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

一道道血箭不斷從兩人的口中噴出。

一直倒飛出去二十多米,兩人才重重的跌落在了林府大門口。

此時兩人面色蒼白,毫無血色,氣息更是衰弱的可怕。

哪裡有之前,揮手斬劉銘真,徒手撕陳車華的壯舉呢?

所有人皆是瞳孔微微一縮,背後冷汗直流。

靈威之境實在太恐怖了。

一招,竟然就讓兩名當時強者宛如死鬼一般倒飛了出去。

這世間還有什麼人能夠擋住他呢?

「啪嗒,啪嗒!」

清脆的腳步聲響起。

飛雲道人緩緩上前,朝著兩人走了過去,那一雙眸子充滿了恐怖的殺機,盯著兩人冷冷的笑道:「既然,你們不願意說出林逸的下落,那我就先送你們去地下等他好了。」

「暗流涌動!」

飛雲道人怒吼,大手就像是海底深處那可怕的暗流朝著兩人打了過去,雖然看起來不顯山不漏水,似乎沒有什麼可怕的地方。

可是那種恐怖的殺機,還是讓兩人瞳孔猛的一縮,感受到了致命威脅。

「老狗,你只管殺,我們死了,你要不來多久也會下去陪我們的。」

張濤咧嘴獰笑道,林逸那越級而戰的能力,他可是非常清楚,殺一個靈威之境,絕對不在話下。

「哼!牙尖嘴利,你先去死吧!」

飛雲道人獰笑,大手朝著張濤的腦袋上落下。

「哎,強悍如斯,竟然也是如此下場!」

眾人紛紛搖頭,有惋惜,有同情。

億萬豪門:總裁的替身寶貝妻 張濤,本就凶名在外,是讓人驚恐的可怕存在,現如今實力明顯暴增,堪稱是人中之龍的存在,可依舊是難逃一死的局面啊!

「老狗,殺我的人,你有經過我的同意嘛?」

正當飛雲道人的大手,即將落在張濤腦袋上的時候,一道玩味的聲音驟然在他的背後響起。

「嗯?林逸?」

「他,他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所有人解釋神情一怔,宛如見到了鬼魅一般。

他們可是一直都關注著戰況在,可現在,林逸竟然如鬼魅一般悄然出現在了飛雲道人的背後,這簡直讓他們有種匪夷所思的感覺。 那種感覺就像是大白天見到了鬼魅一樣震撼,驚悚。

飛雲道人也是面色微微一變,他雖然在跟方丹成,張濤對戰,可是他的感知,卻一直觀察著周圍,畢竟林逸這個正主還沒有出現,他也不敢大意。

自己兩個徒弟的死可是給他敲響了警鐘,他可不想自己大意之下,死在了這裡。

結果,在他警戒之下,竟然有人能夠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的背後,那豈不是說,如果此人想要殺他的話,也將是輕而易舉。

「唰!」

飛雲道人猛的轉過身,一臉警惕的看向了林逸,當看清楚林逸的實力時,飛雲道人長長鬆了一口氣,不過區區宗師之境,他還真沒有放在眼裡,當即傲慢的冷喝道:「你是什麼人?」

「呵呵,老狗,你真是有趣啊!你一直在找我,現在我來了,你竟然問我是什麼人?」林逸哈哈大笑了起來。

「林少!」

「林少!」

……

彭振武等一眾中江市的強者,紛紛恭敬行禮。

現在結局畢竟還沒有定下來,如果他們連行禮都不做,萬一飛雲道人敗在林逸手下,那後果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林逸淡淡一笑,沒有理會周圍那些人,直接走到了彭振武面前笑道:「沒事兒吧?」

「呵呵,死不了。」

彭振武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看著林逸咧嘴笑道。

他在敗下陣之後,也一直在關注著戰況,可同樣沒有看到林逸是如何出現的,光憑藉這一點,彭振武就可以肯定,今天,林逸最少不會敗。

畢竟林逸能夠越級而戰的事情根本不是什麼秘密,幾乎他身邊的人都知道。

「呵呵,死不了就行!」林逸大手輕輕的拍了拍彭振武的肩膀,渡入了一縷精純的靈氣進入對方的體內,穩住傷勢之後,便轉身朝著方丹成跟張濤走了過去。

「主人!」

方丹成跟張濤,面帶愧疚之色,看著林逸低聲說道。

「呵呵,這老東西的確不是你們能夠殺的了了的,不過他也只是痴長了幾十歲而已,等你們到了他這個年齡,殺他還不是有如砍瓜切菜一般簡單!」

林逸自信滿滿的笑道,他教導出來的僕人,自然是絕對彪悍的存在。

飛雲道人一聽,頓時怒火中燒啊!他堂堂海外仙島的仙人,在跟林逸說話的時候,林逸竟然還無視了,這簡直讓他恨欲狂。

「小子,拿命來!」

飛雲道人怒了,手中的長劍直接朝著林逸的腦袋上斬殺了過去。

一劍出。

天地變色。

日月無光。

彷彿,周圍的天空都無法承受這恐怖的一劍。

這一劍是飛雲道人含恨而出的一劍。

這一劍同樣也是飛雲道人威力最大的一劍。

周圍觀戰的眾人,在這一刻,全部有種在鍘刀之下的不安之感。

彷彿那一劍,不但能夠把林逸劈成兩半,也同樣會輕鬆的斬下他們的頭顱一般。

不少人甚至在這恐怖的一劍之下開始顫抖。

便是如張濤這樣桀驁不馴之輩,此時瞳孔也是微微一縮,眼中閃過一道害怕的神色。

「瑪德,這老東西,靈威之境的實力果然不俗啊!」張濤喃喃自語道。

「不錯,這怕是已經超越了一般靈威之境,不過主人面不改色,我看殺他容易!」方丹成咧嘴,不屑的冷笑道。

張濤一聽,頓時眼睛一亮,隨後也笑了起來,只是他的笑容卻陰沉的多。

林逸看著飛雲道人那恐怖的一擊,腳尖在地上輕輕一點,整個人直接凌空而起,朝著後方倒飛了出去。

「咔!」

驚世一劍,落在了山體上。

隨後,一棵棵在山上生長了幾十年的大樹,竟然攔腰被斬斷,而且斷口光滑如鏡。

最恐怖的是這一劍竟然直接斬斷了二三十棵大樹,可見威力是何等的驚人,其中還夾雜著幾塊巨大的山石,都被斬成了兩半。

此時,就連三通和尚都是頭皮一麻,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忍不住嘀咕道:「飛雲道人實在太恐怖了,這樣的手段,已經可以跟佛門金剛相比了啊!」

「咕嚕!」

中江市前來觀戰的強者們紛紛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這樣驚駭世俗的一劍,他們自認為是無法接下的。

一劍未能得手,飛雲道人冷哼一聲,腳尖在地上一點,整個人就宛如一隻振翅高飛的白鶴,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我看你能躲幾劍!」

飛雲道人殘忍的獰笑道,他綽號飛雲,便是因為他的身法最為驚艷,能夠飛過雲彩,林逸如果藉助山林的複雜地形,說不定還有活下去的機會。

可在這天空上,那絕對是找死!

「哎,看來林逸今天怕是在劫難逃了啊!」

「可不是,這飛雲道人實在太恐怖了啊!」

一道道唏噓的聲音,不斷響起。

飛雲道人的那些徒弟們一聽,一個個那叫一個得意啊!紛紛昂首挺胸,一個宛如打勝仗的大公雞一樣傲嬌。

「唰唰!」

一道道犀利的劍光不斷在天空上縱橫交錯。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這些劍光就在天空上交織,形成了一片足足有一畝大小的劍網。

劍網籠罩之下,花草樹木,全部都被切割成為了齏粉。

林逸宛如困獸,在其中不斷的來回衝撞,只可惜這劍網鋒利無匹,他根本無法逃脫。

「哼!我還以為你有什麼了不起的本事,敢動我海外仙島的人,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虛空之上,飛雲道人宛如掌控凡人生死的仙人,一臉傲然的冷笑道。

「哈哈,師尊威武!」

「區區一個世俗界的小子,如何能是師尊的對手呢?」

「不錯,就這樣的垃圾,也敢招惹我海外仙島,簡直就是找死!」

一名名海外仙島的弟子,紛紛趾高氣揚的臭罵了起來。

反觀中江市這邊,一片愁雲慘淡。

便是對林逸信心滿滿的張濤跟方丹成,此時這心裡也有些沒底了,那劍網實在太可怕了。

似乎每一根光線都能夠輕易要了他們的性命,而天空上,縱橫交織,竟然足足有上百根,這如何抵擋? 「你好像很得意啊?」

正在躲避的林逸突然停下,盯著得意洋洋的飛雲道人冷笑了起來。

「什麼?不可能!」

飛雲道人一臉震驚的看著林逸,在他的劍網之中,便是靈威之境的強者,也絕對不敢停下來,因為一旦被劍網籠罩,那就等於無時無刻都在承受萬道劍氣的追殺。

一旦停下來,怕是瞬間就會被切成渣渣。

可現在,林逸竟然站在虛空之上若無其事,彷彿他根本沒有進入劍網一般。

飛雲道人想不通,他成名絕技為何對林逸無效。

周圍海外仙島的弟子,一個個了也愣住了。

飛雲道人這恐怖的一擊,他們可是親眼見過的,當初在劍網剛剛練成的時候,飛雲道人曾經叫他們去觀看。

一塊足足有上萬斤的巨大礁石,在被劍網籠罩的一瞬間,就化成了齏粉。

可現在,林逸竟然像個沒事兒人一樣,他們如何能不震驚呢?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

飛雲道人不自然的質問道。

「呵呵,你說呢?」林逸意味深長一笑,他如果不是想要試試自己進入宗師之境後期的實力,早就動手弄死飛雲道人了,哪裡還會讓他繼續在這裡叫囂,裝比呢?

飛雲道人深吸了一口氣,心跳有些加速,不過眸子里的殺機,卻愈發的濃郁起來,咬牙切齒的獰笑道:「我不管你是人是鬼,今天本道人都要誅了你!」

「七重浪!」

一聲怒吼,宛如困獸發出的咆哮。

而後,飛雲道人體內的靈氣,在這一刻毫無保留,瘋狂的鼓盪起來,宛如沸水一般。

「嘩嘩!」

一股海浪抨擊礁石的可怕聲音驟然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隨後,所有人都見到了畢生都難以忘懷的可怕一幕。

滔天的海浪,足足有上百米,宛如毀滅一切的巨獸,遮天蔽日瘋狂朝著林逸輾壓而去。

這一擊,已經不單純的是道法神通了,他已經帶上了一絲天地之威,這也是靈威之境最強,最恐怖的地方。

大海,那是何等的浩瀚磅礴,不管多高,多厚重的礁石,在他的面前,終究都會化成無數顆粒,成為流沙。

「哈哈,這小畜生死定了!」

有海外仙島的弟子,瞪著眼睛,激動的大吼道。

同時每個海外仙島弟子都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剛剛林逸的表現的確恐怖,的確讓他們心生擔憂,不過到此為止了。

「林逸,如果這樣都殺不了你,本道人馬上扭頭回海外仙島,永不再找你的麻煩!」飛雲道人眸光如電,透過層層劍網,盯著依舊無無動於衷的林逸,冷冷的笑道。

「呵呵,都這個時候了,還在做夢呢?」

一直沒有任何動作的林逸,猛的抬頭,玩味的獰笑道。

而後。

出拳。

天帝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