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那要是沒什麼事情。我就先走!」羿鋒見凈魂丹煉製好了,他也沒有繼續呆在這的必要。彈了一下靈兒又伸手要丹藥的手,一把把她抱了起來準備離開。

「啊!鋒少可不可以等等?」暴岡趕緊阻止羿鋒道。

「恩?」羿鋒很疑惑的看著暴岡,「還有事嗎?」

「呵呵。我能不能再請鋒少幫個忙。我這凈魂丹的藥方也是不小心得到了。也不知道效果怎麼樣,不知道能不能除去我的暗疾。鋒少到這等我服完凈魂丹如何?有鋒少在旁邊,就算我出現什麼意外,你也能施以援手!」暴岡訕訕的笑道,有一個七階醫師為自己護法,那自己也安興了許多。

羿鋒皺了皺眉頭,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他也想看看凈魂丹的效果怎麼樣,何況能當王級高手欠一個人情,羿鋒也樂意。

「紫音姐要是沒事的話,就陪我到這裡坐坐如何?」羿鋒轉頭對著風姿妖嬈的紫音含笑道。

紫音點了點頭,伸手要把在羿鋒身上搗蛋的靈兒接過來。羿鋒笑著搖搖頭,敲了一下靈兒在自己臉上搗蛋的小手說道:「還是我來抱!這小傢伙總亂動,紫音姐抱著會很累!」

說完,羿鋒輕打了兩下靈兒的小屁.股,故作兇惡的說道:「再捏我的鼻子,再不老實點我就揍你了!」

「咯咯……」

在靈兒的歡快笑聲中,羿鋒和紫音無奈的搖搖頭,只得找了一個座位隨意的坐了下來。

暴岡見狀,也絲毫沒有停留,深吸了一口氣氣。顫抖的把這顆歷盡千辛才得到的凈魂丹拋入口中。

凈魂丹入口而化,化作一股暖流順著喉嚨直流而下,暴岡瞬間感覺全身上下被洗禮番,全身上下無不散著舒爽的感覺。

「啊……」

暴岡被這股舒暢衝擊的忍不住輕呼了一聲,全身的鬥氣也隱隱的在身上閃爍。

對於自己親手煉製的凈魂丹,暴岡有這些反應羿鋒絲毫不意外。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藉助這顆六階高級丹藥消除他的暗疾了。

沒有太大關注暴岡吸收藥效,而是轉頭看向紫音,望著這成熟的少.婦,羿鋒含笑道:「紫音姐現在相信我是一個七階意思?不會覺得我在胡扯了?」

紫音臉色微微有些泛紅,風情萬種的白了羿鋒一眼道:「我只是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呵呵,如果你有我的境遇。就不會覺得這有什麼意外了。」羿鋒含笑說道,有著三長老的全力提升,加上自己的點點天賦與認真,七階並不是太大的奇迹!

紫音一笑,並沒有反駁羿鋒的話,雖然不知道羿鋒所說的是什麼境遇。但是卻也知道肯定不容易。

「對了!紫音姐,暴岡應該對你示好了!比如說你有什麼麻煩就去找他之類的。」羿鋒看著紫音笑道。以自己七階醫師的身份,暴岡不和紫音打好關係那他就是傻子!

紫音隨意的點了點頭道:「恩,他提了一下,但天下沒有白費的午餐。我並不想給你惹下麻煩!」

「呵呵,紫音姐也用不著這麼想。你要是有麻煩就來找暴岡就是。些許人情而已,我還還的起!」羿鋒也是有打算的,看紫音的情況,顯然有不少麻煩,有一個王級的幫襯,她的麻煩將輕鬆許多!

紫音固執的搖搖頭,眼神很溫馨的看著羿鋒道:「他不是你!」

「呃……」羿鋒苦笑,只得無奈的搖搖頭道,「那行,以後紫音姐有事直接找我就行!」

羿鋒現在也有本錢了,一個將級加上攝魂師,這樣的實力,絕對有著囂張的本錢了。

紫音甜甜的點了點頭,臉上綻放的笑容,看的羿鋒為之一滯。掃了一眼紫音熟的可以滴水的嬌.軀。豐.滿的雪丘高高聳立,圓潤的挺翹壓著椅子形成一道完美的弧線。無疑不散著少.婦的獨有誘.惑!

「紫音姐越來越迷人了!」羿鋒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想法,看著紫音含笑的說道。

「去……」

對於這小花花少爺,紫音白了一眼,臉上還是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道醉人的紅暈。從耳尖一直蔓延到整個臉部,嬌艷誘.人!

「轟……」

就在羿鋒望著風情萬種的紫音的時候,一股強烈的氣勢猛地爆出來,強大的氣勢直轟屋頂。瓦片瞬間被衝散開來。直直的往著房內掉了下來。

如此情景,讓羿鋒有些駭然的轉頭看向暴岡,只見暴岡體內的鬥氣彷彿一條巨蛇似的纏繞在他身上,隨著暴岡的氣勢攀升,在暴岡的四周不斷的旋轉。帶起一道道颶風,把四周的東西吹的凌亂不堪。

羿鋒體內的鬥氣洪涌而出,把自己和靈兒護在其中,防止暴岡的氣勢影響到靈兒。

在暴岡的四周,出現了一道紅色的光芒和一道黑色的光芒。黑色的光芒比起紅色光芒小的可憐。但是卻死死的纏繞在紅色光芒之中,任由紅色光芒如何使勁。都不能佔領他的地盤!

「這黑色光芒應該就是暴岡的暗疾!」羿鋒喃喃自語道。

「草……融!」

暴岡見自己依舊奈何不了魂力之中摻雜的這道黑色魂力,他不由大喝怒罵,紅色的光芒瞬間向著黑色光芒壓迫而去。

在暴岡的動作下,他原本的那張不太年輕的臉瞬間就扭曲了起來,嘴角抽搐起一道很大的弧度。整個身軀猛的顫抖!

同樣的,暴岡的鬥氣也彷彿不要命的直湧出來,把原本就稀爛的房頂在地轟出了一個洞來。一塊塊碎石向著下面掉下來,讓羿鋒和紫音情不自禁的後退兩步。

「融……」

暴岡再次一句怒罵,原本的紅色能量再次壓制黑色光芒。黑色與紅色不斷交鋒,兩道能量散著強烈的氣勢。暴岡的臉也扭曲的更加的厲害,慘白的臉色,讓他看上去有種猙獰的駭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紅色與黑的對持之中。黑色終究還是敗退了。一道道黑色慢慢的轉化成紅色,融進紅色成為其中的一部分!

羿鋒見狀,他喃喃自語道:「凈魂丹果然神奇,居然真的可以解決暴岡的暗疾!」 第兩百三十二章鋒少認識上官羽鳳?!

望著紅光滿面的暴岡,羿鋒也不住的感嘆凈魂丹的神奇,居然真的把暴岡的暗疾給治療好了。六階高級丹藥果然牛.逼的緊!

「恭喜暴岡王爺了!」身為醫師的羿鋒,自然看得出暴岡不僅清除了暗疾,實力也有有所提升!

「都是鋒少的功勞,這才讓我藉助凈魂丹消除暗疾的契機,突破了一階!」暴岡這句話說的真心實意,要是沒有羿鋒,他的生命都沒有保證。晉階是更不可能!

羿鋒眼中閃過一絲訝異,儘管知道暴岡實力有所提升,但是卻也沒有想到暴岡居然晉階了一個層次。到了王級高階,晉階極其艱難,有些人就算十餘年也不能晉級一階!

「恭喜暴岡王爺了!」紫音這時也站到羿鋒身邊對著暴岡說道,順手從羿鋒懷中接過靈兒,冰冷的手指不經意就觸及羿鋒的胸膛!

「謝謝紫夫人!紫夫人要是沒事的話,和鋒少一起到寒舍坐坐如何?我也好謝謝鋒少!」暴岡很興奮,對著紫音很羿鋒高興的大喊道。

「這個……」紫音轉頭看向羿鋒,詢問著羿鋒的意思。手上抱著的靈兒卻死死的抱著羿鋒脖子不肯從他懷裡下來,讓紫音一陣無奈。

「紫音姐就陪我到這裡坐坐!」羿鋒也想知道,暴岡到底想怎麼謝他,有便宜不佔他就是傻子了。

紫音當然知道羿鋒的性格,輕笑的一聲嬌嗔道:「你啊……」

紫音不明白了,羿鋒什麼都不缺,為什麼就喜歡佔小便宜。在紫音的印象中,彷彿打劫別人一頓飯他都是高興的。說他吝嗇,五階丹藥,金幣魔晶可以隨意丟,敗家的讓人恨不得抽他!

……

就在羿鋒剛準備說什麼的時候,炎風帶著龍鳴皇子急的向著這裡奔跑了過來,看著地上一片的狼藉之態,不由愕然的望著暴岡。


不過,當他們看到紅光滿面的暴岡時,兩人也不由對望了一眼。他們自然知道暴岡有暗疾,神色從來沒有這麼好過。暴岡現在的神色,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暴岡的暗疾治好了。想到這,兩人眼中閃過了震撼。

炎風和龍鳴很清楚暗疾的醫治難度,要不然十餘年,暴岡硬是受這暗疾折磨。可是,這暗疾此時卻詭異的好了。

炎風雖然不敢相信,但還是興奮的對著暴岡喊道:「父親,你的病好了?」

「呵呵……」暴岡爽朗的笑了兩聲,默認了炎風的話道,「炎風,你吩咐下去。叫下人好好的準備一下,今天我要宴請我的貴人!」

「貴人?!」炎風疑惑的看著暴岡,不明白他這句話什麼意思!

暴岡狠狠的拍了一下炎風的頭,怒吼道:「叫你去準備怎麼這麼多廢話!哦,對了,龍鳴皇子殿下要是沒事的話,也一起!」

雖然不想邀請龍鳴,但是見他還呆在這裡,暴岡不得不做點表面工作。畢竟龍鳴還是皇子!

「呵呵,那就謝謝王叔了!」龍鳴很高興,這還是暴岡第一次宴請別人,想到這,他不由疑惑的看了紫音和羿鋒一眼。

心中泛起了道道疑惑的同時,對羿鋒和紫音兩人更加重視了起來,龍鳴模模糊糊有種感覺,暴岡暗疾的消除,必定和對方有些關聯。而且,被暴岡都稱為貴人的人,結交絕對不會有壞處。

……

在龍鳴皇子不斷的猜測下,暴岡把一行人帶到了客廳,偌大的客廳裝飾的很漂亮,望著天花板上晶瑩剔透的水晶掛飾,羿鋒愕然笑道:「想不到暴岡王爺粗狂的外表下能裝飾出如此漂亮細膩的客廳!」

暴岡訕訕的笑道:「鋒少說笑了,這那是我裝的啊,是上官家的那個小妮子上次陪她爺爺來我府邸的時候,順手指點的!」

龍鳴聽到暴岡的稱呼,更是驚駭的看了羿鋒一眼。讓暴岡用『少』來稱呼的人,在整個帝都也沒有幾個?!這少年到底是如何讓暴岡如此看重!

「上官家?!上官羽鳳?」羿鋒古怪的看著暴岡說道。

這時輪到暴岡驚訝了:「鋒少認上官羽鳳那小妮子?!呵呵,那小妮子長的倒很標誌,我曾經還想讓我家小子和她結成一對呢,只是沒想到她有婚約!」

暴岡言語間頗為可惜,上官羽鳳的漂亮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要是他年輕幾十歲。絕對擋不住那女人的魅惑!

羿鋒聽到這句話,不可否置的笑笑,轉頭看了紫音一眼,嘴角閃過了一道邪魅的笑容:上官羽鳳雖然漂亮,但是相比之下,成熟風韻的紫音更有魅惑!

紫音見羿鋒的目光含笑的看著她,自然明白他在想什麼,白了羿鋒一眼,臉上也微微有些泛紅。

「父親!要不你再給我去提次親?!」坐在羿鋒旁邊的炎風,突然諂媚的對著暴岡說道,「慕容妹妹已經和別人解除婚約了。」

炎風笑的很猥瑣,雖然他對上官羽鳳談不上多喜歡,但是那女人漂亮啊,能娶回家暖被窩最好了。

暴岡當然知道自己這兒子什麼貨色,如同自己年少時候一樣,常常流連於風月場所!慕容羽鳳要是能看上他才怪,上次自己提親,就被上官羽鳳當面拒絕,自己的老臉算是毀了一次。

「哼!你小子以後少帶點風塵女子回家我就謝天謝地了。***,你丫的要是讓我再看見你在我們家院子裡面和女人肆無忌憚的做那回事情,我揍死你!」暴岡絲毫不在乎有外人在場,怒罵著炎風道。

想起上次見一女人含著自己兒子那東西在院子里旁若無人的大戰,他就想一巴掌拍死這混蛋。

羿鋒聽到暴岡的話,他額頭也忍不住冒出了一條黑線。豎起大拇指對著炎風說道:「兄弟。你牛!我膜拜!」

炎風嘿嘿直笑,絲毫不理會自家老頭子的怒罵,對著羿鋒投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讓旁邊的紫音狠狠的瞪了羿鋒一眼,手也轉到羿鋒的腰間,隱秘的狠狠一掐,偷偷的在羿鋒耳邊不滿的說道:「不準學這些東西!」

感受到腰間的巨疼,羿鋒齜牙咧嘴的抽搐了起來,他趕緊抓住紫音柔軟滑膩的小手,阻止她用力。

紫音見自己的小手被羿鋒緊緊的握住,不由臉色羞紅的掙扎了兩下,卻現怎麼也掙扎不出來。她不由恨恨的瞪了羿鋒一眼,但是卻不敢太用力,怕坐在身邊的暴岡現自己和羿鋒的手握在一起了。

而怕紫音再掐自己的羿鋒,卻也不敢放開紫音的手,於是兩隻手在桌子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第兩百三十三章傻子?!

紫音見羿鋒不放開她的手,也無奈的只能任由他握著。小心翼翼的打量了暴岡他們一番,生怕他們注意到羿鋒和自己的動作!

「對了,你剛剛說什麼?上官羽鳳那小妮子退婚了?」暴岡這時候才抓住炎風話里的意思,疑惑的對著炎風說道。

暴岡的疑惑,讓龍鳴皇子也打起了精神看向炎風,對於這個八卦很有意思。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上官羽鳳從小就和羿公家的一個孫子訂婚了。只是後來聽說他這孫子變廢人了。之後他就沒有再關注這件事情了。

「也說不上升退婚!應該說是人家對上官羽鳳不屑一顧。上官羽鳳他爹前去退婚的時候,直接被人家轟了出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慕容羽鳳是被人家休了!」炎風有些幸災樂禍了,對於那個他得不到的女人,他並不覺得同情。


「什麼?」

龍鳴和暴岡同時大叫道,不敢相信這個事實:上官羽鳳那樣女人都被人休?!先不說她的美貌,就是修鍊天賦,她也算的上一個天之驕女啊。這樣的一個女人會被休?!

「那休上官羽鳳的是不是一個傻子?!怎麼會做出如此傻的行為?!多少男人想擁有慕容羽鳳啊,而且藉助上官家的勢力,他絕對少奮鬥幾十年!」

暴岡的這一句話,頓時讓羿鋒猛烈的咳嗽了起來,剛剛下咽的茶水把他給嗆著了。

我靠!你這混蛋才傻子呢!本少智壓孔明,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會是傻子?!

「鋒少!你沒事?」暴岡見羿鋒喝水都能被嗆著,他深深的佩服了一番羿鋒,還是關切的問道。

羿鋒擦了一把嘴角的茶水,狠狠的瞪了暴岡一眼,咬牙切齒的說道:「沒事!」

「呃……」暴岡不知道羿鋒怎麼忽然變幻出這麼一副表情,但猜想應該是剛剛被茶水嗆著的原因。心底同情了一番羿鋒,繼續對著炎風問道,「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炎風嘿嘿的笑道:「整個湛藍學院,有多少個人不知道啊?!這件事情早就傳的沸沸揚揚了。上官羽鳳的未婚夫,不,是前未婚夫一出現在學院裡面。就找上了學院華夏幫的麻煩。連帶五虎之一的古拉十餘人被人一招放倒。最重要的是,她前未婚夫從開學到現在,居然一節課都沒去上。囂張猖狂到極致啊……」

「等等!你說上官羽鳳未婚夫一招放到十餘人?還包括白金學員?!」龍鳴皺著眉頭,疑惑的看著炎風說道,這和自己得到的消息不同啊。上官羽鳳的未婚夫不是號稱是一個廢物么?


「是啊?這一點全校都知道。皇子殿下去打聽一笑就知道了。」炎風很認真的回答龍鳴道。

龍鳴在炎風的回答之中,皺的更嚴重了:一個廢人能幹倒湛藍學院的白金學員?難道我的消息錯誤?!不可能啊, 一見南少總薄情

「對了,上官羽鳳的未婚夫叫什麼?」龍鳴疑惑的問道。

「他叫羿……等等……」炎風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轉頭驚駭的看向羿鋒,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少年也叫羿鋒。

「那個……學院被傳的沸沸揚揚的羿鋒,不會就是你?」炎風對著羿鋒訕訕的說道,不敢相信這個事實,他寧願相信是同名了。

炎風的一句話,瞬間把所有人的目光疑惑的看向羿鋒,不知道炎風說著說著,怎麼轉到羿鋒身上了。

「那個……「羿鋒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他訕訕的笑道,「那個……如果沒有巧合的話,我想我就是上官羽鳳的前未婚夫!」

「什麼?」

羿鋒的一句話頓時擊打其千道浪,一個個猛地站起身,驚駭的望著羿鋒。

炎風是驚訝羿鋒的實力和身份,想不到學院傳的沸沸揚揚的羿鋒會坐在自己身邊。

龍鳴驚訝的是羿鋒廢人的身份如何敗的白金學員!他已經決定了,回去之後一定要狠狠的查探關於羿鋒的消息。能讓暴岡稱呼為貴人,又休了上官羽鳳的人,一定會有秘密在身上。

而暴岡的驚訝卻在於談論了這麼久的人一直坐在自己身邊,而且自己罵他傻子,現在暴岡有些明白為什麼羿鋒會被水嗆著了。也明白為什麼連慕上官羽鳳那樣的女人他都隨意的休了,儘管上官羽鳳是天之驕女。但是卻也配不上羿鋒!

「呵呵,想不到鋒少居然是慕上官羽鳳的未婚夫。」暴岡苦笑了兩聲,也不由為以往的求親行為感到可笑。

羿鋒滿不在乎的笑道:「暴岡王爺要是願意要她做兒媳婦,儘管去就是,她和我沒關係!」

紫音儘管沒見過上官羽鳳,但是見暴岡等人一個個震撼的樣子,也知道絕對差不了。何況掛著上官府的名頭。但是想不到羿鋒居然會休了這樣一個女子。

以前一直認為羿鋒有花花公子潛質的紫音,這時也重新定位了羿鋒了起來,上下打量了一番羿鋒,現這好像不應該是羿鋒做出的事情。

「那羿鋒公子就是羿公的孫子了?」龍鳴看著羿鋒問道。

羿鋒轉頭看了一眼龍鳴,淡淡的說道:「我早就和你說過,我是我,他是他!我們兩人之間並沒有聯繫!」

淡淡的語調,讓所有人一愣。他們自然聽得出,這是羿鋒和羿公斷絕關係的語氣。

紫音聽到羿鋒如此語調,她感覺有些心堵的慌,、她彷彿能感覺到羿鋒的心情似的。從羿鋒懷中接過靈兒,柔聲的問道:「怎麼了?」

羿鋒的反常語調,讓紫音聽的出來,羿公和羿鋒絕對是有關係的!

望著紫音擔心的眸子,羿鋒隨意的笑道:「呵呵,也沒什麼,他們嫌棄我一個廢人罷了,把我逐出家門而已。反正我本就和他們沒關係,這樣也正好。少了我一份牽挂!」

「什麼?你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