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你穿這一件。」童蘇喬拿了一個非常短的花裙子,這裙子十分性感。

童阮阮看到這條裙子,心頭一驚。

大晚上跟慕淵臨出去穿這條,她才不要。

「寶貝,我覺得這條裙子……」

「把它穿上。」童蘇喬不耐煩的將裙子塞進她懷裡,「媽咪你快穿,這條裙子超好看的,穿上一定非常美麗,一定要把魔法師給迷倒,讓魔法師給喬喬變一雙漂亮的小翅膀。」

「喬喬,可是……」

「你看,這條裙子好看嗎?」童蘇喬轉過身,舉著手裡的裙子給慕淵臨看。

慕淵臨抱著懷,手扶著下巴,點點頭,「好看,穿上試試。」

童阮阮氣的冒火,可是她捨不得讓自己的女兒失望,於是只能不情不願的拿裙子去了衣帽間換上。

過了一會兒,童阮阮出來,她不停的將裙子往腿下拉。

她後悔死了,自己幹嘛要買這麼短的裙子?

這裙子不光短,還非常緊,貼在她身上,勾勒出她玲瓏有致的身材。

慕淵臨盯著她兩條又細又直的美腿,喉結不自覺的動了動。讀書啦小說www.dushula.net

他定了定神,強行將自己體內的邪火壓下去。

「哇。」童蘇喬驚訝道,「媽咪,很好看哦,媽咪就穿這條裙子吧。」

此時的童阮阮,簡直就是一個尤物,誰看了能不動心?

「喬喬,媽咪覺得……」

「對了媽咪。」童蘇喬跑到了童阮阮的梳妝台前,拿了一支艷麗的口紅遞給了她,「媽咪,塗個口紅吧,超美麗的呢。」

「喬喬,算了,媽咪不……」

「媽咪,快點塗口紅,喬喬幫你。」童蘇喬的小手迫不及待的牽住了童阮阮的大手,將她拉到椅子上坐下,霸道的為她塗上了口紅。

還別說,這小丫頭塗的有模有樣的。

塗完之後,童阮阮本來就白皙的皮膚,現在更加的顯白,膠原蛋白滿滿,漂亮的不像話,更加誘人了,就像一顆熟透的草莓,嫩的都要滴出水來。

慕淵臨倒抽了一口涼氣,避開了眼睛,不能再看下去。

要不然他不知道會當著孩子的面做出什麼樣魔鬼的事情。

童阮阮透過鏡子看到慕淵臨的樣子,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這男人她無比熟悉,他每一個動作,她就知道這男人想幹什麼。

她是不會讓他得逞的。

「喬喬,你先去睡覺,等你睡著了,媽咪就和他啟程。」

「喬喬,」慕淵臨說,「你送我和你媽咪上車吧,等我們開車離開之後,你再去睡覺好嗎?」

童阮阮:「……」

……

慕淵臨拉著童阮阮的手,往車上走。

而兩個小傢伙站在不遠處,一臉關愛的表情望著他們。

童阮阮不情不願,想要甩開慕淵臨的手,慕淵臨在她耳邊小聲的說,「可別讓孩子傷心,你看咱們的喬喬多期待呢。」

「慕淵臨,你這個不要臉的,乘人之危,你給我等著。」她惡狠狠道。

「我每時每刻都在等。」他邪肆一笑,不以為然,變本加厲的扣住她的腰。

戴迪站在車門旁,為他們拉開車門。

慕淵臨先送童阮阮上車,然後自己來到駕駛位旁。

就在他上車之際,忽然,戴迪在他手裡塞了一個什麼東西。

慕淵臨微微蹙眉,看了他一眼,而戴迪臉色平靜,沒有任何反應。

慕淵臨眼底閃過一絲疑惑,不過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將戴迪塞給他的東西捏在手心裡,沒讓童阮阮察覺。

既然戴迪這樣偷偷摸摸的,肯定也是不希望阮阮知道。

「再見。」童嘯卿跟童蘇喬兩個人揮揮手,目送著車離開。

……

車,開了一段路。

「行了。」童阮阮開口,「戲已經演足了,前面那個路口,你把我放下車。」

她抱著懷,目光冷冷的看著窗外,甚至不願意多看他一眼。

「……」

「喂,你聽到我說的話了沒有?」童阮阮不耐煩的催促。

「現在已經很晚了,你裙子又那麼短,你讓我把你放下車,那是不可能的。」他冷冷的說。

「不用你操心,我們倆沒什麼關係,你管我幹嘛?」

「我就是要管你。」

「那你要把我帶到哪裡去?該不會真的去找什麼狗屁的魔法師。」

「不許說髒話,乖。」慕淵臨的聲音又是訓斥又是溫柔,濃濃的寵溺簡直要溢出空氣。

「……」

「慕淵臨,你不就是仗著你自己會忽悠,騙了喬喬,你別真以為今天晚上我們倆單獨出來會怎麼樣,現在把我放下車,要不然我要說了什麼難聽的話,你可別怪我了。」 「阮阮,我的確是騙了她,可是她相信我,心裡抱著憧憬,你作為她的親生母親,難道連這點小小的願望都不願意親自滿足她?」

「……」

童阮阮倒抽了一口涼氣,有些不太自在。

雖然討厭慕淵臨,可是也不得不承認他說的有道理。

她雖然不待見慕淵臨,可是喬喬的願望,自己這個親生母親還是要滿足的。

「難不成你真要帶我去找什麼魔法師?我們都清楚,根本就沒有什麼魔法師。」

「不要說的那麼絕對,雖然我們還沒有找到什麼魔法師,但不代表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宇宙很大,無奇不有,或許真像我說的,魔法是不能出現在人類社會,所以我們不知道。」

「……」

「別在我面前花言巧語,有沒有魔法師跟我沒關係,你要帶我去哪裡?我可告訴你,你別想對我做什麼。」

跟慕淵臨在一起,她總有一種羊入虎口的感覺。

而且,自己穿著這身衣服,這種不安感更加強了。

慕淵臨的視線情不自禁的瞄了一眼她,咽了咽口水。

童阮阮不安的緊緊併攏雙腿,一直在往門邊靠,盡量離他遠一點。

處在同一個空間,可是彼此的距離卻是隔了千山萬水。

郊區。

這裡很偏僻,慕淵臨開了很久的車才到這裡。

眼前是一棟獨棟的房子,看起來已經很舊了。

但從房子的結構看來,在很久以前這棟房子是價值不菲的,只是經過時間的推移,任何事物都經不住風吹雨打。

只有這一棟房子,周圍沒有住戶,再往後面就是森林,所以這房子略顯陰森。

童阮阮抱著懷,覺得背脊發涼,「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你到底想跟我做什麼?」

這個地方,太荒涼偏僻,要是這男人對她做什麼,她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瞧你嚇的,我們孩子都生了兩個,裝什麼裝?」

「你……」

「行了,下車。」

慕淵臨將手往童阮阮身上伸去,要給她解安全帶。

「別碰我!」童阮阮一把推開他的手,「別想趁機吃我豆腐。」

她防他就跟防賊似的。

慕淵臨縮回手,有點鬱悶,他剛剛的確想吃她豆腐。

「碰一下怎麼了?」

「就是不讓,碰你自己去。」

「你以為我沒有過?想你的時候經常這樣。」

「……」

童阮阮心頭一跳。

潔白的臉上瞬間泛起一股羞紅和惱怒,「滾!」

「……」

慕淵臨漆黑的視線緊盯著她,然後打開車門,下了車。

他繞到了童阮阮的車門旁,拉開車門,「下車。」

「我不要。你要幹什麼自己去,我在這裡等你。」她才不要跟他一起,誰知道慕淵臨把她帶進那個房子里之後會幹點什麼。

慕淵臨眉頭緊鎖,「你這女人……」

算了,他也不想凶她。

慕淵臨關上車門,「那你在車裡等我吧。」

他手裡拎著一個袋子,袋子裡面裝的是童蘇喬的冰雪女王裙子。

童阮阮一個人呆在車裡等待。

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風簌簌吹來,即便是呆在車裡都能感覺到呼呼的聲音。

樹枝擺動,樹葉嘩嘩往下落,樹叢之時不時還有什麼東西爬過,傳來嘩啦啦的聲音。

童阮阮打了個寒顫,有些害怕。

啪的一聲!瓏瓏小說網

擋風玻璃傳來一陣聲響,什麼東西撞在了上面!

「啊!」童阮阮嚇得一聲尖叫,

聽到叫聲,慕淵臨回過頭,只見童阮阮直接衝下車門,朝慕淵臨跑來,一把抱住他。

完全出於本能。

剛剛童阮阮尖叫,他還擔心,但此刻看到女人受驚嚇的模樣,他突然有點得意,嘴角揚起邪肆的笑容,「怎麼,怕了?不是要在車上等我嗎?」

「別廢話,帶我一起進去。」

「這麼凶?那你剛剛怕什麼?」

「慕淵臨,我不想跟你吵,我知道你的目的,把我帶到這種地方來嚇唬我對嗎?我不會讓你如意的。」

她緊緊的挽住了慕淵臨的手臂,雖然嘴上不說,可是身體卻在發抖,不安的眼神環顧四周,生怕下一秒有個猛獸撲上來將她撕裂。

跟這種可怕的環境比起來,還是慕淵臨安全一點。

但是,她只是心裡這麼想,絕不可能開口承認,要不然這男人也太得意了。

慕淵臨一把摟住童阮阮的腰,要將她往懷中猛的一貼。

柔軟甜美的身子,靠近他的那一瞬間,慕淵臨身子一震,他用了極其強大的意志力才剋制住自己沒有當場要了她。

「你幹什麼?別想趁機占我便宜。」

「占你便宜?到底是誰往我懷裡撲的?你要是不樂意回車裡呆著去。」

「你……」

童阮阮咬著唇。

可惡!

她在心裡狠狠的罵了他幾句。

看到她憋屈的小臉,慕淵臨忍不住低下頭,輕輕蹭了蹭,「好了,進去吧。」

剛走幾步,慕淵臨停下,上下打量她一眼,然後鬆開了她。

正當童阮阮要開口詢問時,慕淵臨已經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將童阮阮裹住。

……

「張爺爺,趙婆婆,抱歉,這麼晚來打擾你們。」

慕淵臨牽著童阮阮的手,來到兩個老人家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