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凌風雲閉上雙眼,此時那股氣息如同開閘的洪水一般在他身體之中四處碰撞。

「哈哈,還有誰要來擋我?老子今天要殺個夠。」老毛子看了一眼眾人,殺氣畢露。

「劉老頭,你的骨頭不是硬嗎?讓老子看看你究竟能有多硬。」老毛子提劍緩緩靠近劉老頭,他看了一眼在地上打滾的凌風雲,此時凌風雲體內的情況他一眼看的清清楚楚。

「哈哈,劉老頭,你這是在幫老子嗎?不過這樣的一個廢物老子何曾會放在眼裡?」老毛子說完長劍一提一劃,劉老頭的的左手掌被削成了三段。

「我還以為骨頭有多硬,還不是這般?哈哈。」

此時劉老頭似乎根本沒有感覺到左手上的痛苦,也沒有理會站在自己身旁的老毛子,他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凌風雲身上。

「哈哈,你覺得他還有救嗎?真是可笑。」老毛子再次提劍揮劍,劉老頭的左手小手臂啪的一聲落在了地上,此時鮮血順著傷口如同小溪流水一般落在地面上,然而此刻劉老頭依舊未曾看老毛子一眼,甚至眉頭都未皺,彷彿老毛子砍的手臂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一般。

「呵呵,這個時候還給老子看你的臉色嗎?這就是你們這些所謂的高人不屑一顧的神色嗎?」老毛子揮劍,這一次不是一劍。劍的速度極快,失去武氣和精神力的旁觀者根本無法看清劍影,只是老毛子落劍之後,劉老頭的那張臉已經沒有一塊好皮,血肉模糊,只留下一雙眼睛,那雙眼睛依舊目不轉睛的盯著在地上翻滾的凌風雲。

所有人看了劉老頭這番模樣都倒吸了一口氣,雖然對於武者而且身體抗壓能力很強,但是能做到這一步而面不改色目不轉睛的人,似乎只有眼前這個將老毛子逼到盛怒的人。

… 「老骨頭,老子刺瞎你的雙眼,看你還看。」老毛子再次提劍刺去,這一次劉老頭動了,他就地一滾躲過了這一劍。因為這本是極其普通的一劍,所以躲開並不困難,更何況是劉老頭這樣的強者。

「哈哈,老子還以為你不會躲,怎麼,想活下去?跪下來求我,求我啊。」老毛子站在原地看著劉老頭叫囂道。

然而劉老頭依舊沒有看老毛子一眼,雙目之中仍然只有凌風雲的身影,此時凌風雲已經不再翻滾,而是雙眼筆直的看著天空,如同躺屍一般。

「去死吧。」老毛子提劍朝劉老頭衝去,這一劍不再像之前那般只是普通一劍而是帶著武氣的劍招,是的,劉老頭的無視徹底的激怒了他。

突然間,劉老頭眼睛中閃過一絲精光,長劍再次落空了,不,不是落空,而是被擊飛了。

所有人的此刻都看著這個突然站起來的少年,此時的他哪還有之前在地上打滾痛苦大喊大叫的模樣,只見他舉手投足之間都充斥著一股大俠風範。

「凌風雲?」老毛子後退一步,看著凌風雲警惕的喊道,他想要知道現在眼前站著的這個人究竟有沒有自我意識,是走火入魔還是?

「你想怎麼死?」凌風雲輕聲說道,聲音之中但這暴烈的氣息,瞬間這句話在所有人耳邊爆炸開。

「哈哈,無知小兒,你以為你能勝我,無知自大,爺爺今日給你一點教訓,讓你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強者。」老毛子心中閃過一絲恐懼,他清楚的感覺此時的凌風雲與之前的凌風雲的差別,現在的凌風雲已經是最佳狀態還是他的能力依然會在成長?若是最佳狀態,那麼自己依然有九分勝算,但是如果是後者,那麼今日真的恐怕要栽在這裡了,栽在一個毛頭小子手中。

「說這麼多廢話做什麼?要打就打,不打,就乖乖把頭伸過來讓我一刀砍了。」凌風雲轉身將劉老頭的各處穴位封好,不讓血再流出來。

「那你去死吧。」老毛子提劍朝凌風雲衝來,陽光照射在劍刃上朝凌風雲的雙眼反射一道精光,然而凌風雲雙目絲毫不躲閃。

此時凌風雲的雙臂不斷擴大,頃刻之間已經有兩個壯漢的腰一般粗大,鐵拳,之前他並未使用,因為那時候的鐵拳產生的力量根本無法對老毛子造成任何傷害,但是此刻就不同了。

然而這還沒完,老毛子眉頭微皺,鐵拳他自然是有所知曉,但是像凌風雲這麼大的還是首次看見,不過他雖然一直在不滅島上,但是也算是身經百戰,自然不會因為凌風雲這對膨脹的雙臂而退縮,他不僅不退,反而劍招更加凌厲陰毒,要知道在武者世界里,身形小的往往敏捷,而身形巨大的因為其力量大體積大而敏捷不足。

然而讓老毛子驚訝的一幕發生了,這一雙巨大的手臂竟然靈活的如同蛟龍一般靈活,那雙臂先是避開老毛子的一劍,然後貼上前竟然想要死死的縛住老毛子,老毛子雖然是吃驚,但反應速度不慢,當下收劍後撤,撤出三丈之後,再次挽劍而上。

這般靈活?又是什麼功法?老毛子心中在不斷的猜測,如果能知道對方使用的功法,那麼應付起來就會簡單的多。

而這一次,凌風雲面對長劍不躲不避反而一隻手徑直朝劍刃握去,若是普通手臂凌風雲定然不敢去握,不然非得直接被劍氣攪成一堆碎肉,但是現在不同,鐵拳,不僅僅是體型加大,最突出的就是硬度的加強,不然力量大了,但硬度不夠,那麼打出一拳,力的相互作用會使自己也不好受。

神格狂戰 ,可見這劍招之兇猛。

不過凌風雲顧不上其他,直接右手揮拳而上,老毛子見了那比自己人還大的拳頭,想要抽劍後退,可是那長劍在凌風雲的左手之中他如何快速抽出,為了躲避凌風雲的右拳,老毛子只好舍劍後撤。

「沒想到你還有幾下子,哈哈,看來我要認真起來了。」老毛子嘿嘿一笑,突然間他束在一起的白髮全部散開,漫天飛舞。

「還是不行,風雲本身實力太弱,即便是用了紅日灌頂,但依舊不是老毛子的對手,終歸而言風雲自身實力還是不夠,太年輕了。」伒玉麟喃喃道。

此時所有的人都知道老毛子剛才的那句話絕對不是恐嚇那般簡單。

「小娃娃,沒想到竟然被你要逼出全力,當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若是你不凌嘯天的孫兒那該多好。」老毛子對於凌風雲竟然生出了一股愛惜之意,不過這也是正常,本來武者這一身份就是十分特殊,更何況具有極高天賦的武者,對於大陸上的強者,他們自然希望自己的徒兒能夠高人一等,但是所有一人難求,如今遇到凌風雲這樣的怪胎誰不會動心?

「你直接把你的頭給我更好。」凌風雲冷冷的說道,自從他使用了這紅日灌頂之後,整個人都發生了變化,由里而外,彷彿是另外一個人一般。

「既然如此,那麼老夫便送你上西天下地獄。」老毛子噌的一聲抓起凌風雲扔在地上的長劍,片刻之間又出現在凌風雲的面前。

凌風雲眉頭緊皺,他之所以將長劍扔掉是想趁老毛子撿劍分神的瞬間發起進攻,但是很明顯剛才老毛子的速度已經超過他的預期,所以他根本來不及反應,不僅偷襲不了,反而一下之間陷入了被動之中。

凌風雲連忙用巨大的雙手護住自己的周身,只聽見幾聲長劍撕裂的聲音,下一刻,凌風雲感覺到自己的雙手傳來巨大的疼痛,但是他看不到,不過看到的眾人都倒吸了一口氣,因為手臂的巨大化,所以傷口也變得異常的猙獰,所有人清晰的看見幾塊肌肉掛在白骨上。

「凌風雲……你在幹什麼,好痛。」突然之間凌風雲聽到一聲脆脆的聲音。

「安妮?你終於蘇醒了。」

… 安妮不滿意的發出一聲嗯字,片刻之後似乎終於明白了處境,破口大罵道:「喂,凌風雲,你有沒有搞錯,這可是我們倆的身體,你死了,可還是會連累我的知道不知道?」


凌風雲有些無奈的沒有還口,似乎自己真的有些衝動了,要知道這具身體可是三個人的,而不是簡單的兩個人。

「不過你真的很神奇,竟然短短時間內達到了現在的這種層次,你們人類是不是修行特別簡單?」安妮掃視完凌風雲的狀態之後驚訝的說道。

「現在沒時間說這個了,如果你不幫助我,我們倆今天都死定了。」凌風雲出口提醒道,要知道他是有很多時間,但關鍵是老毛子不會給他太多的時間,而且他隱約覺得鐵拳的效果正在消逝,很顯然因為剛才的劍傷對鐵拳的持續作用產生了一些影響。

「等等,你體內的氣息好古怪,怎麼隱約之中還有精神力的存在?莫非,你將武氣和精神力融合了?」安妮似乎沒有聽到凌風雲的話一般,繼續查探著這具兩人共有的身體。

「我想說你瘋了嗎?竟然做這種嘗試,你能不能好好愛惜它?要知道精神力和武氣融合身體是根本無法承受的。」

呃,此刻凌風雲真想扶額或者將安妮揪出來打一頓。

是的,凌風雲他們是有很多時間,但老毛子不會給他時間,此刻老毛子已經發現了凌風雲的雙臂正在發生變化,雖然變化不大,但是怎麼可能逃過他的視線?他之所以剛才沒有進攻就是不知道凌風雲這雙手臂產生變化的原因,難道是隱藏著什麼秘密?他在等待,等待答案,如果是效果消失或者凌風雲無法再繼續使用這一招,那麼接下來凌風雲將會迎接他的致命一擊。

「好了,我知道了,對方實力很強,但是不一定沒有獲勝的把握。」此刻安妮終於正視了現在的情況。

「注意,我開始將魔氣過度給你,你一定要把握好,記得不要一開始接收過多,因為我只知道魔氣與武氣能夠融合,但是從未嘗試過與你現在身體里的氣息融合,如果一不小心,很可能後果會十分的嚴重。」

「嗯,快一點,我的鐵拳馬上就要消失了,到時候老毛子肯定會抓住機會給我們致命一擊的。」

這一次安妮沒有說話,而隱約之中凌風雲感覺到那股被師傅稱作死氣的氣息出現在自己的身體之中。

「唉。」凌嘯天嘆了一口氣,此時他的雙眼之中帶著淚水,他知道接下來的會發生什麼事情,即便他不想去面對,但還是要去面對,「風兒,雲兒,你們在下面等等我,爺爺馬上就下來陪你們,這一次爺爺再也不離開你們了。」凌嘯天喃喃道。

「嘯天,我對不住你,對不住你們凌家,風雲這孩子天賦如此之高,而且命中又有大運,是我害了他。」坐在凌嘯天身旁的伒玉麟自然是聽到了凌嘯天的話,是的,如果沒有他,就不會有不滅島,如果沒有不滅島,那麼凌風雲就不會進入不滅島,那麼也就不會有今天。伒玉麟看著自己的雙手,這雙手是他的武器,這些年,這雙手早已經布滿了厚厚的繭子,雖然自己沒有殺他們,但是他們卻因自己而死,這種痛苦又豈是常人能夠明白。

凌嘯天拍了拍伒玉麟的肩膀道:「老島主,這是風雲自己的選擇,而且你也沒錯,你為的是這天下蒼生,為的是整個天允大陸,只不過這世間貪婪之人太多,好好的一件事,徹底的毀在了他們的手中。」身為軍人的凌嘯天自然能夠理解伒玉麟的痛苦,要知道他犬馬一生,不知道多少軍人死在他的眼前,那裡面也有他所厚愛的將領也有視他為一切的普通官兵,也有他們凌家人。

伒玉麟搖了搖頭,「是我醒悟的太晚,一直以來我認為只有寶藏能夠幫助我們躲過這一劫,但是現在才明白,如果沒有寶藏,難道我們一定會輸?是我太不相信我們自己,而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這寶藏身上。如果當初我不堅持攘外必先安內,而是一開始與所有武者溝通聯合起來共同抵禦外敵,說不定此時的天允大陸像風雲這樣的年輕人一定會比現在多很多,只要有他們,又怎麼會沒有希望?」

此時,所有的人都知道結局是什麼,此時,不管是劉老頭的人還是伒玉麟的人,都關注著站在老毛子對面依然堅持的年輕人,此時他們已經忘記了寶藏忘記了仇怨,他們只不過在嘆息,嘆息這樣一位英雄少年就此隕落,若是他沒有今日這一劫難,那麼日後的作為誰能預測到?

凌風雲的手臂越縮越小,逐漸恢復成普通人的模樣,因為手臂縮小,所以傷口也在縮小,但是沒有人看到凌風雲的傷口正在快速的恢復。

此刻,老毛子終於確定凌風雲再無後招,他猙獰一笑道,「小子,下輩子記得投一個好胎,選好自己的對手,莫要白白浪費了一生的修為與天賦。」長劍起,長劍落。

幾乎所有的人都閉上的雙眼不願親眼看到血濺滿天的場景。

長劍從凌風與的肩部直接划至凌風雲的腰部,但是這一劍之後,老毛子愣住了,當所有人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卻發現半空中的凌風雲身體並未像預測那般一劈兩半,而是依舊保持之前那般模樣,像是剛才那一劍劈空了一般。

不對,那是殘影。所有人的再次驚呆了,這是什麼樣的速度?當初見過劉老頭速度的人更加吃驚,短短一瞬一個瀕死少年竟然突然如此之強?難道從一開始他就在隱藏自己的實力?難道所有的一切他都只不過是在娛樂?那他還是人類嗎?這樣的問題困惑著所有的人,是的,除了這些他們想不到其他的問題來解釋現在出現的這種情況。

與其他人不同,那些人因為中毒已經淪為普通人,而老毛子卻不一樣,他很快便發現了凌風雲的落腳地點,只不過他不敢再次貿然進攻,剛才那一幕,他比那些圍觀的人更為震驚。

… 「你究竟是誰?」老毛子提劍指著遠處的凌風雲有些顫抖的問道。

凌風雲鬆了一口氣,若是老毛子再次發力,那麼他真的很難抵擋,剛才那一躲,他可是豁出了性命,要知道這可是他第一次與安妮並肩作戰,他根本不知道魔氣的運用,剛才那個躲避不過是他條件反射,而他此刻之所以躲這麼遠,自然是需要時間來了解魔氣。

「老毛子,現在如果你認輸還來及的,我會留你一個全屍。」凌風雲輕聲說道。之所以他不說留老毛子一條性命那是他知道對於老毛子這種人突然間這般客氣的語氣一定會讓他懷疑,他現在要做的就是盡量的拖延時間。

「凌風雲,雖然剛才魔氣使用成功了,但是還是不確定大量使用會不會和你體內的氣息產生衝突。」安妮沉重的說道。

「那怎麼辦?」凌風雲臉色平靜,但內心卻是火急火燎,他知道老毛子不會給他太多的時間,對於老毛子這種多疑的人,他肯定不會因為剛才那麼一次就放棄了。

「你盡量拖延時間,我會緩慢的增加你體內的魔氣,然後做一些小規模的碰撞,但是你要記住,千萬不要貿然將魔氣與你體內的內力進行融合,不然很有可能就會爆體身亡。」安妮快速的說道,此刻的她自然也知道時間緊迫,而且他們兩人是捆在一根繩上的螞蚱。

老毛子緩緩的朝凌風雲靠近,他在試探,是的,他寧願相信剛才凌風雲那樣只不過是迴光返照或者是驚鴻一瞥,他不相信凌風雲之前一直都在隱藏實力,如果真是在隱藏實力,那凌風雲真正實力又是什麼?他為什麼要那樣做,而且他的演技也太過於逼真。

「小子,剛才那一招不過是你迴光返照對不對,還想嚇唬爺爺?爺爺吃過的飯比你吃過的鹽還要多。」老毛子雖然這樣說,但卻沒有進攻,而是用劍護住全身。

「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劉老頭喃喃自語道,是的,剛才那一幕連他都震驚了,那般的速度,可以說和他自己不相伯仲,要知道他一直以來都是修行的重點都是偏向於速度,而剛才凌風雲那一閃避可以說徹底的擊碎了他的自尊心,難道這小子之前一直在演苦肉戲?然後套出老夫的紅日灌頂?劉老頭越想越覺得就是這樣,是的,不然他一個少年如何能夠扛得住紅日灌頂的衝擊?他的悟性怎麼會如此了得,僅僅只是一次便掌握了?難道這一切都是伒玉麟老王八想出來的?劉老頭越想越感到寒冷,不過當他的目光落在伒玉麟以及凌嘯天身上的時候再次推翻了自己的推斷,是的,他們已經得手了如果是演戲的話那也就沒必要再演下去了,而且伒玉麟與凌嘯天臉上的表情似乎也表示他們並不知情,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個凌風雲究竟還是不是人類?

「你若覺得我是迴光返照那麼你就再來一次便是。」 霸寵嬌妻 ,剛才見骨的傷痕,僅僅只是片刻已經完好無缺,這種恢復力意味著什麼?老毛子不敢去想。

而凌風雲的話再次讓所有人都震驚了,如果讓他們判斷凌風雲是恃才傲物還是演戲,他們寧願選擇相信前者,儘管這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認知,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竟然擁有這般實力?這是在逗我們嗎?蒼天不公啊,不過不管他們如何罵老天無眼讓這樣的鬼胎出現在他們面前給他們打擊,但是他們心中還是興奮不已,因為凌風雲越強,他們活下去的希望也就越大,所以他們選擇相信凌風雲實力高超的原因也包含了這一點,那就是求生的欲/望。

霸道總裁愛上我 老毛子,你他/媽的究竟在幹什麼?」遠處傳來一聲呵斥,這一聲呵斥再次將之前眾人心中燃起的希望之火澆滅了。來人正是矮胖子,百事通。

凌風雲對這個聲音自然是不陌生,他之前原本都已經遺忘了這個從一開始便消失的胖子,但是卻沒有想到這個胖子竟然在這個關鍵時刻出現了,這難道真的是天要亡我?

「安妮,安妮……」凌風雲焦急的喊道,除非他能夠在矮胖子明白過來的瞬間秒殺掉他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否則就可以直接宣判自己死亡了。


不過凌風雲的算盤落空了,因為矮胖子已經站在了老毛子的對面正饒有興緻的看著凌風雲,而安妮依舊沒有回答凌風雲。

「老子等你半天,結果你他/媽的竟然被這樣一個小屁孩拖了這麼久的時間?他/媽的,早知道老子就拿著寶藏直接跑路了。」百事通不滿的抱怨道。

「你他/媽的閉嘴,你要是一個人能拿走寶藏你還會回來?老子不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老毛子此時正值一股無名怒火沒處撒,此時被百事通這般一說,當然是直接爆發了。

「這小子,怎麼感覺不太正常?」顯然百事通此刻也終於發現了凌風雲的異常,他看了一眼老毛子,問道。

「要不你上去試他一試?」老毛子道。

「呵,當初老子和你是分好工的,老子去把寶藏路線上的障礙疏通好,你把這些人解決掉,怎麼?你把老子當成苦力使?什麼事情都讓老子做,那你怎麼不說把寶藏都給老子一個人算了?」百事通本來就是鬼精之人,此刻哪敢貿然出手,他老毛子都不敢出手的人,百事通自然知道自己去了那不是找死嗎?

「呵呵,現在說這個沒有用了,老子當初說過的話自然會對數,但是如果我們倆弄不死這小子,寶藏誰都拿不到,我看這小子之前是迴光返照,這樣,老子先上,你看情況再來,你覺得如何?」老毛子知道再拖下去若是藥效過了,那自己和百事通根本不夠下面那人群吃的,所以只要他們能夠解決到眼前這個少年,那麼這就是一個不打緊的小插曲而已。

「好,你先上。」百事通見老毛子都這般說了自然不敢多說。

「小子,不要再裝模作樣了,你若現在求饒,老夫絕對保你不死。」雖然百事通來了給了他不少底氣,但是他還是不敢貿然上前,畢竟之前凌風雲那一手還是讓他心有餘悸。

「要上就上,說那麼多廢話幹什麼?」凌風雲沉聲說道,他知道自己此時不能示弱,一示弱的話,老毛子肯定不會給他留任何機會。

「說那麼廢話做什麼?快點。」百事通催促道。

「好,這是你逼老夫的。」老毛子提劍,左手捏一劍決,右手持劍在虛空之中連續挽起幾朵劍花,顯然這一招不是普通的招數。

「記住,左手是你自身的氣息,右手是魔氣,千萬不要將兩股氣息合併在一起,我剛才試過了,兩種氣息是相互排斥的,而且威力很大,你的身體根本扛不住。」安妮的聲音終於出現了。


什麼意思?左手是自身氣息,右手是魔氣?凌風雲還沒來得及問,老毛子的長劍已到眼前,正當凌風雲想要閃避的時候,卻發現剛才不經意間,雙足已經被老毛子的武氣困住,雖然說可以強行震散,但是自己根本沒有那個時間,所以他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正面硬抗。

管不了那麼多了,反正橫豎都是一死。凌風雲面色陰沉下來,只見他的手再一次迅速膨脹,同時他的雙手已經攻了出去,全力一擊,根本沒有任何保留。

只見此時一股黑色內力以及一股紅色內力從凌風雲左右手中排出正面沖向老毛子。

死氣?劉老頭以及伒玉麟還有凌嘯天心中一震,雖然他們沒有與夜魔族交過手,但是俗話說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即便沒見過豬跑,那麼也是聽過豬這種生物的,他們這種生活了無數年的老怪物,實力這般強大,自然是不會不知道夜魔族。

「他不是人類。」這個想法瞬間充斥在所有知道夜魔族人的腦中。

黑色的魔氣瞬間纏繞住老毛子的長劍,此刻他的長劍猶如刺進了一塊無比堅硬的岩石之中,根本無法動彈。

而那紅色的氣體瞬間衝撞在老毛子的胸口上,將老毛子擊退。好在一開始老毛子早有防範,不然,這一擊至少會給他重傷。

「死氣?你不是人類?」老毛子退開后說道。

「我不是人類又是什麼?」凌風雲淡然說道,此時經過剛才那樣一擊,他已經略微知道安妮的意思了,拋開魔氣與紅日灌頂融合的精神力武氣強弱不說,左右手使用兩種氣息,等於是將兩個凌風雲合併在了一起,他瞬間的爆發已經等於之前自己的兩倍。

「你是夜魔族,如果你是人類身上又怎麼會有夜魔族的死氣?」老毛子沉聲說道。


「呵呵,不管我是什麼,但是今天你都要死在這裡,這才是你應該知道的。」凌風雲猛然朝前踏了一步,這一步意味著他的反擊就此開始。

… 「嘯天,風雲他……」伒玉麟猶豫片刻問道,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畢竟讓凌嘯天回答這樣的問題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我,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確信,他肯定是我的孫兒,我不會看錯的。」凌嘯天喃喃道,但是他眼神之中有一股堅定,是的,自己怎麼會感覺出錯,他就是凌風雲,就是自己的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