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我就要死在這裡了嗎?」

羽lang崖看著飛撲過來的身影,渾身無力心中暗暗想道。


「孽畜!給我滾開!」

這時,羽lang崖後方一道殘影閃過,羽無傷直徑一拳轟在巨虎的肚皮上面。

「轟!」

巨大的力量在巨虎身上發作,立時飛出數十米之遠,砸斷幾根大樹之後才堪堪停下。

巨虎也是莫名其妙感覺自己攻擊的時候,突然一道光往自己身上撞,然後就暈的七葷八素了。

「吼~」

站起身來,看到羽lang崖身邊還站著一個人,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麻痹的!被偷襲了!


巨虎四爪並用,左跳右跳虛實交換,不斷的閃動著。

「一階魔獸,利爪虎發育期,實力相當於武者後期…」

羽無傷淡定的站在原地,眼眸跟著巨虎擺動,嘴角露出一絲嘲笑。

「吼!」

巨虎好像以為羽無傷被自己的速度給嚇到了,得意的騰於空中,四爪死死的鎖定羽無傷的各處要害。

「凌空劍道!」

羽無傷目光一寒望著還未撲下來的巨虎冷冷一笑。

隨後,九層劍氣全然爆發而出,一道白色的劍芒自下而上劃在巨虎頭顱之上。

「砰~」

鋒利的劍氣直接把巨虎頭顱劃破,血液帶著腦漿渾濁一體在天空之上四處撒落……


「塔!」

羽無傷穩穩落到地上,看著一邊有些虛落的羽lang崖無奈搖了搖頭,走了過去將其一只手搭在肩膀之上。

「我可救了你一命,不要忘記了喲!」

… 「砰!」

回到洞穴裡面,羽無傷隨意的將羽lang崖往旁邊一扔.

「嗯~」

重傷的身軀撞到牆壁上,羽lang崖慘白的臉上都是一股血氣往上沖,痛的差點沒叫出聲來。

「你能不能輕點~很痛的!」

羽lang崖憤憤的看著一臉無邪的羽無傷說道。

「你又不是妹子,我憑什麼對你輕手輕腳,把你抬回來就不錯咯!」

羽無傷瞟了一眼羽lang崖有些鄙夷,而後又扔過去一顆二階丹藥血氣丸。

「這丹藥你怎麼搞到手的?」

羽lang崖看著自己手中的丹藥不禁問道。

「關你屁事!你要不要?不要就給我!」羽無傷也懶得解釋,伸手說道。

「要,為什麼不要?」

說著,丹藥便已經下肚。

「對了,你是怎麼惹上利爪虎的?你可不要告訴我你是主動和他單挑的。」

羽無傷盤膝而坐準備修鍊的時候,突然又好奇的問道。


「別提了,這他娘的衰!」

「我懷疑我們住的就是利爪虎的巢穴,剛剛我們在這的時候,他只怕是出去獵殺其他的猛獸魔獸了。」

「那個時候我在西邊偵測環境,突然看到利爪虎往我們居住的巢穴來,我就想把他給引開。」

「誰知道這個利爪虎對周圍的環境這麼熟悉,一下子就把我給逮住了,所以沒辦法我只能夠和他硬拼了~」

說道這裡,羽lang崖面色有些苦逼。

「你的劍斷了,用我這一把吧!」

羽無傷搖了搖頭,也知道羽lang崖面色苦逼的原因,從天羽戒中將許久沒用過的青鋒拿了出來,拋給羽lang崖。

「你別看他是一個二階武元器,就算是一般的三階武元器都沒有他堅硬鋒利!」

看羽lang崖接過去仔細打量,羽無傷又說道。

看玩笑,這武元器好歹也是天老煉製的,就算天老不擅長煉器,身懷異火的天老煉製這種劣質東西,也還是手到擒來。

聽到羽無傷這麼說,羽lang崖臉色也好看了許多,他那把長劍本身也只是二階元器中頂尖的存在,仔細和青鋒一比還是差了許些,如此算來,倒還算羽lang崖賺了。

「無傷哥哥~發生了什麼事呀?」


洞穴內的羽清靈再次走了出來,看著羽lang崖一身傷的樣子問道。

羽無傷無奈就將事情的經過又講了一邊,他知道要是不說出來的話,怕是羽清靈會纏著他一直問下去。



「無傷哥哥~你太厲害了!居然一招就把利爪虎給秒殺了!」

羽清靈滿是崇拜的看著羽無傷,甜甜的笑容無時無刻不掛在臉上。

「也不能這麼說,主要是因為羽lang崖和它周旋了許久,損耗了它一半的元力,而且又將它的右眼戳瞎,我也是依靠這個原因才能夠一招得逞的。要是換做平時,我根本不可能一招秒殺堪比武者後期的魔獸的。」

羽無傷正準備裝逼的時候,躺在地上的羽lang崖的臉色又有些難看,連忙把功勞推給了羽lang崖。

「無傷哥哥~你給我看看魔獸身上的令牌長什麼樣唄~」

羽清靈嘟著小嘴,甚是可愛的說道。

「額…」

被羽清靈這麼一說,羽lang崖和羽無傷便對視一眼。

我靠!居然忘記拿令牌了!

羽清靈看著兩人怪異的眼神,頓時明白過來,氣呼呼的說道「你們兩個該不會忘記拿令牌了吧?」

兩人尷尬的點了點頭。

「你們也太敗家的吧!」羽清靈鼓著臉氣呼呼的樣子甚是可愛。

「要不,現在去看看?」

羽lang崖望著羽無傷說道。

「算了吧,估計早就被別人給撿到了。」羽無傷也懶得重新跑一趟。

就在這個時候,洞口外傳來一陣聲音…

「隊長!你快看,那個地方有一處山洞,位置挺好周圍的環境也很隱秘,不如我們到那邊去歇腳好了!」

「恩,是挺不錯的,全體戒備,看看裡面有沒有魔獸!」

說完,身旁的一個武者前期的弟子,直接將身後的長弓抽出,對準洞穴裡面,三株併發!

「咻~咻~咻~」

三道綠色的箭芒直徑朝著洞穴深處飛去。

洞穴內…

羽無傷感到三道氣息迅速靠近,右手微微一凝,三根幻影神針便悄然凝成。

「啪啪啪!」

三針飛出,將三根飛箭直接削成兩半,掉落在地。

「好大的氣派!居然也不問一聲洞穴內是否有人,就敢直接攻擊。」

羽無傷眼中閃過一絲殺意,望著洞穴外充滿了憤怒…

洞口外,一干人等見洞穴內並沒有什麼異動,便發下心來,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滾出去!」

正當眾人剛剛進入洞口的時候,洞穴深處傳來一聲暴喝。

「閣下好大的脾氣!我們不過就是想在山洞借宿一宿,想不到閣下竟然如此霸道!」

一眾人的隊長聽到這聲音臉色一邊,有些溫怒,試探似的吼道。

「不錯,今天我們就和你杠上了!立馬滾出去,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

身邊的一個少年見隊長是這個態度立馬站出身來吼道。

「蠢貨…」

那位隊長督了一眼附和的隊員,心中暗暗祈禱山洞中的人不會太強。

「喲,真熱鬧呀,這不是孫家的人嘛,怎麼跑到我們這裡來啦?」

四人後方,傳來一聲陽光溫暖的聲音,羽風塵看著四人無暇的笑道。

「風塵,你來的正好,那個器武魂背著弓箭的你幫忙盯著下…」

洞口內,羽無傷淡淡的說道。其實也不是羽無傷怕,只是怕打擾到山洞裡面的羽lang崖罷了。

「是,隊長!」

羽風塵眼睛盯著弓箭少年平淡的笑道。

「這麼說裡面是羽家的人咯?」

孫向揚看著羽風塵臉上抑制不住的笑道。

「怎麼,你想逃嗎?」

羽風塵看著孫向揚裝模作樣的問道。

「哈哈哈~我逃?區區一個武者前期的人,雖然我不知道他是用什麼辦法打敗的羽浩飛,但恐怕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吧,既然老天送給我四個積分令牌,那我也不客氣啦!」孫向揚哈哈大笑,全然沒有把羽無傷放在眼裡。

「隊長,應該是五塊,剛剛還在路上撿了一個利爪虎的令牌呢,裡面有五百積分,加上他們四個的,咱們就有一千三百積分了!」

隊員眼中也閃著縷縷激動,如果不是孫向揚沒有發命令,怕是此刻早就進洞去搶了。

「哦~利爪虎的令牌被你拿了嗎?」

洞內,羽無傷和羽lang崖會心一笑,看來是老天把令牌送回來了呀!

「怎麼?你知道這令牌是怎麼回事?」孫向揚眉頭一皺,有些疑惑的問道。

「令牌怎麼回事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待會…你們就有事了!」

「轟!」

羽無傷身子一閃,迅速朝外衝去,眨眼功夫便來到了洞口,一雙黝黑的瞳孔帶著絲絲戲謔看著四人。

「你們是打算一個個來,還是一起上?」

羽無傷掃了三人一眼,隊長孫向揚是武者後期,而其他兩個分別是武者中期和武者前期巔峰。這樣的實力不出意外在炎陽城中取個一流家族的地皮不成問題,可惜……

「狂妄!」

孫向揚拳套一緊,三層拳勁猛然爆發而出,滂湃的戰意吹了兩邊發須直飛。

「戰!」

一字喝出,碩大的拳頭自己鎖定了羽無傷,一拳飛出,滂湃的元力如同潮水一般涌在拳中。

「重劍道!」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

星耀此時如同一把巨劍在羽無傷手中釋放著一股如同重山的威壓。

「轟!」

一拳一劍緊緊碰撞在一起,驚人的力量『唰』的一下將周圍的雜草直接震碎,一股無形的氣流如同一個罩子一般圍繞著兩人。

「力爆!」

孫向揚此時才知道羽無傷的力量絕非看上去那般簡單,右臂一紅,一股紅色的元力在拳勁中翻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