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貴呢!剛才你們花的錢太多了。」

少女感到一陣肉疼,都怪這群小鬼,見到什麼新的東西都要嘗試一下,結果把錢都差不多用光了。

「喂,魔理沙,好像你是用得最多的吧?」

「這是我自己的錢,我用多少你們管得著嗎?」

見對方那副理直氣壯的模樣,其他人就不禁氣不打一處出。

如果她們有把零花錢帶來的話,絕對要扔這傢伙一臉。

「你們幾個,在這裡做什麼?」

四季映姬帶著妹妹走了過來,問道。

她本來還想去找這些人的呢!沒想到在這裡就碰上了,實在讓人感到意外。


「閻魔大人。」

那個戴著幽靈帽的店家一見到她,頓時吃了一驚。待看清她身後的另外一位閻魔時,就更為吃驚了,趕緊對兩人躬身問好。

「喲,映姬你來的正好呢!」

魔理沙發現是四季映姬,頓時大喜,立刻伸出手來,手指還搓動了幾下。

「身上帶有錢嗎?先借點給我吧!」

周圍的人一下子都滿頭黑線了。

四季映姬的眼角不由自主的跳動了幾下。

「借多少?」

「100。」

乾脆利落到了極點,讓人好生懷疑,對方是不是經常這樣子向別人借錢的。

少女沉住氣,從懷裡掏出了100文錢來。

「拿好了。」

「謝了哦!」

魔理沙迅速接過來,加上自己的20文,遞給了賣饅頭的幽靈。

「不多不少,正好120。」

「多謝關顧。」

店家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錢收下了。

「我們回去吧。」

魔理沙提著那盒冥界特產,心滿意足的準備走人了。

「喂,魔理沙等一下,我們也跟你一起去。」

反正也是要去幻想鄉的,和她們一起走剛好順路。

「咦,可是我們要去的是那邊哦!」

雖然魔理沙所指的並不是四季映姬兩人來時的方向,但是顯然那裡也屬於三途川的範圍。

「誒?」

=============================分隔線=============================

小野冢小町無jīng打採的打了個呵欠,等了大半天了,可魚卻還是沒有上鉤,讓她無聊得都快要睡著了。

早知如此,就應該跟著魔理沙她們去買東西的啊!

「真的可以釣到河裡的魚嗎?」

死神扭頭對旁邊正在看書的男子問道。

三途川中的確生存著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東西,可從來沒聽說有人抓到過的啊!

「要有耐心。」

釣魚比拼的就是忍耐力,太過心急反而什麼都得不到的。

「鬱悶。」

小野冢小町在身上抓了抓,打了個呵欠。

「喲嗬!」

聽到呼喊聲,少女立刻興奮的跳了起來。


那群傢伙總算是回來了啊!

不過在見到跟在魔理沙身後的那個綠sè的身影時,小野冢小町的面sè霎時就白了。

「不妙。」

上司竟然來視察了,心中驚駭之餘,她下意識的拔腿就想逃跑。

「給我站住。」

四季映姬的一聲怒喝,比石化術還要強力,讓小野冢小町立時動彈不得了。

「上鉤了。」

我猛地把手上的書扔到了一邊去,飛身上去抓住魚竿,用力往後一甩。

一道蒼白sè的虛影從水裡被拖出來,飛到了半空中去…… ()滿懷期待的眾人發現竟然真的釣到魚了,立刻興奮的圍了上去。可是當看清楚那東西的樣子之後,立刻驚叫一聲,迅速跑掉了。

「那……那是什麼東西啊?」

一幫人都是神sè慌張,幾個小女孩表現得尤為恐慌。

東方遙所釣上來的玩意,確實是一條魚,只不過這條魚身上一點肉都沒有,只是一副骨頭架子。


而且,它居然還是活的。

骨頭的表面覆蓋著一層白蒙蒙的霧氣,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有個幽靈把它包住了。

最令人覺得可怕的是,這東西雖然沒有了**,只剩下一身骨架子了,可居然還會像活著的魚一樣不停的扭動著,長滿細牙的嘴巴一張一合的,看著就讓人感到十分的恐怖。

骨頭魚的體型不大,力氣卻大得驚人。我擔心它會掙脫魚竿,跑回河裡去,手一揮,身邊就多出了一個很大的罈子來,跟著迅速將魚扔進了裡面去。

「嘭,嘭。」

那東西落進罈子裡面后,還是動彈個不停,到處撞擊時發出的聲響,很是讓人懷疑罈子最後會不會被它撞破了。

我趕緊朝壇裡面加了一些河水,撞擊聲這才停止了。

「嗚,真是好難纏的傢伙。」

我抹了把汗,忍不住大是感嘆。

不過儘管辛苦,最終依然釣到了一條,我的運氣還是挺不錯的。

「真是難以想象,你居然能夠抓到這種東西。」

四季映姬一開始也認不出那究竟是什麼,不過她終歸在冥界工作很長的一段時間了,對於那裡的傳聞,還是有些了解的。

根據那東西的外形,她想起了以前在一本古書中看到過的,某種生活在三途川中的無比古老的生物。

傳說中的冥河之魚——「凈骸」。

「姐姐大人,您知道那是什麼嗎?」

四季映華也很想看一下那條魚的樣子具體是怎樣的,但是她卻沒有自己姐姐那麼大膽,根本不敢靠近那個罈子。

「這是古書所記載的,一種棲身在三途川最深處的古老生物,我也從來沒有見到過,只是看到過一些關於它的記載。」

這種魚類,由於數千年的時間也沒有人再見到過,都以為已經絕種了呢!

「哦。」

原來是遠古的東西啊!不過就算是古老的生物,也不值得那麼驚訝的吧?

「還有呢?」

四季映華覺得,應該還有其他原因的。

「你知道為什麼人們過河的時候都必需坐船,而不能夠直接游過去的理由嗎?」

無論是生者還是死者,只要想經過三途川,都是要乘搭渡船的。

「嗯,因為人或者是他們的靈魂沒辦法漂浮在三途川上面,所以過去不了。」

一旦進入水中,立刻就會沉底的。

雖然不太關注這些瑣碎的事情,但是四季映華對此還是知道一點的。

「沒錯,這是一個原因。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它的存在。」

四季映姬指著罈子里游來游去的「凈骸」,說道。

「這種沒有血肉的魚類,會襲擊一切掉進水裡的人,把他們吃掉。」

聽說「凈骸」會吃掉不小心掉進三途川里的人類或者是妖怪,就像人世間的那些食人魚一樣。

只不過它們一種生活在陽世,一種居住在冥河。

「啊,好可怕。」

少女嚇得捂住了嘴,那東西樣子就這麼兇猛了,個xìng更加恐怖啊!

「哦,你知道的倒挺多的嘛!」

好生意外呢!閻魔大人就是不一樣,知識面真廣博。

「不過,有個地方你說錯了哦!」

「哪裡說錯了?」

四季映姬所知道的信息,都是從書上看到的,所以也無法肯定其是否全部正確。

「這種魚類,只喜歡吃靈魂,其他部分它們是不感興趣的。」

試圖渡河的魂魄是最危險的,而生命體,則會被吃掉靈魂,至於**,自然有河裡的其它東西幫忙處理掉。

「原來如此,非常感激您的指正。」

閻魔大人鞠躬行禮,衷心感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