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主宰境小成的力量,相當於尋常小主宰境大成的實力。」楚暮沉吟一聲,看向鎮魔劍靈:「我與我的妻子聯手,應該可以斬殺魔陽夜行。」

一絲強橫的氣息,從楚暮和雪銀靈的身上瀰漫開去。

「有把握?」鎮魔劍靈一怔,旋即反問,這種事情,馬虎不得,一旦失敗,可能會導致鎮壓失敗,到時候魔陽夜行出現,蔚藍界域的人必定會被屠戮一空,精血被吸收,成為對方恢復傷勢和力量的資源。

「如果魔陽夜行的實力,只有小主宰境大成的話,有把握。」楚暮也說道。

他和雪銀靈雖然都是小主宰境入門的層次,但早已經鞏固了,而且他們的能力非凡,實力要勝過修為許多,兩人又是心意相通,無比默契,聯手之下發揮出來的實力,可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的簡單,而是要更多。

「好。」鎮魔劍靈說道,魔陽夜行必須除掉,不然對方一直在尋找機會衝出鎮壓,或許有一天就會被他成功做到:「為了保險起見,你持拿我的本體。」

「好。」楚暮也沒有拒絕。


對付魔陽夜行,顯然持拿鎮魔劍會更加合適,一則,魔陽夜行被鎮魔劍主所傷,傷勢未愈,那是鎮魔劍造成的傷勢,而魔陽夜行也被鎮魔劍鎮壓上百萬年之久,鎮魔劍對他有傷害加成。

二則,楚暮擁有諸天劍器,如今卻還是處於蛻變當中,還沒有從大帝級突破成為小主宰級,畢竟大帝級蛻變為小主宰級沒有那麼容易,就好比如從大帝境突破到小主宰境一樣,若是沒有機緣,必須依靠楚暮本源的蘊養才能夠達到。

瞬間,在鎮魔劍力量的引導之下,楚暮與雪銀靈進入了祭壇內的世界,那是一片漆黑的世界,不見光芒,但無法阻攔楚暮和雪銀靈的視線,一進入其中他們便看到了一尊身影,肌肉扎結宛如鋼澆鐵鑄,面前懸浮著一把凶厲的巨斧,十分可怖。

此人,便是魔族大魔主魔陽夜行,他面前的巨斧,也正是他的武器屠蒼斧,小主宰級極品的武器,差一步就能夠蛻變為大主宰級的武器。

魔陽夜行不斷的對抗鎮魔劍的鎮壓,消耗了太多的力量,他平時都會處於修鍊狀態之中,儘管修為不會有任何的提升,卻可以減少力量的消耗。

楚暮與雪銀靈的進入,魔陽夜行也感知到,雙眼睜開,可怕無比的光芒激射而出,二話不說,直接抓起屠蒼斧,一斧劈出,可怕的光芒撕裂黑暗,帶著無數的嚎叫聲,彷彿蒼生悲鳴,驚天動地的殺意瀰漫,宛如颶風襲卷毀滅一切。

鎮魔劍的身形隨之顯現,落在楚暮手中,楚暮握劍,一劍殺出。


雪銀靈的右手揮動之間,雪光瀰漫,凝聚為一把白色的長劍,散發出冰寒的氣息波動,頓時將四周都冰封似的,彷彿有無數的飛雪降臨,冰天雪地。

那劍,赫然是小主宰級的劍器,是雪銀靈從半神至尊的傳承當中所得到的劍器,有著強橫的威力。(~^~) (今天,你剁手了嗎?)

主宰級的劍器,可分為小主宰級和大主宰級,每個大等級之間,又能夠分為下品中品和上品以及極品四個等級,每一個等級之間都有明顯的差距,就如同主宰境強者之間的修為差距一樣。

魔陽夜行本身是一尊大主宰境入門的強者,他的本命武器屠蒼斧則達到小主宰級極品,百萬年前的一戰,他本來也是打算血祭諸多人族,將屠蒼斧的品級提升起來,使之完成蛻變,成為大主宰級的武器。

受傷力量又大幅度削弱,此時的魔陽夜行只有小主宰級小成的力量,本身有著豐富無比的生死搏殺經驗和魔族過人的戰鬥天賦再加上手中達到小主宰級極品的屠蒼斧,其實力足以達到尋常的小主宰境大成級別還略有勝過。

鎮魔劍是小主宰級上品,比屠蒼斧低一個層次,雪銀靈手中的虛空雪神劍則是小主宰級中品,嚴格上說,那是雪銀靈自身的劍器,融合了雪族半神至尊留下的一些鑄劍寶物,直接蛻變為主宰級的劍器,還達到了小主宰級中品的層次。

雪銀靈本身的實力就不弱,再加上小主宰級中品的劍器,那實力就更加強大了。

兩人聯手之下,與魔陽夜行激戰起來。

不愧是百萬年前的魔族大主宰境強者,一身戰鬥經驗無比豐富,戰鬥技巧更是精妙絕倫,以一敵二,一時間,竟然不落於下風。

殊不知,鎮魔劍靈也是十分的驚訝,他沒想到,兩個小主宰境入門聯手之下,竟然能夠與擁有小主宰境大成實力的魔陽夜行打成平手。

「靈兒,你為我掠陣。」楚暮卻忽然說道。

「好。」雪銀靈飛速後退,站在一邊。竟然不再出手,只剩下楚暮單獨與魔陽夜行一戰。

「你是自找死路。」魔陽夜行暴怒,覺得自己被看輕了,區區一個小主宰境入門也竟然敢如此小瞧自己。


屠蒼斧一斧劈落。彷彿將黑暗劈開,似乎要開天闢地般的,楚暮的身形一閃,鎮魔劍在手,劃出一道道的圓圈。層層而去,硬生生的憑著高超的技巧,將兇猛無比的一斧給削弱,而後一劍筆直刺出,將快准狠演繹到極致,擊退魔陽夜行。

鎮魔劍靈更是驚訝無比,單憑自己,竟然一劍逼退魔陽夜行,這小主宰境入門也太強大了吧。

這是楚暮成為小主宰境強者之後的第一戰,也是他檢驗自身實力的一戰。

以往。越級挑戰對楚暮而言,猶如吃飯喝水那麼的簡單,但帶了主宰境這個級別,每一個層次之間的差距再次被放大。

可以說,小主宰境入門到小主宰境小成之間的差距,就要比得上大帝境時一個大境界的差距,比如一步大帝初階到二步大帝初階之間的差距。

因此,哪怕是絕世天驕成就主宰境之後,已經無法做到越級挑戰了,充其量就是在同等級當中稱霸。比如輪迴大帝成就輪迴主宰之後,其實力在小主宰境入門當中,堪稱極強,接近無敵。但和小主宰境小成的強者相比,多少還有些差距。

其實也很好理解,天賦不夠的人,根本就無法成就主宰境,能夠成就主宰境者,本身起碼也是天驕級的天才。他們在以往,都是可以越級挑戰的存在,成就主宰境之後,層次之間的力量差距被拉大,使得主宰境強者越級挑戰的難度被增加甚至斷絕。

一番交手下來,楚暮估計,在不動用鎮魔劍的情況下,自己小主宰境入門初期的修為,卻可以和尋常的小主宰境小成初期一戰還能夠佔據上風,動用鎮魔劍的情況下,卻足以達到小主宰境大成的級別。

「差距果然變得很大。」楚暮暗道。

想之前自己還在大帝境時,輕易就可以跨越一個大境界斬殺強敵,如今卻不行了,但這也很正常,單單是一個小主宰境入門當中,如果還要詳細的劃分,也依然有著初期中期後期巔峰極限等等的分別。

說到底,自己現在不過只是小主宰境入門初期罷了,能夠跨越一個層次與小主宰境小成一戰還佔據上風,已經是叫人無比震驚之事。

雜念排除,楚暮專心對付起魔陽夜行來,或許其他的主宰境在與魔陽夜行戰鬥時,會因為戰鬥技巧的差別而被壓制,但楚暮不會,當年的他在萬古境時,的確是不如對方,但現在的他經過了無數次的生死戰鬥,更是歷經元神戰場與神族大軍乃至神族的主宰境強者生死搏殺,他的戰鬥經驗無比豐富,本身那驚艷絕倫的戰鬥天賦更是被極大的開發出來。

不多時,楚暮便將魔陽夜行給壓制下去,讓魔陽夜行暴怒不已,縷縷爆發出強大的力量出招,卻又無可奈何,根本就無法扭轉局勢。

這除了楚暮本身強大的實力之外,也因為鎮魔劍的緣故,鎮魔劍對魔陽夜行有著一定的壓制效果和傷害加成,假如換一把小主宰級上品的劍器,或許情況就不大一樣了。

問道劍術與諸天劍式配合之下,每一劍的威力都變得十分可怕。

問道劍術與諸天劍式,乃是楚暮所自創,不存在什麼等級限制,修為達到什麼級別,那問道劍術和諸天劍式的力量也會隨之得到提升。

畢竟,在大帝境時,楚暮的力量超出正常的大帝,卻無法媲美主宰境強者,但如今他可是貨真價實的主宰境強者,完全可以直接的以更加強大的力量力量來催動問道劍術與諸天劍式,威力更加的強橫許多。

求真功運轉之下,楚暮將自身的力量激發到極致,體內有一道三種顏色混合,刻滿了無數神秘紋路的磨盤轉動起來,發出轟隆隆的聲響,彷彿碾壓萬界。

那,便是大真輪蛻變之後的產物,楚暮將之取名為真道大磨盤。

論層次,真道大磨盤等於本源之力,但因為那是大真輪蛻變而成,又融入了元力大道氣血大道和精神大道三種威力可怕的大道力量,融合為一種新的力量,那種力量變得十分可怕,單論純粹的破壞力,完全能夠超越許多本源,與諸天劍道本源相比,毫不遜色。

也就是說,單單楚暮一人,就掌握了兩種不遜色混沌本源的可怕力量,並且兩種力量還可以很好的配合起來。

以真道大磨盤的力量推動問道劍術,足以將問道劍術的威力發揮到極致,因為問道劍術本身就是以精氣神三者作為力量創造出來的,而真道大磨盤正是精氣神三者力量的融合。

以諸天劍道本源來推動諸天劍式,諸天劍道本源是屬於諸天劍道的直接力量,諸天劍式則是諸天劍道的應用之法,兩者是共通共存的。

以真道大磨盤的力量推動問道劍術,再來推動以諸天劍道本源催動的諸天劍式,威力不是一加一那麼的簡單。

殺!

一劍破空殺至,速度太快,魔陽夜行反應來不及,只是勉強避開要害,卻被洞穿肩膀,鎮魔劍的力量頓時滲入他的體內影響到他的實力發揮。

楚暮的速度極快,圍繞著魔陽夜行周身閃爍遊走,每一次出劍,必定會繞過魔陽夜行的屠蒼斧,擊中他的身軀,留下傷痕,同時鎮魔劍的力量也會滲入其中,讓魔陽夜行受到更大的傷害。

不斷積累之下,魔陽夜行的力量越來越弱,徹底被楚暮壓制下去。

而這裡是鎮魔空間的內部,他又受到了壓制,已經無力回天。

「死!」楚暮一聲低喝,長劍破空,貫穿魔陽夜行的眉心,直接將他的靈魂擊碎。

魔陽夜行連最後的哀嚎聲都沒有發揮,便在鎮魔劍下被斬殺。

「殺死了!」鎮魔劍靈處於當機中,根本就無法反應過來,因為情況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

從楚暮出手與魔陽夜行一戰,到魔陽夜行被殺死,整個過程其實很短暫。

「多謝閣下。」鎮魔劍靈十分激動,當年他的主人拚死一擊,燃燒自己的生命激發出最強大的力量,將魔陽夜行封印鎮壓起來,為的就是用鎮壓的力量一點點的將對方磨滅掉,但事實證明,一尊大魔主的可怕,百萬年過去,不僅沒有磨滅,甚至差點被對方逃出去。


現在好了,幸虧有楚暮出手,最終將魔陽夜行給斬殺了,要不然或許會有一天,魔陽夜行逃出鎮壓,蔚藍界域就完蛋了。

「這是我應該做的。」楚暮說道。


「我的使命已經完成了,我要追隨我主人而去。」鎮魔劍靈說道,每一個劍靈都有自己的性格,和劍本身的特性息息相關,鎮魔劍靈的特性就是鎮壓,其性格便屬於那種忠心之輩,若非為了完成主人的遺願,他早已經追隨而去了:「我在追隨主人之前,鎮魔劍的一身力量,全部都給你。」

不等楚暮說什麼,鎮魔劍頓時散發出一陣光芒,鎮壓本源的力量湧現,盡數湧入了楚暮的體內,被楚暮所吸收,諸天劍器的力量得到了提升,一把新的諸天劍器在凝聚著。(~^~) 楚暮的手中,有一把外形很獨特的劍器,較為寬厚的劍身看起來充滿了力量感,給人一種太古山嶽鎮壓的氣息。

諸天鎮魔劍!

以鎮魔劍的力量吸收之後,凝聚出來的新劍器,蘊含鎮壓本源的玄妙和力量,直接從大帝級下品不斷的提升,直到進入小主宰級達到中品層次,比起鎮魔劍來要遜色一個品級,不過楚暮也很滿意。

畢竟那是吸收鎮魔劍的力量提升起來的,多少有些浪費。

擁有小主宰級中品的諸天鎮魔劍,楚暮就等於有合適的劍器可用,一身實力便可以得到更好的發揮。

至於其他的諸天劍器,暫時還處於蛻變當中,受到楚暮諸天劍道本源的滋養,暫時還不能動用。

「幸不辱命,那尊大魔主已經斃命。」楚暮對神劍塔主說道。

「好。」神劍塔主無比激動。

大魔主死亡,鎮魔劍消失,鎮魔空間也隨之消失掉,不過大魔主的屍體依然在,一尊大魔主的屍體無疑會蘊含著驚人的能量,好好利用之下,慢慢的釋放,劍城的幾個修鍊聖地還可以維持很長的時間。

此後,楚暮與雪銀靈就在楚門劍館內暫時住下。

兩人並沒有放棄修鍊,但也沒有長時間閉關,他們修鍊時以虛空陰陽經第三重進行,比自己單獨修鍊的速度更快不少,此外,就是交流劍道。

偶爾楚暮與雪銀靈會給楚王道一些指點,讓楚王道種種疑惑盡解,並且有了更高的提升,劍法境界突破。

楚暮和雪銀靈不會直接教導楚王道什麼劍法,而是教導他如何修鍊劍法,授人與魚不如授人以漁,這樣等他們離開之後,楚王道才能夠自己更好的修鍊。

而以楚王道的天賦和潛力,估計一輩子的成就,就是大帝境。最高不過三步大帝極限,主宰境幾乎無望,但他自己也很滿足。

楊秋月的性子溫婉,雖然修鍊天賦一般。卻是一個很好的賢內助,讓楚暮和雪銀靈很滿意,自然也會盡心的指點她。

有兩人的指點以及資源供應,楊秋月的修為提升快速。

楚暮充分體現到,時間對於高等級的修鍊者而言。根本不算什麼的說法。

主宰境的修鍊者壽命雖然不是無限,但正常情況下,活個上千萬年稀鬆平常,而達到小主宰境之後,修為的提升變得更加困難了,比起大帝境時,還要困難上百倍不止,看看蔚藍老祖,數萬年了,修為還是小主宰境入門的層次就知道其中提升的難度了。

楚暮之前的修為境界是小主宰境級別。而雪銀靈的前身虛空劍靈也是小主宰境級別,兩人可以快速的達到小主宰境,但達到小主宰境之後,意味著他們之前的優勢也耗盡了,此後的提升,完全要憑著自己的能力。

若是沒有得到更好的機遇,想要快速提升起來,就很困難。

不過雪銀靈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她得到了雪族半神至尊的傳承,在半神至尊之前的修鍊。將會比尋常的主宰境更快,不過楚暮的天賦過人,也不見得比雪銀靈慢多少,再者兩人同修虛空陰陽經。互相帶動之下,還是要比正常的小主宰境更快上十倍不止。

時光飛逝,一轉眼,楚暮與雪銀靈在蔚藍界域之內便待了五年的時間,這五年除了正常的修鍊和指點之外,兩人也走遍了整個蔚藍界域。四處領略風景。

縱然蔚藍界域只是低等界域,也有著其獨特的風景,給楚暮和雪銀靈帶來不少的參悟。

當楚暮和雪銀靈遊歷后返回楚門劍館時,一件喜事發生,楚王道的孩子出生了,而且,還是雙胞胎中的龍鳳胎。

楚暮沒有後代,事實上,他和雪銀靈兩人可是小主宰境級的強者,修為越高的修鍊者,孕育出後代的概率就越低。

楚王道有了孩子,還是兩個,等於楚暮這一支便有了後代,不是親生,但楚暮也很疼愛。

「新生兒真可愛。」雪銀靈笑道,臉上有一種母性的光輝,讓楚暮都看呆了。

而看到這一對新生兒,又給楚暮帶來一種莫名的感動,諸天劍道本源之中關於生死兩種本源的部分,飛速提升起來,開始凝聚為劍器。

「大哥,你給小傢伙們取個名字吧。」楚王道笑道。

「讓我取名字啊。」楚暮微微一怔,旋即感到很高興:「也好,那就讓我這個大伯取個名字。」

說著,楚暮便思考起來。

這兩個新生兒還在胎中之時,楚暮與雪銀靈便用過他們的力量將他們保護起來,那是屬於純粹的本源之力,會慢慢的滋養胎兒,從胎中就將胎兒變得完美,因此,他們擁有過人的天賦,其天資起碼也能夠達到絕世天驕的層次。

「那麼,男的就叫做楚驚世好了。」楚暮說道,至少絕世天驕的天資,未來的成就不會太低,而楚暮也希望,他能夠名震諸天,故名驚世。

「女的名字給我取吧。」雪銀靈笑道:「就叫做楚空月吧。」

「好好,男的叫楚驚世,女的叫楚空月。」楚王道笑呵呵。

這龍鳳胎的名字,就這麼給定了下來。

楚暮與雪銀靈並沒有著急離開的意思,而是繼續在楚門劍館內留下來,並且,也不再外出。

一年飛逝,楚驚世和楚空月也慢慢的成長起來,胎中就受到精純本源滋養的他們,智慧早開,三個月就能夠爬行,半歲時能走路,九個月就會開口說簡單的話語,如今滿一周歲了,說話流利了許多。

這兩個小傢伙,楚驚世是男娃,很調皮機靈,楚空月是女娃,則是很安靜,似乎也比較懂事一些。

一年內,楚暮和雪銀靈也不時的用自身的力量在不拔苗助長的情況下,為兩人洗鍊身軀,為日後的修鍊鑄造下一個紮實無比的基礎,那,便是最初的基礎。

事實上這兩個小傢伙雖然才一歲,但具備的力量卻比十歲的孩子更強大,他們的身軀都很強橫。

除了陪陪這兩個小傢伙,從小教導他們做人的道理和為人處世以及潛移默化的塑造他們的心性,楚暮和雪銀靈也沒有放下修鍊。

楚暮所修鍊的求真功和御神劍訣都在提升著,雪銀靈自然也是如此。

今年,楚驚世和楚空月都十歲了,十歲的他們,卻有著同齡人所沒有的智慧,而他們的心性也經過塑造變得堅韌不拔低調刻苦,同樣,他們的修為全部都達到了萬古境的層次,根本就不是同齡人可以相比的。

說起來,若非楚暮要求他們一定要紮實根基直到極致,只怕現在的修為已經達到絕世境了。

兄妹兩個,正在斗劍。

楚驚世劍法的風格偏向於霸道凌厲,殺伐果斷,看似簡單實則暗含許多玄妙,將劍的快准狠發揮出來,而楚空月的劍法風格則偏向於輕盈飄逸,神鬼莫測。

楚暮和雪銀靈則在一邊看著,進而指點,他們的指點不是直接教導劍法,而是教導如何去修鍊如何去參悟,這對於楚驚世和楚空月來說,將是他們一生最大的財富。

……

劍城之外的一片寬闊原野上,楚暮與雪銀靈交手。

他們沒有生死戰,也沒有動用多少力量,純粹就是劍法上的交鋒。

楚驚世和楚空月就在不遠處看著,目不轉睛。

論劍法造詣,楚驚世與楚空月可都是達到了人境高階的層次,無比驚人,以十歲掌握人境高階的劍法境界,不要說整個蔚藍界域找不到一個,就算是高等界域當中也難以找出來。

在以往,楚暮是有弟子,但來到這個世界之後,便沒有弟子,如今,他像是將楚驚世和楚空月當做弟子,並且這兩人,還是他的侄子,楚暮盡心儘力,如果可以,他願意將一切都教導給楚驚世和楚空月。

而事實上,楚驚世與楚空月所修鍊的功法,正是楚暮自創的求真功,經由楚暮的修改,變成了契合兩人身軀的求真功。

當然,因為沒有元心神魂和魔魄的關係,往後楚驚世和楚空月在求真功上的成就,無法和楚暮相比,但他們或許會有自己的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