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導師!」

「神王?」

雇傭兵們當中,驚呼聲一片,他們雖然沒有親眼見過陸昊,但陸昊的名聲和形象,卻牢牢記在每個人的心中。


更何況剛才還出現了陸昊的光影。

路斯更是只覺得身上一緊,就被巨人放開,又被一股柔和的力量帶到了陸昊身後。

她情不自禁,緊緊抓住了陸昊的衣襟,感受到手指上傳來的溫度,原本驚慌不安的心,立刻安定下來。

她心中還有些自嘲:怎麼能懷疑大導師,他從來沒有讓人失望過!

陸昊不知道她心裡想著什麼,而是盯著那石人,越看神情就越嚴肅。

「沒有想到……竟然還藏著這樣一位。」

「我們走吧,我們不是他的對手,哪怕他這個歸墟劫因還沒有完整,我們也不會是他的對手!」慕星野惶急地道。

歸墟,乃是宇宙之滅,凡是宇宙中之物,細到微塵,大到恆星,弱到水滴,強到不朽,在歸墟面前,都天然被克制!

「轟!」

那歸墟巨人一振身體,剛才陸昊的一擊,看似和它對了一下,實際上,陸昊所有的力量,都被它吞噬下去!

「好吃,真是鮮美……但是,還不夠!」歸墟巨人咂了咂嘴。

陸昊揮開手,路斯只覺得眼前一花,然後她與她的隨從們,除了死的那一位,就全部回到了飛梭之上。

「立刻離開。」陸昊的聲音傳了過來。

路斯呆了一下,頓時明白,接下來的大戰,她們這些人在此,稍受波及,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路斯的心又揪了起來,只不過這一次,她是在擔心陸昊。

將閑雜人等送走,陸昊直面著歸墟巨人。

「這些年我一直在研究秘紋,只是沒有想到,秘紋竟然是你傳播出去的,難道這些秘紋,不是從大道之柱上拓來的嗎?」陸昊緩緩問道。

「大道之柱代表著宇宙的誕生,歸墟代表著宇宙的毀滅,二者本來就是一體兩面……唉說這個幹什麼,快離開這裡啊,求你了!」

陸昊目光一凝,慕星野的解釋,讓他將眼前對手的等級,又提高了一階。

不過,他並不認為,自己就毫無勝算!

「我需要更多的食物,來吧,人類,你們,還有這個世界,終究將成為歸墟的一部分!」

歸墟巨人向著陸昊邁步過來,陸昊雙手握拳,轟的一下,揮拳而出。

冰與火,是他最擅長的兩大法則,這兩大法則交錯而出,將歸墟巨人籠罩其間。

但是,明明轟擊到了,陸昊的法則卻象是石頭扔進了大海一般,再沒有動靜!

甚至比石頭扔進大海還要不堪,那樣好歹還會濺起水花,陸昊這兩大法則,當真是什麼變化都沒有引起,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歸墟吞噬一切,轉化一切,沒有用的!」

任慕星野在旁邊叫,陸昊毫不理會,他又轉換別的方式進行攻擊。

各種領域、法則,通通無效,甚至陸昊轉化而來的毒焰法則,都沒有用處! 「好吃,好吃!」

陸昊的所有攻擊,都變成了歸墟巨人的食物,它不停地咂著嘴,吃得眉開眼笑!

這架沒法打!

陸昊現在有些明白,為何慕星野要逃了。

所有的攻擊不但無效,而且還成了對方的大補之物,這樣的戰鬥,對誰來說都是絕望。

「它沒有弱點?」陸昊問道。

「弱點……你見過星宇有什麼弱點嗎,星宇沒有弱點, 帝國總裁要聽話 ,自然也沒有弱點!」

慕星野沒好氣地回答,眼睛不停地眨巴著。

他只想著如何脫身,脫身後如何離開這個星宇。

陸昊卻和他看法不一樣,眼前的歸墟巨人,明顯還沒有太大的力量,所以,它的歸墟界,只限於這塊大陸。

所以這個時候,如果不能擊敗對方,那麼等對方壯大了將整個星宇都納入歸墟,那麼自己就更不是對手了。

「一定有辦法……」

想到這裡,陸昊拔出了一柄長槍。

這是一次失敗了的次神兵,但也比得上大多數聖兵了。陸昊挺槍刺擊,這次沒有用法則之力,而只是憑藉自己超絕的力量。

僅僅是力量,這一刺,就引發了空間破裂,紫色的虛空劫雷掃了出來。

可是,虛空劫雷一接近歸墟巨人,立刻湮滅,沒有任何痕迹留下。

而陸昊的長槍刺中對方,對方只是用手揮擋了一下,陸昊眼見,聖級寶兵的槍尖,瞬間由雪亮變成了灰色!

不僅是槍尖成了灰色,灰色還在向上蔓延,很快整個槍頭都變成了這種死氣沉沉的灰色。

聖兵的靈性,已經蕩然無存!

陸昊將這即將完全變成灰色的聖兵扔掉,面色更為凝重。

吞噬一切力量和事物……聖槍已經被吞噬和同化了。

「來吧,人族,宇宙自歸墟中誕生,必將在歸墟中毀滅!」歸墟巨人連接吞噬,似乎神智有了很大的提升,它低吼了一聲,向陸昊邁步行來。

嗡!

這一步之下,陸昊感覺到周圍的空間,全部被錨定!


這下子,慕星野幾乎要哭出來,空間被錨定,就無法通過穿過虛空的方式逃走,他們必死無疑了。

看到陸昊全神貫注盯著歸墟巨人,慕星野向後連退。

以前他巴不得陸昊早點死,現在卻希望陸昊能夠有足夠強大,多扛住歸墟巨人一段時間,為他爭取逃跑的機會。

這一次,陸昊沒有管他,因為歸墟巨人步子越來越快,再有幾步,就要走到他面前。

「法相!」

陸昊低吼了一聲,一個光影從他身上浮起。

這是他的法相,可是在歸墟的壓制下,原本可以高達萬丈的法相,現在也只有幾丈高。

相反,歸墟巨人卻是個頭越來越大,似乎陸昊剛才的數次攻擊,都被它轉化成了自己的身體。

死寂大陸之上,路斯的飛梭正在全力離開。

飛梭上面的人們,此刻都沒有回過神來,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喘。

路斯站在飛梭尾部,看著正在變小的那塊大陸。

然後她驚呼出聲:「天啊,天啊!」

她看到,那片死寂的灰黑白三色,開始在擴散!

原本只是籠罩著死寂大陸的,但是現在,連死寂大陸周圍的空間,也變成了這三種顏色。

甚至連太陽光照在其中,都成了這三種顏色!

路斯心頓時揪了起來,這絕對不是什麼好現象。

但這點自知之明她是有的,她若跑回去的話,不但幫不上忙,甚至還會添亂。

「加速,快加速,那東西擴張得很快!」有人驚叫。

死寂的三色空間,正在迅速擴大,原本飛梭離得比較遠,但轉眼間,它與飛梭的距離就縮短了三分之一。

飛梭開始拚命加速,而路斯只能將兩隻手叉在一起,放在胸前為陸昊祈禱。

此時大洞廳之中,一場無聲的戰鬥正在進行。

陸昊的法相巨人,揮掌狠狠拍向歸墟巨人,而歸墟巨人雖然被這一掌拍得倒飛出去,但陸昊臉上卻殊無喜色。

拍擊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彷彿連聲音都被歸墟巨人吞噬了。

更重要的是,僅僅這一掌,陸昊的法相巨人的巴掌,就殘缺了一大塊。

這一塊,已經變成了黑白灰三色,貼在了歸墟巨人身上,並且正在被歸墟巨人同化。

而歸墟巨人爬起來之後,它的身體更為高大,已經同陸昊的法相巨人體型接近了。

「直接攻擊它沒有用,反而會造成自傷,那麼……」

陸昊的目光四處一溜,然後本體手中多出了冰魄槍與赤影斧。

槍斧一交,奪目的光華中,這兩件次神兵合而為一,成了一支長戟。

冰與火兩大法則,交匯於長戟之上,它不用揮動,就已經引起周圍空間難以承受的震蕩了。

「去死吧!」

陸昊挺起長戟,向著那一大堆玉石劈去。

他隱約察覺到這玉石同歸墟巨人的關係,而且玉石的材質,也和大道之核碎片很相似。

歸墟巨人咆哮了一下,向他沖了過來,但是法相巨人猛然轟擊,只不過這一次並不是直接轟向歸墟巨人,而是轟向對方前方的虛空。


那邊的空間頓時碎裂,形成了一道暫時的空間縫隙,歸墟巨人一時大意,直接掉入了空間縫隙之中。

陸昊判斷,以它的實力,這空間縫隙,最多只能困住它三秒時間。

而且,這次是出奇不意,才將它困住,下一次再想得手,就會非常艱難!

必須抓住這個機會。

冰與火的法則之力糾纏而出,終於轟在了那片玉石之上。

那玉石上秘紋閃動,卻仍然沒有擋住這一戟之力,轟的炸響聲中,玉石變成無數碎片,飛濺往各處。

但這一擊得手之後,陸昊臉色就變了:「糟糕!」


上當了!

果然,那歸墟巨人發出了一聲歡呼,然後僅用了一秒,便從空間縫隙中鑽了出來。

那玉石是它的本體沒錯,但也是它的封印,它原本無法離開玉石附近,可是陸昊將玉石轟碎,它雖然受創,同時也有了絕對自由!

從此往後,這塊死寂大陸,不再是它的囚籠,它可以任意穿梭於虛空之中,甚至可以憑藉歸墟之力,打開通往別的星宇的大門!

這一刻,陸昊睚眥俱裂,可還不等他想到解決辦法,歸墟巨人已經衝到他的法相巨人身前,轟的一下,將他的法相巨人又吞噬一大塊! 這是陸昊第二次遇到這樣的絕境,上一次,是被孤瞳定住,眼睜睜看著雲龍王自爆。

心中的悲憤怒火,瞬間燃燒起來。

但越是憤怒,陸昊就越清楚,他必須要找到解決辦法。

力量被吞噬,物質被吞噬,這個歸墟巨人,彷彿完全沒有弱點。

但陸昊不相信它真的沒有弱點!

若是它沒有弱點, 我老公最大牌 ,操縱外界生物,幫助它獲得力量和自由。

這證明,歸墟巨人其實還沒有成熟,它還在成長之中,或許原本要等到數十萬數百萬甚至千萬年之後,它才能真正成熟,吞噬這方星宇為資糧,成為真正的歸墟劫因。

「但是,它的力量,它的能量,都已經相當成熟,那麼,會是哪裡不成熟有破綻……」

突然間,一個念頭浮了出來,陸昊目光一凝,緊緊盯著歸墟巨人。

歸墟巨人仍然在追逐他的法相巨人,身體靈活,完全沒有開始的笨拙。

陸昊咬著牙,掏出一顆珠子,將它拍在自己額頭。

太陽寶珠!

從慕星野那裡奪來太陽寶珠之後,陸昊並沒有用掉,他心裡還懷著一絲僥倖,想要將太陽寶珠還給雲龍王。

但現在,他必須用掉太陽寶珠了。

在他的額頭,洞虛神眼彷彿活了過來一般,歡呼著將這顆寶珠融合進去。

然後,大量的金色元氣,被它抽取過去。

感覺到洞虛神眼前所未有的強大,陸昊臉色更加嚴肅,他猛然揮戟。

不是揮向歸墟巨人,而是揮向自己的手。

左臂應聲而斷,但沒有流血,落地的左臂在一陣光芒中,化成另一個陸昊。

只不過這個陸昊要比陸昊本人小上一號,兩個陸昊四目相對。

分身倒還罷了,陸昊的本體,神情萎糜,明顯元氣大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