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天,我覺得要不然今天這件事還是算了吧,我……我挨了一巴掌就挨了一巴掌吧……」陸一鳴看著陳天的位置,結結巴巴的說道。

「你打我,你快點過來打我,求你了……」

陳天還沒有說話,蕭成卻先搶著沖陸一鳴喊了一聲。

蕭成知道,現在自己只有把這一巴掌還回去,陳天才能夠放過自己,所以他恨不得陸一鳴馬上就給自己一巴掌。

陸一鳴在聽到蕭成的這句話以後再次愣在了原地,眼神之中布滿了不解,因為他實在是想不明白此時的蕭成為何就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竟然主動要求自己過去打他。

「我求你了,你快點打我吧,我求你了,我肯定不會怪你的,求你了……」

蕭成快步跑到了陸一鳴的身邊,瞪著眼珠子沖著陸一鳴喊道。

「蕭公子,您……您到底是怎麼了啊?」陸一鳴看著自己面前的蕭成,語氣異常不解的問道。

「我怎麼也沒有怎麼,你快點打我行不行?我不僅不怪你,我反而還會給你錢,無論是多少錢都可以,只要你打我,我求你了……」蕭成瘋了一樣沖著陸一鳴喊道。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的,快點動手!」蕭成瞪著眼珠子喊了一聲,此時此刻他滿腦子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快點離開這裡,他這輩子都不想看見陳天的那張臉!

任北檸程橙魏子晶三人呆愣楞的看著蕭成的位置,臉上的表情異常不解,因為她們三個人感覺此時所看見的一切實在是太不真實了,這一切就好像是在做夢一樣。

而在場的那些觀眾甚至都懷疑自己是喝酒喝多了,出現了幻覺。

雖然蕭家的家主被陳天打敗了,但是目前來說蕭家已經能夠算得上是南陽鎮最為出名的大家族了,蕭成怎麼會如此懼怕一個普通人呢?而且此時竟然還求著被人去打他,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蕭成是不是那天被陳公子給打傻了啊?」

「我覺有可能,肯定是被陳公子給打傻了,要不然絕對不可能這個樣子的!」

「哎,這也太可惜了吧,本來挺好的一個人,竟然就這麼傻了……」

眾人看著蕭成的位置忍不住開始笑聲的議論了起來。

「蕭公子,您這是幹什麼啊?」

趙洋有些看不下去了,連忙伸手拽了蕭成一把。

「你給老子我滾開!」

蕭成直接推開趙洋,然後拽著拽著陸一鳴表情十分激動的喊道:「陸一鳴,你還愣在這裡幹什麼啊?你快點動手打我啊,你快點動手啊?」

「蕭公子,您……您這是幹什麼啊?我真的沒有辦法下手……」陸一鳴皺著眉頭輕聲問道。

「你能不能被廢話了,我現在讓你打我,你就快點動手!」蕭成瞬間暴怒,紅著眼睛嘶吼道。

「……蕭公子,您能不能別逼我啊,我真的不敢動手……」陸一鳴語氣異常崩潰的喊道。

「你確定不動手是不是?你要是不動手的話,信不信我明天就殺了你全家?我蕭成從來都不跟人開玩笑!」蕭成此時已經徹底瘋了,紅著眼睛嘶吼道。

「那……那我打了啊?」

陸一鳴咬著牙低聲問道。

「快點動手!」蕭成情緒十分激動的喊道。

陸一鳴看著蕭成的位置猶豫了兩秒鐘,然後想都不想反手便是一耳光直接奔著蕭成的臉上閃過了過去。

蕭成在硬生生挨了這一巴掌之後,表情癲狂的看向了陳天的位置,然後結結巴巴的沖著陳天問道:「可……可以了嗎?」

「繼續!」

陳天面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繼續,快點……」

蕭成扭頭看著陸一鳴喊道。

在場的眾人呆愣楞的看著蕭成的位置,臉上的表情異常不解,因為誰都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當然了,此時最為震驚也許還是魏子晶本人了。

魏子晶一雙美眸凝視著陳天的位置,心中疑惑道:「這個小天到底是什麼人?難不成小天真的就是傳說中的陳公子?」

「小天,你不能讓陸一鳴繼續打下去了,萬一蕭成以後要是真的去報復陸家的話,那事情就麻煩了!」程橙此時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輕聲沖著陳天喊道。

「沒關係,就算給蕭成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報復陸家!」

陳天語氣十分平淡的回了一句。

程橙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因為她能夠感覺到此時的陳天跟她認識的那個小天彷彿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那種冷漠的感覺讓她覺得非常陌生。

陸一鳴看著自己面前的蕭成,沉默了兩秒鐘之後,舉起自己的右手再次奔著蕭成的臉上扇去。

「啪!」

「啪!」

一陣陣響亮的耳光聲在酒吧裡面響起,而蕭成就好像是傻掉了一樣,呆愣楞的站在原地任憑陸一鳴的手掌抽過來,即便是被打的滿臉鮮血,但是依舊絲毫沒有躲避的意思。

所有人都不曾見過蕭成竟然也會有如此模樣的時候。

只有蕭成一個人心裏面清楚陳天是多麼恐怖的存在,上次蕭飛虎跟陳天交手,陳天最後僅僅就是廢了蕭黃跟蕭飛虎一隻手臂而已,對於他們武者來說其實這也算不上是什麼重傷,修養一段時間便可以恢復。

但是那僅僅只不過是陳天的一個警告而已,如果蕭家人繼續挑釁陳天的話,下場可能就不是斷手臂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蕭成現在所做的一切無非就是希望自己能夠活著離開這裡而已,馬上連命都要沒有了,蕭成怎麼可能有心思在乎面子呢?

趙洋呆愣楞的站在原地,臉上的表情異常崩潰,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如果他早知道會是這樣一個結果的話,他說什麼也不會給蕭成打電話了。

「小天,差不多應該可以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趙洋終於停下了自己受傷的動作,然後面無表情的沖著陳天的位置喊了一聲。

陳天聽到這話以後眯著眼睛看向了蕭成的位置,蕭成站在原地瑟瑟發抖。

「好了,你滾吧!」

陳天輕聲說道。

蕭成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如釋重負,連忙轉身奔著酒吧外面跑去。

陸一鳴愣了一下,伸手拽了蕭成一把,然後低聲沖著蕭成說道:「蕭公子,今天真的不是我想要打你的,您要是心裏面有什麼怨氣,你隨時找個時間,我都可以讓您打回去……」

「你放心吧,我知道今天這件事不怪我,我也不會追究你的責任!」

蕭成低聲回了一句,然後直接甩開陸一鳴的手,轉身奔著酒吧外面跑去,此時的蕭成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快點離開這個地方。

而趙洋在看見蕭成跑出酒吧以後,猶豫了一下,隨即也連忙轉身奔著酒吧外面走去。

一眨眼的功夫,蕭成等人全部離開了酒吧,而酒吧裡面的那些客人則瞪著眼珠子看著陳天的位置,臉上的表情異常震驚,他們想不明白剛才發生的這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誰都想不明白為何一個在普通人眼中都沒有辦法接受的事情,蕭成卻能夠接受,而且還沒有任何怨言便離開了酒吧!

魏子晶嬌軀微微發顫,美眸凝視著陳天,心中除了震驚之外便是疑惑。

「小天,你到底是是不是陳公子?如果你不是的話,那麼又應該如何解釋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呢?整個江南省除了那位傳說中的陳公子,誰能將蕭成嚇成這個樣子?」

魏子晶看著陳天輕聲疑惑道。

「程橙姐,小天到底是什麼人啊?蕭成為什麼會那怕他?」任北檸從震驚之中反應了過來,忍不住輕聲沖著魏子晶問道。

「我怎麼知道小天是什麼人!」

程橙語氣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繼續說道:「怪不得之前小天那麼自信,就算是知道蕭成要過來了他也不害怕,原來他是真的有底氣啊!」

任北檸忍不住用自己的美眸打量了一下陳天的位置,此時她發現自己似乎越來越看不清這個表面十分普通的少年了! 陸麓一邊臉上毫不掩飾對凌越的嫌棄,心中卻是萬分的彆扭。

不知為何,聽到這個女人言語間對凌越的熟稔,隱隱透露出來兩人可能的關係,他就心中一陣不舒服……昨晚還未完全降下去的煩躁再次在心頭湧現。

而凌越只讀懂了自家老大對自己的嫌棄,頓時欲哭無淚:「老大,你要相信我的人品啊!昨天我一直跟你在一起啊!我們一整天都在遊戲里啊!」

陸麓一想,確實是這麼一回事。遊戲……他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那張臉,看著熟悉,覺得在哪裡見過……

他猛地扭頭看向風玫的臉。

凌越看著以為自家老大是不信自己,又哭喪著一張臉看著風玫:「美女,我沒得罪你吧?我今天確實第一次見你啊,不然你這樣的大美女,我若是認識,早就……」死皮賴臉追回家了。

可是後面的話還沒出口,就被他家老大給打斷了。

「小徒兒,又調皮了。」竟然沒認出來這是他新鮮出爐的兇殘小徒弟,真是失誤。

心中的煩躁頓時煙消雲散,陸麓身體微微后靠,唇角噙著一抹笑意,目光落在風玫臉上,帶著獵人發現獵物的興味。

風玫翻了個白眼,終於認出來了!她的臉長的就這麼沒辨識度嗎?他們明顯在遊戲中用的都是自己的初始顏值,並沒有進行調動,所以她一眼認出他們誰是誰,可是……她也沒調啊!

不過已經認出來了她也不拐彎抹角了:「我要見南羽。」

陸麓笑的好看極了:「南羽是誰?為師幫你找去。」

凌越聽到陸麓的話也終於反應過來眼前的美女是遊戲中他新晉的女神,激動的滿面通紅:「老大,是南姐啊!」乾坤聽書網

陸麓:「……」

他當然知道,就算不知道南羽的名字,剛剛那個南南的反應他也知道自己小徒兒就是南南的朋友啊!

他是故意問的好不好!雖然不知道她是怎麼就知道南羽在他們車上還徑直走了過來,但是司徒墨明顯不想讓兩人見面的,作為兄弟……

突然想到自己這個小徒弟是怎麼被司徒墨算計來的了,心念一轉,陸麓覺得——

兄弟嘛,就是拿來坑的。

所以陸麓毫不猶豫地跟著凌越將司徒墨出賣了。

結果就是,司徒墨站在車外面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撲到另一個女人懷中哭泣訴說委屈,氣的臉色鐵青。

陸麓還嫌不夠地拍了拍司徒墨的肩膀:「氣嗎?氣就對了,多氣氣,有益身心健康。」

司徒墨一巴掌拍下他的手,目光始終沒有從南羽身上移開。他坑給陸麓一個徒弟,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徒弟竟然會是簡言之!

他帶南羽回來,最不想讓南羽見到的人,顧北安居首,簡言之就是第二。

他坑人沒坑到,結果把自己給坑了,媳婦都撲到別人的懷裡了……

氣著氣著,看著自己媳婦完全忘了自己的模樣,司徒墨頓時有些委屈了。

這邊風玫僵著身體任由南羽撲在自己懷中,強忍著將人掀出去的衝動聽著她哭著訴說,終於弄清楚發生了什麼—— 當初陳天在武者交易市場的便是給了蕭成一個滾字,但是那個時候蕭成並不知道陳天的實力到底有多麼恐怖,直接為蕭家到來了一場大災難,所以此時蕭成在聽到陳天的那個滾字之後如釋重負,根本不敢有任何猶豫,連忙逃離酒吧。

而趙洋等人雖然心中有非常多的不解,但是他們也知道既然蕭成都不敢得罪這個陳天,那他們自然也沒有膽子留下來,所以也跟著蕭成一塊離開了酒吧。

離開酒吧之後,蕭成伸手擦了擦自己臉上的冷汗,然後扭頭目光冰冷的看向了趙洋的位置。

「蕭……蕭公子,今天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趙洋發現蕭成的目光有些不對勁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結結巴巴的沖著蕭成問道。

「怎麼回事?」

蕭成聽到這話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沖著趙洋勾了勾手指頭,面無表情的說道:「來,你過來……」

「咕嚕……」

趙洋看著蕭成狠狠的咽了口吐沫,低聲說道:「蕭公子,您……您這是什麼意思啊?」

「我讓你過來你沒有聽見是不是?」

蕭成目光冰冷的沖著趙洋喊道。

趙洋雖然心中已經有了不妙的預感,但是猶豫了兩秒鐘之後還是邁著步子走到了蕭成的面前,然後結結巴巴的沖著蕭成問道:「蕭公子,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剛才那小子是什麼人啊?」

「嘭!」

蕭成一伸手直接握住了趙洋的脖子,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現在竟然還好意思問我今天這是怎麼一回事?」

「咳咳咳……」

趙洋連續咳嗦了兩聲,然後瞪著眼珠子說道:「蕭公子,您這是要幹什麼啊?那個人到底是誰啊?」

「你想知道那個人是誰是不是?」

蕭成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喊道:「好啊,我現在就告訴你那個人是誰!那個人是陳天,打敗我父親的陳天,你現在明白了嗎?」

趙洋在聽到蕭成的這句話以後直接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

「你說你惹什麼人不好,非得惹這個陳天,現在好了,你讓我蕭成在南陽鎮丟盡了人!」蕭成低聲吼道。

趙洋目光獃滯的看著自己面前的蕭成,他萬萬沒有想到原來今天他看見的那個人竟然就是傳說中打敗了蕭飛虎的陳天陳公子,趙洋此時此刻根本就不知道應該用什麼言語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如果趙洋早點知道是陳天,那就算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得罪陳天啊!

「現在你明白了是不是?」蕭成目光冰冷的沖著自己面前的趙洋問道。

「明白了,蕭公子,我明白了,我以後再也不敢得罪這個人了!」趙洋連忙點了點頭。

「以後?」

蕭成聽到這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你覺得你還有以後嗎?」

「蕭,蕭公子,您……您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趙洋看著自己面前的蕭成結結巴巴的問道。

「我的意思非常簡單,那就是你沒有以後了!」

蕭成語氣異常冰冷的回了一句,然後右手輕輕發力。

「嘎嘣!」

一聲脆響。

蕭成直接擰斷了趙洋的脖子,趙洋的身體在抽搐了兩下之後,徹底失去了氣息。

而趙洋身邊的那些人瞪著眼珠子看著蕭成,臉上的表情異常恐懼。

「把這個人的屍體給我處理掉!」蕭成面無表情的沖著自己身邊的人喊道。

「是,蕭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