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你對這個感興趣?不過也沒關係,反正她以後都是你的人了,這些事情你也該知道一點,她曾經是……」劉宇天自以為葉星辰已經答應了合作,將四年前怎樣救回劉雨婕的事情說了一遍,還將劉雨婕自動獻身並非自己所要求的也說了。

「很好,很好,真的很好……」葉星辰冷笑,心中卻是一陣愧疚,沒想到劉雨婕竟然有著這麼不堪回首的童年,她的那些動作熟練之中又很生澀,一切的一切都有了解釋,枉自己還認為她是一個放蕩的女子。

心中對劉雨婕越是內疚,對劉宇天的憤恨越是深刻,冰冷的殺氣自身上彌散出來,犀利的眼神射向劉宇天,彷彿遇到天敵一樣。

「葉先生?你……」劉宇天也感覺到了不妙,正要詢問,卻發現葉星辰已經來到了自己身前,一手抓住自己的脖子,直接將自己的提了起來,最後就感到自己的身體飛了起來。

咚的一聲,那一百多斤的肉體落在地上,他已經是五十多歲的人了,如何經得起這樣折騰,不過事關性命,劉宇天還是奮力的站了起來,口不擇言的說道:「葉先生,你……你到底想怎麼樣?難道你就不怕我將你和她的照片給李筱婷看嗎?一旦李筱婷發現你是這樣一個人,她還會相信你嗎?到時候別說李家女婿,可能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劉宇天,你太過自信了,從始至終,我都不是為了李家的財產,救出李筱婷,只因為她是我的老師,還有她長得很美,守護美女一向是我最喜歡做的事情,當然,現在你的存在威脅到了她的安全,所以我必須除掉你!」葉星辰語氣緩慢的說著,臉上的表情卻一片猙獰,彷彿出籠的野獸,他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憤怒,或許除了對李筱婷安危的擔憂外,最大的還是對劉雨婕的愧疚。

「……」劉宇天張了張嘴巴,卻沒有說出什麼話來,因為他的身子再一次飛了出去,葉星辰的這一腳踹在了他的胸上,肝臟嚴重受損,口中直吐苦水,哪裡還說得出話來。

葉星辰一個箭步,再一次來到劉宇天身前,一腳就朝劉宇天的腦袋踩去,這一腳要是落實了,劉宇天的腦袋非得變成糨糊不可,然後,病房的門卻在這一刻忽然打開。

「葉星辰,住手!」來人是接到醫院電話趕回來的李筱婷。

「李老師,這傢伙想要奪取你們李家的財產,就是他派人綁架你的,這兩個男子也是他派來收拾我的。」葉星辰停住了腳步,朝李筱婷解釋道,他雖然很想殺掉劉宇天,但可不想當著李筱婷殺人。

「李小姐,你別聽他胡說,我女兒昨晚被他侮辱,我不過是來為女兒討回公道的,誰料到他竟然不知好歹,還出手重傷我們幾個!」劉宇天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竟然嗖的一聲跳了起來,朝李筱婷說道。

李筱婷整個人已經愣在那裡,劉宇天這個在醫院工作了數十年的,好不容易坐上副院長之位的老實人竟然想奪取李家的財產,這也太荒唐了吧?可以葉星辰的個性,他從來不屑說謊的,而且也沒必要騙自己啊?

這一條消息還來不及消化,葉星辰侮辱劉院長女兒的消息再一次震撼她的心靈,昨天進來看望葉星辰的時候就看到劉雨婕滿臉羞紅,難道真的發生了什麼?一想到兩人要是真的發生了關係,李筱婷就感覺心中樣子很劇痛,可腦海中卻再一次浮現出葉星辰冒死救她的情景,一時間,她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李小姐,你要是不相信,我那有證據!」此時性命攸關,劉宇天也沒有多想自己在特列病房安裝攝像頭到底居心何在。

「證據?什麼證據?」李筱婷有些茫然的問道。

「李小姐,請跟我來,葉先生,你要是不介意的話也一起來吧?我到要看看你到底怎麼給我一個交代!」劉宇天得意的朝葉星辰道,完全忘記了剛才的慘樣。

葉星辰冷笑一聲,跟在幾人身後朝劉宇天的辦公室走去,證據早被老子銷毀了,還怕個鳥,到時看你怎麼死的。 眾人一起來到了劉宇天的辦公室,李筱婷還處在麻木之中,她實在不願意相信葉星辰會和其他的女人發生任何的關係,或者說根本就是不願意葉星辰和其他的女人有關係,無意的看了葉星辰一眼,發現他嘴角的冷笑,忽然放鬆下來。

是啊,他是自己的學生,作為老師自己怎麼能夠不相信他呢?或許他有些不良嗜好,但絕對不會做出強姦少女這樣的事情來,而且從昨天劉宇天女兒的神情來看,也不像是受到侮辱的模樣。

那劉宇天呢?他為何要中傷葉星辰呢?難道真的因為他參與了綁架自己的事情被葉星辰發現,所以想殺人滅口?現在被自己撞見,才惡意中傷?想到這裡,李筱婷看向劉宇天的目光也充滿了憎恨,女人就是這樣的生物,一旦心中認定一個人是壞人,那他就一定是壞人。

劉宇天可不知道自己在李筱婷心目中已經成為了壞人,要是再拿不出一點證據的話,將會從壞人升級為罪人。

麻利的打開電腦,直接點播放視頻文件,然而,屏幕上出現了特列病房的環境。

「咦,這不是我的病房嗎?難道我的病房有監控錄像?」葉星辰一臉的驚訝,不過都是假的。這雖然是自己病房的視頻,不過卻不是昨天看到了那個,所以他根本不擔心。

「劉院長,這是怎麼回事?」李筱婷也是一臉的冷笑。

「這……」劉宇天這才意識到自己在特列病房安裝攝像頭是極其嚴重的事情,可一想到好戲就在後頭,到時李筱婷未必有心思追究這件事,索性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繼續說道:「這件事一會兒再說,李小姐還是先看看吧!」視頻播放的正是特列病房,裡面蘇姍,慕容蓉等人都在,那是昨天中午的事情。劉宇天看了一會兒,見不是昨天那盤,忙又取出光碟,放上另外一盤,依舊是病房的景象,不過卻是晚上的事情。

李筱婷臉上的笑容卻是越來越冷,而劉宇天的心跳也越來越快,額頭上更是掛滿了冷汗。

「怎麼沒有呢?怎麼可能沒有呢?」劉宇天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找著光碟,甚至連劉雨婕進入房間的那些畫面也都在,唯獨少了激情的那一部分,當時他只想著把這一部分剪切下來,用來要挾葉星辰,要是葉星辰不答應的話就讓李筱婷意外的發現,可現在竟然找不到了?

終於,辦公室的所有光碟都被他播放了一遍,其中還有不少小澤瑪利亞的經典名著,這讓李筱婷一陣臉紅,可心中的憤怒卻更加的深刻,對於劉宇天的認定更是壞上加壞,外表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劉宇天竟然是這樣的人,都五十多歲了,竟然還有這等嗜好。

「劉宇天,現在你還有什麼話可說?在我病房安裝攝像頭,不是監視我是什麼?還有綁架李小姐的事情,馬上說出你的同夥,否則……」葉星辰冷冷笑道,雙拳握在一起,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

「我……李小姐……我……我沒有說謊,我去叫我女兒來,阿彪,快去叫我女兒!」劉宇天還想著最後的掙扎。

這時葉星辰卻是一緊,要是劉雨婕真的來了,他可不會否認,到時李筱婷又會怎麼看待自己?

「劉院長,那個小護士早上就已經離開了醫院,不知道去哪兒了?」剛才被葉星辰狠狠揍了一頓的那名保鏢眼見劉宇天已經徹底的失敗,聰明的選擇了陣營,說小護士也是為了撇清自己與劉宇天的關係。

「走了?」劉宇天一臉的茫然,那麼聽話的她怎麼會走呢?

「哼,劉院長,你不會是哪兒拐騙的少女吧?」葉星辰冷笑一聲,心中卻是祈禱:「雨婕啊雨婕,我對不起你,你一定不要走遠,不管如何,我一定要對你負責。」

「我……」

「好了,什麼都別說了,阿三,你派人……葉星辰,你做什麼?」劉宇天想說些什麼,卻被李筱婷打斷,可李筱婷還沒說完,已經見到葉星辰一拳朝劉宇天砸去,直接砸在了劉宇天的胸骨之上,隱隱能夠聽到骨裂的聲音,而劉宇天的身子卻整個弓了起來,不過這一次並沒有倒飛出去。

「李老師,這一拳是為我一個朋友打的,現在水落石出了,不過他背後還有一個組織,是針對李氏集團的,我想李氏集團應該能夠對付的,現在這裡也沒我的事情了,我先走了!」葉星辰知道李筱婷心軟,是絕對不可能做出殺人滅口的事情的,索性自己幫忙解決掉。

這一拳不會讓劉宇天當場斃命,卻徹底的粉碎了他的心臟組織,絕對活不過三天,除非神仙下凡。

說完了最後一句,葉星辰轉身朝門外走去,腦後的那條小辮子甩來甩去。

「葉星辰……」李筱婷心中再一次被深深的感動,他不僅救了自己,還拯救了自己的家族,可現在他卻什麼要求都沒有提出。

「啊,還有事情嗎?老師?」葉星辰停住了腳步。

「你的傷口……」李筱婷喃喃道。

「呵呵,已經沒事啦,要是有事也不可能打倒這兩個傢伙!」葉星辰朝阿彪和另外一個保鏢努了努嘴,示意李筱婷不要忘記這兩個敗類。

「呵呵,謝謝你……」李筱婷甜甜笑道。

「哈哈,你是我的美女老師,說什麼謝呢?我走了!」葉星辰說完后不再停留,踏出了辦公室,朝醫院外面狂奔而去,他要找到劉雨婕,無論如何也要找到劉雨婕,原因很簡單,她是他的女人!

就在劉宇天的陰謀被瓦解的時候,天翼醫院後面的一座高樓上,一名身材修長的男子站在落地窗口前,目光看向天翼醫院的大門,正好看到從裡面奔出的葉星辰。

「就是那個少年救走了她?」

「恩,當時他中了一槍,雖然沒有傷到要害,但也流了很多血,卻沒想到第二天就是生龍活虎的。」男子身後,恭敬的站著一名中年男子,正是綁架李筱婷的魏波。

「這麼說他的恢復力不錯了?查過他的背景了嗎?」

「查過了,不過卻查不出任何線索,只知道他剛從國外回來,目前在雲龍高中上學。」魏波恭敬的說道。

「哦?看來這小子來頭不小,給我好好的監視他,並且馬上銷毀和劉宇天的一切證據,我可不想我那心愛的筱婷知道是我?」

「已經銷毀!」

「很好,那傢伙就是太過自大了,你可要吸取教訓,先摸清了那少年的身份再準備下一步計劃吧,反正李家的東西遲早也是我的囊中之物……哈哈哈……」男子口中傳來了得意的笑聲。

「知道了,少爺,不過我有些奇怪,以您以前和李小姐的關係……」

「魏波,有些問題還是少問的好!」男子不等魏波說完,直接打斷掉。

「是……是,少爺,我知道了!」魏波嚇得一身冷汗,趕緊道歉。

「那就好,下去吧!」男子揮了揮手,目光卻一直盯著葉星辰,此時他剛好奔過一個拐角。

(新人新書,需要兄弟們的鼎立支持啊,還請投票收藏支持!) 葉星辰跑了許久,根本沒有看到劉雨婕的身影,心裡異常的難受,她為何要離開呢?難道她怕面對自己和劉宇天?

不行,她一個孤身女子,在這個城市中無親無故,又能去哪兒呢?自己必須要找到她,一定要找到她。

掏出了電話,給紫楓打了過去。

「喂……等等,我碰!」電話那頭傳來紫楓的聲音。

「不要玩麻將了,馬上發動所有的兄弟,給我找一個人,叫劉雨婕,就是昨天晚上說過的那個,快,一定要找到他,另外,查查劉宇天的家庭地址在哪兒,我有用,還有,再通知雷老虎幾個,讓他們也幫忙找找,記住,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給我找到!」葉星辰說到後面幾乎是咆哮出來。嚇得紫楓等人趕緊推掉麻將桌,開始召集兄弟,他們都意識到,這個女人對自己的老大很重要。

又連續打了好幾個電話,葉星辰又開始在大街上盲目的尋找起來,可惜靜海市這麼大,又哪裡找得到?

雨婕,你到底在哪兒?你告訴我好嗎?讓我來照顧你?前世的自己經受了太多的苦楚,他深深明白劉雨婕這種有著悲慘過去的女人,莫說劉雨婕是一個處女,就算她真的成為了萬夫騎的貨色,他也會好好的安置她,畢竟沒有一個人天生喜歡做雞,她們都有著各自的苦楚,更不要說劉雨婕這樣從小被人培訓的小蘿莉。

麻木的尋找了一天,孤身來到了一個小巷中,身上的衣服早已經濕透和紗布早被汗水打濕,傷口傳來的疼痛將他從麻木中驚醒,掀起衣服一看,紗布不知道什麼時候再一次被鮮血染紅,意識也有些模糊,奔走一天的他身體更是一陣疲憊,竟然控制不住倒了下去,只感覺一陣困意襲來。迷迷糊糊之中,隱隱見到兩個身影朝自己走來,來不及看清楚來人的模樣,已經徹底的暈了過去。

「羅丹,你看那有人暈倒了,我們快過去看看!」此時正值傍晚時分,兩名是穿著火辣的少女從小巷的另一頭走來,其中一名抹有藍色眼影的少女開口說道。

「有人暈倒關我們什麼事情,快點走啦,他們還在KTV等著我們呢!」另一名眼影是紫色,嘴唇也抹有淡紫色唇彩的少女開口道。

「等等,反正都看到了,還是去看看吧!」最先開口說話的少女說著就朝葉星辰走來。

「哎,葉艷,你什麼時候這麼愛管閑事?」羅丹抱怨了一句,不過卻也跟在羅丹的身後,朝葉星辰走來。

「咦,這人怎麼這麼面熟?」葉艷來到了葉星辰身前,很是好奇的說道。

「什麼很熟,這是辰哥……」羅丹在看到來人的面孔之中,已經驚訝的跳了起來,這兩名少女不是別人,正是將第一次獻給葉星辰,想當大姐大的兩名學生妹。

「呀,好多的血,趕快給醫院打電話吧?」葉艷見到葉星辰小腹的紗布全部被鮮血染紅,心中慌亂不已。

「打什麼電話?你見過哪個黑社會大哥受傷後送醫院的嗎?快幫忙,反正我家就在前頭,先扶到我家去,幫他止血,再打電話給紫楓哥。」羅丹已經上前攙扶葉星辰,莫說幾天前她們才把第一次交給葉星辰,就說葉星辰的身份也足夠這些一心想成為大姐大的小太妹羨慕的,畢竟紫楓可是玉龍街的扛把子,這幾天在紫楓的照顧下,她們儼然成為了玉龍中學的大姐大,就連平日那些囂張的傢伙也不敢再來騷擾她們,在學校里簡直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威風的不得了,這一切可都拜葉星辰所賜,對待葉星辰自然要有多客氣就有多客氣。

兩名少女小心翼翼的扶著葉星辰來到了羅丹的家中。

雲龍中學只是一所普通中學,在裡面讀書的學生大多都是普通家庭,羅丹的家也不例外,只是一個兩室一廳的普通公寓樓。

此時家裡沒人,兩女將葉星辰扶到了羅丹的床上,羅丹忙去找藥箱,葉艷則是掏出電話給紫楓打電話,可惜現在紫楓只想著找到劉雨婕這個女人,哪裡有心思接這些小太妹的電話。

「羅丹,紫楓哥不接電話啊!」葉艷掛掉電話,轉頭對羅丹說道。

「遭了,辰哥都受了這麼重的傷,那紫楓哥會不會也受了重傷?」羅丹忽然反應過來。

「我想應該不會吧?昨天晚上都還好好的!」葉艷也是有些擔心,要是紫楓真的垮塌的話,那她們在學校的一切都將化為泡影。

「算了,不管怎麼說,先幫忙處理晨哥的傷口吧!」羅丹強作鎮定,拿出剪刀剪去傷口的紗布。

「你會包紮嗎?」葉艷問道。

「會一點點,小時候不小心摔傷了都是自己包紮的!」羅丹回了一句,葉艷聽后一陣默然,羅丹的家庭極為不幸,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和其他的男人跑了,父親又經常在外面玩弄女人,從小就沒人管她,這才養成了她叛逆的性格。

躡手躡腳的剪斷紗布,兩名少女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到不說葉星辰身上的傷疤,在和葉星辰發生關係的時候她們已經為葉星辰身上的傷疤驚訝了一回,這一次則是因為那還在緩緩留著膿血的傷口。

由於汗水浸濕了紗布的原因,此時傷口一片蒼白,傷口的肉也像腐肉一般,淡紅色的膿血慢慢的留出來,煞是嚇人。

兩女也只在電視中見過這麼恐怖的傷口,一時間臉色慘白,葉艷更是差點吐了出來。

「葉艷,去拿酒精,無論如何,我們都要救醒辰哥,畢竟他是我們的第一個男人。」羅丹強壓住的嘔吐的慾望,對葉艷說道,她心裡還有一個沒說:「只要救活了葉星辰,那自己兩人以後的地位也將更高。」

「好!」葉艷有著和羅丹同樣的心思,忙跑了出去,很快就握著一瓶酒精跑了過來。

兩女同時抽出棉簽,強忍住噁心,小心翼翼的為葉星辰吸去傷口的膿血,要是熟悉兩女的人看到了這一切,定然會覺得太陽從東邊出來。兩個小太妹竟然溫柔的為一個男人處理這麼噁心的傷口。

很快,傷口的膿血總算吸乾淨,羅丹又用棉簽沾了酒精,輕輕的朝傷口移去。

「啊……」酒精接觸傷口,葉星辰口中忽然傳來一聲大叫,而他也從昏迷中清醒過來……

(新人新書,需要大家的多多支持啊,拜託各位多多投票支持!) 「對不起辰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想幫你清理下傷口。」羅丹聽到葉星辰的叫聲,嚇得雙手一抖,棉簽也掉在地上。

「哦,沒關係,你繼續,不要在乎我的感受!」葉星辰睜開眼睛后,已經認出了兩女。

「嗯!」得到了葉星辰的安慰,羅丹放下心來,又接過葉艷手中的棉簽,開始小心的為葉星辰清洗傷口,不過從她那顫抖的手來看,比起剛才來可緊張了許多。

火辣辣的劇痛險些讓葉星辰再一次昏過去,不過他卻並沒有再叫一聲,眼見羅丹那名緊張,反而開口笑道:「你們是怎麼發現我的?」

「啊,我和羅丹準備去KTV玩,看到辰哥暈倒在小巷,就把你扶到了羅丹的家中。」葉艷也是一陣緊張,畢竟眼前的這個少年可是紫楓的老大。

「噢?她叫羅丹?那你呢?」葉星辰強忍住疼痛,為了不讓兩女緊張,盡量讓自己的笑容顯得可親。

「我叫葉艷!」葉艷神情乖巧,簡直比剛上小學的一年級學生還要乖。

「呵呵,還是我的本家呢,這是羅丹你的房間?」葉星辰又朝羅丹問道。

「嗯!」羅丹有些羞澀的點了點頭,畢竟她的房間實在太亂,根本不像一個女孩子該有的房間。

「呵呵,布置的不錯,很有個性,和我的房間差不多!」葉星辰口中說著,說的羅丹心花怒放,不過後面一句卻又將羅丹打回原形:「不過女孩子的房間還是整潔一點的好。」

「辰哥,我幫你包紮好傷口后就去整理!」羅丹很是低聲的說道。

「呵呵,那就好,以後也要經常整理噢,畢竟是自己的房間,不要我下次來到時候還是這麼亂!」此時的葉星辰就像一個長輩一般。

「辰哥下次還會來?」羅丹聽到最後一句卻是一陣興奮,在她想來像葉星辰黑道大哥要是能夠經常到自己家裡來,那說出去自己也是面子增光的事情,畢竟這就說明了自己可不是她一般的女人。

小羅丹的心目中,黑道老大都有著很多的女人,只不過有些是一次性的,有些的多次性的而已。而她好不容易遇上了一個能夠讓紫楓都低頭的老大,又怎麼甘心只作一次性的呢?

「呵呵,怎麼了?難道你不歡迎么?」葉星辰可沒有多想,也是隨意說道。

「歡迎,歡迎,當然歡迎!」羅丹笑得合不攏嘴,一旁的葉艷臉色卻有些落寞。

「你怎麼了?小艷兒?」葉星辰仔細,看到了葉艷眼中的落寞,開口問道。

「沒……沒什麼?」葉艷不敢說出自己的想法。

她和羅丹雖然關係很好,是最好的姐妹,又同時將第一次給了同一個男人,但畢竟還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女,初經人事的她很想再嘗試嘗試做愛的滋味,可惜有過和葉星辰的親密接觸后,讓她再也無法對其他的男人產生興趣。或許在她的潛意識中,葉星辰就是一個皇帝,而她是皇帝的女人,哪怕是一次性的,也不能再和其他的男人發生關係。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不管那一次是交易,還是什麼,它終究是自己的第一次,試問,又有哪個女人會輕易忘掉和自己發生第一次關係的男人呢?

早在那之後,葉艷就將自己當成了葉星辰的女人,心中很希望葉星辰會再來找她,但她也知道希望渺茫,畢竟在她想來,葉星辰這樣的老大是很快就會忘記她們這樣的女人的。

可這一次卻在路上遇到了葉星辰,還救了他,在他醒來后竟然還認得自己和羅丹,最重要的是他說要經常來羅丹的家中,卻沒說自己,那且不是說他喜歡羅丹,不喜歡自己么?那自己且不是要像古代的妃子被打入冷宮一樣么?

「那怎麼愁眉苦臉的?快,跟我說說,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要是有人的話我幫你教訓教訓!」對於這兩個少女,雖然同樣剝奪了兩女的貞操,但葉星辰卻沒有像對劉雨婕那樣的愧疚之情,畢竟這兩個少女當初可是以學校大姐大為交換條件,而且這一切都是紫楓操辦的,甚至自己連怎麼破瓜的都沒什麼意識,說到底,兩者之間是交易關係。可劉雨婕卻並非如此,從發生的種種跡象看來,劉雨婕已經愛上了自己,她是甘心情願的和自己發生了關係,或者其中有劉宇天的原因,但更多的卻是她自願的,而且劉雨婕還有著那麼凄慘的童年,從大學四年的生活看來,她是一個很珍愛自己的女人,和眼前這兩個只想著做大姐大的小太妹可不一樣。

自己不是救世主,也不會因為她們將第一次給了自己而產生愧疚,那是交易,就像花錢買處女玩弄一樣。

不過雖然不會愧疚,但總是和自己發生過關係的女人,而且還是兩個小女孩,既然承諾了她們的要求,要是受人欺負了,自己也該管上一管。

「不……紫楓哥放過話后,學校里再沒有人敢欺負我們了,就連去唱歌蹦迪那些,老闆也不收我們的錢,只是辰哥說要經常來羅丹的家裡,那能不能也到我家去呢?」說到這裡的時候,葉艷一張小臉通紅,她顯然將葉星辰來羅丹家想到了那方面去了。

「厄……」葉星辰卻是一愣,這是什麼跟什麼?為什麼去了羅丹的家裡就一定要到你家去? 嘻嘻……」一旁的羅丹卻是笑了起來,和葉艷從小玩到大的她如何不明白葉艷的心事,悄悄的在葉星辰耳邊說了幾句,此時聽到葉星辰要經常來她家裡,她已經不再那麼緊張。

葉星辰卻是越聽越糊塗,最後羅丹又解釋了一片,才恍然大悟,感情這兩個丫頭都想到一塊去了。

「喂,我說你們兩個是不是想的太多了點?難道我來你們家中就只能做那事?而且你們父母不反對嗎?」葉星辰正了正語氣,要知道,在自己前世讀書的時候,男孩子莫說去女孩子家,就是打個電話也是偷偷摸摸要等家長不在家的時候才敢打。

「我沒有父母!」羅丹卻是忽然冷然道。

「嗯?」葉星辰一臉的疑問。

「羅丹她……」葉艷忙將羅丹家庭狀況告訴了葉星辰,葉星辰越聽眉頭越是皺在一起,可又有些無奈,只能在心中默默的悲哀一句:「離婚,受傷最多的永遠是孩子!」

邊說邊聊,羅丹也不再緊張,很快將葉星辰的傷口包紮好,雖然沒有醫院那麼牢靠,但也沒有再出現流膿血的現象。

「晨哥,你的衣服全是汗水,你就在這裡歇上一晚吧?我馬上去給你洗衣服?」葉艷眼見羅丹為葉星辰包紮傷口,自己也應該做點什麼?

「厄,你洗了我穿什麼?」葉星辰還想著去找劉雨婕呢。

「當然不穿啦,今晚你就在這睡覺吧?明天衣服褲子就會好。」羅丹馬上接道。

「啊……在這睡覺?那你們呢?」葉星辰嘴巴長得大大。

「當然是一起睡了?這張床這麼大,而且又不是第一次,其實……其實……」羅丹說到最後的時候已經面目通紅,腦海中還想著難忘的一次,雖然開始的時候很痛,可後來的那種感覺卻總是回味無窮,處在青春期的少女可沒什麼控制力。

「其實我們想和辰哥再做一次,那種感覺真的好好!」葉艷在一旁實在看不下去,替羅丹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