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他就是聖階強者!」「我看不像啊!」「別貿然下結論,萬一是真的,那就完蛋了!」

克拉跑來!對著飛天羅左鞠一躬右鞠一躬「偉大的強者,我們按照你的話,守護在這裡,卻遇到搶匪,我們的金剛岩碎片被搶奪,甚至連我們自己的財務都被強奪一空啊!」

克拉似乎在向飛天羅傾訴自己的委屈,看上去真是小孩子氣!

「那你想怎麼辦?」飛天羅淡淡的說道!


中年人與身後的小弟,頓時後退一步,飛天羅那高傲的語氣讓他們覺得這人很不簡單!

「我,我想讓他們知道我的厲害!不,不,是您的厲害!」克拉說道!

「好啊!」飛天羅微微一笑!聽的克拉一頭的問號,越強大的人越是性格古怪,克拉終於體會到了!喃喃的咒語念道「偉大的火焰之神啊,請聆聽我的呼喚!偉大的火神,請賜予我你的神力,讓世人感受您的威嚴。狂躁的怒炎,凝聚為毀滅的隕石,吞噬眼前的罪惡——(禁)末日隕石!」

中年人聽到咒語,頓時嚇的跪在地上,而其他人更是在這威壓的壓迫下軟在地上!

「禁咒……」「禁咒……」盜賊們面如死灰!

一顆巨大的隕石浮在空中,白雲因為灼熱的高溫已經變為紅色!「克拉過來!」飛天羅喝道!

「老大,有什麼指示!」

「我不是你老大!來,把手給我!」飛天羅接過克拉的手,然後自己突然閃身!

克拉手吃力拄著,似乎把天空的末日隕石頂起來一般!

「好了,我把禁咒的釋放權交給你,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永別了!」飛天羅說完,騎在笛狄身上飛上藍天!

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

… 「謝謝,謝謝!」克拉大叫,還不忘得瑟「看,我能使用禁咒了,你們剛才居然想殺我,那好,你們將會死的連渣都不剩!」

禁咒的威壓越來越強大,中年人痛苦的挪動身體,他們全身汗珠聚下,在如此威壓之下,他們連反抗能力都沒有!

「對不起,克拉大人,請繞我們一條狗命!」

「哼!克拉老大,揮下去,炸死他們,你忘了他們剛才怎麼攻擊我們,還搶奪我們的東西!」

「我這就歸還,歸還!」中年人把身上所以東西掏出,包括材料,還有剛才搶奪的金剛岩碎片!「你們還不把身上值錢的東西拿出來,想死啊!」中年人-大喝!

亮閃閃的魔晶,材料堆了好大一地!

「克拉老大,你怎麼了!」幸里看克拉臉色蒼白!

「堅持不住了,再不釋放,這隕石就要掉下來了!☆☆~」克拉可不想這麼大的禁咒掉下把自己砸死!

看著遠處有些裂紋的金剛岩,克拉使勁一揮,巨大的末日隕石直直朝著金剛岩衝擊而去!

「呼呼!」呼嘯的風,吹著保護在飛天羅身前的羅冰,長發飄飄,睫毛微微顫抖,羅冰已經醒來!

「我們死了嗎?」羅冰醒來的第一句話就這麼說道!

「沒有,多虧了笛狄,原來它是只聖獸,你真厲害啊!居然有這樣的魔獸!」飛天羅笑道!

就在這時,「轟!」後方產生無比強大的爆炸,顯然就是克拉揮出的末日隕石!他終於堅持不住了!

羅冰看著絢麗的爆炸,喃喃道「是著名禁咒,末日隕石,不知是怎樣的一位強者,一天之內連續兩次使用了禁咒!」

「反正這和我們沒什麼關係了,告訴你個好消息!」飛天羅得意一笑「我已經把那些盔甲,礦石什麼的,全部收集在空間戒指里了!」

「哈哈,太好了,母親一定會很高興的!」羅冰笑道!

……

巨大的爆炸產生,所有人全部被熱浪擊飛,而克拉更是一臉激動,自己居然釋放了禁咒,雖然這是飛天羅賜予給他釋放的,但這也是無比榮耀,至少自己有可以顯擺的資本了!

克拉帶領自己的手下,用武器撬開土石,終於沒有讓他們失望,一塊手掌大的金剛岩,這可樂壞了克拉斯小隊!

克拉一臉微笑,慢慢走向那隊癱在地上的盜匪!

看著大堆的材料以晶石,克拉眼睛放光!

「這些你們全部拿去吧,不要殺我們!」「饒命啊!」

克拉微微搖頭,收取了一半的材料以及晶石!

「我們克拉斯小隊不會像你們做的那麼絕,這一半的財務,就當你們打傷我們的醫療費了!」

「是,是,謝謝你的慷慨!」中年人有些感動!

「記好,我們是克拉斯小隊,而我們的老大就是剛才那位強者!汗!」克拉揮了揮手慢慢離開!

「早跟你們說了,你們還敢動我們,沒死,真是幸運的傢伙啊!」幸里也是一唱一和!

「克拉斯小隊,沒想到居然有聖階強者坐鎮!」中年人無奈,自從這天開始,克拉斯小隊的大名在洛克王國的傭兵工會頓時聲名鵲起,對於飛天羅來說,這是釋放了個禁咒而已,但對於克拉斯小隊來說,因為飛天羅給與他們的名氣,他們以後會吸引更多強大的冒險家加入,克拉斯小隊將慢慢發展為一個強大的克拉斯軍團!這是后話了!

坐在聖階魔獸笛狄身上,速度,自然沒話說,只用了幾個時辰就回到了洛克王國,這可把飛天羅要整整一天的路程都飛完了!

學院自從比試大賽結束,就已經放假,至於收假的時間會在各學院大門口的告示欄上明確寫出的!飛天羅計劃的很好,從學院逃走,直到回來,剛好錯過洛克學院的比試大賽,完成與維特的諾言,順便自己調查那金剛岩山石門后的秘密,結果讓飛天羅知道了不少秘密!

鬼劍鐵匠鋪,鬼劍老依然坐在椅子上看著書,不過看上去似乎在等待某人歸來!

「鬼劍爺爺!」飛天羅大叫,嚇了鬼劍老一跳!

「臭小子,你終於回來了,這兩天已經拒絕了不少單子,我鬼劍鐵匠鋪快被那些冒險家拆了,還好,你回來了!」鬼劍老為飛天羅和那小姑娘倒了兩杯茶!

「你啥時候和這漂亮的小姑娘走在一起了!喲,看起來,你們兩個關係不錯啊!帥男靚女!」鬼劍老笑道!

「那?哪有!」羅冰似乎一臉不好意思!

看羅冰的樣子,飛天羅使勁搖頭,連忙道「對了,鬼劍老爺爺,接下多少單子了!」

「對了,對了,這一單中品,還有這……都是明天要的,我以為你不回來的話,我只能自己打造,還好,你回來的真及時啊!我也落得清閑了!」鬼劍老把桌子下的厚厚單子一一擺在桌上!

「哇,這麼多,都是上了品質的武器!」

「這些不急,不急,今晚你給我加班把這些打造出來!」鬼劍老說道!

「哇,一,二,三…哇,十多把啊,您既然沒把握,我什麼時候回來,還接這麼多單子,要是無法交貨,那我們鬼劍鐵匠鋪好不容易打造出來的名譽,怎麼辦?」

「所以說,我很相信你啊!」鬼劍老笑道!

「可是,這麼多……」飛天羅叫苦連天!

而喝著茶的羅冰微微疑惑!「你不是劍師嗎,打造這麼點武器,對你來說……」


「啊,不,不!」飛天羅一臉急切,大叫!可還是被鬼劍老聽到!

「你是劍師?我才說,你上次居然出現白色鬥氣……」

「什麼?上次…什麼時候,難道夕武你在此之前就突破劍師……」羅冰頓時怪叫起來!


「不,不是,不是…」飛天羅怪叫「對了鬼劍爺爺,材料再什麼地方,得趕緊打造才行啊!」

飛天羅說完,搬出大量材料!

羅冰還是依依不饒,對著鬼劍老問道「是什麼時候,具體時間!」

而鬼劍老似乎感覺到不妙,畢竟,自己最初看到夕武擁有白色鬥氣還有些將信將疑,不過現在回想一下,就算天賦再怎麼逆天,他才十歲年紀,公開的話,會讓夕武惹來麻煩!便道「我也忘記了,大概是最近發生的事,要是太遙遠,我這老頭子根本記不住的!」鬼劍老說完,還向正在燒火的夕武擠了個眼睛!

而飛天羅也會意的回應的擠了擠眼,看上去,兩人早已經無比默契了!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 「對了,那個誰……」飛天羅對著羅冰叫道!

「什麼誰啊!」羅冰一臉不高興「我有名字,我叫……」

「叫什麼?」飛天羅問道!

「哦,對了,我叫斯里蘭卡-冰-羽冰兒!」羅冰說道!

「那我叫你,小冰行嗎?」飛天羅覺得不該,已經和羅冰相處這麼久,現在才問她的名字!還好這羅冰似乎沒有在意!

她在意的是「你叫我小冰,我是姐姐好不好,而且,你的實力又沒我強大!」

「年齡是不分實力的,我現在十三年零三個月!」飛天羅微微笑道「要是你比我大,我就叫你姐姐!」

「呃,這…」羅冰猶豫不決!

「你幾歲啊!」飛天羅再次問道!

(.

「可惡,我十三歲零兩個月,就差那麼一個月,不甘心!」

「這不就對了,所以我叫你小冰不錯吧!」

「按年齡是沒錯啦!」羅冰有些泄氣!他沒想到這夕武,就是他的父親,當然清楚的知道羅冰的真實年齡與姓名!

「小冰,過來幫忙!」他一邊要用魔法生火,一邊要淬鍊晶石,有些忙不過來!

「什麼,要我堂堂大小姐!」


「是啊,你是大小姐,當然不能輕易做一些平民的工作!」飛天羅微微搖頭!

「誰說我不能做平民的事,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貴賤之分!」羅冰說完,捲起自己小公主裙的袍子!釋放著火系魔法,注入火爐中!

「明明是大小姐,卻有這樣的覺悟,是誰教你的啊!」鬼劍老撫摸著鬍鬚,一臉讚許!

羅冰微微低頭,似乎想起一些難過的事!「是我那不負責任,狠心離開,早已不存在飄雪大陸的父親!」

「對不起啊,小姑娘!你不是已經振作起來了嗎?」鬼劍老一臉歉意!

「可是,我的父親……」羅冰已經流下一滴眼淚!

飛天羅心裡也不是滋味,看著自己女兒那傷心的眼神,飛天羅真想告訴他,自己就是她父親,但是……自己究竟該怎麼說,飛天羅暗罵,自己就算說了又有什麼呢,為什麼讓牽挂的人這麼傷心!「小冰,你父親一定是位偉大的英雄,這是一個神奇的世界,普通人之上有神,神之上居然有法則,人死都可以使用靈寶復生,這個世界還有什麼不可能發生的事呢?也許你的父親還活在世上!」

「他活在世上?」羅冰抬起她那大花臉!「可是他在那裡呢?」

「或許就在你的身邊默默保護你!」飛天羅微微一笑!

「可惡,我就知道,你連我父親是誰都不知道,這都是為了安慰我,你是說他的魂魄一直陪在我身邊?不過,總之還是要謝謝你!」羅冰擦乾眼淚,不斷的彙集火元素!

飛天羅苦笑「以為我是安慰你,我那句話說得不對啊,我就是你的父親啊,可惜我現在這個樣子,你們會相信嗎?而且,還有個上官家族……」

已經很晚了,就連羅冰都已經很累了,更何況揮舞大鎚的飛天羅!

「我得回家了,這些天玩的很愉快,我怕母親會擔心!」羅冰鞠躬道別!

「等等,這些東西是從大金庫裡帶走的,我們說好瓜分它們的!」飛天羅說完,一揮手,一道光亮從飛天羅的戒指飛入羅冰的空間戒指!

「這麼多!」羅冰大吃一驚!

「今晚多虧你的幫忙,這是你應得的,再說我們這裡有太多的財務,也是一種麻煩!」飛天羅道!

「也對了,要是被高層知道,說不定遭到搶奪呢?」

「再見!」飛天羅擺了擺手!

「有空常來玩啊!」鬼劍老話一出口,氣氛突然凝固,大概三秒后!

「好,好,一定的!」羅冰微微一笑,騎著笛狄飛上藍天!

「呵呵呵呵!」飛天羅只是一臉苦笑!

「那妮子好像對你有意思!」鬼劍老笑道!

「那太可怕了!」飛天羅喃喃道!

「為什麼,為什麼?」鬼劍老很是好奇!

「對了,鬼劍爺爺,我發大財了!」飛天羅突然叫起來!

「在洛水森林?」鬼劍老微微偏頭!

「大金庫!」飛天羅挑了挑眉!

再次沉默三秒,同一時間!兩人把門窗關的死死的!接著就是一陣破音的嚎叫!

一道銀光射向黑龍山帝國,羅冰趴在笛狄的背上,似乎在自言自語「父親真的沒有死嗎?那為什麼十年了,都不回來看我們!」

「也許這就是他的性格吧,王可是怪盜哦!」笛狄說道!

羅冰微微抬頭,「你似乎知道些什麼?快告訴我!」

「這個,這個…」笛狄無言以對「也許你到達家族應該會知道些什麼吧!」

「你就告訴我會怎樣?」

「不好吧!」

「我命令你告訴我!」羅冰喝道!

「具體我也不知道啊!」笛狄真想抽自己一下!在羅冰與自己的王飛天羅之間,它是絕對不會透露飛天羅交代的事!

……

「前方是什麼?」巨大城牆上,一名隊長指著天空喝道!「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