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海里還算安全,你怎麼不多開發海田?」邁克有些奇怪。

科里亞嘆了口氣,「海田產量低啊。刨去種子,海麥一畝只能產四五十公斤,小麥能產兩三百公斤,而且開發和耕種難度差不多,讓你也不想發展海田吧。我就準備開發二百畝,養珍珠養螃蟹種海麻就行。養魚倒是可行,但那靠的是網箱,攻城蟹根本幫不上忙,就算是魚食,也可以用牧草豆粕。」

眾人恍然大悟,難怪你這麼積極。

「其實你們如果呆在這裡,安全還是有保證的。我們一起把聯合王國建設成月海第一強國,不比你們原來四處冒險的打算強多了?」科里亞開始遊說。


「我們自身實力不足,高端人才極少,四處遊歷增強實力招攬手下才是正途。」邁克毫不猶豫地拒絕,待這破地方無聊死了,「等過幾年我實力大幅提升,說不定還能招到不少手下,個個都有我現在的水平。」

「唉,你還年輕,個人實力的確有很大提升空間。不過招攬手下,恐怕就沒有那麼容易了。」科里亞慨然長嘆,沒去打擊邁克。當年他也是這麼認為,可後來發現,自己4階神術似乎就到了天賦極限,明明施法者等級足夠,理論掌握地也沒問題,可就是用不出來5階。自己就算再怎麼努力,也無法突破天賦限制,只好改練變形者本領。

強力手下也很難招募。別說高級施法者了,連掌握3階法術的人都只招募到一個,就是那個布魯諾。戰士倒是有幾個還不錯,可不是被悟空幹掉了,就是前段時間投靠了別的勢力。早知道這樣,直接把耐瑟捲軸殘頁給邁克不就得了,搞來搞去搞出這麼多破事兒我這到底都是在幹什麼啊……

罷了罷了,就當是為了獲得可靠盟友所必需的代價吧……

「那你們準備什麼時候走,走後以後三藏鎮交給誰?管理還比較容易解決,可又找誰來坐鎮呢?就算我能幫忙防守,可根本沒辦法向你們現在這樣四處出擊防患於未然啊,而且過幾年王國根基穩固后,我肯定要四處征戰,那時恐怕連防守也做不到了。再說了,領地沒幾個厲害點兒的施法者,很多建設都很難開展啊。」

「這些你儘管放心,我們要走也是四五月份春播以後,那時候肯定會做好防禦和建設方面各種安排,只需要你協防強敵。雖然開支肯定會大些,但為了能有時間遊歷增強實力,都也是沒辦法的事兒。」賽爾美娜出面保證,這也是紅龍女士的意思。

遊歷和築巢對薩爾來說都很重要,本來兩樣都很困難,遇到邁克后能解決其中一樣,可還不能兼顧。結果邁克又拉來科里亞這個高級苦力,那薩爾就可以跟著傭兵團繼續遊歷了,讓科里亞和其他人代為築巢。紅龍女士簡直是龍心大悅。

「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科里亞覺得,雖然幾年後自己四處征戰時仍可能有問題,但可以那時候再考慮,這幾年先讓他們趕緊遊歷吧。他非常希望邁克實力能夠進一步增強,至少增強到能變巫妖才行。

在科里亞看來,邁克既可靠又有一定實力,是極好的盟友,可偏偏是個人類,壽命相當成問題,如果三五十年後就老死掉了,對自己的霸業必然極其不利,他的孩子也很難說會是什麼樣,新找一個邁克這種可以信賴又有實力的盟友可相當不容易。說來悟空的問題更大,他一個半獸人壽命比人類還短,又是極其依賴身體的戰士,巔峰狀態不知道還能持續多長時間,二十年後能有現在七成實力就算不錯,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人來接他的班。薩爾倒是壽命極長,可且不說可信不可信,單看他經常犯二就不太行,希望遊歷能讓他增長見識治好二病吧……

「既然如此,那就先說另一件事吧,我覺得應該趕緊造幾座大風車。目前的小風車功率不行,幹活太慢。」

「好。不過要等過段時間再說,先看看目前的風車會不會出問題,否則有個萬一就不好辦了。」邁克不是很相信賽爾美娜的技術水平,他發現她完全不像自己宣稱的那樣精通。再說經過科里亞提示,他突然覺得目前的規劃的確不夠長遠,有必要重新規劃一個。

賽爾美娜對邁克怒目。

「這樣啊,那的確先等等比較好。」科里亞覺得這個理由很充分。「這麼方便的工具,水裡面要能用多好……」 經過昨天科里亞的衛星提示,邁克覺得自己身為無所不能的穿越者和高端法爺,目光應該更遠一些。如果小商品生意真能做好,防禦壓力肯定極大,搞點兒農田根本不算啥,還能有更多資源組織武裝力量。

最關鍵的問題是搞農業太費勁,既需要很多管理人才,又需要領主大量批示,根本無法和只需提供半成品原料就可以收錢的小金屬商品加工業比。

身為無所不能的穿越者和高端法爺的邁克,一向認為自己的時間極其寶貴,不能隨便浪費在發展領地搞建設上。領地要發展可以,但必須能自行發展,他這個時間極其寶貴的穿越者只需要提綱挈領地做出幾個規劃,其他事情必須下面的人有能力自行處理才行。

當然,那種情況不是很容易。要麼像斗哥那樣,有很多忠心耿耿的強力手下;要麼像柯林頓那樣,政體完善國民素質高可以自治;要麼情況簡單,事務處理起來非常容易。

邁克既沒有強力手下,又沒有完善的政體和高素質國民,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情況搞得足夠簡單。所以他準備多拉盟友用亂礦流,並嘗試不同治理方法,今年種下一個基地,十幾年後收穫一個城鎮。這樣不可避免會有一些沒能長成,但都是可以接受的損失。

邁克不怕盟友吞併。前景最廣闊的是小金屬商品,這個只要土著開發不出金屬軟化術,就沒人能夠吞併。就算能開發出來,也更可能因擔心技術擴散,而尋求和自己聯合壟斷。因此這是個極佳的誘餌,能把盟友們綁上自己的戰車,有效降低被吞併風險。如果他們非常不智,那也沒什麼,一點點代價就鑒別出了一個不可靠的傢伙。等什麼時候自己神功大成,隨手把他們滅掉就行。

邁克也不怕手下背叛。基本都是強征來的,跑就跑了沒什麼所謂,但如果占城為王,就算沒被盟友們轟殺,他也能哪天有空就很方便地轟殺。

邁克更是從沒真正擔心過被攻擊。被攻擊就被攻擊,有什麼大不了的,他先拉了龍宮后拉了科里亞,總能進行防禦吧。就算被攻佔也無所謂,沒就沒了嘛,也沒費他太大功夫。

當然,為了讓三藏鎮按自己的設想發展而非胡亂髮展,邁克覺得有必要制定一個長遠規劃。

在他的設想中,三藏鎮的核心是工業基地,其他設施都為工業基地服務,提供人力物力和武力保護。能多些物產也挺不錯,但必須要易於規劃。種植園經濟就挺好,規劃簡單管理容易,如果能把這塊兒都開發了,經濟價值也相當高。

邁克大筆一揮,圈定了三藏鎮的領土邊界:「三藏鎮西南方向以百公里的海岸線為界,東北方向以百公里的方鉛山脈為界,西北方向以丘陵地帶預定的丘陵哨塔為界,東南方向以狹窄海岸處預定的海岸哨塔為界。領土面積2000平方公里。」

這是月海東北方鉛山脈旁邊最寬闊的一塊土地,是個東北向的細長條,寬約二十公里,長約一百公里,再多少佔一些山地,的確有2000平方公里,也就是200萬畝。

正常情況下,土地肯定不能全部開發成田地,雖然這地方臨湖靠山氣候和水資源都很好,但不是典型的大平原,亂七八糟的地方很多。如果讓異界人民來開發,會首先開發一到兩成,如果發展的時間很長人口不斷增多,大概能開發三四成,其他部分應該不會開發。

但邁克從來沒打算把自己降低到和異界土著同一水平線上。他覺得這裡自然環境挺好改造難度挺低,完全可以全部開發。主席教育過我們,人定勝天!荷蘭人民也用事實證明,中世紀科技就足以進行大規模濕地排水甚至圍海造田。

邁克大筆一揮,開始譜寫宏偉藍圖:

「三藏鎮應該以工業基地為核心擴張,每一寸土地都必須經過開發。在冬天和其他農閑季節,應該大規模發動剩餘勞動力開墾荒地,要求高地挖低低地填平,樹根灌木全部清理乾淨,石頭集中放置作為建築和鋪路材料,無土或薄土荒地也必須挖開鋪土。只要有或可以購買足夠物資,開荒行為就應該積極進行。」

「離山腳約兩公里處,橫向挖開一條百公里長的人工圍山河,再每隔5公里挖開從海岸到人工河的縱向河道,必要的地方建造提水風車。既讓所有土地都可以被方便地灌溉,又讓領地之內運輸通暢。」

「沿百公裏海岸種植寬100到150米的林帶,之後每隔4公里就種植同樣規模的林帶,共計4條,與圍山河和縱向河道一起,將領土分割成約60塊4*5平方公里的規整土地,邊境和海岸另有約25塊5公里長寬度不定的半規整土地。圍山河與山脈間屬於林區。」

「為確保安全生產,必須消滅領地內所有野獸和不受控種族,即使是兔子老鼠也應該盡量消滅乾淨。應該不斷清剿領地周圍的各種生物,有條件的可以進行歸化,讓其成為三藏鎮居民。」

「三藏鎮所有鎮民,無論是本鎮出生還是其他來歷,都必須接受歸化訓練。訓練第一部分為常識訓練,包括常用命令、常見標示、生活習慣和三藏鎮法律,通過者轉到下一階段,素質過差的個體將被淘汰。訓練第二部分為人員選拔,包括體能訓練和簡單軍事訓練,目的是培養鎮民的集體感榮譽感,同時選拔適合作為武裝力量的人員,也方便在必要時刻大量組織民兵,通過者成為三藏鎮居民,素質過差的個體將被淘汰。」

……

任何一個世界,人民都喜歡開墾容易開墾的土地,會不會開墾較難的土地要看情況,至於開墾亂石荒地這種事十倍功半的事兒,很少有人會幹。而且大家也不太喜歡在冬天開荒,大冷天跑去開墾硬邦邦的土地,任誰都不會喜歡,在家裡呆著也有些事做,還能節約糧食,幹嘛非要費那勁兒。即使奴隸主,也往往認為既要糧食又要保暖物資,消耗太大得不償失,很少這麼干。


但邁克覺得無所謂,又用不著他自己去開荒,天氣冷地太硬最多不過是效率低點。更何況這裡其實也不算太冷,現在差不多已經是最冷的時候了,月海還好好地沒怎麼結冰。至於消耗,不就是點兒物資嘛,哥不在乎!再怎麼得不償失,幾十年也總能回本了吧。總之只要有或者能買到足夠的物資,就要堅持開荒。

邁克繼續譜寫宏偉藍圖:

「三藏鎮領土完全開發后共計200萬畝。其中林帶4條總計5萬畝,山腳林區25萬畝,規整田地60塊每塊2萬畝總面積120萬畝,半規整田地24塊總面積約35萬畝,另有一塊以目前三藏鎮為核心的半規整土地約15萬畝。」

邁克想了想,決定了規劃依據和標準。

「林帶和山腳林區主要目的是水土保持改善環境,經濟價值屬次要考慮。規整半規整田地屬農場,在實現三藏鎮糧食、草料等必需品自給自足的前提下,以經濟價值為優先考慮。核心城區以工業、軍事為主,外圍種植種菜,類別和規模與農場物產相關。」

「以人類輕體力勞動年消耗糧食150公斤、魚/肉30公斤、蔬菜水果若干,總開支以12金幣計,以其作為標準單位。則熊地精消耗為3,豺狼人消耗為2,大地精為1.2,地精0.33。後勤和工業人口屬於中體力勞動,係數以1.2計。農業人口除了日常耕種還要冬日開荒,全年平均介於中體力勞動到重體力勞動間,係數以1.4計。治安官屬中體力勞動,係數以1.2計;普通戰士屬重體力勞動,係數以1.5計;精銳戰士屬強體力勞動,係數以1.8計。

40公斤的綿羊年消耗草料500公斤費用為5金幣,以其做為標準單位。役畜全部換算成羊單位,1羊=1畝草場=1/6馬=1/6牛=1/3驢,戰馬額外加15%即450公斤精飼料。」

邁克拍了拍腦袋,決定了林區樹種、產量和效益:

「4條林帶共約5萬畝,全種喜水柳樹。預期畝產白柳條400公斤共2萬噸,畝產干柳葉柳皮800公斤共4萬噸合8萬標準羊單位。預期役畜需要馬500匹,摺合標準羊單位3000,成本1.5萬金幣;勞動力需要地精3000、大地精500、豺狼人500,摺合標準人單位3640,成本4.4萬金幣。總成本5.9萬金幣。柳條僅供領地工業用,暫無折價。虧損7.6萬金幣。」

「山腳林區約25萬畝。預期柑橘5萬畝,年產2.5萬噸;蘋果5萬畝,年產2.5萬噸;林木15萬畝,年產木材12萬方,木柴7.5萬噸。預期役畜需要馬750匹,摺合羊單位4500,成本5.4萬金幣;勞動力需要地精12000、大地精1500、豺狼人1000、熊地精1000,摺合標準人單位1.08萬,成本18.1萬金幣。總成本23.5萬金幣。其中木材12萬方折價60萬金幣,其他僅供領地用,暫無折價。盈餘37.5萬金幣。」

邁克繼續規劃農業,覺得應該先確定幾種利用方法,才能比較合理地確定如何分配,於是拍了拍腦袋,開始進行數據分析。

「以規整農田為規劃單位,面積20平方公里也就是2萬畝,用於農牧業。建築和其他用地約為6%,以全部155萬畝田地計摺合成9萬畝,不計入產出。」

「經濟作物種棉花,預期年產棉花1600噸折價18萬,棉籽1600噸(榨油300噸制棉籽餅1200噸)折價4.8萬,另產木柴1萬噸,總額22.8萬金幣。預期役畜需要馬500匹牛300頭,摺合羊單位4800,成本2.4萬金幣;勞動力需要地精6000、大地精1000、豺狼人200,摺合成本6萬金幣;棉種120噸6000金幣。盈餘9萬金幣。肥料待定。」

「發展農業則大豆小麥輪耕。預期年產大豆1200噸折價7.2萬,小麥2700噸磨面2200噸折價8.8萬,糠皮500噸豆秧麥稈共5000噸折價2.7萬,作飼料供養1.1萬羊單位,總額18.5萬金幣。預期役畜需要馬500匹牛300頭,摺合羊單位4800,成本24000;勞動力需要地精4000、大地精1000、豺狼人300,摺合成本37600金幣;麥種60噸4800金幣,豆種60噸5400金幣。盈餘6.7萬金幣。肥料待定。」

「打草料人工種植一半三葉草一半黑麥草,預期產草料1萬噸,折價10萬金幣。預期役畜需要馬300匹牛100頭,摺合羊單位2400,成本1.2萬金幣;勞動力需要地精3000、大地精800、豺狼人200,摺合成本4萬金幣。盈餘4.8萬金幣。肥料草種待定。」

邁克寫到這裡感覺有些奇怪,黑麥不是造黑麵包用的嘛,怎麼又成了牧草,難道是沒結麥子的黑麥苗?而且為什麼種牧草還不如種能同時產柳條的柳樹產飼料多?不管了,就先這麼寫著吧!

「發展牧業則養羊,同時屠宰數量待定的老弱牲畜。人工種植一半三葉草一半黑麥草,預期年終存欄1萬隻,60%以上為母羊,年產毛25噸折價3750、待屠宰羊1萬頭折價2萬金幣,總額2.375萬金幣。預期役畜需要馬50匹牛50頭驢100頭,摺合羊單位900,成本4500;勞動力需要地精3000、大地精400、豺狼人100,摺合成本2.8萬金幣。虧損5000金幣。肥料草種待定。」

邁克寫到這裡覺得不太對,養羊怎麼還虧損了?仔細思索了一會兒,認為問題可能出在異世界荒地多上面,在上面放牧成本很低,冒險者們也可以打到大量獵物,導致肉和毛皮價格相對較低。草料則是因為單位價值低導致運費佔比高,應該只有戰時才會大量長途運輸,價格估算有誤。但都是內部自用,不影響判斷。

由於肥料短缺,棉花雖然經濟價值很高,但種幾年產量就低了,這時候就必須種草或養羊。農田由於小麥和大豆輪作,需要的肥料較少。 為了安排產糧產草料農場佔比,邁克首先需要確定軍事力量規模。文明世界中,軍事情況與所在地區關係很大。達姆肖爾戰士接近一千,附近約三萬畝農田都屬於它自己,其他地方也都可以視為獵場;穆瑪斯特有六千到八千戰士,但嚴格來說卻幾乎沒有農田,城市周圍都屬於其轄下領主而非它本身,領主們自己也有武裝力量;森提亞只負責治安的城衛兵沒有正規軍。

三藏鎮屬於非人類城鎮,國防壓力比較大,可又因為預計總開發面積高,單位面積軍事力量可以低些。

邁克想了想,確定了規模:「三藏鎮武裝力量總規模為萬畝500人,分三類:治安隊、巡邏隊和正規軍。

治安隊負責農場、林帶與核心城區治安。組織構成為地精75%大地精25%;騎兵佔比10%,配普通騎乘用馬和驢。規模為每百人有地精治安官一名。


巡邏隊負責方鉛山脈林區治安、定期掃蕩領土外圍潛在威脅、守衛領土安全並承擔對外作戰人物。組織構成為地精60%、大地精20%、豺狼人15%、熊地精5%;騎兵佔比5%,一半配雙戰馬,一半配野豬、犬等山地騎獸或凶暴蝙蝠等飛行騎獸。

正規軍是治安隊和巡邏隊中選拔的精銳,約佔總人數的一成半到兩成。」

「在三藏鎮發展初期,軍事力量規模應四至十倍於標準,隨三藏鎮發展總人數增加比例減小。」

根據這個,邁克確定了武裝力量的規模:


「地精6萬、大地精2萬、豺狼人1.5萬、熊地精5千,其中精銳兩成,摺合標準人13.9萬,食物成本145萬金幣;戰馬等效1萬匹,摺合標準羊6萬外加4500噸精飼料,成本草料25萬精飼料18萬。年裝備成本暫按武器100萬盔甲100萬計馬鎧50萬計,薪金成本暫按300萬計。總計738萬。」

邁克不由抹了抹並不存在的汗水,養兵還真是貴到飛起啊。

估算出軍事力量后,安排農業生產就比較容易了。

「最好的30萬畝土地種植經濟作物棉花,預期年產棉花2.4萬噸,棉籽油4500噸,棉籽餅1.8萬噸,木柴15萬噸。次好的80萬畝種糧食,預期年產小麥10.8萬噸(面8.8萬噸)大豆4.8萬噸,飼料供養44萬標準羊單位。次差的24萬畝產草料,可供養24萬標準羊單位。最差的12萬畝養羊,毛150噸屠宰羊6萬頭。9萬畝建築用地折損。共需勞動力地精300000、大地精66000、豺狼人18000,摺合標準人30萬;役畜馬31000匹、牛19000頭、驢600頭,摺合標準羊30萬。每五年勘探一次,確認田地質量是否發生了足夠大的改變,需要改換用途,同時判斷各種田地比例是否適合。」

「漁業方面,通過投放大量飼料和網箱養殖,人工製造近海漁場。以科里亞王國為主,三藏鎮提供飼料和捕撈作業聯合開發,人力計入工業人口。」

「工業方面,三藏鎮大致有四類:小金屬商品,如針和小刀;柳條製品,如箭桿、筐子和網箱;紡織品;制皮製鎧。是否製作木器待定。育種與蔬菜種植也劃在工業區。預期需要大約9萬地精、1.5萬大地精、1000矮人、2000人類,摺合標準人單位6.2萬;役畜按馬3000驢4000計算,摺合羊單位3萬。成本方面,矮人等特殊工匠薪金按100萬計,外購工具原料暫以50萬計。種子蔬菜擬自用無盈利,其它暫無法估算。」

「預期生產與武裝總人口為地精43.5萬,大地精8.75萬,豺狼人2萬,熊地精6000,人類矮人工匠3000。摺合標準人單位51萬。後勤人員按20%計,地精12萬,摺合標準人單位4.8萬;非生產型人員,孕婦按5%計,兒童按25%計,摺合標準人單位5萬。則共需供養標準人單位約61萬,合糧食9.15萬噸、魚/肉1.83萬噸。成本方面:薪金400萬,裝備武器100萬盔甲100萬計馬鎧50萬,外購工具原料暫以50萬計,外購日用品120萬,總計820萬。」

「預期生產與武裝總畜力為,戰馬1萬匹、馬4.5萬匹、牛1.9萬頭、驢4600頭,摺合標準羊單位40萬,另需精飼料4500噸,按棉籽餅與大豆1:1左右供應;後勤畜力按馬2500匹、驢5000頭計,摺合標準羊單位3萬;非生產型孕畜按7%計,幼畜按15%計,摺合標準羊單位6.5萬。則共需供養標準羊單位約50萬。」

「農林飼料食物類總供應量為:飼料標準羊單位76萬,棉籽餅1.8萬噸;麵粉8.8萬噸,大豆4.8萬噸,棉籽油4500噸。給科里亞王國20%共計飼料標準羊單位15.2萬合6.8萬噸,棉籽餅3600噸,麵粉1.76萬噸,大豆9600噸,棉籽油900噸。預期科里亞王國應產魚4至6萬噸,回饋三藏鎮按1.5萬噸計。」

「減去自身消耗和科里亞王國物資后,三藏鎮農林剩餘量為:飼料10.8萬標準羊單位,棉籽餅1.2萬噸,大豆1.4萬噸,缺魚/肉3300噸。飼料和棉籽餅養豬年屠宰約9萬頭,如科里亞王國養魚規模足夠大亦可與其換魚。大豆1.4萬噸全部外賣,利潤約84萬金幣。」

「屠宰業共需屠宰羊6萬頭,老弱牲畜按10%至12%計為馬6000匹、牛2000頭、驢1000頭。得羊皮1萬張,牛馬皮8000張,驢皮1000張;肉3000噸,蹄臟1500噸,血750噸,肥料用殘骸2000噸。如屠宰豬9萬頭,可得豬皮9萬張,肉2700噸,蹄臟1350噸,豬頭600噸,血700噸,肥料用殘骸900噸。全部蹄臟、血和豬頭均為自用,可基本補足食物部分魚/肉的3300噸缺額。肉5700噸全部用於內外銷售,以優質肉30%計,利潤約230萬金幣。」

「農林業供應木柴22.5萬噸,無法確定是否足夠使用。」

「農業供應原料共計:木材12萬方,柳條5萬噸,棉花2.4萬噸,羊毛150噸,驢皮1千張,牛馬皮8千張,羊皮1萬張,豬皮9萬張。」

「木材12萬方按直接出口計算,利潤約120萬金幣。」

「白柳條以箭桿和容器為主,無法確定自用與出口數量,利潤也無法估算。」

「棉花羊毛2.4萬噸,深加工為布出口,預期純利潤獲利960萬金幣。」

「皮一半深加工成盔甲或其組件,預期節約鎧甲馬鎧成本120萬,另一半深加工成皮質日用品,預期出口獲利80萬。」

「由此計算,預期凈利潤約700萬金幣,考慮到居民會有一定存余,可暫按600萬金幣計。如果能在不影響生產和防衛的情況下有效降低薪金成本或減少武裝力量,利潤可大幅提升。」

邁克想了想,又抬手設計出兩種在人工河上用的運輸船。一種使用尾部渦輪驅動,一種使用兩側船體內側輪槳驅動,動力均為人力蹬踏,亦可拉縴輔助,四米長兩米寬80厘米高,最大載重量4噸。

然後他再接再厲,又制定了二十多條法律:

第一條:三藏鎮鎮民共分四類,貴族、工匠、平民和奴隸。伯爵有參與城市管理的權利,對非貴族成員犯罪僅需繳納罰款,剝奪爵位須經最高議會批准。子爵對非貴族成員犯罪僅需繳納罰款。男爵對平民與奴隸犯罪僅需繳納罰款。騎士對奴隸犯罪僅需繳納罰款。工匠和平民無特權。奴隸對貴族犯罪懲罰加倍。貴族犯罪須由貴族法庭審判。

第二條:身份界定。貴族頭銜需有相應實力和貢獻後方可獲得。普通施法者和工匠屬工匠階層。戰士和其他鎮民屬於平民。戰俘、出生時母親為奴隸身份的新生兒、主動歸化但在入境考核時無法達到工匠或更高階層者的人口均為奴隸,貴族、工匠和平民也可因後續法律降為奴隸。

第三條:貴族要求。8階法術使用者、掌握4階變形術且施法者等級11且劍術等級16的金龍騎士,擁有同等實力的特殊人才或工匠,可封伯爵。6階法術使用者、掌握4階變形術且劍術施法者等級雙11的金龍騎士、總職業等級評定16級以上的戰士,擁有同等實力的特殊人才或工匠,可封子爵。4階法術使用者、劍術等級6且掌握2階法術的魔劍客、劍術等級11的戰士,擁有同等實力的特殊人才或工匠,或有特殊貢獻者,可封男爵。3階法術使用者、劍術等級6的戰士,擁有同等實力的特殊人才或工匠,或有特殊貢獻者,可封騎士。

第四條:三藏鎮施行累罪制,罪惡點在肩膀上烙印記錄。每個新罪惡點鞭刑三十;如果加上新獲得的罪惡點,總數達到上限則貶為奴隸,達到三倍上限則處死。男爵及以上貴族可贖買奴隸和平民的部分或全部罪惡點。罪惡點上限與種族相關,文明程度越高壽命越長上限越高。戰士工匠翻倍,騎士男爵四倍,子爵伯爵四倍且不可為奴。暫定上限地精、豺狼人和熊地精為4、大地精為6、人類為10、矮人為15。

第五條:奴隸身份赦免,包括他人贖買和自贖兩種。因貢獻或其他原因得到名額者,可將奴隸贖買為平民,子爵每年獲得一個名額,伯爵每年五個,因爵位產生的名額當年有限。奴隸如具備成為新階層的條件后可申請自贖進入該階層,罪惡點加2,如導致罪惡點超過上限則可增加上限但不可晉級,子爵及以上爵位不受此限制。

……

第九條:進入馴化營者,不論緣由,罪惡點一個,是為原罪。

第十條:一個月平均勞動效率不達標,罪惡點一個。

第十一條:搶奪或偷竊他人生產成果,罪惡點一個。情節特別嚴重者加倍。

第十二條:蓄意干擾他人勞動,罪惡點一個。情節特別嚴重者加倍。

第十三條:蓄意損壞勞動工具,罪惡點一個。情節特別嚴重者加倍。

……

邁克的法律就是奴隸制度的法律,在現代地球不可想象,但在中世紀或更早就有類似案例,在這個世界也沒什麼不行。文明世界基本都允許奴役邪惡種族,允許奴役罪犯的超過一半,累罪制很多地方都在實行,更者嚴酷的法律也相當普遍。


這世界的死罪很多,我們可以列舉其中一些:散提爾堡的衝撞貴族車馬罪,遠山城的非人類種族罪,穆瑪斯特的非組織成員法術使用罪,就連月海最為文明的森提亞都有魔法學院範圍內隨地大小便罪。這些死罪有的稍不留意就會犯,有的根本就是無妄之災,也一直都能被執行。

因此,邁克覺得他的法律應該也可以很好地執行。

然後邁克又想到一個問題,於是呼叫援助。

「老師,老師。」

「什麼事啊,你已經掙了大錢嗎?」

邁克大汗。

「不是啊老師,我想到一個問題,骷髏牛馬能不能被普通人用來拉車拉犁?」

大奧術師沉思了片刻,「你這個想法很好。我認為可以,只需要在製造方法上進行適當改變。普通的骷髏保存了些許戰鬥本能,耕地的骷髏可以保存些許拉車本能。你不是認識個巫妖嗎,先讓他試試,研究不出來再跟我說。」

「好的,老師,我知道了。」

大奧術師又補充道:「我個人判斷,成本應該不會比活牛馬低,至少不會低很多。不過,還是很值得嘗試,用在廣闊土地上也許效果比較好。」

「好的,老師,我一定認真實驗。」 三天後,邁克召開會議,要求討論他那個超級衛星的三藏鎮發展規劃時,就連科里亞也被震驚了,一時間所有人都說不出話來。

規劃明顯不可行,可你要說它到底哪不可行吧,除了規模大了些難度高了些,一時間也挑不出來具體毛病。

「邁克弟弟,姐姐我很想知道,你這計劃,到底準備用多長時間實現?」

「可能二十年,也可能一百年,要考慮的因素太多,我一時間算不清楚。」

你也知道要考慮的因素太多啊。

「不過時間對我們沒有太大意義。科里亞是海精靈,還能活兩三百年;薩爾是龍,還能活一千來年;我能變巫妖,能活兩三千年。這點兒時間還等得起。」

這個說法好像沒什麼問題,但怎麼就那麼不對勁呢,這世界的龍和巫妖不少,精靈更是海了去,從來也沒聽說過有誰實施過類似計劃。

「邁克弟弟,安全問題怎麼辦。前幾天科里亞要開發十萬畝,我們就覺得安全問題解決不了,你這計劃又翻了二十倍,難道反而能解決了?」

「我這是長期規劃,用來指導如何發展和最終目標,避免以後陷入拆來拆去事倍功半的困境,不涉及時間進度。第一個五年我只準備挖兩條不完整的水渠,開發兩萬畝農田。至於以後嘛,就要看我們的實力進度。戰士相對來說比較容易。頂級施法者的話,過上幾十年,我怎麼也能達到。而且我看薩爾天賦秉異骨骼清奇,必然能成為龍中之龍,對吧,薩爾兄弟。」

「那是當然!邁克兄弟,我也看好你。」

其他人都被這一人一龍的王霸之氣給震到了,只有悟空認為邁克牛皮的水分不是很大。

這半年多來,悟空覺得自己對邁克已經有了較為清晰的認識。他對邁克的身份最新定位是黑暗精靈奧術大師,由於某種原因身死,靈魂也受到重創,轉生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重新提高能力。

最明顯的證據是邁克學習法術的方式。雖然他自己聲稱是悟空帶了一些捲軸,他要學哪個法術的時候就把相應捲軸拓印到法術書上學,但悟空很清楚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兒。邁克根本沒有任何資料,法術書上的法術全都是他憑空學會然後自己抄上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