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意外又發生了,斬牛刀竟然很輕鬆的一刀砍開了赤虎的下巴。雖然不至於把赤虎的下巴砍下來,刀鋒也已經鑲進了赤虎的下巴里。赤虎的身體也突然變得不那麼強硬了,竟然被這斬牛刀的一撩之勢給掀了起來,它碩大的身體向後翻去。

「撲通。」

赤虎的摔倒了,而此刻的唐浩和落月也幾乎同時出招了,他們攻擊的不再是赤虎的眼睛,而是赤虎的喉嚨。那本就被斬牛刀穿透的喉嚨,先是迎接了唐浩的刺骨劍,然後又迎接了落月的護手環。

「撲。」

一股鮮血噴湧出來,險些噴洒到唐浩和落月的身上。新虧兩人反應夠快,躲開了這一股血箭。

無論是人,還是妖獸,如此大量的噴血,都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它已經無力控制身體了。

「嗷……

赤虎那巨大身體搖晃著站了起來,看著唐浩、落月和方同三人。它喉嚨的血箭還在噴射,腳下已經是血流成河了。

方同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這頭赤虎明顯已經不行了。可是它為什麼突然就不行了,它那鋼筋鐵骨怎麼突然就被攻破了呢?以他對妖獸的了解,只有當它受到重創的時候,身體防護才會如此贏弱不堪。

可是在他穿透赤虎喉嚨之前,它根本就沒有受到重擊啊!

「嗷……

赤虎又嚎叫了一聲,它也知道它要死了,它眼睛里的凶性漸漸的淡了,它的身體也開始搖晃起來了。

「嗖……

突然,方同看見唐浩再次出手了,他手中的刺骨劍目標是赤虎的額頭。

「刷。」

劍光一閃,一尺多長的刺骨劍刃全部刺進了赤虎的額頭。這個大傢伙目光一凝,搖晃著後退幾步,隨即「撲通」一下摔倒在地。

看見這一幕,方同心中感嘆,這兩位小老闆一個比一個狠。

這場意外的碰撞以赤虎的死亡而告一段落,讓方同彷彿是在夢裡,他覺得很不真實。

「刷。」

唐浩抽出了刺骨劍,隨即割開了赤虎的喉嚨,劍尖深入,用力一挑,一顆赤紅色的內丹彈了出來,他伸手接住內丹,很隨意的笑了。

方同一看,也邁步上前,對唐浩說道:「我們可以回去了。」

「還太早。」唐浩平靜的說道。

「太早!」方同意外的看著唐浩,他們這次的任務就是陪著唐浩來獵殺妖獸,想在已經獵殺了妖獸,任務結束,就該回去了。

唐浩看著方同說道:「我想弄一頭橙級妖獸。」

「橙級妖獸!」方同長大了嘴,這位小老闆的胃口也太大了吧。

「我們在直面赤虎的時候贏了,未必就對付不了橙級妖獸。」唐浩看著方同那錯愕的臉說道。

方同眉頭一皺,稍微頓了頓,這才說道:「唐少爺,我們能贏,是因為運氣好,這頭赤虎之前應該受傷了,不然我們贏不了。」

唐浩很隨意的說道:「它沒受傷。」

「沒受傷,不會的,不受傷,它不可能突然弱了下去。」方同經過短暫的分析,確定赤虎肯定是受了傷,所以才會突然失去了抵抗力。

「它確實沒有受傷,它是被我算計了。」唐浩說道。

「算計了?怎麼算計的?」方同意外的看著唐浩,因為它沒看見唐浩又任何多餘的動作。

唐浩微微一笑:「這是我的秘密,我能算計它,也能算計橙級妖獸。」

方同覺得唐浩不是一個會說大話的人,可是現在唐浩的話確實讓他覺得是在說大話。

「我不是一個傻瓜,不會做有去無回的事情。」唐浩說著開始肢解赤虎的四根腿骨。

方同一臉的迷茫,心道,如果現在回去,可以直接把赤虎的屍體抬回去,每一個部分都能賣錢。但是如果繼續前進,那就不能帶著這個累贅。

「等回去之後,我再給你加一顆。」唐浩一邊肢解赤虎的腿骨,一邊說道。

方同聞言,心頭一震,再加一顆?那就是三顆爆力丹了?這可是一份讓人無法拒絕的報價啊!

「動手吧。」

唐浩回頭看了一眼有些發獃的方同。

「好。」方同一咬牙,心中暗道,拼了,他們都敢拼,我為什麼不敢拼。能夠拿回三顆爆力丹,還有比這更加讓人興奮的嗎?

於是,方同上前,也跟著肢解赤虎的腿骨。

方同是武士高階,力量比唐浩和落月都強很多,肢解赤虎的腿骨比唐浩和落月快多了。不一會兒,方同肢解了兩根腿骨,唐浩和落月各肢解了一根。

當方同想要去剜赤虎的眼睛時,唐浩說道:「方大哥,你先去吧,眼睛我們來。」

方同聞言,有些意外,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把四根腿骨放在背包里,看了看唐浩,又看看了落月,最後看了看赤虎的眼睛,然後向山下奔去。那幾個同伴還不知道這裡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事吧,等一會兒他們知道了,肯定會不敢相信這時事實的。

等方同走了,一道金光從唐浩的口袋裡彈射出來,閃電般的竄進了赤虎的眼睛里。

情伐 唐浩和落月看著赤虎的眼睛在不斷的塌陷進去,兩人都是眉頭微皺。這個小傢伙真是太能吃了,赤虎的眼睛比赤狼更大。它那麼大一點身體,怎麼能吃下去體積這麼大的東西呢?

沒用上三分鐘,赤虎的兩隻眼睛成了兩個黑窟窿,炫金蛇從其中一個黑窟窿里爬出來,立在赤虎的額頭,高高昂頭,一副勝利者的樣子。

唐浩和落月看著炫金蛇的眼睛,他們想知道這條連續吃了兩頭妖獸的眼睛之後,會不會發生變異。

炫金蛇明白兩人期望,它昂著的頭微微搖晃了一下,它是在告訴唐浩和落月,它不會變異。唐浩和落月一見,臉上都露出一絲淡淡的失望。

「嗖。」

炫金蛇炫耀完了之後,便又回到了唐浩的口袋裡。

「走吧。」唐浩看了一眼落月,然後向山下走去。

「你的毒粉還有嗎?」落月跟在唐浩身後說道,剛才唐浩就是在連續攻擊赤虎的時候,對著赤虎撒了毒粉,才導致赤虎中毒,失去了抵抗力的。方同沒看見,她卻看見了。

「那叫七步倒,是陸含和問問給我的,專門對付妖獸的毒藥。還有一些,再對付一頭妖獸沒有問題。」唐浩一邊走一邊答道。

落月聞言,嘴角也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說道:「問問和陸含比我們更加的天才。」

「嗯。」唐浩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無論是在地球上,還是在這裡,這兩個女孩給予他的幫助都是無法用言語來講述的。

走著走著,落月突然又問道:「你還有沒用的殺手鐧吧?」

「電擊棒和炫金蛇。」唐浩答道。

「這就是你對付橙級妖獸的信心?」

「嗯。」 先婚後愛,總裁盛寵小萌妻 唐浩笑道:「你應該知道我有殺手鐧吧?」

「我知道你不會無緣無故的如此自信。」落月說道。

唐浩微微一笑:「還是你比較了解我。」

落月聞言,眉頭微蹙,沒有說話。

不一會兒,兩人就到了山腳下,看見方同帶著狩獵隊的其他人迎了上來。大家的臉上都帶著興奮的笑容,立刻上前跟唐浩和落月打招呼。不說別的,但是這兩位小老闆的勇敢,就讓他們感到非常的欽佩。

方同見人都到齊了,他便說道:「唐少爺想繼續前進,大家覺得怎樣?」這畢竟是拚命的事情,他必須跟大家詳細說明。

李當、樓三刀等幾人一聽這話,都很意外。他們這次的任務就是陪著唐浩和落月來獵殺妖獸,現在殺了一頭赤虎,已經算是完成任務了。怎麼這兩位小老闆還要繼續前進呢?

方同見眾人意外,他又說道:「唐少爺的目標是橙級妖獸。」

眾人一聽這話,更是無比震驚了。成立狩獵隊這麼多年來,他們只有一次運氣好,獵殺了一頭受傷的橙級妖獸。那完全是碰運氣,不是憑實力。如果遇到一頭完好無損的橙級妖獸,他們只有逃跑的份兒,你還要看他們逃得投不夠快。

現在竟然要主動去獵殺橙級妖獸,這不僅僅是勇敢了,而是有些無知了。

「唐少爺又給我們加了一份酬勞,現在是三顆爆力丹。」方同繼續說道。

眾人一聽這話,都抬頭看著方同。他們都知道,隊長方同很需要爆力丹。

「我同意。」李當率先開口說道。

「我也同意。」樓三刀也立刻說道。 李當和樓三刀都是武士中階,是狩獵隊中僅次於隊長方同的修武者。其他三人褚正軍、錢回和張行則都是武士初階。這是修武者的最初級境界,到了這個年紀,說明他們天賦也僅限於此,已經不太可能有所進境了。他們進山狩獵,不過是為下半輩子積攢些錢,以便能夠過得好些。

可是此刻,如果繼續前進去面對橙級妖獸,那非常非常有可能就沒有下半輩子了。所以這三人很是猶豫,他們不想前進,但是又覺得對不住方同。

「錢回、張行、褚正軍,你們三個上山,帶著赤虎的屍體回去等我們。」方同突然乾脆的說道,他非常了解和三人的心情,也接受他們這樣的決定。

「老大,我們……錢回想解釋。

「我都明白,我一點都不怪你們。下次進山,我一定還帶著你們。如果我們真能僥倖獵殺到橙級妖獸,一定會分你們一份。」方同大氣的笑道。

「老大,我們跟你去,不就是個死嗎?」褚正軍立刻霸氣的說道。

方同立刻搖頭道:「剛才是我欠考慮了,我是不應該問你們的。」

「老大……褚正軍還想說話,被方同給阻止了,他說道:「你們三個聽我的命令,帶著赤虎的屍體回去等我們。」

褚正軍、張行和錢回三人見方同如此堅決,都覺得有些對不住方同。這些年來,方同對他們不錯,每次的狩獵的分配上,都會照顧他們。現在方同要去冒險,他們卻不能跟著,這多少有些不過義氣。

「走,去拿赤虎的屍體。」方同說著向山上走去。

眾人立刻跟上,再次向上頭奔去。

很快,一行人到了山頭。褚正軍,錢回、張行三人抬著赤虎的屍體,跟方同等人道別。

方同、李當、樓三刀、唐浩、落月等五人也繼續向大山內進發。

剛走了不遠,方同便猛然回頭,望向了錢回、褚正軍、張行三人離開的方向。

「怎麼了?」李當問道。

「好像有人。」方同說道。

「去看看。」落月說著當先轉身飛馳而去。

方同、李當、樓三刀、唐浩四人立刻跟上,向山外的方向飛馳。

轉眼間,五個人狂奔了三千米,看見了褚正軍、張行和錢回。在三人的面前,還有六個人,這六個人正是竇固狩獵隊和韓路。

無論是竇固狩獵隊,還是韓路,看見那赤虎的屍體,都是一臉意外。不過竇固的目光中更是多了一份貪婪。

唐浩、方同等人一看就明白,這竇固等人並未離開他們太遠,他們應該是被赤虎的吼叫聲吸引來的。他們之所以來的慢了,也是想悄然的靠近赤虎。但是卻沒想到,看到的是赤虎的屍體。而抬著赤虎屍體的人,竟然是他們認為弱小的方同個狩獵隊員。

竇固看見方同等人到了,眉頭一橫:「是你們獵殺了赤虎?」

「當然。」方同凜然道。

「它該不會是被人打傷了,你們撿了個便宜吧。」竇固帶著調侃的語氣說道。

「這跟你無關,你難道想搶屍體嗎?」方同說著忘了一眼韓路。他覺得如果韓路不在,竇固也許真會搶。可是之前韓路的表現很大度,他覺得韓路不至於連一具妖獸的屍體都要搶。

韓路看著方同,問道:「你們跟它正面碰上了?」

「是的。」方同答道。

韓路又仔細的打量了一下眾人,他覺得這麼短的時間內,他們肯定沒有機會來布置埋伏,所以才會認為方同狩獵隊跟赤虎狹路相逢了。這一群人合力獵殺了赤虎,也還可以理解。但是方同狩獵隊中,沒有人受傷,這讓他很是不解。

「我就不信你們能夠獵殺一頭完好無損的赤虎。」竇固說著就要上前看赤虎的傷口。

「走吧。」韓路突然說話了。

竇固聞言,眉頭一皺,立刻停止了腳步。

韓路看著唐浩和方同一眼,向大山深處走去。他這次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橙級妖獸的內丹,不想在這裡繼續耽誤時間了。

竇固又看了一眼赤虎的屍體,有些不甘的跟上了韓路。

方同見竇固等人走了,他的心裡才鬆了一下。他看看遠處,又看看赤虎的屍體。他還真擔心再褚正軍三人再遇到不講道義的狩獵隊,他說道:「我們送送你們。」他說著看了看唐浩。

唐浩其實不太願意耽誤時間,但是他也能理解方同的心情。

方同繼續說道:「越往山裡走,越是危險,我們今晚還是不要太深入大山了。」

「嗯。」唐浩覺得方同的想法也是對的。

於是,眾人伸手,抬著赤虎的屍體,向大山外走去。

這樣一來,速度就快得多了。來到獵殺赤狼的地方,還順便把赤狼的屍體也帶上。反正要回去了,多一具屍體,就能多賣幾個錢。

天黑下來的時候,一行人到了斬蟒山的邊緣。褚正軍、錢回、張行三人讓方同等人不要送了,他們打算連夜趕路。

既然已經到了這裡,方同覺得也不會有太大的危險了。不經道義的狩獵隊敢在山裡不講道義,但是到了山外一般就不敢了。修武者很愛惜自己的名聲,狩獵隊也很愛惜自己的名聲。如果狩獵隊的名聲太壞,上了黑名單,他們獵殺的妖獸也會被人嫌棄,也很難賣上價格。

特別是以武士境界的修武者為核心的狩獵隊,更是不敢明目張胆的搶劫別人的獵物。

於是,張行就把赤虎和赤狼的腿骨也都交給褚正軍等人,讓他們帶回去給朱翠園。

等褚正軍等三人要走的時候,唐浩對褚正軍等三人說道:「赤虎的屍體也帶回去給朱翠園吧。」

「好。」褚正軍心裡有些不舒服,雖然這次任務的任何收穫都應該歸唐浩,可是和已經沒有最至強的內丹和腿骨的屍體,唐浩竟然也想要,他多少覺得唐浩有些摳門。

唐浩繼續說道:「這兩具屍體值多少錢,我給你們雙倍。」

「唐少爺,這本來就應該歸你的。」方同立刻說道。

「就這麼辦了,你們到了韓童鎮之後,不要離開,等我回去。」唐浩對褚正軍三人說道。

「是,唐少爺。」褚正軍三人此刻覺得唐浩很仗義,也不枉方同陪著他去冒險。

於是,雙方再次分手,褚正軍三人出山,方同等人進山。

狂奔了一陣之後,唐浩等人又到了昨夜休息的地方。方同決定,就在這裡休息。唐浩沒有反對,大家就在這裡休息了。

這裡是斬蟒山的邊緣地帶,妖獸也都知道這裡的人比較多。所以它們一般也不會到這裡來,所以這個地方一直被認為是安全的。一般以武士境界的修武者為核心的狩獵隊,一般都會在這種地方安營休息。

雖然這一夜很安靜,可是方同、李當和樓三刀三人的心情卻不能平靜。他們都知道明天將要繼續進入大山深處,而且那將是他們沒有進入過的地方。那裡當然有橙級妖獸,但是同樣也意味著兇險和死亡。

他們都不太明白,唐浩和落月為什麼如此勇敢,為什麼如此的無畏。

第二天天剛一亮,唐浩便命令啟程,他不想再多耽誤時間了。已經有了一顆赤虎的內丹墊底,他更加的無所畏懼了。面對橙級妖獸的鍛煉價值可定要大於赤級妖獸,更重要的是,用橙級妖獸的內丹練出來的丹藥,一定比用赤級妖獸內丹煉製出來的丹藥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