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帝拳,第二招。」

「天帝拳,第三招。」

「天帝拳,第四招。」

……

隨著林逸的一聲聲怒吼,他的氣息也瘋狂的暴漲,變得越來越強悍,當天帝拳四招疊加之後,那種恐怖的力量,便是林逸都有些無法駕馭。

此時他胳膊上的經脈,一根根高高的鼓起,好像隨時都會炸開一般。

更可怕的是他的胳膊,在這一刻,竟然變得如牛腿粗細,其中蘊含的力量更是讓人驚恐。

「刀出!」

「拳出!」

霎時間。

眾人只感覺眼前黑壓壓的一片。

飛沙走石。

不見天日。

每個人都有種頂著狂風,行走在沙漠中一般可怕的感覺。

千分之一個呼吸后。

可怕的刀跟恐怖的拳頭撞在了一起。

宛如兩顆天外流星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一般可怕。

而後,眾人的眼前便驟然一亮,可怕的光芒撕裂了一切,並且狠狠的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噗噗!」

兩道悶響聲驟然響起。

柳川一刀身上的衣服直接炸開,浮現出了一套珍貴的寶甲。

林逸也同樣如此,不過他的寶甲質量顯然不如柳川一刀,此時,就連寶甲都被那恐怖的力量撕成了無數的碎片,看起來就像是在沙漠中,撿到了一件兩千年前的戰甲一般狼狽。

「呵呵,小子,姜還是老的辣啊!」

柳川一刀,看著無比狼狽的林逸,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那笑容說不出的猖狂。

「林逸敗了?」

所有人心頭一顫,急忙看向了林逸。

如果林逸敗了,那他們今天可就鐵定要葬身大海了。

「辣?你有多辣?有沒有我的刀辣啊?」林逸挑了挑眉,揶揄道。

「刀?」

「林少的刀呢?」

所有人神情一怔。

在決戰的時候,他們明明看到林逸把刀放在了地上的啊!

可現在,那裡空無一物。

當有人無意間看到柳川一刀的時候,瞳孔驟然一瞪,宛如見到了鬼魅一般,一臉驚恐的指向了柳川一刀。

其他人見狀,也紛紛看了過去。

這一看,那個個都是一臉的驚悚。

只見刀王林遠清那把鋒利無匹的寶刀,此時竟然正砍在柳川一刀的脖子上。

「爺爺……」

柳川俊雄看著柳川一刀,臉上充滿了悲戚之色,顫抖著喊道。

一絲疼痛的感覺,驟然從脖子上傳來。

正一臉笑容的柳川一刀,神情漸漸變得僵硬起來,而後緩緩抬手,朝著自己的脖子上莫了過去。

當莫到把冰冷的刀鋒,柳川一刀的臉上驟然浮現了一抹絕望,心裡在這一刻更是充滿了後悔,如果他當年吞服了海魂花,強化了他的神魂的話,現在,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雖然他是半步神威之境,生命力十分頑強,只可惜,他現在的神魂比普通人並沒有強大太多,這樣的傷勢,對他來說同樣也是無比致命的。

柳川一刀扭動那無比僵硬的脖子,一臉不甘的看向林逸,「我用我最後的生命詛咒,如果有來生,我一定要殺了你!」

「哼!今生你都殺不了我,還指望來生?」林逸傲慢冷哼道,這聲音蘊含了一絲靈氣,宛如一把鐵鎚狠狠的砸在了柳川一刀的心臟上。

直接結束了這位縱橫天榜百年前絕代強者的性命。

看著倒下的柳川一刀,每個人的情緒都低落了一分,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強悍如柳川一刀,都要葬身大海,他們的出路在哪裡呢?

「跪下為奴,我給你們一條活路,否則,全部死!」林逸果斷的說道。

這些人畢竟都是天榜上的強者,就連那些後補的人員都是靈威之境的可怕強者,能夠拿下他們,對於林逸來說絕對是一大助力。

他們收集各種珍貴材料的能力,那可比普通人要厲害的多了,養著他們,那可就等於養了幾十頭專門尋找寶貝的異獸,他當然樂意了。

「為奴?」

所有人一聽都愣住了。

他們可是天榜的強者,可現在林逸竟然要讓他們為奴?

狂妄!

實在太狂妄了!

他們隨便一個拿出去,那可都是足以讓一方顫慄的大佬。

可現在林逸竟然要讓他們當奴隸。

「林少,你的要求未免太過了吧?」

天榜排名第十一的強者,風龍上前一步,盯著林逸冷冷的質問道。 他的實力在天榜上不是最強的,可逃命的功夫卻是一等一的,特別是速度,便是銀雪天東狂當年都不曾殺了他。

現在林逸又身受重傷,他還真不相信,現在的林逸還能夠有多大得戰鬥力。

「就是,林少,你殺了柳川一刀我們很感激,可是讓我們為奴,是不是有點太欺負人了啊?」

「我可是天榜片名第二十三的蓋世強者,給你當奴?你也真敢開口。」

一道道冷嘲熱諷再度響起。

如果在跟柳川一刀大戰的時候,林逸提出這樣的要求,說不定他們還真就答應了,可現在,危機解除,這些人,自然不想要受制於人。

林逸見狀,唇角上揚,浮現了一抹冷漠的笑容,而後大手一探,在柳川一刀脖子上的寶刀直接朝著他飛了過去。

「哼!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殺我!」

風龍見林逸一言不合就要傷人,牛脾氣也上來了,當即身形一晃,宛如清風一般飄逸,迅捷,朝著遠處激蕩。

大刀入手,林逸手腕一抖,瞬間,寶刀便顫抖了千百次,一道道可怕的刀光,薄如蟬翼,密集如雨,朝著風龍飛了過去。

感受著背後的凌厲殺機,風龍傲慢冷哼一聲,大笑道:「林逸,如果你能夠碰到老子的衣角,那麼我便給你當奴僕又何妨呢?」

「噗噗……」

一連上百道的悶響聲驟響起。

剛剛還牛比的不行的風龍,直接被無數的刀光切成了雪花肥牛,緩緩從天空上飄落。

「不堪一擊的東西,也敢在我面前放肆?」林逸傲慢的冷哼道,而後轉過身看看向了面前,目瞪口呆的眾人。

「砰砰!」

跪在地上的聲音此起彼伏。

「我願意為奴!」

「我願意為奴!」

「我願意為奴!」

……

看著眼前的二十多名強者,林逸緊繃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淺淺的笑意,有了這些人,他修行的速度絕對能夠提升很多。

「你們放心,我林逸絕對賞罰分明,等會兒我先傳授你們真正的仙法,不過在這之前,你們還需要經歷一場磨難,只有能夠活下去的人,才有資格成為我的奴隸!」

林逸說完,雙臂猛然一震,頓時,靈氣宛如無孔不入的毒蟲,瘋狂的進入他們的識海中,不但趁機種下了禁制,而且林逸還讓他們提前感受了一下禁制的痛苦。

「啊!!!!」

一道道凄厲的慘叫驟然響起。

這些人能夠成為天榜上的強者自然不是無能之輩,可是那種靈魂深處傳來的劇痛,依舊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每個人都像是瘋了一樣,用力的捶打著自己的腦袋,甚至很多人都把自己的頭髮大把大把的扯掉,似乎那樣才能夠減少一些痛苦一樣。

而林逸則是看了一眼周圍已經慢慢在縮小的漩渦之後,便朝著海魂花生長的那一泓清泉走了過去。

「能夠滋養海魂花這等逆天寶貝的東西,應該也是一種天才地寶吧!」林逸咧嘴一笑,直接張嘴就把這些泉水吸入腹中。

頓時,一股澎湃到可怕的靈氣驟然在他的體內炸開。

在那一瞬間,林逸甚至有種跌入雲海一般的感覺,那靈氣實在太過磅礴,甚至有大量的靈氣,從他的毛孔中往外冒出。

靈氣如霧,快速的瀰漫了整個海底。

「瑪德,神府,你丫的倒是動起來啊!這麼濃郁的靈氣,趕緊吸收啊!」林逸焦急的催促道,這靈氣一旦流失,那可就等於是白白浪費了啊!

原本,無動於衷的神府,似乎真的聽到了林逸焦急的催促,竟然爆發出了一股驚人的吸力,而後,那林逸體內那磅礴的靈氣就像是找到了宣洩的口子一般,紛紛朝著神府內遊走。

甚至連外界飄蕩的靈氣,此時都被神府爆發出來的恐怖吸力吸走。

林逸見狀美滋滋的扒開了泉水下面的泥土,柳川一刀雖然牛比哄哄的說他在百年前就發現了海魂花的下落,可百年前他絕對不敢下來。

這海魂花下面的伴生寶物,肯定是還在的。

快穿:不服來戰 隨著泥土慢慢被挖掘開來,一塊塊宛如石膏打造而成的石頭慢慢的浮現在了林逸的視線中,這些石頭全部都成不規則的形狀,上面有很多坑坑窪窪的小洞。

如果是平時,怕是看上一眼,就一腳給踢飛了。

可林逸卻如獲至寶,急忙把身上被打的破破爛爛的寶甲解下來,抽取其中的天蠶絲,急忙把這些石頭都串聯起來。

別人不清楚這石頭的珍貴之處,他可是太清楚了,萬年石髓,珍貴無比的一種至寶。

這東西不但能夠增強修為,而且還能夠救命,只要有一口氣在,有了這萬年石髓,幾乎都可以救回來。

「瑪德,這次可真是發達了,有了這些東西,以後打架老子完全就是拚命三郎啊!哈哈,打一刀吃一口,瑪德,只要秒不了老子的,都的死!」

林逸仰天哈哈大笑道,當看到萬年石髓下面一泓發白的靈液時,林逸眉頭皺了一下,不過還是重新把周圍的沙土蓋在了上面。

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這最後一點靈液,便是萬年石髓的根部,只要這一點珍貴的靈液不被取走,那麼他還會慢慢的凝聚萬年石髓。

「轟!」

突然,漩渦崩塌天空上億萬頃的海水,就像是天幕一般,兇猛的朝著他們砸了過來。

「我曹!快走!」

林逸大吼一聲,整個人就像是點燃的火箭,朝著天空上衝去,同時手中的寶刀瘋狂的揮舞,一道道凌厲無匹的刀氣,狠狠的朝著海水上打了過去。

海水瞬間潰散,可很快又凝聚到了一起。

那種遮天蔽日的可怕景象使得陳升跟陳美君兩人完全愣住了。

「走!」

林逸怒吼,宛如驚雷一般。

兩人一聽,回過神兒,紛紛捏碎了一直拿在手裡的法寶。

「啵!」

一聲細微的悶響,兩個透明的光罩直接籠罩在了兩人的身上。

而那些天榜上的強者,一個個則如同魚群一般,死死的跟在林逸的背後。 「轟!」

可怕的海水,就像是天地的手掌,狠狠的拍打在了眾人的身上。

林逸首當其衝,只感覺似乎有億萬頃的偉力,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身上一般,如果不是有神府的加持,他怕是瞬間就會被恐怖的海水打成齏粉。

饒是如此,恐怖的力量,也讓他如同遭受到了五馬分屍一般的劇痛,整個人更好像是在一瞬間就要昏迷過去一般。

萬幸的是他在朝著天空上沖的時候,嘴巴里賽了一塊兒萬年石髓,此時,萬年石髓就像是最好仙丹靈藥一般,瘋狂的修復著他體內的傷勢。

至於他背後的那些人,因為有林逸的抵擋,遭受到海水衝擊的情況到不是很嚴重。

大浪滔滔。

海水無窮無盡。

那一艘足足有上百米長的游輪,脆弱的簡直就像是一片乾枯的葉子,瞬間就被撕裂,然後被海水吞噬,巨大的漩渦也以恐怖的速度癒合。

風平浪靜,可怕的海面上多了幾具屍體。

不過倒是有一二十名強者倖存了下來。

為了一株海魂花,足足死了好幾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