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先生,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我縮了縮脖子,很上道的1說。

「想的美!」商璟煜淡淡的吐出三個字,放開我,整理了下他自己的衣服。

我才注意到他今天穿的人模狗樣的,不說話的時候真的很帥。

可是…

「商先生,你不是…呃…」我組織了下語言:「為什麼還要來參加這些宴會?」

商璟煜見我關心他,神色緩和了一點:「如果被外人知道我的事,DK會被吞的渣子都不剩!商夫人也會被趕出商家。」

我一怔,我倒是沒想到這一層,我抬起頭從新審視了商璟煜,這就是他不能下葬的原因?

背負著太多的東西,連死了也不得安寧?

我忽然覺得他有點可憐了。

見我發愣,他把外套脫下來給我:「一會我會出去露個面,你在門口等我,別,亂,跑!」

別亂跑三個字他說的咬牙切齒。

嚇得我一個哆嗦。

「商先生,您放心,我一定不亂跑!」我趕緊保證。

商璟煜這才點點頭。

我們到了大廳,人已經很多了,商璟煜一出來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農門醜女:養個夫君好種田 男人們是審視,女人們是花痴。

我縮在角落裝鴕鳥,儘管如此還是有人看得出我穿了商璟煜的外套,那些女人們看我的目光變得不善起來。

我低著頭想去一個角落裡,耳邊不時傳來一些指桑罵槐的話,我都當沒聽見。

商璟煜走到前面,他只穿了襯衫,此時的他很自信,不苟言笑的臉上揉著幾分沉穩。

這樣看他的確是個有魅力的男人。

我拍拍自己的臉,我到底在想什麼,我是瘋了才覺得他有魅力,他明明就是金玉其內,再完美的外表也掩飾不了他的內心。

他是個惡劣的男人。

我正出神,忽然嘴被人捂住。

「唔…」

我發不出聲音,被一股大力拖著往裡走。

而周圍人的目光都在商璟煜身上,加上我站的偏僻,根本沒人注意到我。

我被兩個男人拖上三樓,到了盡頭的一間房,那個男人一把把我推進去然後關上了房門。

我趕緊爬起來,拍著門:「放我出去,你們是什麼人…」

「別喊了,這裡隔音很好!」

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自身後響起。

我回頭,看到那個倒霉的酒窩帥哥正看著他,他剛剛那一跤摔的不輕,額頭和鼻子都紅了,鼻血倒是不流了,不過看起來還是很狼狽。

我咽了咽口水:「帥哥,我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抓我幹什麼?」

酒窩帥哥笑了一下,他笑起來的時候兩個酒窩越發明顯,倒是很好看。

「我們是無冤無仇,可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說是不是?」

我緊張的往後縮了縮:「帥哥,別開這種玩笑,我有性病,傳染給你就不好了!」

他一愣,看了我半晌,最後忍不住大笑:「你到底是誰帶來的?這麼奇葩的話都說的出來?」

「我…」我想了想,商璟煜的名聲應該很大吧,不知道能不能鎮住他。

「我和商先生一起來的!」我說。

「商璟煜?」酒窩帥哥疑惑。

「對,對,就是他!」我覺得有了希望。

沒想到下一秒,酒窩帥哥笑的更厲害了。

「你笑什麼?」我覺得他在嘲諷我。

酒窩帥哥好不容易止住笑,說:「小美女,你還真是什麼話都說的出口,我表哥出了名的禁慾男神,會帶一個有性病的女人參加宴會?」我「…」 禁慾?

我差點沒笑了,商璟煜還真是表裡不一,剛剛抱著董小宛的不是他?

見我沒吭聲,酒窩帥哥說:「小美女,過來!」

我看了他一眼:「你是商璟煜的表弟?」

「是啊!你不知道?」他誇張的說了一句,想從床上爬起來,可是剛下地,就又被什麼拌了一下,又一次摔倒在地,又是臉朝下…

這一次我都要同情他了。

他抬起頭,鼻子又開始飆血,眼睛里幾乎都有淚了…

我實在看不下去,走了幾步把他扶起來:「你沒事吧?」

「我像沒事嗎?」他幾乎都要哭了,鼻血都快流進嘴裡了。

我看不下去,趕忙拿著紙巾遞給他。

「我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呀!」酒窩帥哥抓著我的手:「小美女,你救救我吧!」

我咽了咽口水,看著他可憐兮兮的樣子,還真不知道說什麼好。

只是…

「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幫你,剛剛在下面我只是在那一瞬間覺得你身上陰氣重陽氣弱,運氣就不太好,可是現在我又根本看不出什麼了!」我很真誠的說。

畢竟剛剛就是感覺他陰氣重,而且我也沒有陰陽眼。

酒窩帥哥雖然倒霉,此時卻不忘把頭靠在我肩膀:「我不管,你要對我負責,為了你我都摔了兩跤了,臉都破相了…」

他抹了一把眼淚…

我「…」

我正不知道怎麼辦好的時候,門卻忽然開了,接著一股勁風吹過,酒窩帥哥被一拳打翻,剛剛止住的鼻血又一次飆了出來…

我愣了一下,就看見商璟煜黑著臉,看著酒窩帥哥,如果眼神能吃人,酒窩帥哥已經被凌遲處死了…

「白流年,你活膩了是吧!」商璟煜說,語氣冰冷,聽得我都忍不住一個機靈。

「商…商先生,你誤會了,我們…」

我還沒說完,商璟煜回頭惡狠狠的看了我一眼,雖然他沒說話,可我知道我這回可能也死定了…

「商璟煜,你瘋了,你幹什麼打我!」白流年鼻血直流,臉也腫了,真是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打你?」商璟煜冷笑了一聲,我還要殺了你!」

眼看著商璟煜就要動手,我趕緊攔住他:「不是你想的那樣,他受傷了我只是把他扶起來…」

「扶起來然後就抱在一起?」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凌安,我之前怎麼沒發現你這麼賤?嫌棄我就換個男人投懷送抱了?」

「我沒有!」

我的話商璟煜根本沒聽進去,他看了白流年一眼:「如果你不是我表弟,我就砍了你的手!「

白流年一個哆嗦:「表哥,你真的誤會了,小美…凌小姐只是看出我有問題,正巧我摔跤了,她來幫我的!」

白流年解釋的時候要多狗腿有多狗腿。

商璟煜眯了眯眼睛也看了看白流年,說了句活該,拖著我就往外走。

沒錯,他就是用拖的,一點都不溫柔。

路過的時候,大家都在看我,眼神或探究或鄙夷,或幸災樂禍…

我被他不客氣的扔進了車裡,他依舊開著那輛騷包的跑車,依舊開的飛快…

「雖然路上我解釋了無數遍,可商璟煜卻像沒聽到一般。

到了別墅的時候,我的胃一陣翻江倒海,簡直快要吐了。

商璟煜一把拉著我就往別墅走,我披著的他的外套都掉了,商璟煜看了一眼周邊的保安,保安撇過頭,像是什麼都沒看見。

「商璟煜…我難受…放開我…」我感覺自己真的快要吐了!

商璟煜根本沒聽我解釋,他像一頭暴怒的獅子。

「放開我…」我甩開他就往衛生間跑,一陣翻江倒海之後,我把隔夜飯都吐了。

這才感覺舒服一點。

一回頭,商璟煜還站在門口,那眼睛簡直是要吃人。

「商先生,你聽我解釋,事情是這樣的…」我又把事情說了一遍。

大唐仙魔傳 商璟煜一點反應都沒有。

「商先生,事情就是這樣的,我什麼都沒做!」「我沒聾。」

商璟煜轉身就走,很快我聽到他打電話的聲音,應該實在詢問白流年事情的經過。

我有些無語,他不僅鬼品惡劣,而且性格太多疑。

等他回來,臉色才稍微好轉一點。

「起來!」他說。

我趕緊爬起來。

「記住,以後不許和我以外的男人有任何接觸,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商璟煜冷冷的說。

「商先生什麼時候客氣過!」我賭氣的說了一句。

「你說什麼?」

「我是說,我們只是雇傭關係,而且這個世界上除了女人就是男人,我還要給你找相親對象,怎麼可以不接觸男人? 愛如玫瑰天 何況商先生不是已經有董小姐了嗎?董小姐漂亮端莊,和您很配…」

我把立場說清楚,否則以後還不知道商璟煜會怎麼樣。

聽完我的話,商璟煜只是冷笑了一聲。

「雇傭關係?」他嘲諷的問。

我點點頭。

商璟煜眯著眼睛把我從上倒下看了一遍:「你會和每個事主都上床?」

我一怔:「我又沒有和你…」

我自知失言,感覺好像我想跟他怎樣一樣。

「你想?」

「我不想!」

我覺得在商璟煜這樣狡猾的商人面前,我總是沒有道理。

「不管怎麼說,我會儘快給你找相親對象!」感覺到商璟煜的低氣壓,我越說越低聲。

等我說完了,他一把把我拎起來扔到床上。

「如果我們發生了別的關係,還算雇傭關係嗎?」他忽然問。

我一怔!

隨即明白了他話里的意思,縮了縮脖子往後就退:「你…你別亂來,你是鬼,我們是不能的…我…我會死的!」

「知道就好!」商璟煜冷漠的說完,跳上床,湊近我,在我耳邊輕聲的說:「還有幾天就可以了,別急!」

「你…你到底什麼意思?」

商璟煜根本不想回答我,只是冷冷的說:「我和董小宛沒有什麼,今天我只是為了看看你的反應!」

他話跳脫的太快,我有些反應不過來,良久我才想到,他是在跟我解釋嗎?

我看著他,他彆扭的別過臉。

我一個激靈,商璟煜是不是有些害羞了?還有他說的幾天後…

我有點欲哭無淚,坐在床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那是什麼鬼表情?」商璟煜似乎看出了什麼,臉上寫滿了不悅。

我茫然的搖搖頭:「商先生,我想我是不是有必要說明一下,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商璟煜一下變了臉語氣十分不善的問:「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我雖然害怕,可還是鼓起勇氣說:「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咚!」商璟煜一腳踢翻了床頭的柜子。

「再說一遍!」

我咽了咽口水:「商先生,我們真的不可能!」

「如果我活著你還會這麼說嗎?」商璟煜的臉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如果商先生活著,像你這樣的人又怎麼會看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