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方世川冷冷哼道:「既然他已經等不及了,那就給他一個痛快,通知西江和江海的人暫避鋒芒,這次由你親自出馬,直奔蘇杭!」

直奔蘇杭!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表露出了方世川要滅陳天的決心,以及那勢必會成功的強大自信!

而聽了方世川的話,邱天左卻搖了搖頭,「不安全,咱們能猜的那陳天的計劃,陳天也能對咱們的行動看出一些皮毛,一旦我離開了河洛市,恐怕陳天會立即帶人再次前來偷營!」

「偷營」這個說法,來源很早,有著兩層意思,一層是指「苟且偷生」,這是一句貶義詞,另一層是指:出其不意的偷襲敵人的軍營。

《游邊》詩中說:「偷營正天黑,戰地雪多紅」,而在《水滸》之中梁山的眾多好漢也曾提及過:「我們眾多兄弟偷營劫寨只可一回,如何再行得!」

而如今邱天左將「偷營」這個詞用在陳天的身上,並沒有要貶低陳天的意思,相反卻是把他提高到了一個遠超常人的位置上,現在是和平年代,早已沒了什麼梁山好漢,但在邱天左的心中,陳天這個後輩,雖算不上英雄,卻擔起的「好漢」這頂帽子!

方世川一下子就聽懂了邱大師話中的意思,不由嘆息了一句,「這麼一個好苗子,可惜了呦,如果不解決了他,我們就算派多少人去西江和江海,都無濟於事。因為只要不是你出馬,根本就無人能奈何得了陳天,而他的蘇杭與西江和江海毗鄰,咱們去了他大可以躲,咱們走了他大可以攻,安心不得呦!」

這一點,也是方世川決定讓邱天左親自進攻蘇杭的另一個原因,只要徹徹底底的解決了陳天,那不管是蘇杭,還是西江或者江海,也全都會跟著平靜下來。

「要行動也可以,除非……」

邱天左話只說了一半,他相信方世川能夠理解他的意思。

果真,方世川點了點頭,「這一次就按你說的做!」

華夏,首都,市中心,一座被高高院牆圍起來的院子當中,在稍微靠後一排的三層小樓里,二層樓的辦公室,龍影敲了敲門,走了進去。

辦公室的裝修很簡單,一組會客用的黑色沙發,一張簡單的辦公桌,在辦公桌後面,坐著一個兩鬢有些發白,五十多歲的男人。

「報告首長,蘇杭陳天與河東方世川,兩人都已經展開了行動,目前交鋒數次,雙方各有損傷,而根據眼前的形勢分析,總攻很快就會到來,我們要不要派出人手去協調一下?」

首長抬起了頭,露出了一張熟悉的面孔,寧國棟,寧中將!

既然有寧中將親自坐鎮這裡,那這院子的廬山真面目也就昭然若揭了!

不錯,這裡就是華夏暴力機器,龍怒基地,其中不僅有龍怒的科研中心,訓練場所,也是各個龍怒成員起居生活的地方。

一般在沒有任務的情況下,龍怒的成員都會待在這裡,而如今龍影的任務就是負責注意蘇杭陳天的一舉一動。

因為此時的龍影,就是陳天這個龍怒外編人員的考核官!

寧國棟有些頭大,身為一個中將,年紀已經五十多歲了,雖然還算不上一個老人,但也到了該清靜享福的時候了。

可惜,他卻偏偏還得坐鎮這龍怒總部,當然這倒不是寧國棟倚老賣老不想再為國家出力,反之他是在為整個龍怒擔憂。

假如龍怒之中有人有能力能接替他如今的位置,他又何須親自坐鎮?

這隻能說,目前龍怒的情況已經是遭的不能再遭了,高端戰力極度缺乏,很是讓人捉急,是以寧國棟對於陳天能夠加入龍怒的事情,也很是看重!

皺了皺眉,寧國棟沉聲道:「這就要發起總攻了?我還因為他們會再耗一段時間呢。」

這句話很簡短,但卻已經表明了寧國棟不管是對於陳天,還是對於方世川,兩方的行動他都清楚,而陳天還好,現在頭上掛著一個龍怒外編人員的大帽子,可是方世川就不同了。

方世川是一個在地下世界廝殺了一輩子的人,是個地地道道的「黑人物」,假如他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國家暴力機器的眼皮子底下,不知道又會是什麼想法! 「啟!」牧雲長嘯一聲,面對這來勢洶洶的戰斧,雙拳生機死氣交織,能量劇烈抖動中,一拳橫擊而出。

勢大力沉!

這一拳的威力太過剛猛了,足以推翻這世間的一切,可毀天滅地,就算是那火龍戰斧都轟然炸開。

餘威不減中,整個領域都產生了劇烈的抖動,不斷的有界壁崩裂開來,產生了劇烈的大爆炸。

生死天沉拳!這是牧雲將體內世界的兩種能量和天沉神體融合在一起,所造成出的恐怖的威勢。

「砰!」的一聲,巨響聲中,火龍戰斧雖然炸碎,但那破裂的碎片混合著月光依舊產生了一股可怕的能量沸騰。

能量加持,融合之後,威力成倍激增,哪怕是將其崩裂,依舊產生了足夠強大的能量衝擊波,掀開牧雲,狠狠的撞擊在一座領域中的神山上,將其當場炸開,碎石漫天飛舞。

「荒天火龍殺!」在這瞬間,丹妮莉絲再次降臨了,她徒手演化出一條火龍,在月光的加持下,速度快到了極致,打出了毀滅性的能量,朝著牧雲瘋狂的傾瀉而來,能量浩瀚到了極致,令人心驚。

但就在這一瞬間,牧雲消失不見了,那荒天火龍殺狠狠的碾壓在地面上,徹底擊穿了地面,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

可怕至極!

千鈞一髮之際,牧雲施展開了飛仙體,在這極致的速度下,避開那恐怖的能量衝擊,同一瞬間他出手了。

生死飛仙拳!

這一次,他融合出了飛仙了,將陰陽世界的力量另類轉化,就算是那月光加持下的丹妮莉絲移動何等的迅猛,都無法避開這一隻鐵拳。

倏忽之間,便出現在丹妮莉絲的身前,朝著他狠狠的衝撞而去,但就在此刻,月華瘋狂大爆發。

丹妮莉絲的身後,夜冷月爆發出最強神威,背負三條火龍,打出月華恐怖一擊,狠狠的轟開了牧雲。

巨響聲中,牧雲再次橫飛出去,這兩人的體內世界加持之後,更是威力提升了十倍不止,給牧雲都造成了極大的困擾。

他先後兩次,施展出了生死飛仙拳和生死天沉拳,但是都難以撼動那十倍的威壓爆發,被直接砸開。

張口噴血!

「好強橫的兩人啊,這牧雲終於負傷了,我還以為他是鐵打的呢,根本就不會負傷!」見到這一幕,有修士不由得驚呼起來。

牧雲的表現,太強勢了,連續的戰鬥中,卻幾乎不曾負傷,這讓終於對於他的仙體羨慕不已。

但事實證明,仙體也並非是無敵的,依舊會負傷!

「有點意思……」

牧雲緩緩的站穩身形,目光落在兩人的身上,笑著說道:「不得不說,你們真的太天才了。第一次嘗試融合,便選擇了最佳的戰鬥方式,構建出了交織領域,以火龍為主,月華加持,遞增戰鬥威力,化作最強進攻,這是越戰越強的節奏,每一擊的力量會更加恐怖。

但也有一個弱點,那便是,你們的血氣,難以持續不斷的支撐下去,若是我採取躲避的方式,消耗你們的血氣,將會輕易獲勝。

這種方式,我不需要,既然要正面抗衡,那便讓我看看這融合的體內世界領域能夠爆發出的最強威力吧!」

「厲害了,牧公子,一眼看穿了其中的優劣,不愧是一代天驕,年輕一輩中,無人可比肩。」夜冷月都忍不住說道。

這種最佳的組合方式,成倍遞增能量,非常的強大,但是也有破綻。可偏偏牧雲一口道破其缺點后,卻不曾以此破解,反而是要正面抗衡。

「生死皇蠍拳!」牧雲冷喝一聲,皇蠍霸體轟然展開,融合了陰陽世界之後,威力狂暴的激增起來。

這一拳,論力量並不算強大,但是重在鋒銳!一拳,便宛若是一桿長槍,一柄利劍一般,撕裂長空,奮力刺出。

似乎,要將兩人的領域擊穿破碎一般。

「三倍加持,翻天,鎮!」夜冷月和丹妮莉絲同時出手,這是她們第三次進攻,威力將會達到三倍加持。

毫無疑問,在這霸道的一擊之下,牧雲的生死皇蠍拳根本就無法將其擊穿,相反在觸碰的瞬間便轟然炸開了。

牧雲橫飛,鮮血狂噴,這讓遠處的眾人紛紛擔憂不已。

無論是夜冷月還是的丹妮莉絲,都是極端強大的存在,在融合之後,威力不斷的激增下,所產生的衝擊力更是強橫到了極致。

牧雲融合仙體,通過體內世界的能量爆發開來,先後施展出三道進攻,但是都被轟碎炸開了,難以抵擋。

特別是當這三倍攻勢爆發后,他的生死皇蠍拳,幾乎在瞬間便炸開,根本無法撼動那狂暴的一擊,若非是他的體魄極度強橫,只怕會在瞬間四分五裂,血濺當場。

融合進攻,道法玄妙,一招一式,都蘊含著兩人的最強威壓,看似簡單幹脆的進攻,實則是大道至簡。

節節敗退,鮮血淋漓,隨著第五次爆發之後,牧雲的身軀都崩裂了,難以承受那種極致的威力碾壓。

相反,夜冷月和丹妮莉絲則是越戰越強,但隨著她們的不斷進攻,血氣也是瘋狂的消耗,到了現在也有些吃力了。

觀戰的眾人,很難體會到那種玄妙,他們卻只是看到牧雲不斷的敗退,不斷的噴血橫飛,心中震顫不已。

「看來,牧雲還是託大了,面對這兩人的聯手鎮壓,或許將會戰敗,無法取得勝利了。他的不敗神話要終結了。」有人歡喜的說道。

從牧雲聲名顯赫以來,不管是面對何等強大的對手,幾乎便沒有戰敗的時候,但是現在,他們看到了一絲趨勢。

這自然是給無數壓力山大的年輕一輩的天驕一場極大的歡喜,一個個目不轉睛的盯著戰場,等待著牧雲落敗的那一瞬間。

「牧雲的表現已經足夠驚艷了,不管勝負,都註定了是一代天驕。在雲海界中,難出其而啊。」

有目光敏銳的老者,不由得感慨道。

「轟隆!」巨響聲傳來,牧雲第六次被轟飛開來了,此刻的他身軀上的裂痕成片,鮮血淋漓,觸目驚心。

相反,夜冷月和丹妮莉絲則只是血氣損耗,並未受到任何傷勢,在這樣的戰鬥中,幾乎便是碾壓式的佔據了上風。

「冷月世界、火龍世界,果真是名不虛傳啊。荒天訣加上完整的天道法則,更是毫無紕漏,你們若是此生聯手下去,完成體內世界的融合,甚至是大道的融合,將會是無敵的存在,很難有敵手。」牧雲讚賞道。

「牧公子,你嘗試的也差不多了,是不是也該讓我們看看你的真正體內世界的威力了?」丹妮莉絲問道。

聞言,在場眾人紛紛都愣住了。

打了這半天了,敢情這牧雲竟然只是試探性的進攻,剛才的攻擊並非是他真正的最強威力?

這讓無數人都吃驚不已,一個個目瞪口呆,試探性的進攻都這般恐怖了,那麼真正的攻勢該是何等強橫呢?

「也罷,如你們所願!接下來,便是我的殺招了,還請兩位做好心理準備。」牧雲平靜的說道。

剛才的戰鬥中,他重在參悟試探,了解兩個完全不同的體內世界融合的玄妙,為自己的融合天道做出彌補。

在這第六次戰鬥之後,他基本上便已經參悟透了兩人的進攻玄妙所在,對於他本身而言,也是一種極大的收穫。

繼續下去,也沒有任何收穫了,既然如此,也該是戰鬥結束的時候了。

「轟轟……」在這瞬間,牧雲的陰陽世界先後大爆發,無盡的生機和死氣瘋狂的瀰漫開來,加持在他的身軀之上,整個人都變成了半黑半白,宛若是陰陽人一般。

「生死真龍拳!」

牧雲長嘯一聲,渾身血氣爆發開來,匯聚在一起,化作了一道驚天動地的神威,狠狠的衝擊而下。

一拳見證生死,一拳封印天地!

「爆發……」感受到那一道拳意的恐怖,兩人心中狂跳,所有的威力都在瘋狂的加持,殺意不斷的暴虐。

七倍攻勢、八倍攻勢、九倍攻勢……

瞬間,便達到了十倍攻勢的峰值,所有的能量都匯聚在一起,迎空便是瘋狂的傾瀉出來,一斧可弒天仙。

但,令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隨著牧雲的鐵拳碾壓下來,諸天萬道都被分裂開來,陰陽混淆,混沌暴亂。

那十倍進攻衝擊的過程中,便開始了瓦解,被拆分成為陰陽二氣,不斷的削弱,快速的磨滅。

當靠近牧雲身前的時候,能量已經削弱大半,但就在此刻,一道龍吟聲響起,鐵拳之中飛出一條真龍,化作龍拳,狂暴碾壓下來。

封鎖天地,無法超脫,在這一拳之下,兩人拼盡全力的釋放出能量卻都難以抵擋,領域快速的崩塌起來。

無法阻攔,更加無法抗衡,摧枯拉朽一般,便被龍拳崩滅,在這一瞬間,所有的一切都宣告結束了。

虛空大破滅,黑洞被蒸發,一切都回歸到了零點,兩人同時遭到了極致的進攻,轟然聲中領域炸開。

體內世界分裂開來,兩道身影橫飛開來,沉重的栽倒在地,鮮血淋漓,慘不忍睹! 一拳重創!

生死真龍拳下,真龍一出,必見生死,這是牧雲陰陽世界的極致演化,這是最為霸道強勢的一拳。

若非是他留手,那麼夜冷月和丹妮莉絲兩人必將當場灰飛煙滅,絕對沒有倖存的可能,足以可見此拳的恐怖所在。

「這,這是什麼招式?」天鏡外,無數修士都心頭狂顫,他們幾乎沒有看清楚那一拳如何爆發的。

但是,結果便已經出現了,加持到了十倍威勢的兩人都難以阻攔這種極致的戰鬥,當場便身負重傷。

「好恐怖的一拳,這世間居然還有如此強大的拳法,當真可怕!」有強者驚呼出聲,那一拳給他們留下了太過深刻的印象了。

在這一刻,他們才徹底的明白,牧雲是何等的強勢,哪怕是不進行算計,本身都是極為強橫天才的存在。

堪稱年輕一輩第一人,並且是當之無愧!

「我的天賦,和牧雲相比起來,便是垃圾。我還算是什麼天才,我只是一個平凡人而已,什麼天才,真是可笑……」甚至,有年輕一輩的天驕都自嘲起來,心中一片死寂,有牧雲在,他們難以望其項背。

此生無望,這是一種極致的打擊,讓他們感覺到了有心無力。

「我們輸了……」夜冷月和丹妮莉絲站起身來,饒是強橫如他們,都露出了一絲后怕,滿是震驚。

那一拳,太強橫了,摧枯拉朽一般,崩滅了她們的融合領域,直接將其打崩了,沒有絲毫的花招。

「雖敗猶榮,你們的表現已經足夠突出了,第一次嘗試融合體內世界,便取得了如此成就,當真是可喜可賀。」牧雲輕聲說道。

見到這兩人的慘狀,卻無人進行嘲諷,畢竟她們代表著年輕一輩的巔峰存在,可依舊是戰敗了。

不是他們不強,而是牧雲太強了,強的離譜!對於這兩人,那些圍觀的修士依舊是非常的敬佩,特別是兩人所釋放出的融合領域,更是開創了一個無敵的戰鬥方式,不得不令人感慨萬千。

「這一條路,前途無限,你們選擇對了屬於自己的路。冷月姑娘的完整法則下的冷月輝光趨於完美,但此地不是母世界,所以無法徹底發揮出最強威力。至於丹妮姑娘,你的荒天訣太殘缺了,無法支撐更強威壓,若是得到完整的荒天訣,必將突飛猛進。屆時,你們兩人重現聯手,堪稱無敵。我不敢說再次戰勝你們,但一定會非常艱難。」牧雲平靜的說道。

「母世界,完整天道法則?」夜冷月的眼中露出了一絲迷茫的神色,對於牧雲的話似乎非常不解。

這讓牧雲反而更加的奇怪了,他從這夜冷月的身上能夠輕易的感受到完整天道法則的烙印,但是對方的反應卻並非作假。

難不成,還有其他因素導致?

「可惜了,荒天訣雖然強大,我卻無法得到完整的了,只怕此生無望。」丹妮莉絲露出了一絲遺憾的神色。

「你有機會!」牧雲果斷的開口說道:「若是你相信我的話,可以跟我走一趟,我會帶你找到完整的荒天訣!但,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丹妮莉絲呼吸如窒,急忙問道,這荒天訣對於她來說太過重要了,是她成長的必備。

「若是你信得過我的話,你身上溫養的那一段殘骨,我有用。」牧雲上下打量了丹妮莉絲一眼,忽然開口說道。

「這……」聞言,丹妮莉絲不由得愣住了,她身上的確有一段殘骨,但是卻根本無人知曉。

這牧雲,如何看穿的?

「若能得到完整的荒天訣,殘骨你現在就可以拿走,我相信你!」丹妮莉絲沉默了片刻,便取出了一段焦黑的骨骼遞給了牧雲。

牧雲伸手接過,感受到那骨骼中流淌出來的熟悉氣息,不由得心中大動,輕撫著骨骼陷入到了追憶之中。

東荒女帝,何等的驚艷,但卻為了救援他,不惜四分五裂,這一份恩情,他永遠無法忘懷。

這一根殘骨,便是屬於東荒女帝,只可惜骨骼太過殘損了,裡面僅有的一絲真血也幾乎微不可見。

尋找真血,這是牧雲的目的,進入到輪迴天域的時候,便是想要搜尋,從而復活東荒女帝。

這聽起來,非常的誇張,但並非不可實現。至少,牧雲還有一線機會!但凡是有一絲,他們不會捨棄。

搖搖頭,牧雲將殘骨收好,隨後說道:「我會幫你得到荒天訣!」

「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