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樣不好。」慕安安很認真的說。

「嗯?」 西行路上的妖怪輕易動不得,但被打死的就另說了。

出了局,再想進局裡?不掏出點什麼哪能讓他如願?

至於強硬出手,玉帝倒是不擔心,有些規矩破壞了,想要再彌補,付出的代價就更大了,他巴不得佛門強出手,把白骨之劫重新續上呢!

想到此處,深感大慰,這生意,怎麼都不虧!

看向正在播放的視頻,一下子喜愛了不少。

這視頻,真是神助攻啊!

若是其他人製作這視頻,引發如此大的影響,必然會承擔因果,但那盤古顯然是不懼的!

「這盤古,要不,是聖人,遊離於天外,要不,就不是三界中人!」

玉帝忽然想起老師鴻鈞曾經提及的聖人揚眉老祖,這位開天倖存下來的神魔,實力非凡,怕是不在道祖之下,是『盤古』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地府。

閻羅秦廣王抬起頭,見到一左手持人頭幢,右手結甘露印,頭戴毗盧冠,身披袈裟的僧人從外邊走了進來,心下頓時一驚,從案牘后快步走出,躬身道:「小神拜見檀陀地藏菩薩!」

這檀陀地藏菩薩,便是那地藏菩薩的法相之一。

地藏因立下度盡六道中生死流轉的眾生的大願,故而常現身於人、天、地獄等六道之中,有六地藏之稱,分別是專門救助地獄道眾生的檀陀地藏;專門救度餓鬼道的寶珠地藏;專門濟度畜生道的寶印地藏;專門濟度阿修羅道的持地地藏,以及專門濟度人道除蓋障地藏和專門濟度天道的日光地藏。

六種法相,裝扮不同,脾性也是有所差異。

因此,秦廣王看到走來的地藏,便知曉其為檀陀地藏菩薩。

「無需多禮!秦廣王,我來此只是為了凡間一妖的魂魄,你速速去查明,將其拘來與我!」

秦廣王不敢怠慢。

檀陀地藏菩薩乃是佛門大能,別說是他秦廣王,便是天庭也不敢輕易招惹,於是慌忙點頭,道:「小神這就去查!」

正要走開,忽然看到前方仙光垂落,仙人降臨。

「秦廣王!」

秦廣王拱手道:「見過星君!」

來人赫然是太白金星。

只見他掏出金燦燦的聖旨,正要宣讀,忽然看到不遠處的檀陀地藏菩薩,心中一跳。

檀陀地藏菩薩脾性在六地藏中不是最差,但也不是最好,於是直接將聖旨展開,快速地念道:「玉帝有命,白骨精於凡間作惡不絕,犯下累累罪行,特讓爾等將其收監拘謹,不經陛下允許,不得放走!否則——天規伺候!」

「小神接——」秦廣王越發覺得不對勁了。

佛門、天庭齊齊到來,為的哪般?

正準備接過旨,忽聽背後一聲冷哼,檀陀地藏開口道:「星君可知,白骨精魂魄乃是佛主指定,此妖本與我佛門有緣,將來或能修成正果,星君不妨帶著旨意回天庭,與玉帝再行商討,再做決定,如何?」

太白金星哪會不明白此間道道。

自己這要是真的回去,前腳一走,後腳佛門就把白骨精魂魄給接走了,那時候,什麼都晚了。

笑道:「菩薩說的有道理,只是此番前來,我已經與陛下多次確認過,如果有問題的話,陛下自會再下天旨!」

說完,直接把聖旨送到秦廣王跟前。

「接旨吧!」

秦廣王心中隱隱有了些猜測,但作為一個小小的閻羅,還是不要插手其中,接下聖旨,道:「恭送星君!」

「檀陀地藏菩薩!那妖怪魂魄——」秦廣王臉上露出難色。

檀陀地藏搖了搖頭,冷著臉離去。

天庭插手,天規約束之下,他縱然有掀翻地府的能力,也不敢出手。

因為,因果太大了些!

與此同時,凡間。

正斗得正歡的眾人忽然看到天上雲層滾滾,雲龍奔騰,上邊有無數天兵屹立。

寶塔天王李靖帶人從天而降,把牛魔王嚇得不輕,趁著眾人反應停頓之際,抓住紅孩兒的手就溜。

孫悟空等人也沒追,朝著李靖道:「李天王,你帶著這麼多人來作甚?」

李靖冷哼一聲,沒有理會。

當年孫悟空大鬧天宮,可沒少落他的面子,此番見面哪能有什麼好心情?

「大人!白骨精的屍體好像被拿走了!」

很快,就有天兵來報。

無奈之下,李靖只好帶人返回天庭,一併離去的,自然有那哪吒、玉兔、哮天犬等人。

他們偷偷下凡,很多仙神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但若是遇到李靖就不好說了。

哪吒和李靖關係及僵,被看到的話,少不得要在玉帝那裡告狀。

「看視頻!看視頻!」

孫悟空和豬八戒從頭到尾都感到莫名其妙,剛準備往回走,就看到一隻兔子從林中鑽了出來。

「大聖大聖!」玉兔叫道。

「咦?你怎麼沒和他們回天庭的?」

玉兔變成了一個清秀的仙女,羞紅了臉,道:「人家還有事情沒做完呢!」說著將一把劍拿了出來。

她剛才興奮過頭,差點忘了此事!

「你給俺老孫劍幹嘛?老孫用不上啊!」孫悟空撓頭道。

豬八戒嘿嘿笑道:「玉兔妹妹長得是越來越好看了!」

「哼」玉兔卻是不理會他,朝著孫悟空道:「這不是我給大聖的!是別的人給哦!」

「誰啊?」

玉兔捂嘴笑道:「那人說了,大聖還是不要知道她是誰為好!她只說,喜歡大聖在視頻中的樣子,也希望大聖能早日取得真經,修成正果,這樣也不枉她一番苦心呢!」

說罷,將寶劍塞到了孫悟空懷裡。

「大聖可別弄丟啦!不然——」玉兔哼哼一聲,做了個鬼臉,消失在了密林中。

豬八戒無聊地刨了一下地,羨慕嫉妒恨地道:「大師兄竟然也有女仙看得上了!」

孫悟空好一會才反應過來,瞪眼道:「你說什麼,獃子!我齊天大聖有女仙看上怎麼就不行了?」

「不對啊!你怎麼知道是女仙的?」

「玉兔可是嫦娥仙子的身邊人,能讓她送東西的,肯定是女仙無疑了!」

「你說的有道理!」

孫悟空和豬八戒回到唐僧身邊,繼續看手中的視頻。

剛才斗得正歡,也沒多看,一打開后這才發現,上面卻是空空如也,只留下一個猙獰的猴子身影。

但見——

身似擎天腳立地、眸如烈陽睥睨天!

僅是一眼,便能感到一股兇悍無比的氣息從光幕中逼來,洪水猛獸、滔天闢地······

看到這一幕的萬界眾生,無不心中膽寒!

就在這時,光幕中,聲音驟響——

「盤點第六大孫悟空!」 霍奕站在門前,密切的關注著對面的動靜。

大概是過了有六七分鐘的時間,霍奕就聽到了門外有人說話。

「大師兄,五師兄他不講武德!他居然嫉妒師父和我通話十分鐘,就把我給踢出群了!」

「活該!」

馬博城有些恨恨的看著莫代宇:「我現在都想打你,害我在群里被打臉!還被幾十個人笑話。」

莫代宇不僅不怕反倒還挑釁著:「你打我啊!你打我啊!等一會師父來了,我讓師父再罰你做五百個俯卧撐,哼!」

霍奕:……

再最開始看到馬博城和莫代宇時,他是驚訝的,想要上前打個招呼。

可是在聽到「師父」后,霍奕猶豫了。

他決定等到那個師父出現的時候再假裝偶遇。

畢竟,全國人都知道,馬博城會有今天的成就,都離不開他的師父。

馬博城的福寶集團已經成立九年了,公司越做越大,每一年的光棍節一天的銷售額,更是抵一個三線城市一年的GDP!

所有人都想找這個師父取經,可是這九年來,誰也不成調查出來這個師父在哪裡,他們也不曾見過馬博城去拜訪這個人。

久而久之,大家都覺得馬博城的這個師父已經去世了。

可是現在,他聽到了什麼?

華國第一神醫莫代宇喊馬博城為「大師兄!」

又聽到了「師父通話」!

這是不是代表著,他們都是一個師父?

這個師父還沒有死?

如果這個師父還活著,那他……是不是也能拜那個老者為師?

然後他霍家也能成為華國首富?

只是想一想,霍奕就覺得熱血澎湃。

今天,他必須要見到馬博城和莫代宇的師父!

對面的包廂寂靜了十分鐘后,霍奕就看到莫代宇和馬博城兩人打開了房門,一臉恭敬。

霍奕的心,在這一刻,也提到了嗓子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