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五行術!」

無十三從容不迫,淡定的揮出一道術法!

一瞬間,天地間的五行元素幾乎全部涌在了他的身前,化為了五個身形各異,氣息可怕的五行大元素使!!!

「青帝木皇功!!!」

「赤帝火皇氣!!!」

「白帝金皇斬!!!」

「黑帝水皇拳!!!」

「黃帝土皇道!!!」

天地間掌控五行的大元素使,打出了各自屬於他們的絕學!

而鹿一凡那驚天一劍,竟然生生被阻!

上面所有屬於五行的力量,瞬間被吸食殆盡!!!

這本該逆天斬仙的一劍,就這麼輕易的被瓦解掉了!

鹿一凡臉色慘白的半跪在了大地上!

抬頭看著那五尊頂天立地的大元素使,心中的無力感滿滿。

啪啪啪……

無十三讚賞的一陣鼓掌!

「厲害!鹿一凡,你可真是舉世不出的萬古強者!」

「這大五行術,又名五帝大魔神通,天地五行的極致神通,修成后可逆轉五行元素,擁有無上創世之力。

它已經是排名第十的三千大道術了!」

「能逼我用此術,真的已經說明你的實力了。」

鹿一凡強壓住已經到了喉頭的鮮血,用劍尖頂著地面,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

再一次凝聚仙元與死之力,想要再次逆天而行!

無十三卻是長嘆一聲道:

「災星,可以動手了。」

隨著無十三話落!

噗嗤一聲!

一道漆黑的,帶著憤怒、鬱悶、悲傷、恐懼等無數負面情緒的匕首,從背後貫穿了鹿一凡那本該萬法不侵,刀槍不入的身體!

鹿一凡不可思議的扭頭望去。

就看到一個面容模糊不清,雙手顫抖的人,緩緩退後了幾步,似乎十分痛苦的跪在了地上。

緊接著,鹿一凡便暈了過去。

匕首將鹿一凡身體內所有的力量全部吸收。

無十三伸手接過那浮空而來的匕首,臉上掠過一絲迷醉。

閱讀網址: 災星,你做的不錯,你的使命完成了。」

無十三一擺手,解除了夏瑩瑩靈魂之中,被封印了不知多少個紀元的印記。

夏瑩瑩看著躺在地上,已經失去了所有力量,化為一尊凡人的鹿一凡。

心裡並沒有想象中的解脫和快樂。

有的,只有無盡的悔恨與自責。

在「災厄」穿透鹿一凡胸膛的那一刻。

夏瑩瑩感覺好笑自己的靈魂都被抽空了。

軀殼內,剩下的只有無盡的空白。

而此時。

陳凡的父親走了進來。

看到了地上昏迷不醒的鹿一凡。

眼眸之中,升騰起了濃郁的戾氣。

他凝聚了一道恐怖的仙元,一掌劈向了鹿一凡!

已經是凡人的鹿一凡,被這一掌劈下,絕無活下去的可能!

「哈哈哈哈……兒子!爸爸幫你報仇了!我讓這尊超越仙帝的存在,下去陪你!!!」

夏瑩瑩頓時瞳孔怒張,恐懼的吼道:「不要啊!!!!」

砰!!!!

下一刻!

一隻潔白如玉,佛芒萬丈的手,穿透了陳安的胸膛。

陳安臉上的黑蓮面具碎裂開來,眼神裡帶著的全是迷茫與不解。

無十三將手抽出,輕輕一甩,上面的鮮血立刻化為了虛無。

「我不允許除我以外的人,殺死他!」

隨著無十三的話落下,陳安的屍體化為了風沙,吹散在了空氣之中。

「我已經按你說的做了,放了鹿一凡吧!」

夏瑩瑩道。

「放心,我向來說話算話。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

無十三笑著道:「待到五天之後,仙凡徹底融合,我殺光所有的仙人,自然會放了他。」

「最近幾天,你就乖乖的陪著他,在煉獄火山裡呆著吧。」

隨著無十三一揮衣袖。

場景變幻。

重重山嶂,峰崖漸漸陡峻,險岩犬牙交錯,怪石高低接覆。再向東數里,鳥獸絕跡,寸草不生。附近兩面山崖猶如光禿禿的鐵門,夾藏起中間狹壑。壑底瘴煙迷濛,陰霧氤氳,似有騰騰戾氣撲之欲出。

最高的一座山,濃煙滾滾,迷人心魂,內里有翻滾著能吞噬仙佛的恐怖岩漿。

「這裡邊是煉獄火山了。」無十三悠然道:「除非你能恢復巔峰修為,否則,絕無可能逃脫。」

而鹿一凡此時已經醒來,他目呲欲裂,一言不發地瞪著無十三。神識內翻江倒海,痛不欲生,炸成了一團滾粥。

「五日之後,順利的話,我會接你出來,讓你欣賞萬仙被屠的盛況!」

這是鹿一凡還清醒時,無十三說的最後一句話。

等他再次醒來,已是兩天之後。

夏瑩瑩端著水和食物,伺候在他身邊。

「吃點東西吧。」夏瑩瑩道。

鹿一凡搖了搖頭。

「你現在是凡人之軀,無法辟穀,不吃東西,真的會死的。」夏瑩瑩道。

「我現在和死了,有區別嗎?」

鹿一凡慘然一笑道。

「聽無十三的話,應該不會難為你……你也不用太擔心……」

夏瑩瑩道。

鹿一凡沒有說話,額前的劉海低垂在他的面前,讓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但是夏瑩瑩知道,鹿一凡的心已經死了。

哀莫大於心死!

救不了他最愛的蘇妲己,恐怕他也不會苟活於世。

「主人……其實,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可以等仙凡融合之後,我帶你找一處無人知曉的山村隱居下來……」

夏瑩瑩知道說這話沒什麼用。

可她還是忍不住,心臟怦怦跳的說了出來。

若是能與鹿一凡廝守終身,那是怎樣的一種幸福啊!

鹿一凡抬起頭,眼神犀利的看著夏瑩瑩。

看的夏瑩瑩心中發慌。

片刻之後,鹿一凡長嘆了一口氣道:

「其實,在你把災厄刺入我身體的那一刻,我就知道災星其實是你了。」

轟!!!!

夏瑩瑩心中宛如五雷轟頂一般!

慌亂,恐懼,絕望的情緒,讓她止不住的身軀顫抖!

「不是的……你……你聽我解釋……我……」

「不必解釋了。」

鹿一凡聲音十分平靜,並沒有夏瑩瑩想象中的仇恨和憤怒,有的只是淡漠與釋懷。

這。

反而讓夏瑩瑩更加害怕了!

「其實,這一刀是我欠你的。九世輪迴,次次負你,災厄入體,一次還清……」

隨著鹿一凡的嘆息聲下,夏瑩瑩眼睛猛張!

前世的記憶,如潮水一般,湧入了她的腦海中!

原來,與鹿一凡有九世輪迴糾葛的不僅僅是蘇妲己。

還有她!

每一世,夏瑩瑩都苦戀鹿一凡而不得!

每一世,夏瑩瑩都以被鹿一凡拋棄的結局而告終!

整整九世!

世世如此!

夏瑩瑩驟然淚如雨下,跪在鹿一凡面前,抓住他的衣角:

「是我錯了……我錯了!!!不要拋棄我,不要扔下我!!!」

「你沒有錯,這是你的宿命。錯在我,我不該在這一世再與你有瓜葛。」

鹿一凡嘆了口氣,擺擺手道:

「你走吧,以後你我恩斷義絕。」

恩斷義絕!!!

夏瑩瑩頓時如遭雷擊,身軀癱軟在了地上,淚如雨下!

良久。

夏瑩瑩用盡了全身氣力,站了起來,看著背對著他的鹿一凡問道:

「我想問你……這九世,你有沒有愛過我……哪怕僅僅只是一瞬間?」

「我說了你就會走嗎?」鹿一凡問道。

「你回答我,我就走。」夏瑩瑩道。

鹿一凡眼皮微垂,猶豫片刻之後,點點頭。

夏瑩瑩笑中帶淚,轉身狂奔向了煉獄火山的山口!

「你幹什麼?!」

鹿一凡急忙追去,但為時已晚。

即將被岩漿吞噬的夏瑩瑩眼淚被蒸成了氣體,她的聲音傳遍了整個煉獄火山:

「九幽陰靈,諸天神魔。以我血軀,奉為犧牲。三生七世,永墜閻羅。只為情故,雖死不悔……」

隨著她的身體被岩漿吞噬。

煉獄火山周圍的禁制竟然出現了鬆動!

枯玄的聲音在鹿一凡的神識中響了起來:

「她利用了自己的災厄之力,幫你短暫的解開了煉獄火山的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