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魔,你沒事吧?」聽了眾人的閑言碎語,唐茵的臉頰不免發燙,但是莫默是自己的男人,她怎麼能一點不擔心。

「我沒事,呵呵,給你丟臉了是吧?」

「哪有,我知道你是很厲害的。」唐茵怕給莫默太大壓力,所以隱瞞了真實的想法,實際上,她還是有點失落的。

「妹夫,怎麼樣,放棄了么?」唐權也笑呵呵的湊了過來,雖然表現的足夠淡定,但心中還是忍不住鄙視。

「也不是放棄了,這裡的人有點多,我施展不開,要不然我晚上再來試試?」莫默忽然冒出個想法。

「晚上?」唐偉一愣,「晚上我這裡也不開門做生意啊?」

「呵呵,你們可以陪我一起嘛,反正回去也沒什麼事。」莫默厚著臉皮說道。

「這樣啊……」唐偉有些猶豫。

「老三,妹夫既然還沒盡興,那晚上我們就陪陪他嘛,要不這樣,晚上我把傅老也請過來,讓傅老也想想辦法。傅老對這些古怪玩意,也好奇的很,想必能與妹夫聊到一起去。」唐權依然不忘記自己的目的。

「二哥,你這也太明顯了吧。妹夫明明不打算與傅老見面,你卻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唐偉有些不爽。

「老三,我們現在的利益是想通的。別說封魔,就是你,多與傅老接觸接觸有什麼不好?你看我,我們兄弟三人屬我的修為最高,你以為這都是我個人的本事啊,還不都是傅老的功勞?」唐權不僅想拉攏莫默,還想拉攏唐偉。


「去去去,你滾一邊去,誰跟你的利益想通,你忘記你害我的時候了?」唐偉與唐權貌合神離,起初就不是一條心。

「你讓誰滾一邊去,是不是想找揍?」唐權也不樂意了。

「老二,這裡是我的地盤,你敢跟我動手?」唐偉翻臉比脫褲子還快。

「你的地盤我就不敢動手了!」唐權也炸了起來,同時亮出了道尊法相。

「哎哎哎,兩位兩位,你倆幹什麼呢?」莫默一臉好笑的看著二人,本是研究凝神石的事情,這兩兄弟倒掐起來了。

二人冷哼一聲,各看了莫默一眼,僵持在這裡不說話了。

「呵呵,二位若是想解決私人恩怨,那我和茵茵就先回去了。」莫默賤不拉幾的來了這麼一句。

「封魔,你還是跟我走吧,老三讓你來這裡也沒安什麼好心。以我看,他就是想跟你要一隻煉獄雪豹,或者想跟你請教高級的奴獸之法也說不定!」唐權早就看出了唐偉的心思。

唐偉被唐權說中心事,頓時惱羞成怒,「老子不恥下問,追求強大有什麼過錯,哪像你,一心琢磨著三妹的珍珠礦!」

「你哪只狗眼看見我琢磨茵茵的珍珠礦了!」唐權的唾沫星子都噴出老高,就差對唐偉出手了。

「幾個長老都與封魔示好,你那點鬼心思,誰人不知?老二,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妹夫最後肯定會站在我這邊!」唐偉直白的說道。

「你自己幾斤幾兩你不清楚么?你有什麼東西能吸引封魔與你為伍?」唐權當面戳痛唐偉軟肋。

「不管我幾斤幾兩,我也比你和唐瀟強。封魔站在你們這邊,就是與虎謀皮,與狼共舞,但是跟我在一起,卻有無限的可能!」唐偉也直指唐權的危險之處。

「好了好了,看來你們二位還有事情解決,如此的話,我與茵茵就告辭了。」莫默一看這倆貨沒完沒了了,自己也懶得攙和,於是拉著唐茵,就往外走去。

唐權和唐偉一看莫默要走,頓時就急了。

「妹夫別走,今晚我在府中備下薄酒,你到我府中品嘗一番如何?」唐權趕緊攔住莫默去路。

「一杯薄酒還想留住妹夫?」唐偉也趕緊走到莫默面前,「妹夫,你不是想接著研究我這裡的凝神石么?要不這樣,今晚我在這裡給你護法,你鑽心在這裡研究!」

「妹夫,不要聽唐偉的,他心思不純,沒準還會派高手搶走你身上的妖獸!」唐權直接出言污衊。

「你放屁,強搶豪奪豈是我唐偉的作風,妹夫若是願意與我探討妖獸之事,我自然會盡心盡意的表示一番,如果妹夫不願意,我也沒有威逼的打算!」

「你說你沒有這個打算,我可不信你的鬼話!如果晚上你在這裡護法,我就把傅老也叫過來,免得你對妹夫下手!」唐權見縫插針,來來回回就是要製造傅老與莫默會面的機會。

「我的地盤,你叫傅老來做什麼,如果你把傅老叫來,我就去把父親叫來!」唐偉也不怕唐權鬧騰。

「你——」唐權氣的七竅生煙,如果唐衍來了,自己也會束手束腳。而且唐衍說過,誰都不準在龍譽拍賣行搗亂,這裡有先祖的遺物。

「你什麼你,你趕緊滾吧,再不滾,小心我翻臉不認人!」唐偉仗著自己這邊人多勢眾,開始出言恐嚇。

唐權膽子再大,還不敢在龍譽拍賣行公然鬧事。怒極之下冷哼一聲,揚長而去。「你給我等著!」

唐偉撇了撇嘴,「等就等,老子怕你啊!」

兄弟二人吵架,唐茵一直沒有說話,從她記事起,她的幾個哥哥總是這麼吵吵鬧鬧分分合合的,已經司空見慣了。

唐偉雖然把唐權趕跑了,心裡還是不爽,若不是自己的修為稍差一些,真想揍唐權一頓。

「妹夫,樓下人多,請隨我去樓上品茗吧?」唐偉雖然氣急,但對莫默的態度尚可。

莫默也不著急回去,便跟著唐偉來到了龍譽拍賣行的樓上。

龍譽拍賣行的樓上陳列著一些更加名貴的東西,粗略一算,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本以為這貨是他們兄妹幾人最窮的一個,沒想到事實並非如此。真是走眼……」莫默忍不住感慨。

「妹夫隨便看看,若有什麼感興趣的東西,都可以與我分享。」唐偉一心想知道有關莫默妖獸的事,所以,姿態也放的很低。

莫默當然不會告訴對方傀儡的秘密,也不可能送給唐偉一隻傀儡。坐下之後,先服下了治療雷毒的靈藥。

「三公子,你既然接觸了那麼多妖獸,為何自己不奴役妖獸呢?」莫默非常好奇。

「實不相瞞,普通的妖獸對我沒用,高級的妖獸我又奴役不了。所以,只好如此了。」唐偉難得誠實。

「那你的意思是,你這裡有高級的妖獸么?」莫默隨口一問。

「高級不高級,都是相對而言,就像人的修為一樣,哪有什麼盡頭。」唐偉左右太極的說著。

「說的不錯,一個人最多可以奴役五隻妖獸,過早的選擇妖獸,以後就不好割捨。何況就算是神獸,也要一步步的與自己培養感情,沒有一段時間的磨合,很難完美的輔助自己。」莫默東拉西扯,也不知道自己說的有沒有道理。

「是啊,人的能力有限,把所有的時間和經歷都用在妖獸身上,自身的修為就沒有精力提高,奴役妖獸看起來是一件快速提高自己戰鬥力的辦法,實際上弊端也有很多。」唐偉對妖獸的理解也很深刻。

「小弟雖然能夠奴役妖獸,但是對妖獸的理解並不深刻,對於兄長的見解也非常好奇,不知能否闡述一二。」莫默也虛心起來,因為冰魔鳥一直不跟他說有關妖獸的事情,所以他了解的也不多。

「哈哈,我怎麼敢在妹夫面前賣弄,今日見你同時奴役七隻妖獸,我如見鬼一般驚訝,就是不知道妹夫學習的是什麼奴獸之法,可以這麼犀利?」唐偉還是忍不住詢問。

「這個嘛……」莫默一時不知如何應對,「其實我並不會什麼奴獸之法……」

「哦?不會奴獸之法怎麼能夠奴役妖獸呢?」唐偉有些不解了。

「是這樣的。」莫默心上一計,「你也看到了,我使喚的妖獸基本都是同一個品種,它們都是我從小到大悉心照料起來的,所以我與它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奴役關係,而是帶有感情的。」

唐偉心中一驚,「六級妖獸也能贍養感化么?」

「與人為善,方得回報,與獸為善,方得信任。別說六級妖獸了,就是更高級的妖獸,也可以與自己培養感情。」莫默胡編亂造。

「不是說人獸殊途,利益自古矛盾么?怎麼會有這種笨拙的辦法?」唐偉難以置信的問。

「我們做什麼事情都喜歡走捷徑,自然忽略了最根本的東西。所以,回歸本然,才是最好的奴獸之法。」

唐偉若有所思的徘徊在二樓大殿,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那以妹夫推測,神獸也可以靠感情束縛么?」

莫默謙謙一笑,「這個我也不知道,畢竟我也沒有類似的經驗。」

唐偉猶豫了半天,終於忍不住問道:「妹夫能否放出一隻妖獸讓我瞻仰,我也好學點與妖獸的相處之道?」

「這個嘛……」莫默知道唐偉不達成目的不會死心,但是自己也不想吃虧,「這是機密,不太合適吧?」

唐偉神思一動,急忙從懷裡摸出兩顆舍利,「這兩顆舍利是冰屬性道修所留,我見妹夫的道術,很多都是冰水屬性的,希望妹夫笑納。」 唐茵快速接過唐偉手上的舍利,推了莫默一下,「你就把妖獸放出來給三哥看看吧?」

莫默一臉黑線,暗暗鬱悶,「我怎麼盡認識些貪財的女子……」

但吃人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軟,只能給唐偉看看二級傀儡,於是溝通乾坤袋,把小三放了出來。


小三體形不小,一出來就佔了一大塊地方,身上的卜澈金金光閃閃,似乎還散發著水屬性鬥氣的氣息。

「嘶,這個,這個真的是煉獄雪豹么?」唐偉沒有親眼見過煉獄雪豹,所以一時也拿捏不準。

「當然是了,這就是煉獄雪豹,純不純正我就不知道了。」莫默給自己留了一點餘地。

唐偉不敢貿然觸碰小三,沉吟一會,問道:「我能摸摸它么?」

莫默假裝無謂,「沒事的,你摸吧。」

唐偉目露羨慕之神,試探的把手放在小三的大腿上,因為小三全身基本都是卜澈金打造,所以每個部位都堅硬不已,觸手冰涼。

「咦,煉獄雪豹竟然這麼結實,皮膚像金屬一般的質感!」唐偉難以置信的感受著小三的外殼,「就如卜澈金一般啊!」

莫默一愣,有些尷尬,「呵呵,就因為他生命力頑強,我才選擇了它嘛。」

唐偉也乾笑一聲,「沒想到妹夫對煉獄雪豹情有獨鍾,而且上次我還聽到你的妖獸說話,當真不可思議啊。」

「這也沒什麼,多與他們溝通溝通就可以了,也不是每一隻都會說話的。」莫默自圓其說。

「那這隻妖獸會說話么?」唐偉好奇的問道,也分辨不出小三是不是能說話的那隻。

唐偉剛剛發問,小三猛的一轉頭,對著唐偉大聲叫道:「我當然會說話啦!」

唐偉瞬間被嚇退好幾步,魂差點都沒了。

「我靠……」

「哈哈哈。」唐茵忍不住笑了起來,「三哥捯飭一輩子妖獸,還會被妖獸嚇成這樣。」

唐偉微微臉紅,「這龐然大物忽然對我來這麼一下,實在太驚艷了,太驚艷了。」

莫默怕時間久了露餡,所以又把小三收了起來,「他們跟我感情很好,多少也能感受到我的心意,所以沒有我的授意,他們是不會傷害你的。」


「恩,如此甚好,甚好啊。」唐偉驚魂未定,感慨萬千,「怪不得你能奴役七隻妖獸,看來我也得嘗試嘗試你的辦法才行。」

既然矇混過去,莫默就不管唐偉怎麼想了。抬起腳步繞著拍賣行二樓的大廳轉了起來,同時向唐偉請教起拍賣行里的各種玩意。

半日很快過去,唐偉也非常耐心的與莫默溝通探討。轉眼到了晚上,二人都受益良多,感慨莫名。

而唐茵也樂得其中,安靜的從二人的對話中,猜測著一些之前不了解的事情。

「這個時間,下面的人已經不多了,妹夫想研究那個凝神石櫃檯的話,就去吧?」唐偉提議。

其實這件事莫默已經考慮一下午了。那個凝神石的禁制他是有把握開啟的。只要在打開禁制之前把裡面的鴻蒙沆茫吸收乾淨,這塊凝神石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堅固。

這是一個巨大的工程。因為那裡面的鴻蒙沆茫太過龐大。如果一次性全部吸收,一是有可能給莫默的靈魂空間帶來壓力,二是有可能重複與阿瑟門羅當初那一幕。

若單給靈魂空間帶來壓力,莫默還有恃無恐。若再次上演與阿瑟門羅當初那一幕,就太危險了。

「好啊,那就下去看看。」莫默笑道。

三人慢慢下樓,緩緩走到凝神石櫃檯旁邊。

拍賣行的夥計們已經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幾個高手,隱藏在拍賣行中打更,以免發生什麼意外。

「今天就不要收拾了,沒什麼事情都忙自己的去吧。」唐偉吩咐一聲。

幾個高手意會了唐偉的意思,從裡邊關上龍譽拍賣行的大門,然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妹夫,我在一旁打坐修鍊,你儘管嘗試,只不過按著規矩——」

「沒關係,賭注我是不會少你的。」莫默隨手拿出一個靈珠,遞給唐偉。

唐偉接過莫默的賭注,並不尷尬,「規矩如此,妹夫能夠體諒就好。」

「無妨無妨。」莫默並不在乎這一個靈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