陷入地面當中。

「我自己發明的不行嗎?」楊柏居然還聽到葛寶彤的話,對著葛寶彤一呲牙,惹得葛寶彤興奮的尖叫起來。

「石靈兒,看到沒有,我家楊柏最帥了。」葛寶彤已經不是女暴龍,心中完全被楊柏強大的一面折服。

「你家楊柏?」石靈兒沒好氣的看向葛寶彤,故意說道:「人家好像喜歡的是周芷燕吧?」

「我樂意當小的,你管的著嗎?」葛寶彤一句話,就讓石靈兒嘴都氣歪了。

「這個混蛋,這麼有女人緣,哼!」也不知道為何,石靈兒聽說到葛寶彤的話,居然內心激蕩,好像一股醋意升騰。

而此時的楊柏已經雙腳踹了出去,比武鬥楊柏的確不適應,可是玩打架,楊柏就是王者。隨著楊柏態度的改變,楊柏好像明白了什麼。

楊柏的雙腳蘊含鎮山之力,雙腳如電,直接就砸在福田的雙臂之上。就聽到福田悶哼一聲,塵土飛揚,被楊柏雙腳踹向後面。

「哈哈,楊柏加油!」這些葛寶彤和石家等人都興奮起來,而此時的葉家有點傻眼,剛剛楊柏明顯不敵福田,怎麼這麼快就反擊回來了。

「哼!」可畢竟福田可是空手道宗師,劃出一道軌跡,猛的右掌臨空而立,突然碎步持續的出現,一股塵土從腳下傳來。

「楊柏,這是手刀斬,小心,能夠切金斷玉!」 重生替嫁小綉娘 石靈兒趕緊提醒楊柏,這可是福田絕招,一掌所出,手臂粗的鋼筋都能夠被斬斷。

福田的速度太快了,猶如鬼魅一樣,楊柏當然能夠看到,彷彿一把戰刀真的出現在福田的手中,朝著楊柏斬了過去。

「我說了,你太慢了!」就在這時候,楊柏也同時朝著福田而去,就在手掌落下之前,楊柏一頭就撞進福田的懷裡。

「什麼?」一股可怕的音爆之聲傳來,福田就感覺被火車頭撞了一樣,剎那間就飛了出去。

「你給我回來!」楊柏突然抓住福田的腿,猛的拽了回來,同時又一次撞了過去。

「轟!」這些可好,福田的頭破血流,滿臉都是血,被狠狠的撞飛出去。此時的福田都要瘋了,哪有這麼武鬥的招數。

「你,你這是什麼武功?」福田抹了一把鮮血,猙獰的看著楊柏。而此時的楊柏依舊朝著福田走去,淡淡說道:「擊敗你的招式,你管那麼多幹嘛?不是生死斗嗎,來啊?」

「八卦,連環斬!」福田已經被楊柏徹底刺激到了,猛的雙手連續的斬出,身體猶如陀螺一樣。

一股狂風而來,枯葉都升騰熱氣,化為龍捲。福田真的很強大,這股狂風,讓所有人都紛紛後退,驚恐的看著兩人的戰鬥。

「楊柏,小心!」就在楊柏要出手的時候,楊柏突然朝著旁邊躲避開去。腳下突然滴落一滴鮮血,而就在這時候,福田的連環斬也斬向楊柏。

「楊柏受傷了?」葉善殘忍的看著楊柏,而同時楊柏的手臂終於被連環斬斬中,骨裂之聲,清晰的傳來。

「殺!」福田冷笑一聲,雙掌化為手刀,瘋狂的落下。此時所有人都看到了,楊柏的肚子上居然出現一個刀痕。

眾人還以為楊柏被福田斬傷的,可是此刻的楊柏雙眸已經赤紅,一股怒火猛的升騰。

「轟!」楊柏又一次被斬中,橫飛出去,福田已經能夠肯定,自己把楊柏的雙臂都斬斷了,尤其連續的碰撞,楊柏的內力一定沒有多少。

「卑鄙!」楊柏半跪在地面之上,剛才就是隱藏在暗處的那個忍者出手,也不知道此人如何隱藏蹤跡,彷彿隱形一樣。不過就在剛才,出刀的剎那間,彷彿一股刀氣從樹樁後頭就斬了出去。

忍者沒有近身,可是那股刀氣卻讓楊柏無法躲避。這讓楊柏相當震驚,就是因為被暗算了,楊柏身受重傷。

「哈哈,楊柏,現在給你個機會,只要你道歉,把你的秘方賣給我,或許我可以替你求個情,讓福田宗師饒了你的命。」

葉善也想要楊柏的秘方,此時楊柏渾身是血,捂著肚子,冰冷的站在地面之上。未等葉善把話說完,楊柏一口痰吐了過去。

「做夢吧,葉善,我讓你看看,什麼是屬於我的戰鬥。」楊柏的靈霧已經暗中激發,上空的血液已經凝固,楊柏的靈霧的恢復速度越來越快,這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

尤其靈霧讓骨骼極快的癒合,而此時對面的福田還在輕蔑的笑著。

「臭小子,那個人交給老夫了,給我打死他!」就在楊柏等待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葛春的聲音,這可把楊柏嚇了一跳。

「什麼情況?」楊柏露出驚慌的神色,讓福田跟葉善等人哈哈狂笑起來,眾人朝著楊柏指指點點,都覺得楊柏肯定要死了。

石靈兒跟葛寶彤眼圈都要紅了,可是福田剛才爆發的戰力,讓石靈兒都明白,自己根本無法抗衡,除了自己的爺爺出手,整個D市都無人能夠擊敗福田。

「別瞎看,老子弄死那個下忍,這個狗屁的福田交給你了。怎麼樣?沒有雙手還能夠戰鬥不?」

葛春的話,依舊傳來,這讓楊柏突然冷靜下來,楊柏上哪會這樣的功法。此時的楊柏終於明白,葛春才是狠人,在林場跟自己的比拼,好像留手了。

「能夠打就行,你只要堅持住幾分鐘,回頭老子幫你收拾。剛動老子的女婿,他們統統都要死。」

隨著葛春的話,楊柏終於發現,在那個忍者的上頭,另一棵楓樹之上,葛春穿著灰色的衣服,隱藏在樹上,猶如老鷹一樣,突然手中扔出一根繩索,套在忍者的身上。

「這麼快?」未等楊柏看清楚,無論是忍者還是葛春,化為一道匹練,朝著遠處而去。遠遠的密林當中,傳來一股奇怪的音嘯。

「楊柏,看來你是自己找死,機會給你了,是你不給,福田宗師,送他上路吧。」葉善抽著雪茄,志得意滿,終於能夠看到楊柏身死當場。

「要西,楊柏,受死吧。」福田殘忍的朝著楊柏走去,雙手籠罩在衣袖當中,整個功夫都鼓盪起來。

「楊柏,跑,我們跑。」葛寶彤哭著喊著,而石靈兒也希望楊柏,不能夠看到楊柏死在這裡。

「跑,跑哪去,哈哈哈哈!」郭雄山一揮手,葉家的手下已經把四周圍著水泄不通,就算而石家的人也想動手,卻聽到福田冷哼一聲,內力震動空氣,讓這些人的頭疼欲裂,根本無法上前。

「楊柏,你可以去死了。」福田手刀終於舉了起來,此時的福田已經人刀合一,朝著楊柏而來。

「不!」葛寶彤已經要閉眼了,耳邊傳來葉善的瘋狂的笑聲。

福田的瞳孔已經倒映出楊柏的身影,馬上就能夠把楊柏斬殺當場。可就在此時,福田的瞳孔突然看到楊柏猛的一抬頭,一股剛毅的笑容出現在楊柏的臉上。

「滾你大爺的!」楊柏猛的長嘯一聲,雙臂已經恢復過來,猶如蛟龍的猛的纏繞在手刀之上。

「怎麼回事?」福田有點傻眼,自己的內力居然無法震動楊柏。此時的楊柏體內傳來轟鳴的內力,都戰鬥這麼久了,楊柏還擁有這麼雄渾的內力。

更讓福田害怕的,明明楊柏雙臂都已經碎裂,怎麼還能夠舉起來,剛才肚子上的傷口,怎麼就這麼止血了,難道剛才一切都是幻覺嗎?

「該我了,暗算我,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下,什麼是匹夫一怒!」楊柏猛的扭轉腰肢,纏繞在福田的身上,猛的就讓福田失去了平衡。

楊柏的拳頭猶如雨點一下落了下來,轟鳴的內力,直接就把福田給轟飛出去。可是楊柏猶如狂風而來,未等福田落地,猛的朝著福田的肩膀砸去。

「也讓你嘗嘗沒有胳膊的滋味!」楊柏真的怒了,明明是兩人打鬥,背後有人暗算,尤其葉善還想要自己的秘方,那是絕不可能的。

「轟!」福田已經無法移動了,速度跟不上楊柏的攻擊,右肩直接就被楊柏的內力給轟碎。

「什麼,這不可能!」眨眼間,強大的福田於村就被楊柏給轟飛出去,這樣的情況,能不讓人震驚嗎?

「小野大人呢,怎麼回事?」葉善有點慌了,眼看著楊柏瘋狂的出拳,福田猶如死狗一樣被楊柏來回的砸倒。 楊柏體內擁有金丹,隨時能夠補充內力。每一拳依舊狂暴無比,如今哪有什麼招數,就是一味的猛砸下去。

起初楊柏還能夠看到福田反抗,可是福田雙臂被楊柏廢掉,內力形成的保護早就被楊柏給砸的粉碎。

「八嘎,混蛋!」福田瘋狂的扭動身軀,可是根本無法掙脫出來。楊柏的力量太過巨大了,這時候福田終於露出一絲恐懼。

「我,我認輸!」福田已經能夠感受到殺意了,這股殺意讓福田渾身都發涼。福田戰鬥一輩子,當然知道楊柏肯定殺過人。

「生死斗,你認輸?」楊柏一腳踹出,就聽到福田慘叫一聲,腳踝也斷了,凄慘的看著楊柏。

「求你了,我認輸!」福田可是堂堂宗師,就這麼哀求的看著楊柏。楊柏怒火滔滔的看著福田,雙手慢慢就要放下。

可就在這時候,福田猛的憤怒的叫了起來,同時嘴裡突然衝出一道銀光,那是一枚小型的飛鏢,飛鏢盤旋飛舞,鋒利無比,朝著楊柏的脖頸而來。

「卑鄙,都認輸了!」遠處的石靈兒又一次發出驚呼,楊柏只是輕輕一晃頭,飛鏢斬在旁邊的楓樹上。

「躲過去了?」這下福田可傻眼了,口中飛鏢都沒能殺死楊柏,尤其蘊含的一口內力,讓旁邊的楓樹朝著自己這麼傾斜。

「救我,救我!」福田想要跑,可是四肢都斷了,上哪跑去。而此時的楊柏卻冷酷的站在旁邊,眼看著楓樹要砸在這裡。

豪門索歡:情人寶貝別想逃 「這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楊柏心中也有氣,其實要讓楊柏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把福田殺了,楊柏也有點發愁。

結果沒有想到這個福田自己找死,用飛鏢暗殺自己,結果飛鏢把楓樹給斬斷,朝著自己而來。

「楊柏,救我,我是福田於村,我不能就這麼死了。」福田於村祈求的看著楊柏,可楊柏早就慢慢悠悠的朝著旁邊走去,一點都不搭理福田。

「轟!」高大的楓樹終於落下,猶如水桶粗細的樹榦直接就砸在福田的身上,福田一口鮮血噴出,慘叫連連,痛苦咽了氣。

「這,福田大師死了,這怎麼可能?」郭雄山等人都傻眼了,福田於村就這麼死了,而且還是死在自己的手裡。

「我覺得,你們還是關係下自己。」就在郭雄山傻眼的時候,楊柏已經朝著葉善方向走去,而此時的楊柏一步踏出,可怕的轟鳴聲,讓葉家的手下感覺地面的震動。

楊柏猶如魔鬼一樣,朝著葉善而來。郭雄山還想擋下楊柏,可是身後的手下全部都趴在地上,根本不敢抗衡楊柏。

弄得郭雄山戰慄的躲在郭雄山的旁邊,此時龍首亭的下方,只有葉善驚恐的站了起來,葉善手中的雪茄都掉落了,根本不相信楊柏能夠活下來。

「有錢很了不起嗎?南霸天?你一個北方人,說什麼南霸天?」楊柏已經出現在葉善的旁邊。

「你,你別動我!」葉善這次真的被嚇住了,這麼近距離的看著楊柏,能夠感受到楊柏身上那種殺氣,尤其一股熾熱的風在楊柏的身上纏繞,這應該是楊柏內力的表現。

「動你了,會怎麼樣?」一隻手穩穩的放在葉善的肩膀之上,就這一下,讓葉善滿臉都是汗水,養尊處優的身體都在發顫,此時的葉善在也沒有那睥睨一切的雄心。

「我動你了,你能夠怎樣?」楊柏冷冷的看著葉善,葉善就在自己的手中,楊柏此刻內心也是怒火滔滔,瞳孔伸出的金色逐漸化為金輪,真的猶如魔鬼一樣注視葉善。

「楊柏,你要知道我是誰!」葉善城府極深,此時的葉善就想等那個忍者回來,而葉善的這個心法,讓讓楊柏慢慢的俯下身子。

「你,你別過來。」葉善現在真的畏懼楊柏了,葉善在楊柏的手中,簡直就是在魔鬼的控制下。

「那個下忍嗎?你在等他,不好意思,龍首山的規矩,不允許R國的人來。你破壞了規矩,破壞山神的規矩!」

「你,你說什麼?」葉善相當震驚了,要知道暗中保護自己的,那可是大天會社最強大的存在。葉善花費很大的代價才請了過來。

可是葉善沒有想到,楊柏居然知道。居然還說出龍首山不允許忍者進入的話,這樣葉善已經徹底的恐慌起來。

「這是禁區,你們的禁區。葉善,你勾結大天會社,到底要幹什麼,我不想知道。我只是想讓你明白,從今天開始,我的周圍,就是你們葉家的禁區。」

「我所在地方,你們葉家退避,知道嗎?」楊柏冷酷無比,一句話就讓葉善一個哆嗦。此時的葉善再也不是牛叉轟天的南霸天,在楊柏的手中猶如小雞仔一樣。

「生死斗,我贏了,你知道該怎麼做吧?」楊柏把手從葉善的身上拿下,滿手都是血污,剛才打鬥的痕迹。

葉善穿著奢華的皮草,一件大衣都好幾十萬,此時的楊柏卻把葉善的衣服當成了抹布,擦拭手上的血污。

「楊柏,你到底要幹嘛?」從來沒有人這麼對待葉善,葉善壓下心中的恐懼,剛要這麼說話。

「我想怎麼樣?」可就在這時候,所有人葉家的人就看到楊柏猛的一抬手,就把葉善抓在手中,臨空給抓了起來。

葉善高大的身軀,雙腿瞪著,眼睛已經充滿血絲,強烈窒息的感覺,讓葉善有了死亡的感覺。

「給我滾,葉善,你惹不起我這個農民,知道嗎?」一句話,楊柏猛的把葉善給扔了出去,葉家的人傻眼了,看到強悍的南霸天就這麼被楊柏給扔了出去,有的人趕緊接住葉善。

「還有你,滾!」楊柏當然也看到旁邊的郭雄山,就是這個人爆炸了農場,毀了農場。楊柏一抬腳,直接就踹在郭雄山的屁股之上,當場就讓郭雄山朝著葉家人而去。

本來葉家人已經接住葉善,眾人剛想把葉善扶穩,就被郭雄山給砸倒了。此時葉善跟郭雄山差點來一個臉貼臉,那樣的慘樣,讓葉善恐懼的想哭。

「滾!」楊柏指向山腳,此時的楊柏背靠昊日,陽光揮灑,渾身浴血的衣服之上,彷彿化為一條血龍。

楊柏氣勢恢弘,霸氣無比。一指所出,葉善低著頭,壓低聲音顫抖說道:「好,我們走,楊柏,我們輸了,葉家退避!」

葉善居然說出這樣的話,暗中偷摸看了一眼,葉善的確被楊柏嚇住了。此時的楊柏猶如魔鬼一樣,太過可怕了。

葉家的人已經把福田的屍體拿走,在楊柏的目光下,夾著尾巴朝著山下而來。

「楊柏,你太帥了,葉家這次傻眼了,再也不敢跟我們嘚瑟了,哈哈哈哈。」葛寶彤已經興奮的沖向楊柏,想要給楊柏一個打打的擁抱。

「你少來,我這渾身都是血。石靈兒,後續的事情拜託你們葉家了。」楊柏看到石靈兒好像在打電話,應該是給石浩然彙報。電話那頭的石浩然也相當震驚,楊柏居然絕處逢生,又一次擊敗了福田,這就說明楊柏已經徹底穩定大師這個稱號。

「楊柏,放心,葉家由我們石家看著呢。可是,有一件事,我很好奇。」石靈兒秀麗的臉上露出一絲異彩。

「什麼?」楊柏此時目光看向遠處,那裡應該是葛春跟那個忍者決鬥的地方。

「如果福田沒有被樹砸死,你真的會殺了福田嗎?」石靈兒可是知道楊柏的確殺過人的,石靈兒畢竟是警察,石靈兒並不希望強者能夠隨意殺人。

「閑得慌,我也不是殺人狂魔,你不用這麼看著我,我沒那習慣。」楊柏說的很簡單,沖著石靈兒搖了搖手。

而此時的石靈兒的嘴角卻慢慢上揚,望著楊柏的露出迷人的微笑。這樣的笑容,楊柏沒有看到,卻讓葛寶彤看的一清二楚。

「我的,這是我的。」葛寶彤猛的抓住楊柏的胳膊,戰意十足的看著石靈兒。一句話,弄得石靈兒臉頰通紅,此時的石靈兒也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臉紅。

「什麼你的我的,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我,我去上個廁所。」楊柏壓低身子,故意朝著遠處密林而去。

「懶驢懶馬屎尿多,你都那麼厲害了,怎麼毛病這麼多。」葛寶彤很生氣,明顯是楊柏躲著自己。

「真有尿,你們別跟過來!」楊柏壓低身形,沖著兩女揮了揮手,惹得葛寶彤原地跺腳。而此時楊柏走進密林之後,猛的猶如利劍一樣,朝著遠處疾馳。

在龍首亭的後面,一處山谷當中,未等楊柏近前,就看到山谷傳來可怕的狂風,這股狂風是一股刀氣,刀氣肆虐在山谷當中。

此時那名忍者手中的浪人刀猶如匹練一樣,瘋狂的劈斬。可是就在狂風當中,葛春猶如蓋世老妖一樣,雙手飛舞,一股股可怕的氣流,直接就把刀氣湮滅下去。

「給老夫去死,兔崽子,想要龍首山的寶物,做夢吧。」葛春大手揮舞,直接就沖入刀氣當中,刀氣湮滅,葛春一把就抓住忍者的手臂之上。

「轟隆隆!」兩人的身上傳來轟鳴,忍者身上彷彿爆炸一樣,在葛春一力之下,居然猶如麵條一樣綿軟下去。

「這,怎麼回事?」楊柏都沒有看明白,這名強大的忍者就被葛春鎮殺當場。 「大哥,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山貓立即跑了進來,低聲問道,語氣很是小心,他很清楚,顧忘既然能發這麼大的脾氣,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趙以諾被人抓走了,你多找幾個人。」

看著面前如此焦急的顧忘,周陽很是心疼,她也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演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可是她確實是為了趙以諾好才會為她找房子。

「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沒有想到。」周陽吞吞吐吐著,不知道該怎麼向他解釋。而此時的顧忘,一點都不想聽到她的解釋,他沒有搭理旁邊的女人,直接跑出了辦公室。

看著那抹離去的背影,周陽的心裡只剩下悔恨,要知道會發生今天這種事情,她又何必乖乖的聽趙以諾的話,為她找房子。

「周小姐,顧總這是怎麼了?他沒事兒吧?」旁邊的一個員工跑到她面前,趕忙問道,看起來很是擔心。

「沒事。」她擺擺手,立即回答。

本來因為前段時間的事,顧氏上上下下的員工就已經人心惶惶,方才顧忘那般亂了分寸的模樣又被員工看見,自然周陽也要安撫一下。

「周陽,有沒有監控?」電話里,顧忘趕忙問道。

監控?一下子,周陽的眼睛亮了。

對啊,她怎麼把監控給忘記了!當時買這個房子的時候,為了趙以諾的安全,她專門找人幫忙安裝了監控!

「有!」周陽一邊回答,一邊跑向車子,很快,她的車子停在別墅門口。

果然,通過監控,他們得知了趙以諾被綁架的整個過程。

「山貓,看清楚了嗎?全程搜索,找這個車牌號。」顧忘指著監控里的車子大聲說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