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是這件事倒還好,關鍵就是梁國正身上的那沓東西,牽扯太多了。這一個月我可能都回不了家。上頭給了很大壓力,上面也下來許多人,要求全力偵查涉案人員。」江越洋有些疲憊地說道。

「兇手很專業,而且團伙作案。射擊水平相當高,有沒有可能是境外的人作案。」徐林翻看著資料給出了他的思路。

「我們也都是這麼想的,所以最近的……」說著江越洋頓了頓。

怎麼感覺這小子在套我的話,江越洋心想。

「總之,這件事,你就別管了。趕緊回去上學,最近可能很亂,沒什麼事情別出門。」

「我最近打算住陳學安那,你最近都不回家吃飯了,我去跟他玩一段時間。」徐林說道。

「行,別耽誤學習阿。」江越洋也沒多想,隨便問了幾句便趕他走了。

「江」還是老的辣阿,怎麼自己「兒子」也防一手。

徐林摸著下巴,思索著,走了出去。

他擔心以後行動,要是碰上江越洋那就尷尬了。

徐林沒有暴露梁國正和顧飛雄的陰謀,他只是想打草驚蛇。

讓他的陰謀敗露自然是好的,但是如果讓他躲在幕後,就失去殺死他的機會。

徐林現在需要讓顧飛雄投鼠忌器后,逐個擊破。

暗殺顧飛雄的計劃,最近應該實施不了了。

拔掉顧飛雄的牙后,再找機會殺他,徐林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方案。

只是,無牙的老虎,始終還是只老虎,那個男人可沒那麼好殺。

接下來,就得想辦法逼他手下那支雇傭兵進局。

徐林眼神漸冷,拿著剛買的雪糕狠狠咬了一口,坐上了計程車。

「嘶!」

凍到牙了。

下午17:00

『徐林小隊』根據地。

徐林在大別墅門口喊了大半天,都沒人開門。

他無奈翻牆進去,發現屋裡並沒有人,估計是出門買菜去了吧,徐林心想。

接著他打開了陳學安的房間,發現他頭上蓋著本書,正在呼呼大睡。

果然在這,徐林心想。

「小二!上酒!」陳學安喊道。

喊完的陳學安沒有動,依然在睡覺。

「……」怎麼都喜歡說夢話?

於是徐林便準備悄悄地關上門離開。

「妖怪!哪——里逃!」他身後傳來陳學安的聲音。

房門沒有關,徐林重新打開了房門,走了進來。

關掉陳學安的風扇后,頭也不回地走出去,用力地關上了門。

深藏功與名。

下午17:30

女人們買完菜回來了,坐在大廳看電視的徐林,大老遠就聽到門口傳來李子淇的笑聲。

這姑娘最近越來越愛笑了。

徐林趕緊去門口迎接女團歸來。

「歡迎回家。」徐林趕緊迎了上去。

「你回來啦!」小蘋果微笑道。

周懷殷伸出了手中的菜,示意徐林幫她拿一點。

徐林好像沒有看到,他搶過了張素秋手上的輪椅,快速把小蘋果推回屋內。

「嗚——哇!!!」小蘋果被徐林突然的加速嚇了一跳。

帶著尖叫聲逐漸遠去。

留下了身後兩個無語的女人。

兩個女人進屋后,看到了徐林公主抱著李子淇在轉著圈圈玩。

「哈哈哈哈哈。」大廳內響起他們倆的笑聲。

李子淇沒有第一次被徐林抱著時候那麼害羞,她把頭埋在徐林胸口,兩隻手緊緊抓著他,粉紅的小臉洋溢著笑容。

兩個人瘋累了,躺在沙發上喘著氣。

張素秋則和周懷殷在廚房裡洗菜做飯。

陳學安在旁邊悶悶不樂地看著電視,他被客廳的兩個瘋子般的笑聲吵醒。

時不時還瞄一眼,坐在一起的徐林和小蘋果,翻了個白眼。

不一會,客廳的三個大懶蟲就聞到了菜香味,飯快熟了。

三人趕緊洗好碗筷,安靜地坐在飯桌上等待著。

小蘋果鼻子抽動,說道:「好香!」

徐林看了眼時間,應該快到了吧,心裡思索著。

陳學安在廚房幫忙把菜端出來,小蘋果見狀搓了搓小手,蠢蠢欲動。

菜沒上完,徐林的手機便響了。

「開門,我到啦。」手機那頭傳來顧卿圓的聲音。

顧卿圓來到大廳,見到徐林后,便立馬給了他一個擁抱,察覺到眾人的目光,才不好意思地分開。

顧卿圓今天簡單綁了個單馬尾,穿著辦公室的ol裝扮,包臀短裙下是黑色絲襪,腳下穿著高跟鞋。

顧卿圓看著眾人意味不明的眼神,羞紅了臉,連光滑好看的脖頸也有些微紅。

徐林給她換上拖鞋后,便坐在顧卿圓旁邊。

剛坐下沒一會,廖海人也來了。

他是尋著飯香味來的,拖著行李箱,看到客廳上的眾美人齊齊盯著他,不由得有些愣神。

簡單介紹過後,徐林便拉著他一起坐了過來。

陳學安坐在廖海人旁邊,給他倒了杯可樂,看著他說道:「七弟,飲下這杯烈酒,吾便是你二哥。」

廖海人看著眼前這個給他倒可樂的可愛女孩,說著他聽不懂的怪話,有些懵。

他用詢問的眼神看向徐林。

徐林看向廖海人眨了眨眼,他都這樣了,你為什麼不順從他呢?

廖海人讀到的是,這是組織的試煉。

廖海人見狀,把杯中冒著氣泡的可樂,一飲而盡,打著飽嗝說道:「七弟見過二哥。」

眾人:「……」

「……」

徐林:666

陳學安眼睛閃耀著光芒。

同道中人啊這是!他是這麼想的。

「好兄弟!」說完便一把勾住廖海人脖子,由於他們倆身高懸殊,所以陳學安就像猴子一樣吊在了廖海人的脖子上。

……

時間剛好,周懷殷端上最後兩道菜,便引得剛來的兩人眼睛一陣閃爍。

甜酸排骨和蒜蓉排骨。

「好香啊~」

「開飯,開飯!」

「把碗給我,給你們乘湯。」

廖海人對這頓飯很滿意,說實話,其實他本來對徐林這摸不著頭腦的說辭,沒報什麼希望。

他本來就有自己創業的想法,這些年也有了些積蓄。

今天也就順勢地看看徐林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第一次見徐林,他的心底就有了對他產生信任的想法,這讓一向理性的他有些敏感,理性的他對自己的這些思想十分抵觸。

他甚至一度懷疑自己的性取向出現了問題。

他靜靜地一起收拾碗筷。

是的,廖海人想白嫖一頓飯。

小蘋果也對這頓飯十分滿意,因為自己的碗里有吃不完的菜,一直有人給她夾,四面八方的筷子給她夾肉,這讓她開心地差點哭出來。

飯後她就撐著小肚子躺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