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舟,這邊你來處理。」

霍崢大半夜被叫到秦騁在臨城的別墅,有些不大高興。

「姓秦的,你來了不打招呼就算了,大半夜還折騰人算怎麼回事。」

來人西裝筆挺,身段比秦騁還勁瘦些,五官不同於秦騁的凌厲,略顯柔和。

「少廢話,趕緊給我進去看看她怎麼回事。」

秦騁一點好臉色都沒給。 霍崢不在意的聳肩,跟著一名護士裝扮的人走了進去。

眼下,他更好奇的是哪個女人能讓秦騁這麼著急。

嘖嘖,難得。

看見宋晴暖時,霍崢心中有些驚訝。

他以為能讓秦騁情緒出現波動的只有秦語,卻沒想到是她。

這女人當初給秦家蒙羞,秦騁恨她是眾所周知。

如今這般又是怎麼回事?

她臉色因為高燒通紅不退,昏迷中依舊緊皺眉頭可見多麼難受。

用最快的速度檢查宋晴暖的情況。

「怎麼會這樣?」霍崢陷入沉思。

她……

這時,一直昏迷的宋晴暖感覺有人來,強撐著睜開眼睛。

「你是?」她神志依舊不清楚。

「我叫霍崢,秦騁讓我來的。」

聽見秦騁的名字,宋晴暖懸著的一顆心這才落了地。

她沒事,沒事就好!

可是……

宋晴暖拼勁全力拽住他的衣袖,「求你,不要告訴他。」

她嗓子沙啞的不成樣子,霍崢還是聽清了。

他低頭,湊近她,「你是讓我瞞下你懷孕的事實?」

宋晴暖說不出來話,只能點頭。

眼中的祈求明顯,霍崢拒絕的話竟說不出口。

而且,事情似乎變得有些好玩了。

霍崢狡黠一笑,「好,我答應你。」

話落,秦騁聲音在身後響起,「她怎麼樣。」

「沒什麼大事,睡一覺就好了。」

霍崢淡定的整理剛剛被宋晴暖弄褶皺的衣袖。

「嗯。」

秦騁沒再說什麼,只是看著宋晴暖依舊難受的模樣,眉心微蹙。

「沒什麼辦法能緩解一下嗎?」

「沒事,她只是驚嚇過度。」

如果不是她懷孕,他倒是可以給她打一針。

「你可以在這裡陪陪她,她沒準能好點。」

臨走之前,霍崢興味的沖著秦騁眨眼。

這話只是他隨口胡謅,沒想到他離開別墅前,正看見秦騁坐在宋晴暖的床頭。

霍崢看不見秦騁的神色,卻還是愣了一下。

確認身體沒有別的問題,宋晴暖才被准許下床,和孟舟他們回去的一路上,宋晴暖在他的敘述里才明白昨天多麼驚險。

昨天晚上綁她的那個人是吳正的雙胞兄弟,吳偉。

重生嫁給前夫死對頭 他利用和吳正一樣的長相,騙過了不少人。

宋晴暖有些憤怒,「那昨晚上報警了嗎,絕對不能讓那樣的人逍遙法外!」

「放心吧小暖,秦……我已經處理好了。」

宋晴暖看著孟舟,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並沒有多想。

從臨城到家,已經是中午。

她從秦騁的車上下來,不少人都看到了。

「小暖,你和秦總一起回來的?」

同事小李眼神八卦的盯著她。

宋晴暖無奈,只能解釋,「我在臨城出差,有一個項目需要和秦總對接,所以一起。」

「哎呦,真的假的呀,我看你們剛剛站在一起很登對嗎,要不要……」

小李壞笑的撞了下她,惹得宋晴暖一陣失笑。

「你就不要開我的玩笑了。」

「小李,你是沒有事情做了是嗎,今天給我加班。」

秦語從辦公室出來,神色不善。

她現在在公司身份不一樣,小李自然不敢惹,只得識趣的跑開了。

這只是個小插曲,宋晴暖整理完資料,就去了經理辦公室。

對於位置上的秦語並沒多少驚訝。 她走了幾天,聽說秦語做了設計部的經理。

「秦經理,這是這幾天出差事宜,都在這了。」

放下文件,她不想多呆,準備離開。

「宋晴暖。」秦語在身後叫她,一點點的翻著那些資料。

「我做了經理,你是不是不開心?」

宋晴暖有些不屑的回頭看她,「秦語,你想要的東西,不見得別人就稀罕。」

這麼說著,她意有所指,「比如,秦騁。」

秦語漂亮的臉蛋閃過恨色,「宋晴暖,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伎倆,少在這裝。」

「當初你是怎麼不擇手段爬上他的床,你都忘了嗎。」

宋晴暖配合著點點頭,「的確,當初你設計車禍,還把自己搭裡面了。」

「要是你那個時候知道我和秦騁結婚,還不氣醒了?」

她裝作不經意的開口,「秦語,那個時候,你知道嗎?」

秦語神色沒有絲毫變化,冷笑一聲,「你少在這詐我。」

「你拿我沒辦法,還是乖乖和秦騁離婚的好。」

秦語越是說到最後,面色越是猙獰。

宋晴暖看著她無害的面容說出這般話,只覺得可怕。

「秦語,在和你斗下去,我真害怕有無辜的人受牽連,」她嘆了口氣,「所以我會離開的,收手吧。」

她這麼說,秦語臉上卻始終沒有太多的表情。

這個女人深不可測,說她是白蓮花都太輕了。

宋晴暖這次試探一無所獲。

出去以後,她忍不住長嘆口氣。

看來,秦語果然是有十足的把握知道別人找不到她的證據,才這麼囂張。

而她如果將這些告訴秦騁,換來的也不過是質疑罷了。

又過了兩天,日子仿若恢復正軌。

這天早上,宋晴暖下樓時,碰巧遇見秦騁也在樓下。

這還是他們上次從臨城回來以後第一次見面。

「早。」

宋晴暖彆扭的坐在那,安靜的吃著早餐。

餐桌上只有刀叉的碰撞聲。

宋晴暖吃了兩口,胃中忽然一陣做嘔。

「她怎麼回事,最近經常這樣?」

盯著宋晴暖消失的方向,秦騁神色莫名。

她已經這樣幾次了,難道……

陳媽想了想,搖頭,「我只發現一次,小姐說她最近腸胃不好。」

秦騁放下筷子,人往洗手間的方向走。

在洗手間用涼水洗了把臉,宋晴暖才覺得好了些。

打開門出去,抬頭卻見秦騁。

男人比她高出半個頭,居高臨下的看她,「怎麼回事?」

宋晴暖本就白的臉色,更白了兩分。

她蠕唇,聲音輕薄,「沒事,最近胃有些不舒服,我下午去醫院看看。」

「不用,一會讓醫生過來,你在家等著。」

秦騁越過她,將洗手間的門關上。

宋晴暖兀自站在門口,身上冷嗖嗖的。

看來,秦騁開始懷疑她了。

如果醫生過來給她檢查身體,那她懷孕的事情豈不勢瞞不住了!

不行,不能讓這樣的事發生!

一會功夫,宋晴暖手心都出了汗。

她要儘快離開,可眼下的事情還等著她解決。

等待醫生來的時間很煎熬。

宋晴暖幾次都想找個辦法脫身,可秦騁始終呆在客廳,她不敢離開半步。

約莫半小時以後,一個熟悉身影走進來。 「秦大少爺,我上門看診很貴的。」

霍崢帶著名護士模樣的人,看見宋晴暖后只打量一眼就收回了視線。

「宋小姐又怎麼了。」

看見是他,宋晴暖懸著的一顆心落了地。

房間里,宋晴暖想找個機會拜託霍崢,卻沒想到秦騁始終站在一旁。

他即使不發一言,但身上的威壓讓人很不自在。

終於霍崢忍不住,不耐煩道,「秦騁,你呆在這像冰塊似的,打擾我看診了。」

秦騁俊臉緊繃,「給我快一點。」

話雖如此,他還是走了出去。

宋晴暖總覺得秦騁這幾天有些莫名,思緒紛亂時,耳邊響起霍崢興味的笑聲。

「宋晴暖,要不要考慮求我?」

「啊?」

她驚訝的抬頭,看見他眼中的狡黠后不禁想起幾天前的一霍。

「你不會說的。」

宋晴暖此時倒沒那麼緊張了,「你要是說一開始就說了,所以我相信你。」

眼前的女人如此氣定神閑,讓霍崢有些錯愕。

他在檢查記錄上揚灑著寫了一行字,收起文件。

「這世上可沒有免費的午餐,宋小姐覺得憑什麼讓我一直給你保守秘密。」

「萬一哪一天我不高興了,和秦騁喝點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