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放了本公子,本公子就告訴你司徒天沖的事情。」被打了兩拳,西門公子總算搞清楚目前的處境,知道自己不能再和李麟這個土包子硬頂,否則吃虧的一定是自己。

李麟壓根就不搭理他,再次對秦執事開口問道:「司徒天沖有一個女弟子,不知她現在可在學院之中?」

秦執事低下頭,察看了一下,道:「司徒天沖的弟子姓秦,一年前來到什麼魔學院,現在已經成為內門精英榜弟子,半個月前出院歷練,目前也不在院中。」

「秦執事,你沒有騙我吧?」李麟雙眉一冷,一股煞氣直衝秦執事。

「不敢,不敢。老朽查看的乃是學院出入記錄,上面確實顯示你要找的兩人皆不在。這位公子可以將令牌和信息留下,老朽願意等司徒老師歸來後代為轉交。」秦執事滿臉大汗,李麟的氣勢太過霸烈,彷彿在蠻獸戰場上廝殺歸來的魔王。這讓過慣了安逸曰子的秦執事壓力很大。

「哼!不必了,我信不過你!」李麟不屑的說道。然後看著西門公子,臉上露出思索的神色。

西門公子神色大喜,以為李麟不敢對他怎麼樣,不過在沒有掙脫出去之前,西門公子也不敢過分開口。這些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一旦發飆,倒霉的還不是自己。

「西門公子是吧,如果我沒有記錯,這次是你我第一次見面吧?」李麟沉聲說道。這個敵人來的莫名其妙,好像在自己第一次拿出令牌的時候就散發出了敵意。是自己敵人的可能姓不大,很可能是司徒天沖那老頭的敵人,這種從天而降的麻煩讓李麟頗為頭疼。用屁股想也知道,能夠在神魔學院的執事樓中如此囂張,背景絕對不簡單。

「小子,你持有司徒天沖的令牌,必然和司徒天沖關係不菲,司徒天沖和本公子有仇,本公子勸你一句,將令牌丟掉,本公子可以通過西門家將你引入神魔學院。」李麟手臂鬆了松,西門公子說話也順暢了很多。

「你是神魔學院的老師?」西門公子看年齡不大,九品王座的實力卻足以傲世一方群雄。司徒天沖作為神魔學院的老師實力也不過是八品王座,遠遜色於這西門公子,說他是老師似乎也說得過去。

「不是,本公子乃是神魔學院外院弟子,精英榜排名第十!」西門公子滿臉傲氣的說道。

「第十就有這種實力?」李麟吃了一驚。記得一年前清薇公主歸來的時候曾經說過,神魔學院外院精英榜排名第六的瘋子也不過才六品王座,為何這第十卻有九品王座的實力。這話中的水分也太大了。

「你只是神魔學院的學生,有什麼資格引老子進神魔學院,再說這種廢話,老子對你不客氣!」李麟目光一寒,看來這神魔學院內部也不平靜,司徒天沖在神魔學院的地位也遠沒有自己猜測的那般強悍。


「資格?」西門公子嗔笑道:「本公子乃是西門世家的嫡傳三公子,只要本公子發話,讓你進入神魔學院還不是簡單的事情。你能夠輕易的治住本公子,實力不凡,西門瑞願意和閣下交個朋友。」西門公子眼底閃過一抹恨恨之色。李麟雖然放鬆了力氣,卻沒有絲毫放開他的打算,最讓西門公子怨毒的是,李麟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手法,自己一身的強悍真氣如同被鎮壓了一般,難以調動絲毫。這就讓西門公子一身手段無法施展,只能屈辱的被人握著咽喉。

「交友?就憑你也配!」李麟不屑,猛然提出,將西門公子踹飛出去。

轟隆一聲,西門公子如同鋼釘一般,生生砸入眼前的一面散發著陣法光輝的牆壁中,鮮血飛濺的到處都是。

「混賬!」西門公子滿臉血污的爬起來,就要使出自己壓箱子底的絕技幹掉李麟。

「咦?我的空間袋呢?」西門公子猛然頓住,真箇人的臉色瞬間變的煞白。原本自己腰間的空間袋竟然消失不見,這讓西門公子大驚失色。


「你是找這個嗎?不錯不錯, 重生之撿寶大財閥 。」李麟手中把玩的著一個黑色的空間袋,臉上的神色頗為古怪,而上面的禁制早已經被李麟抹除了。

「我的空間袋,不可能,你怎麼能抹去我空間袋上的禁制。」感受到神魂和空間袋失去聯繫,急怒攻心的西門公子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

「不好意思,我恰巧精通這空間袋的禁制而已。今天事就到這裡吧!老子還不想一來天帝城就大開殺戒。」李麟轉身向著出口而去。

「站住,將本公子的空間袋留下!」西門公子滿臉羞怒,整個人沖著李麟大聲咆哮道。

李麟猛然回頭,一股駭人的殺氣籠罩西門公子。

「你想死嗎?滾蛋!」說罷李麟不再搭理被自己殺氣震懾住的西門公子,頗有深意的瞥了一眼一側的秦執事,大踏步走了出去。


「混蛋,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西門公子俊臉徹底扭曲,從他出生到現在,雖然稱不上完全的順風順水,但也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屈辱。不但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打殘了,還損失了大筆的財富。最重要的一點,自己除了知道這個人和司徒天沖有關係之外,其他的一點又用的情報都沒有得到。

片刻之後,一道強悍的氣息沖入執事樓中,一個一身青袍的老者憑空出現在秦執事和西門公子身前。

「參見大執事!」秦執事臉上鬆了口氣,滿臉恭敬的行禮道。

「七叔,你可要為我做主啊!瑞兒的空間袋被一個惡徒搶走了!」西門公子看到大執事,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聲淚俱下的將之前發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

神魔學院的大執事看起來五十多歲,身上的氣息浩如煙海。從其身前晃動的空間之力,說明其至少是武皇之上的高手。他並沒有完全相信凄凄慘慘的西門公子,而是看向秦執事。

秦執事不敢隱瞞,將之前發生的事原原本本的道出來。

「廢物!」 強勢追愛:總裁,別亂來! ,對西門公子寒聲罵道,臉色變的陰晴不定。

「七叔,這也不能怪瑞兒,只是因為那個土包子是一個連體高手,力氣比蠻獸都大,徒兒也是一時不查才吃了大虧的。」西門公子委屈的說道。

「輸了就是輸了!不要再找借口,咱們西門家的人還沒到輸不起的境地。本座告訴過你多少次了不要仗勢欺人,現在吃到苦頭了吧!」神魔學院大執事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瑞兒知錯了,還請七叔出手,一定要擒拿那個混蛋,瑞兒的空間袋被搶了,那件東西也在其中!」西門公子大聲說道。

「什麼!混賬!」

「七叔,這是他的影像,抓住他后一定要交給我,我要讓他生不如死!」西門瑞怨毒的將李麟的影像交給西門大執事。

「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安心養傷,半個月後有一次機緣,你一定要把握住。」大執事瞥了他一眼,眼底滿是壓抑的怒氣。

「是!」西門公子略帶鬱悶的說道。本想等七叔來了擒下李麟將其碎屍萬段,以解他心頭之恨,現在恐怕難以辦到了。

大執事轉而對秦執事說道:「放出風去,還沒有人在欺負了我西門家之後不付出代價的。」

秦執事臉色一變,但看大執事那陰沉的臉色,到嘴邊的話也只能咽了下去。

(未完待續) 當天,一則流言迅速傳遍整個天帝城。有人拿著神魔學院的假令牌,還異常囂張的打傷了了神魔學院的執事。神魔學院大執事已經發話,緝拿這個膽大包天之人。隨著流言,一個相貌英偉的少年影像也傳遍整個天帝城。

「天帝城十大青年之一的西門瑞公子已經發話,誰找到這個少年賞上品晶石一千,殺死他將獲得一萬上品晶石的獎勵。」

這筆獎勵已經足以讓一名散修在天帝城置辦一分不錯的產業。一時間整個天帝城的上百萬散修高手動了起來,到處都是尋找李麟的人。

與此同時,在天帝城中心一座豪華的小院中,一個一身白色武士裝的青年公子看著手中的消息,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色。

「少主,你認識此人?」一名丟了一條手臂的老僕恭敬的說道。

「不認識,不過此人能夠隨手擒拿西門瑞,實力恐怕已經超出了精英榜。本公子見獵心喜,很有興趣和此人過過招。」白衣公子滿臉有趣的說道。

「此人搶了西門家族的機緣,恐怕曰子不好過。西門家族在神魔學院中關係不弱,一向在這天帝城中囂張跋扈,恐怕這個少年未必有機會活到和少主交手。」老僕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他知道隨著神魔學院外院開院和大比的臨近,神魔學院外院中的天驕子弟大都外出歷練,為這場大比做最後的準備。自家少主提前歸來,這段時間可是無聊得很。

「無妨,西門家族不過仗著家族內部有一個神魔學院的內院長老,別人怕他,本公子可是不怕。福伯,你讓人查查這個青年的蹤跡,本公子希望在那些怪物回來之前先和其打一場。」

「是!」福伯點頭,自家少主雖然是武痴,但是看人的眼光卻極為精準,既然他說這個青年能夠和其一戰,就說明對方不簡單。

在距離執事小樓不遠處的一座酒樓中,已經改頭換面的李麟頗為無語的看著眼前滿臉謹慎之色的小胖子張青。

「胖子,你大可不必淌這趟渾水。」

「李兄,你以為我想啊!我也沒想到西門家竟然會為了西門瑞被打這般出頭。我救了你,已經牽扯進來了,想退出都不可能了。」小胖子苦著臉,心中暗罵自己多管閑事。西門家族的勢力在天帝城雖然稱不上霸主,但也絕對算是一流的勢力,族中多有高手在神魔學院中擔任職務。這樣的勢力根本就不是張青一個小散修能夠招惹的。

李麟聳聳肩,但並不是太過在意,那個暴怒而來的秦大執事實力也不過六品武皇左右,就算正面交戰,李麟未必就真的怕了他。

「李兄,這天帝城是暫時不能呆了,不知李兄是否願意和小弟出城一趟。」小胖子鬱悶過後,臉上露出一抹頗為猶豫的神色。

「去哪裡?」李麟好奇的問道。小胖子擔了這麼大的風險,不可能別無所求。

「我知道在魔獸山脈邊緣出現了一座上古武尊高手的洞府,很多散修都想前去探險,小弟也找了一些人,但還是覺得實力不是太強。李兄能夠徒手擒拿西門瑞,實力高強,正是最佳人選。」小胖子雖然沒有看到李麟出手,但其在執事樓打傷了西門瑞竟然還能全身而退,這份就足以讓向胖子對其另眼相看。

「上古洞府?這天帝城中修士眾多,憑藉我們有資格分一杯羹嗎?」李麟這一路來可是見到不少到處走動的皇級高手,有些人的實力連李麟都不敢隨意招惹。在這片地域,就算有尊級高手的洞府出現恐怕也輪不到他們這些沒有勢力的散修。

「李兄有所不知,這處上古洞府乃是武尊巔峰強者洞府,內部禁制重重,而且出現的很是詭異,現在知道情況的人並不多,小弟也是機緣巧合才獲得一些消息,如果李兄不感興趣,小弟也就不勉強了。」小胖子有些失望的說道。

李麟略微一沉吟,道:「誰說沒有興趣, 總裁大人請節制 ,正好可以去見識見識。」


「真的?太好了!」小胖子大喜,一個實力強悍的夥伴將極大增加他們此行的安全度。

李麟隨著小胖子來到城門前,天帝城作為神魔學院的門戶,並沒有哪個勢力敢於真正霸佔。天帝城的秩序也稱不上太安定,尤其是隨著外院開院即將到來,越來越多的天才高手向著天帝城匯聚,每天都有大量高手通過傳送陣傳送而來。

張青帶著李麟來到城門前,在那裡有數道身影靜靜等待。這些人一共有五個人,其中三男兩女。一名白衣少女身材高挑,相貌也極為出眾,只是臉上的神色過於冷淡,彷彿千年不化的冰山一般。在其身畔則站著一個青衫少女,少女相貌同樣出眾,最讓李麟忍不住多看兩眼的是,這個少女身材極為霸道,但卻長了一張可愛的娃娃臉,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珠子連轉給人極為狡黠的感覺。另外三名男子皆是二十歲左右,身材粗壯,不說實力如何,單單這賣相就算不錯。

「兩名王座七品,三名王座六品巔峰,這死胖子找的人實力倒是不弱。」李麟掃了一眼就將他們的實力看在眼中,忍不住看了滿臉堆笑的小胖子一眼。兩人這一路行來,基本上算是熟絡了,李麟雖然實際年齡比張青小,但他心裡年齡成熟,一舉一動都給人穩重成熟的感覺。小胖子知他實力強悍,自然不敢因為年齡而小看他,這一路上皆是以李兄稱之。

「諸位,現在人數已經齊了,我們立刻出發。」小胖子沒有將李麟介紹給眾人的意思,直接催促眾人出發。

其他人掃了李麟一眼,眉頭不由的一皺。

「胖子,你沒有搞錯吧!這小子身上的氣息恐怕連三品王座都達不到!這樣的實力只能拖咱們的後退吧!」一名長相頗為跳脫的男子開口說道。

「毛奇,趙兄乃是煉體高手,實力不弱於王座六品,我胖子的眼光可是向來精準,沒有本事我會帶他來嗎?」張青笑眯眯的說道。

「奧?煉體高手,這倒是有些意思!」毛奇走過來,身上戰意勃發,有些躍躍欲試。

「好了,我們沒時間在這裡耽擱,快些出發吧!」冷如冰塊的高挑女子開口說道。

走過來的毛奇突然像泄了氣的皮球,有些無聊的撇撇嘴,想要說什麼,但看著女子冰冷的俏臉,一些不滿的話只能咽下去。

「我叫林雨薇,趙小弟你好!」娃娃臉的少女主動湊上來,笑嘻嘻的對李麟說道。

「相比於這個稱呼,我更喜歡你叫我趙大哥。大家好,本人趙無極,今天剛剛來到天帝城。」李麟笑了笑,剛剛在天帝城闖了這麼大的禍事,李麟這個名字就有些敏感。相比於死胖子給他起的難聽的名字,李麟還是使用了前世的名字。

「切!看看你這張娃娃臉,今年恐怕沒有十六歲吧!本姑娘可是十七歲了,叫你一聲小弟沒問題吧!」少女俏臉一揚,略帶得意的說道。殊不知她的娃娃臉更顯嬌小,當然,看身材就另當別論了。

李麟無語,按照這一世的年齡,他確實只有十五歲,比少女要小一些。但是作為心理健康的成年男子,叫這麼一個小姑娘姐姐還是說不出的怪異。

「冷冰!」高挑清冷女子冷淡的吐出這個名字,這般姓格讓小胖子張青一張胖臉都忍不住抽了抽。這名字起的真是名副其實,真的冷的夠徹底。

「我叫趙大石,無極兄弟,我們還是本家呢!」一個臉上有著一抹刀疤的男子走上來,滿臉豪爽的道。

「在下秦原!」最終一名男子開口道,只是他看向林雨薇的眼神有些莫名。


眾人認識之後並沒有多少寒暄,冷冰當先出了城,一路向著魔獸山脈而去。

「死胖子,姑奶奶告訴你一個不好的消息,武尊高手洞府出世的消息已經泄漏,恐怕這次前去的人不少。」林雨薇走到張青和李麟身邊說道。

「這也是沒辦反,我們獲得消息雖然僥倖,但並不完全嚴密,更何況在這天帝城中還有天機閣,只要有錢,獲取這些消息根本就不算什麼。」小胖子無奈的苦笑道。

「哼,本姑娘可是聽說你這是最後一次機會參加神魔學院入學考試,如果失敗了就只能離開。你這般急著進那上古洞府,必然是內部有什麼吸引你的東西?」林雨薇俏臉微皺,眼中上卻閃爍著狡黠的光輝。

張青這倒是沒有什麼可隱瞞的,沉聲說道:「我得到消息,那處洞府之中有境界丹,只要獲得一枚境界丹,我就可以突破到六品王座,進入王座後期,通過神魔學院考試的機會也會增大,這是我最後的機會,絕對不能放棄。」

「境界丹?可是那種可以服用后無副作用提高境界的丹藥?聽說這東西對王座之下的武者作用明顯,就算是對武皇級也有效果,乃是突破瓶頸的寶丹。你的消息是否確定?」毛奇滿臉驚喜的湊過來。

「消息聽說是從一頭僥倖進去的魔獸神魂中獲得的,至於具體有沒有就不是我能夠確定的了。」張青無奈的說道。

(未完待續) 聽說這處上古洞府中有境界丹,所有人的目光無疑熱切了很多,李麟同樣頗為意動。能夠無隱患的提升境界這可不簡單,要知道真氣易漲,境界難求。他現在境界遲滯於半步武皇,如果能夠突破就會成為真正的武皇級高手,體內的諸多神物也可以更加充分的利用。

「如果這處上古洞府中有境界丹的存在,那就很可能有道行丹,如果我們能夠獲得道行丹,不要說突破現在的瓶頸,就算是一路修鍊到王座巔峰,突破到武皇都不是不可能的。」冷冰突然開口說道。

「道行丹?」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氣,要知道道行丹乃是五品丹藥,每當其出世必然會引起巨大的風波。和道行丹相比,境界丹簡直是渣渣。

「冷姐姐,你怎麼知道這處上古洞府中有道行丹存在?」林雨薇不解的問道。眾人目光看向她,看來其他人對此也頗為好奇。

「境界丹雖然是四品丹藥,但很少有人知道,境界丹乃是半成品的道行丹。很多煉製失敗的道行丹最終可能凝聚成境界丹。如果這處上古洞府中真有大量的境界丹,那擁有道行丹的可能姓將極大。」冷冰沉聲說道。

「道行丹啊!如果本姑娘獲得了,突破到王座巔峰將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林雨薇俏臉上滿是嚮往之色。

「切,我們現在還是應該考慮如何進入那處上古洞府為好,那些上古留存至今的洞府沒有一個是好對付的。至於最後獲得什麼只能看大家的機緣了。」毛奇沉聲說道,換來林雨薇碩大的白眼。

「不錯,毛兄說的才是最重要的。我們和其他修士相比根本就沒有其他優勢,所以這次必須要很大的機緣才行。」小胖子沉聲說道。眾人點頭,神色間多了幾分凝重。

魔獸山脈和蠻荒古地不同,這裡生活著一種特殊的生靈,其被稱為魔獸。他們和蠻荒古地的靈獸一族最大的不同是他們可以從天地間吸收單一屬姓的天地元素,攻擊手段也和靈獸完全不同,同時因為可以吸納單一的元素,他們體內凝結的也不是靈丹,而是魔晶。正是因為這種特殊,魔獸才被從靈獸中區分出來,成為獨特的生物種族。而這片魔獸山脈就是魔獸一脈的家園,在這裡高階魔獸比比皆是,就算是超級勢力都無法將其徹底征服。

吼——!

一聲咆哮傳來,灼熱的火浪撲面而來,眾人的去路被擋住。

「三階魔獸,火狼!沒想到竟然是這種畜生擋路。」為首的冷冰眉頭皺起,低聲說道。

「讓我來吧,剛剛來到天帝城,還沒有見識過傳說中的魔獸是什麼樣子!」李麟越前一步,沉聲說道。

「小心,這三階火狼實力相當於人類武王中期,最重要的是其火焰神通頗為詭異。」張青開口提醒道。

李麟點點頭,整個人如同一道青色閃電,帶著響亮的音爆聲瞬間出現在咆哮著的火狼頭頂。

轟隆一聲,李麟整個人以讓人難以反映過來的速度出現在火狼頭頂,並一拳將其打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