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之神靈,光輝燦爛,但死後化出的通靈惡魂卻是惡的一面的體現,那是一尊無法戰勝的魔鬼!」

此時,其他人並沒有關注,更沒有見到,因為此時蛟族的三位半步天法連同眾高手兜著屁股殺了下來,他們無法分心。

「無名小輩,我要抽你的筋,扒你的骨,將你點天燈!」蛟族半步天法境的神修聲音森寒,探出一隻大手,祭出干丈高的紫銅八卦爐打了下來。

紫焰滔天,當場將此岳四周的一座大山給震塌,亂石穿空,巨石飛舞,具有很強大的威懾力,因為現在都不能飛行,很難躲避。

若非這神岳有法則保護,剛才那一下定然也塌了,半步天法境的實力,毋庸置疑!

「當!」

野蠻人將狼牙大棒輪動起來,將一塊塊數萬斤的巨石打的四處飛濺,他神力驚世,有拔山之力。

「砰」、「砰」……

雕炸天化為人身,肉乎乎的小手扇動間同樣可怕無比,從遠處墜落到這裡的巨石在他面前就如同豆腐渣一般不堪一擊。

所有人都變色,這小胖子看起來人畜無害,可力量怎麼這般強大,肉身每一寸都有神光閃爍。

眾人都不能飛行,除卻林仁有雨霧身法外,其他人的速度都沒有平日快,皆只能在這山巔奔行。

山巔寬廣,像是一座島嶼,範圍不知道有多麼廣,那古殿聳立中央,神芒籠罩,霧氣瀰漫,異常莊嚴肅穆。

「起!」

林仁站在兩座幾乎要連在一起的山石間,突然一聲大吼,一手托起一塊,將兩塊山石都給託了起來。

這山巔的範圍如同島嶼一般,上面這種巨石和普通的小山沒區別了,所以這一幕看起來極其具有衝擊力!

他右手一擲,一座數百丈高的山石砸向三位半步天法,他們不能飛行,沒有辦法躲避,只能祭出神寶擊碎。

重生軍二代 轟!」

煙塵衝天,三位半步天法冷笑著催動神寶,山石雖然根本傷不了他們,但是卻也讓他們的腳步一緩。

「嗡!」

虛空一顫,林仁渾身光芒萬丈,他手臂一抖,神體氣血奔涌,將另一座山石舉起,他血氣澎湃,精氣如潮,全都貫注進這塊如山般的石塊中。

他的神力如汪洋一樣,永不幹涸,此時全面催動一塊巨大如山般的山石,場面實在是有些嚇人,整塊石體都在發光。

「咚!」

林仁猛力擲出,這一次打向另一方的蛟族神修,那裡沒有半步天法坐鎮,都是胎息境界的神修。

「一輪橫空的太陽!」

遠處,許多從古殿中走出的觀戰者驚呼那塊山石通體發光,熾盛無比,真的跟一輪巨大的太陽一樣,劃過長空,極其駭人。


突破到胎息境后,林仁的神力已經徹底質變,強大而又雄渾,加持山石上,形成的威能難以想象,由不得眾人不驚駭。


「快退!」

蛟族的人全都變色,此時此刻他們沒有辦法飛行,這樣一座山石壓落下來,發出這樣恐怖的神力波動,實在嚇人。

「非人類啊,抬手就擲山!」

「神力如海,不能力敵!」

……

他們很快發現,這塊山石可怕的過分,每一寸都貫注有神力,無窮無盡,幾乎要將天空都給淹沒了。

「轟!」

泛著黃芒的石山墜落,許多低品神寶都被神力衝擊碎了,光華如銀河般傾瀉而下。

「不好!」三位半步天法心驚,分別祭出神寶,打向山石。

「啵!」

山石破碎,亂石飛濺,可是神力卻更猛烈了,如傾盆大雨,漫天飛射,似刀刃一樣飛落。

「啊!」

終於,慘叫發出,有人遭受了滅頂之災,十幾個蛟族人馬直接就被碾壓成了肉泥,從世間除名,倖存者戰戰兢兢。

「臭小子,我活剝了你!」見狀,一位半步天法境蛟族神修大叫,目眥欲裂。

「為族人報仇,今天我要親自動刀!」另一位半步天法大能發狠,臉色鐵青。

「你們如此想念族人,我會想辦法讓你們兄弟甚至叔侄團圓的!」林仁回應道。

此時,他面對三位半步天法的聯手,只能避退,不過卻不斷射箭,屠妖弓如太陽一樣熾盛,射出的神箭不能阻擋。

「噗!」

血花竄出,在虛空中綻放,一顆頭顱炸碎,無頭屍身掉倒在地。

「噗!」

「啊!」

……

慘叫不絕,又一人被神箭貫胸而過,軀幹崩斷,分成了兩截。

這些普通的胎息初期神修對於林仁來說絲毫威脅力沒有,當他還是半步胎息的時候就能誅殺他們了,更何況現在,除非是純色級別的,否則都不可能對他造成傷害。

林仁神色冷淡,出手毫不留情,這蛟族根本不講道理,總是找他麻煩,想要害死他,此時他自然不會心慈手軟。

若是有機會,林仁自然想要直接解決掉蛟族三位半步天法的高手,讓他們心痛無比,可是他只不過才剛剛突破胎息,或許動用諸多神通和神寶,勉強能夠抗衡一番半步天法,但是想要解決,那是痴人說夢,雕炸天上去也做不到。

神修到了後面的境界,差一絲境界,實力都是天差萬別,很難做到越階殺敵。

「轟!」


林仁雖然知道對付不了三位半步天法,但依然不死心,不斷激發氣血,神體璀璨,周身光輝如星輝般絢爛,肉身之力開啟到了極限狀態,連續彎弓射箭。

眨眼間,他射出了十八道神箭,全都長達數里,伴隨有電閃雷鳴,如十八顆彗星撞擊在了大地上。

「轟」、「丟」……

這是一幅無比可怕的場面,虛空抖動,黑色的大裂縫到處蔓延,三位半步天法下意識的避過,沒有攖鋒。

神箭破空而過,神岳四周,足足十八座大岳先後被這十八箭射的崩塌,不復存在,亂石四處飛落,有的撞進了山脈中,有的打到了雲朵上。

「啊!」突然,蛟族的一位半步天法大能慘叫,臉上充滿了驚恐。

聞聲林仁一愣,自己的箭不是被躲過去了嗎?莫非擦傷了?可也不至於叫得這麼凄慘吧!

眾人注意力當即集中了過去,看清情況后,林仁遍體生寒,只見一道黑影單手掐住了那位半步天法的脖子,將他高舉在半空中。

蛟族的半步天法手用腳蹬,劇烈掙扎,但是卻根本無法擺脫,林仁他們看的毛骨悚然,那可是一位半步天法啊,力量成為王侯的人物。

「通靈惡魂!」雕炸天聲音顫抖。

「轟隆隆……」

此時此刻,天空雷聲陣陣,烏雲突然瀰漫了出來,四周變得昏暗起來,黑壓壓一片,滂沱大雨傾盆而下。

「不要亂動!」糟老頭子低聲道,還算鎮定,不愧是常年行走於陵墓間的能人。

「啊!」

蛟族那位半步天法發出最後一聲哀鳴,手腳無力的垂了下來,神魂亦消散,就此斃命。

通靈惡魂,他外貌形體上與人並沒有什麼區別,但是強悍的要命,單手掐死了一個半步天法,見到這一幕的人無比膽寒。

可惜,此刻烏雲密布,光線暗淡,且他背對眾人,沒有辦法看清。

「他是什麼人,將一位半步天法活活掐死了,最起碼是一位絕頂族主級的存在!」其他人並不知曉,很是吃驚。

「你是那小子的同夥?好好好……去請我蛟族王侯大能!」其他蛟族人馬驚怒無比,知道不是其對手,轉身就走。

「啊!」

蛟族另一位半步大能慢了一步,被通靈惡魂一把掐住了脖子,就跟拎小雞仔一樣,根本不費力氣,僅一聲慘叫就斃命了。

「糟糕了……通靈惡魂開始殺戮了,趕緊進殿宇中,現在跑是跑不掉了,只能藉助那些高手的力量了!」糟老頭子嚇了一跳,急忙道,撒腿就跑。

林仁雕炸天等人跟隨他又衝進了古殿,直奔古殿深處,前往那些族主級人物所在之地。

其他人不明所以,只以為這是一個和蛟族有仇怨的高手,所以沒幾個人離開,相反,還不斷有人出來,想看熱鬧。

結果可想而知,通靈惡魂解決掉幾個修為最強的后,便開始了肆虐,大量的屠戮!

「啊!」

瞬間,此地慘叫聲此起彼伏,不斷響起,殿宇外像是一片修羅場一樣,屍休堆起來一大摞,幾乎要堵住大門。

「不好了,此地出現了一個魔鬼,半步天法都遠不是對手,快去稟告族主!」

此刻,人們終於意識到了不對勁,怎麼看這都像是一個非人類,舉手抬足沒有一點人氣,一出手就能捏死一個妖族高手。

人們開始慌亂逃跑,幸好林仁等人開溜的早,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 面對蛟族眾人的叫囂,有看不慣的人族譏諷起來。

「呵呵噠……肉身就不是實力的體現了?我看那位小兄弟頭角崢嶸,定然不是普通人,應該能全面壓制蛟霸天!」

「道友所言極是,蛟霸天再強,畢竟只是蛟,他可不是真龍,比不得南無雙那種人物,我人族天才理應鎮壓他。」

「揚我人族威, 闊少的契約萌妻 。」

「年輕人就是胃口好,蛟族又怎樣,盤中餐而已,吃了他!」

……

人族眾人一唱一和,好不熱鬧,氣得蛟族眾人差點忍不住大打出手。

「你敢辱我蛟族?找死不成?信不信我斃了你!」

「殺千刀的,區區人族,敢在霧谷放肆,當這霧谷是你們人族的嗎?」

……

蛟族有人冷哼道,看這模樣,搞不好雙方真有可能要爆發大戰。

「哼……我人族天才被你們一口一個廢物,一口一個屑小之輩的叫著,這般藐視我人族,為何我等不能辱爾等?」

「兩族年輕俊傑對戰,我等幫同族人說話,有何不可?莫非進了這霧谷,我們人族就必須夾著尾巴做人,互不相助嗎?」

……

有人族眾人反駁道,說得正氣凜然,蛟族想同他們比口舌,那是痴心妄想,自不量力。

兩邊人吵得不可開交,大有大打出手的趨勢,火藥味十足,氣氛極其緊張。

「乖乖……這小子實力真不是吹的啊,老朽還真沒想到他肉身這麼強,壓著蛟霸天打,奇怪的是,他神力之中我沒有感覺到雷霆的力量啊!」糟老頭子嘀咕道,有些納悶。

「霧石的力量怎麼沒體現出來,奇怪,莫非這小子自大到不用神力了?不會吧!」雕炸天心頭也在琢磨。

「大兄弟……加油啊!到時候吃肉帶我一起!」憨厚的野蠻人高聲呼喊道,惹來眾多妖族怒目而視,而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則毫不猶豫的瞪了回去。

「吱吱……」

小胖鼠趴在雕炸天肩頭,緊張無比,生怕林仁一個不小心陷入危機。

「吼……」

一道嘶吼聲震得眾人耳膜欲裂,只見蛟霸天雙目赤紅,眾目睽睽之下他竟然處於下風,這對於他名聲的打擊絕對是致命的,是以他絕對無法忍受,當即瘋狂。

丹尼海格 隆隆……」

蛟霸天雙手破空,氣血沸騰,神芒如同燃燒般爆發,周圍神道精氣滾滾而來,一股莫名的威壓席捲而出。

漫天神芒中,蛟霸天雙手轟殺而下,神焰燃燒其上,漸漸地,他的雙手竟然化為了爪狀,而且不是一般的爪,乃是……龍爪!

真龍,妖族至高無上的霸主,蛟霸天身具濃厚真龍血脈,如今開啟一部分,雙手化為龍爪,其掌威增加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嘩啦啦……」

空間如窗紙般抖動起來,罡風四起,凌厲得難以想象,雙爪四周瀰漫無盡火焰,焚空而下,毀天滅地。

「蛟霸天被逼得動用體內真龍血了!」

「雙爪化龍了,這龍爪之力乃是力之極致的體現之一,看來他不服輸,要在肉身上扳回劣勢,不惜動用體內的真龍血。」

……

眾人驚嘆,目不轉睛,原本火藥味十足的兩族人馬此刻都放下一切,死死的盯著戰場。

林仁目光陡然銳利起來,他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機,一股力場加持四周,死死的壓制著他,讓他無法閃避,龍爪上充斥的力量恐怖到難以想象,具備真正這個境界的真龍肉身之威,強得可怕。

面對這種攻勢,林仁熱血沸騰,生為堂堂七尺男兒,他不會畏懼任何戰鬥,既然蛟霸天不服他的肉身,那他就打到他服。


「轟隆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