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能被秦小姐這樣的美女所知曉實在是在下的榮幸,如果其他時間,在下一定會很榮幸和秦小姐多交流一下,不過在商言商,剛剛你競價了,那我們現在只能是對手了。」

「嗯,那就請劉經理繼續吧,我貝兒珠寶已經出過價了。」秦婉晴淡淡一笑說道。

「真佩服你們,一個剛剛成立的公司,資金一定不是很充裕,竟然出如此高的價格,這其中可沒什麼利益可言了啊!」東港負責人看著秦婉晴又說了一句。

「我們就是因為剛剛成立,需要一些好品質的翡翠來打響名聲啊,賠錢賺吆喝也是沒辦法的事。」秦婉晴很是平靜的說道。

「好吧,那我就再出價最後一次,如果秦小姐再加價,那東西就歸你們了,我東港出九百萬!」東港負責人說道最後又一次性加價五十萬。

「那就謝謝劉經理承讓了,我貝兒出九百零一萬,其實九百萬已經是我們的最底線了,不過多一萬我想還是可以的!」秦婉晴淡淡一笑說道。

「你……」東港的人被秦婉晴的這一次加價弄的一愣,隨機有些懊惱,九百萬都出了,最後卻敗在了最後一萬上,可是自己的話都說出去了,真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前反悔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了,成交了,成交了,婉晴姐這翡翠歸你了!」

這邊的李天賜見到秦婉晴都出價到九百萬了,頓時喊了一聲,他是擔心有別人再出價,秦婉晴會跟著加價,他可不是真正的商人,不會惟利是圖,只想著自己有條件,就算吃虧點,也要幫助朋友才行。

聽到李天賜突然有點急切的決定下來,很多人都有些古怪的看著李天賜,而秦婉晴看著李天賜,眼中閃過一絲感激之色,別看她喊價是很仗義,但是東港的人說的一點沒錯,她們公司才成立,資金並不充裕。

「謝謝你了天賜,等一下我在給你轉賬,我需要和公司的會計那邊招呼才行。」秦婉晴帶著一絲感激對李天賜說道。

「沒事沒事,也不用著急!「李天賜笑著搖了搖頭,感覺能幫助到秦晚晴,他是真的挺開心。

「這位先生,你的這一塊冰種準備出手嗎?我東港出價六十萬。」這時那東港的負責人經過一陣鬱悶,又將目光盯在了那塊冰種翡翠上。

「不好意思,這一塊我暫時不準備出手了,不過等一下我要是再切出一半品質的,基本都會出售吧,如果你們感興趣倒是可以再談!」李天賜搖了搖頭說道,一塊玻璃種已經買了九百萬,錢對他來說已經夠用了,現在他就考慮五行蓮台的生計問題了,畢竟只有一年的時間給他,而且玉靈之氣他需要很多,高品級的他已經決定都吸收了,等吸收了玉靈之氣品質下降之後,再賣掉!

聽到李天賜的話,東港的人顯然沒有了什麼興趣,低品質的他們也需要,但是那就不需要他這級別的人物出面了,而且他也對李天賜的話有些鄙視,李天賜說的好像他等下還能輕易切出翡翠一般。

這邊的熱鬧已經看完,圍觀的人雖然還有些意猶未盡,但是也都逐漸的散開,畢竟來這裡都是抱著賭一把的念頭,也不願意把太多時間都耽誤在這裡。

「我們也繼續逛吧,婉晴姐一起嗎?」李天賜將那塊冰種翡翠放進背包后,對著身邊幾人說道,最後看著秦婉晴問道。

「你們先逛吧,我要將這翡翠送回公司,等一下我再回來,中午我請大家吃飯吧!」秦婉晴手裡拿著玻璃種的翡翠,實在不太方便,也必須儘快送回公司她才能安心下來。

「那好吧,婉晴姐注意安全,要不要我們送你?」李天賜一聽秦晚晴的話,點了點頭說道。

「不用,我又公司同事一起過來,外面也可以請大會的保安人員護送,不會有生命危險。」秦婉晴搖了搖頭說道。

「那好吧,那就等著中午一起吃飯再聊。」 情殤不言敗 李天賜點了點頭道,這會他也有些急著幾區去尋找翡翠,不想耽誤太多的時間。

秦婉晴又和蘇雪招呼了一聲,然後就打折翡翠轉身離開了。

「老弟,你太相信人了吧,就這樣講幾百近千萬的東西交給人了,你可還沒收到錢呢!」秦晚晴一走,羅成拍了一下李天賜的肩膀說道。

「呵呵,我相信婉晴姐,她不會是那種人的!」李天賜笑著搖了搖頭,雖然接觸的時間真的很短,但是李天賜絕對相信秦婉晴不會是什麼騙子。

「你是看婉晴姐漂亮才這麼相信她的吧?」蘇雪有些小小的不滿說了一句,有點無理取鬧,但是從她嘴裡說出來卻不會讓那個惹有任何的反感。

「咳咳,說什麼呢,相信和漂亮有什麼關係?」李天賜被蘇雪的話嗆了一下,連忙說道。

「我感覺很有關係啊,這麼美的女人,如果是我,就算明知道被騙,我都會相信她!」

李天賜這邊的話說完,一直在幾人身後的黃鴻遠突然帶著一絲痴迷的語氣開口說了一句。

「親愛的,你太過分了,我還在呢!」他身旁的女孩一聽黃鴻遠的話,頓時搖晃著黃鴻遠的手臂帶著嬌滴滴的聲音撒嬌道。

「去去去,該去哪玩就去哪玩吧,今天本少沒心情陪你了!」黃鴻遠女孩搖晃清醒,看著女孩臉上的濃妝,再看看蘇雪和想象秦婉晴,頓時對這女孩失去了興趣,揮手開始驅趕起來。

「真是敗類!我們走吧。」

蘇雪看著黃鴻遠的樣子,很不客氣的說了一句,然後也不再糾纏剛剛的話題,拉著李天賜再次向那些原石攤位走了過去。

「那幾位就繼續逛,預祝幾位可以再次切出高品翡翠,我有事就不陪各位了,等一下你們的參賽牌自己會有人給你們送來。」這時大會負責人柳城見幾人準備繼續去賭石,業沒在跟隨,說了一聲後轉身離開。

李天賜等著柳城離開時才想到一件事,他現在還沒弄明白剛剛的時候,柳城遞給自己的眼神是什麼意思,不過也僅僅是想了一下就不再糾結這個問題,如果柳城有事早晚會主動說出來,自己又何必浪費腦筋去猜。 賭石大會開幕一個小時,李天賜凈收入達到了九百萬,還有一枚冰種翡翠沒有出手,瞬間暴富的李天賜經過開始的激動,此時心態已經平和下來,和羅成蘇雪繼續在會場內搜索目標,而那黃鴻遠和朱老闆似乎也沒有離開的意思,就這樣跟在三人身後。

「老弟,等下我在選石你必須幫我把關一下啊!」羅成現在是盯上李天賜了,心裡對李天賜的賭是能力是相當的佩服和羨慕的。

「沒問題!」李天賜很乾脆的點了點頭,反正看一眼的事,也沒什麼麻煩。

和快幾人先是回到之前來過的那一家,見到李天賜幾人過來,拿老伴是異常的興奮,這一會的功夫他這裡已經賣出了是十塊原石,一切都是因為剛剛那九百萬的玻璃種是從他這裡賣出去的。

這老闆要說會不會懊惱自己沒有發現,這開始的時候肯定是有的,不過經歷的多了,逐漸也就平淡了,他是原石商人可不是專門賭石的。

黃鴻遠顯示帶著一絲鬱悶將十二萬的原石錢划給了老闆,然後幾人在攤位內又選了一陣,不過這一次李天賜絢麗一陣沒有遇到看著順眼的,而且這家人實在太多了一些,就和羅成幾人繼續向其他攤位逛去。

「幾位來我這裡看看吧,我這可是老坑原石,出高品翡翠的機率很高的!」

「到我這邊來吧,看好了我給幾位八折優惠!」

李天賜幾人剛從那個攤位走出來不遠,兩旁攤位內的老闆或者是員工就熱情的堆積人招呼起來,弄得李天賜一陣疑惑,這路上人員這麼多,也不見這些攤主這麼熱情,為什麼就偏偏對他們如此?

「李先生不用奇怪,這些人都是知道您剛剛切出了玻璃種,如果你現在進任何一家攤位選一塊原石,那這家的生意頓時就會好上很多!」在一旁的朱老闆是存粹的商人,十分明白這些商家的心態,見李天賜疑惑,立刻開口給李天賜解釋了一下。

「原來是這樣啊,呵呵,我還以為怎麼回事呢,看來我要出名了呢!」李天賜聽完朱老闆的話,微微一笑自嘲了一句。

「你出不出名我是不知道,但是你這小富豪今天是當定了,一個小時進賬九百萬,加上還有一塊沒買,算起來可是近千萬了,顧忌著賺錢速度,沒有什麼人可以逼的上你了!」羅成在一旁笑著說道。

幾人一邊說笑,一邊向前走著,李天賜因為不喜歡過分的被關注,所以直接越過那些熱情招呼他們的攤位,來到了會場的另一端,這邊相對來說就要比另一端認識李天賜幾人的少了很多。

「進這家看看!」

李天賜在看到一個比一般攤位都大了不少的攤位時招呼羅成和蘇雪走了進去,後面的兩個跟屁蟲也連忙跟了進去。

這個攤位確實很大,其他的攤位也就四五十平的面積,這家卻有將近二百平,客人此時也是不少,李天賜幾人進來也沒人招呼,直接開始自己挑選原石。

「李天賜,我們再比一次如何?」黃鴻遠看到李天賜又要挑選原石,突然開口說了一句,這麼長的時間,他也知道了李天賜的名字,雖然身份沒弄明白,但是他也感覺出李天賜並沒有什麼顯赫的身份,這讓他又憂慮一些小心思。

「怎麼?你還沒服氣?」李天賜沒說話,羅成眉頭一挑看了黃鴻遠一眼說道。

「羅哥別生氣,我說的比試只不過是友誼比賽,什麼也不賭,純娛樂罷了。」黃鴻遠見羅成說話,連忙搖了搖頭說道。

「哼,你少打歪主意,天賜不但是我兄弟,還是我未來妹夫,如果你小子不長眼,你以後會比得罪我下場還凄慘!」羅成瞪了一眼黃鴻遠說道。

「啊?不會么對不會,我真的只是祥和李兄弟有意比賽一下!」黃鴻遠聽到羅成說李天賜是他未來妹夫,目光微微一縮,隨後再次連連搖頭。

而那個朱老闆在這時也是目光閃動,對李天賜也終於升起了重視的心態,如果李天賜只是運氣好發點橫財,朱老闆也不一定會看的上眼,但是被羅成都承認的『妹夫』那身份可就徹底不同了。

「純友誼的玩就玩吧,我去選石頭了!」李天賜不願意和黃鴻遠廢話,說了一句就向一堆原石走了過去,蘇雪似乎李天賜的影子一般跟在他身旁。

「蘇雪,你也選一塊,等一下我幫你看看。」李天賜看著蘇雪一直跟著自己,怕她無聊,就開口說了一句。

「看著你選就好了。」蘇雪淡淡的說道。

「我怕你無聊。」李天賜苦笑了一聲。

「跟在你身旁,我很滿足,沒有什麼無聊的,你選吧。」蘇雪微微笑了一下說道。

「呃,女王大人這樣,我真受寵若驚呢,那等一下我選一塊送你。」李天賜聽了蘇雪的話心裡有種異樣的溫馨感,不過嘴上卻貧了一下。

「貧嘴!」蘇雪白了一眼李天賜。

李天賜再次嘿嘿笑了一聲,隨後開始正式挑選原石,而另一邊的黃鴻遠和羅成也開始挑選起來,連那個朱老闆都一臉認真的模樣挑選起來。

李天賜可能是因為剛剛那一塊玻璃種的出現,讓他對塊頭小的原石也開始注意起來,首先就是對身前最小的幾個拳頭大小的原石探測起來。

一塊拳頭大小的原石,李天賜探測起來只需要幾秒而已,不到一分鐘就看了將近十塊,前幾塊裡面根本就一點翡翠的影子都沒有,一直到了面前只剩下最後一快有些見方的小原石時,李天賜在探測之後目光猛然一亮。

「這塊送給你!」李天賜在收起探測之後,乾脆的將那快比拳頭大些的方形原石遞給了蘇雪。

「會不會是很貴重的那種?」蘇雪見李天賜直接將原石遞給她,根本沒有懷疑裡面有沒有翡翠,而是直接問貴不貴,顯然她是對李天賜有著百分百信心的。

「貴不貴重都無所謂,我想你會喜歡裡面的翡翠的,一直沒送過你什麼,這個就當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禮物吧!」李天賜帶著一絲愧疚說道,他確實沒送過蘇雪什麼像樣的禮物。

「那我就收下了!等一下我要切開。」蘇雪聽到李天賜如此說,就再也沒有一絲推辭,乾脆的接下來李天賜的贈送,給了李天賜一個從沒有過的絕美微笑,讓李天賜看的狠狠一呆。

「老弟,快來幫我看看,這個怎麼樣!」這時羅成在不願的位置突然對著李天賜叫了一聲。

「來了!」李天賜回應一聲,招呼蘇雪走了過去。

「老弟,看看我這塊怎麼樣?」羅成看到李天賜過來,臉上帶著一絲興奮和期待,拍了拍腳邊的原石對李天賜問道。

李天賜看了一眼,發現羅成選的這塊原石很漂亮,沒錯,一般的原石都是青灰或者黑灰顏色,而羅成選的這個整體雖然是青灰顏色,但是上面卻又這許多紅色的半點,分佈的很密集,這讓這塊原石看起來就十分漂亮了,而且形狀也很園,體積有臉盆大小。

「看起來挺漂亮!」李天賜笑了一下說道。

「哈哈們不但長的漂亮,你知道這傢伙要多少錢嗎?」羅成哈哈一笑說道。

「怎麼? 步步情深:沉淪億萬老公 羅大哥已經付過錢了?」李天賜眉頭一皺。

「沒有,剛剛有人要買,問價時我聽到的!」落成搖了搖頭說道。

「那就好,多少錢?」李天賜鬆了一口氣,隨後問道。

「二百萬!我要是想買都有些吃力了,你給我看看值不值。」羅成帶著一絲激動說道。

「不是吧?這麼貴的原石?那我得好好看看!」李天賜背著原石的價格嚇了一跳,隨機認真的說了一句,蹲下身開始在對著塊原石進行探測起來。

看到李天賜開始觀察原石,羅成立刻閉上嘴等著李天賜的觀察結果,心裡可是滿含期待,兩百萬的原石,弄不好可是會出頂級的翡翠,而且看這奇特的外表,甚至出變異品種都有可能。

李天賜的探測異能開啟,原石就被層層剝離,裡面的情景一絲絲的出現在他眼中,幾秒之後,李天賜的表情一動,不過很快就變得古怪起來,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可理解的事情,又仔細大面積的觀察了一下,片刻后才收起異能,站起身。

「老弟,怎麼樣?值不值得出手?」羅成看著李天賜,滿含期待的問道。

「這個……我們先到一旁再說吧!」

李天賜猶豫了一下,拉著羅成向一旁走去,這裡面人很多,尤其這塊原石有些特別,很多人都在關注,李天賜可不想說出什麼被人詬病。

「這,我們走了石頭被人買走豈不是虧死了?」羅成有些不放心的說道。

「笨蛋,天賜這樣說你還不懂?快走!」蘇雪在一旁直接瞪了一眼羅成說道。

「啊?這……我知道了!」落成被蘇雪這樣一瞪,似乎明白了什麼,跟著李天賜和蘇雪就走向一旁,那塊原石頓時被其他人圍住觀察起來。

「老弟,那原石有問題?」走到一旁,雖然心裡已經有了猜測,但是羅成還是不死心的問了一句。

「嗯,誰買誰哭,信我的千萬別去想它了,這裡石頭這麼多,我們再看其它的吧。」李天賜很乾脆的點了點頭說道,他可不能讓那個羅成吃這麼大的虧。

「這……我知道了,也不知道最後那個倒霉蛋會將那石頭買去。」羅成對李天賜是十分相信的,微微惋惜了一下之後,就開始幸災樂禍起來。

「你說的倒霉蛋可能要出現了!」蘇雪這時目光看著那塊原石的位置突然開口說了一句。 李天賜和羅成聽了蘇雪的話也轉身看過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黃鴻遠和那個朱老闆開始圍著那塊原石觀察起來,看兩人都是帶著興奮的神情就知道,兩人對這原石的興趣很大。

「要不要提醒一下他們?」李天賜看到這情景,眉頭微微一皺,對羅成說到。

「提醒他們做什麼?等下真的買了,我們就看著他們哭好了,不過也不至於,黃鴻遠沒有什麼錢,估計他買的話也很吃力,那個朱老闆就不用擔心了,絕對的暴發戶,身價幾個億都有,幾百萬對他來說都是小意思!」落成一撇嘴說道。

「這麼有錢啊?」李天賜一愣,他還真的沒想到,那個一直對羅成和黃鴻遠都有些卑躬屈膝的朱老闆竟然如此有錢。

「以前是賣煤的,後來不知道怎麼就不做了,跑來青州發展房地產了,前幾天和我老子在一個宴會上認識的,據說在青州要和人合作開發一個大項目,如果成功,賺幾個億有可能。」羅成撇了撇嘴說道,語氣有一絲鄙視,但是仔細品味又有一股羨慕嫉妒。

這邊說話時,另一邊的黃鴻遠和朱老闆也在研究著,到底要不要將石頭買下來。

「黃少,你感覺如何?」朱老闆眼中帶著精光,他是真的很動心,不過他自己對賭石的眼光實在太差,倒是比較相信黃鴻遠。

「很不錯,這石頭屬於漫天星的變異石殼,裡面出變異翡翠的機率很大。」黃鴻遠仔細觀察著原石,對著朱老闆說道。

「那黃少,你看……你沒有興趣?如果沒有的話,我就把他買下來。」朱老闆聽了黃鴻遠的話猶豫了一下后說道。

「我也很感興趣啊,要麼這樣吧朱老闆,我手裡錢不多,我們每人出一半,不管賠賺都對半怎麼樣?」黃鴻遠目光轉動了一下說道。

「這也好,那我們就將它買下來了?」朱老闆其實不太願意黃鴻遠的提議,但是他也不好拒絕,只能答應下來。

兩人決定下來,朱老闆就準備叫來工作人員付款,不過就在這時他突然看到李天賜和羅成還有蘇雪向他們這邊看來,又正巧看到了羅成眼裡那一絲幸災樂禍的神情,心裡不由的一緊。

「黃少,再等一下,剛剛羅少似乎也看過這塊原石,讓那個李先生看過了,可現在他們卻沒有出手,我感覺這有些問題啊!」朱老闆的腦子可是很精明的,看到羅成的神情,頓時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嗯?朱老闆是什麼意思?不相信我的眼力?那你就退出,我自己買好了,一百萬當是我向你借的。」黃鴻遠一聽朱老闆的話,頓時有些不樂意了。

「別啊黃少我可沒有不相信你的意思,那就這樣,我去付錢了!」朱老闆見黃鴻遠生氣,連忙搖頭,也不再去想其他,連忙起身招來工作人員付了了錢。

「一對傻冒!」羅成在不遠處看著兩人付款,嘴角一撇說了一句。

「算了,不管他們了,我們繼續,哦,先把這個前去付了,我送給蘇雪的!」李天賜搖了搖頭也不再去關注朱老闆和黃鴻遠。

「送給小雪的?那我想一定不會太差吧?」羅成聽了李天賜的話,頓時目光一亮,這也也才注意到蘇雪手裡捧著一塊略微見方的原石。

「呵呵,也許不會有剛剛的那個值錢,但是我想蘇雪應該會喜歡吧!」李天賜微微一笑說道。

「老弟,我有個問題啊,你似乎能很準確的判斷裡面的翡翠啊,你是不是會傳說的什麼異能,可以看到裡面的翡翠?」羅成聽了李天賜的話,突然湊過來對著李天賜神秘兮兮的說道。

「呃!」

李天賜一驚,心裡感覺自己有些高調的過分了,竟然被羅成看出來自己有異能了?

不過很快李天賜就冷靜下來,對著羅成白了一眼道;「是啊,我就會傳說中的透視,你在我面前都是一覽無遺的!」

抗戰之猛將召喚 「嘿嘿,開玩笑,開玩笑的!」羅成一聽李天賜如此一說,倒是直接打消了原本的一絲懷疑,其實他也知道,什麼透視異能之士人們幻想出來的,現實里怎麼可能會有。

見到羅成術打消了剛剛的小法,李天賜心裡鬆了一口氣,暗自決定,即使對自己身邊人,該注意的時候也要注意點了,否則自己都不好解釋。

隨後李天賜先去給蘇雪挑選的原石結賬,這一付錢李天賜又開心了一下,這原石竟然很便宜,只花了不到兩千元,看那工作人員的態度,似乎根本就不在意這塊原石。

「羅哥,你們也選完了?我們現在一起過去切嗎?」這黃鴻遠和朱老闆來到李天賜幾人面前,那塊漂亮的原石在朱老闆的兩個跟班手裡捧著。

「我,我們先不切,在選幾塊然後一起再切!」沒等瞪眼的羅成說話,李天賜就說了一句,然後帶著蘇雪走到一旁繼續挑選原石。

「別的得瑟了,有你哭的時候!」羅成見李天賜懶得理會黃鴻遠,他也沒多理會這傢伙,幸災樂禍的看來一眼兩人,也隨著李天賜繼續挑選原石。

「哼,我倒要看看啊你們能選出什麼好原石勝過我!」黃鴻遠見兩人都沒搭理自己,哼了一聲,不過也沒離開,就這樣跟著李天賜幾人的身後,他不信在這裡還能選到比他這塊更好的原石。

片刻之後,李天賜就再次選了兩塊原石,裡面的翡翠價值不是很高,但是是購買原石的價格也很低,本來就是吸收玉靈之氣的,價值太高的話,李天賜也是會有些心疼錢的,雖然現在他已經算是有錢人。

「老弟,幫我看看這個!」羅成不甘寂寞的有絢麗一塊看籃球大小的原石,捧到李天賜面前讓他幫忙鑒定。

李天賜自然不會拒絕,接過來之後直接開啟能力探測了一下后,目光一亮對著羅成點了點頭道;「只要不是價錢很高,這個很不錯!」

「真的?哈哈,太好了,我去問一下價錢!」羅成一聽李天賜點頭,頓時興奮不已,抱著石頭就去找工作人員。

「李老弟,似乎看石頭很有一套啊,羅少很相信你呢!」朱老闆一直就在身後,這時黃鴻遠似乎在不遠處有看上了一塊原石沒有在身旁,他就上前和李天賜說道。

「呵呵,有一點小技巧罷了。」李天賜微微一笑。

「那就很厲害了,李老弟,你之前看過我們買的那塊石頭,你是什麼意見?」朱老闆又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黃鴻遠,略微壓低了聲音對李天賜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