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困陣,可是萬一天尊大人破不開大陣怎麼辦?」

「為了離開這裡,我們一路追殺金清石,而且現在神識也受到了重創,如果進入困陣,恐怕會有危險啊!」

呼延震廷一開口,其他人緊跟著問道。

「嗯!我知道大家顧慮什麼!這是我唯一的女兒姬如雪!我讓她陪你們一起去!這回你們放心了嗎?」姬鵬說完一道強大的威壓向著眾人輾壓過去!

所有人感覺到身體一沉,緊接著從身體里發出一陣陣如炒豆子一般的脆響!

「咔咔……」

「啊!…..」修為低的人立即發出了一聲聲慘叫!

「天尊大人!請手下留情!我願意下去!」呼延震廷驚恐的大叫著道。

「我們也願意!」

…………………..

四十三人和靈靈向著深坑跳了下去!

一道道人影一邊揮舞著手中的兵器,一邊像無頭蒼蠅一樣在九曲黃河陣中四處狂奔著。

靈靈被十七個半步化神的高手緊緊圍在中間,慢慢的向前搜索著。

狂風呼嘯!

電閃雷鳴!

烈焰滾滾!

鬼哭狼嚎!

一個個異像出現在了這些人的眼前! 在金色平原的上空,姬鵬揮起黑龍刀向著一道峽谷狠狠的劈了下去!

十幾米長的黑色刀芒,剛剛劈在谷口,一道金耀眼突然迎著黑芒沖了過去!

「轟…..」一聲巨響!

整個金色平原輕微顫抖了一下后,又快速平穩下來,而黑龍刀的黑色刀芒,四處飛濺著!

「唉!雖然我的神識已經恢復到化神期,可是修為還是差了許多!如果要破這個九曲黃河陣,恐怕要突破到化神期才行!」姬鵬說完,身體一閃,一道黑光向著萬獸西方天葬谷方向飛去。

一條條一眼望不到邊的峽谷百態雜陳!有的寬展、有的狹隘、有的如蜂窩、有的如蟻穴、有的尖聳如寶塔,有的堆積如磚石、有的如孤峰孑立、有的如洞穴,天成回百轉通幽曲徑,兩崖壁立千仞,夾持一線天。

金色的岩石在陽光照射下,反射著耀眼的光芒,濃濃的雲霧,布滿了一條條峽谷,一陣陣流水的轟鳴聲在峽谷里回蕩著。

一月後,進入峽谷修為較低的人,在變幻莫測的幻境下,精神已經徹底崩潰,雙眼血紅,揮舞著法寶向著四周瘋狂攻擊著!

「啊…..」慘叫聲開始連續不斷的響了起來!

此時,在峽谷里的一塊巨石上,靈靈焦急的向著四周搜尋著,而呼延震廷和十六個半步化神期的高手,依然將她緊緊圍在中間,面色凝重。

「一個月了!天尊大人至今還沒有破開這個陣法!如果再這樣下去,恐怕我們都會死在這裡!」呼延震廷聽著遠處傳來的慘叫聲,他黑著臉,冷冷的說道。

「別再提什麼天尊大人了!如果不是他,我們怎麼會落到如此地步?」楊鴻劍咬牙切齒的說道。

「大家先別急!既然天尊大人讓他的女兒跟我們在一起,我相信他是不會不管我們的!現在最要緊的事情,是用什麼方法讓更多的人活下來!」郭天力兩兄弟都是大限將至之人,而姬鵬是他們唯一救命的稻草,所以兩兄弟可不敢得罪姬鵬。

「救他們?現在還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堅持到最後呢!而且那個金清石還沒有死,我們還是留點精力來對付他吧!」一個散修冷笑著道。

「是啊!金清石能在化血陣和神器自爆中活下來,已經證明了他的可怕!我們必須保存自己的實力!」一個散修緊跟著說道。

在這十七個人在當中,有五個是散修,他們全部提出了反對,而散修聯盟、崑崙派、熊王堡、無極門、魁星堡

天涯閣的所有精英都在這裡,如果全部死在這裡,那跟滅門也就沒有什麼區別了。

「哼!道不同不相為謀!我的人我去保護!」楊鴻劍冷冷的說完,飛身跳下了巨石。

「唉!我們也走吧!」郭天力苦笑著說完,拉著弟弟飛身跳下了巨石。

「把姬大小姐帶上!我們走!」呼延震廷黑著臉,看了一眼靈靈,然後向著身邊的副盟主杜辰逸和林文昊命令道。

轉眼間,巨石上只剩下了五位散修。

就在呼延震廷他們在峽谷里,四處尋找手下的時候,一道金光從神龍霸王槍自爆的深坑裡飛了出來!

在深坑底下,一道裂縫出現在了兩米多高的金蠶上!

「咔嚓!咔嚓…….」隨著第一道裂縫的出現,緊接著第二道、第三道……..

「轟……」

突然轟的一聲巨響,金蠶炸開了!一個全身赤裸,金光閃閃的金人,出現在了金蠶爆炸的地方!

四處飛濺的金色蠶殼瞬間化成一道道金光,融進到了金人的身體里。

當所有金光融進金人身體里之後,金人的皮膚開始一點一點變成了黃色。

一個小時之後,一個眉清目秀的年輕人慢慢的睜開了眼睛,一道道金光在年輕人的眼眸中閃動著,放射著耀眼的光芒!

「哦?我又復活了?」年輕人看著自己光溜溜的身體,吃驚的說道。

「靠!你的運氣真是太逆天了!我決定了!從此以後就跟著你混了!你就是我龍天霸的老大!」突然一道激動的聲音在年輕人的腦海里響了起來。

「霸哥?你..你..你還活著啊?我..我..我還以為你…」金清石激動的問道。

「呵呵!現在我跟老大是共生體!只要老大不死,那我就不會死!」龍天霸開心的笑著道。

「霸哥!誰是你老大啊?」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靠!當然是你啊!老大!你知道不知道,這次你死而復生得到了什麼好處?」龍天霸激動的說道。

「你喝多了吧?現在我全身赤裸裸,連毛都沒有一根!你還說我得到了好處?」全身沒有一根毛髮,光頭、光眉、光弟弟的金清石鬱悶的回答道。

「老大!我對你真是無語了!你復活后,沒有檢查一下自己的身體和修為嗎?」龍天霸苦笑著道。

金清石復活后,一直在想著自己在化血陣中最後的片斷,好像最後隱隱約約聽到小霸王的聲音了,當聽到龍天霸這麼說,他馬上用神識開始檢查著自己的身體。

「我…我..我靠!我的小蛇化成龍了!我..我..是不是到了龍嬰巔峰啊?」原本乳白色,只長出五官的小蛇,現在已經長出了龍角、龍鬚、龍牙、龍爪,而且全身閃著微弱的金色光芒!

「沒錯!老大又得到了一滴祖龍精血!雖然還沒有完全煉化,可是你現在就是不用變身,也能打爆那些半步化神的垃圾!」龍天霸激動的說道。

「什麼啊?我又得到了一滴祖龍精血?你給我的嗎?」金清石吃驚的問道。

「我那有這個本事啊!是神龍霸王槍自爆以後,留下來一滴祖龍精血,至於祖龍精血怎麼會在神龍霸王槍里,那我可就不知道了!」龍天霸羨慕、嫉妒、恨再加鬱悶的回答道。

「啊?小霸王自爆了?」金清石說完,突然發現他在霸王槍的里精神印記徹底的消失了!

「唉!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神器在沒有主人的命令的情況下自爆!這個器靈夠狠、夠絕、夠情義!我龍天霸服了!」 「小霸王!大哥欠你一條命!」金清石痛苦的說完,向著天空怒吼著!

「血債血償!殺!殺!殺!……..」

一道道凝如實質的殺氣,沖向了天空!籠罩在洞口上方的雲霧,彷彿也異常懼怕這一道道殺氣,瞬間消失一空!

萬丈光芒照射在了金清石的身體上!突然,一道金光鑽進了金清石的身體裡面,緊接著兩道人影出現在了金清石的面前。

「哥哥!你這是怎麼了?」晶晶和美智子從神龍令里一出來,就看到全身赤裸,寸毛不生的金清石,兩個人立即撲到金清石的懷裡,緊張的問道。

「唉!說來話長啊!這一次又差一點再也見不到你們了!大家都還好嗎?」金清石苦笑著道。

「大家都還好,師父和小虎閉關還沒有出來,在大量的靈石和內丹的幫助下,金家軍有不少人的修為都突破了,現在就等著渡天劫了!」美智子連忙回答道。

「哥哥!是誰傷的你?」晶晶美眸中閃著冰冷的寒光,緊緊握著粉拳,咬牙切齒的說道。

「是誰已經不重要!因為他們很快就會變成死人!」金清石冷冷的回答道。

「哥哥!你是不是又突破了?」晶晶看到金清石眼中閃著金色的光芒,她連忙問道。

「嗯!哥哥已經突破到了龍嬰巔峰!半步化神已經威脅不到哥哥了!」金清石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啊?哥哥又突破啦?那我不是又可以突破了嗎?」美智子知道金清石的修為越強,在雙修的時候,對她的幫助也就越大,既然金清石突破了,只要多雙修幾次,自己很快就會突破到元嬰後期!

「呵呵!小丫頭!你是不是想打哥哥的壞主意啊?」金清石一邊開心的笑著,一邊將大手順著美智子的小蠻腰向下移動著!

「嗯…….」當金清石的大手按在美智子渾圓高翹的美臀上,美智子立即發出了一生呻吟,同時將粉嫩的小手向著金清石的下身抓去。

「啊….怎..怎..怎麼又大了好多啊!」當美智子抓住金清石的下身,頓時大吃一驚!

「喜歡嗎?」金清石一邊大力揉捏著美智子的美臀,一邊得意的問道。

「喜..喜..喜歡!可是..可是我有點害怕!」美智子弱弱的回答道。

「喂!我可不是透明的!你們倆能顧忌一下我的感受嗎?」晶晶看到兩個人馬上就要開始肉搏,她氣呼呼的說道。

「呵呵….哥哥現在實力大增!應該能破門而入了!」金清石笑著說完,大手一揮,一張大床出現在了他的身前,緊接著將撅著性感小嘴晶晶按在了大床上。

「刺啦」一聲!晶晶身上所有的衣服,頓時變成了碎片!白如凝脂的肌膚透著一絲絲粉色的光芒,紅彤彤的小臉如同蓋了一層大紅布!

兩個激烈的熱吻著!兩隻大手在玉體上撫摸、揉捏著!一滴滴水珠滴落在了大床上!

「嘿嘿….我可要提槍上馬嘍!丫頭!你準備好了嗎?」金清石色迷迷的問道。

嗯…..

腰部一沉,長槍直入!

「嗯……..?」就在長槍進入晶晶身體的一瞬間,金清石眉頭一皺!自己的身體在吸收了第二滴祖龍精血之後,身體的強度和任性增強了近百倍,本來以為會輕輕鬆鬆的破門而入,可是當長槍剛剛刺到門上的一瞬間,那道怪異而又極強力量向著長槍狠狠的撞了過去!

「砰……..」的一聲悶響!

一陣鑽心的劇痛,再一次從下身湧上心頭!

「草! 浮生劫愛 這特么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那層膜難道是用極品靈器做的嗎?」金清石連忙收回長槍,然後瞪著眼睛,氣呼呼的大吼著道。

「哥哥!你..你..你又失敗了嗎?」正準備開門迎客的晶晶,完全感覺不到那道怪異能量,正誓死捍衛著家門,當她聽到金清石的聲音,連忙睜開因為害羞而緊閉的杏眼,聲音顫抖著問道。

「也不算是失敗!這次比上次又進步了一點點!我相信,用不多久,哥哥就可以長槍直入,直搗黃龍!」金清石心裡雖然鬱悶的發狂,可是他看著晶晶已經開始濕潤美眸,他連忙霸氣的說道。

「姐姐!妹妹知道你心裡在想什麼,既然大門走不了,那你可以用……..」美智子的身體早已經泛濫成災,可是她知道自己在這個時候,絕對不能主動勾引金清石,媚眼一轉,她馬上爬在晶晶的耳邊小聲的說道。

「這..這..這能行嗎?」晶晶那艷美絕俗的小臉上,再一次紅如蘋果,聲音顫抖著問道。

「怎麼不行啊?哥哥最喜歡這招了!」美智子輕聲的說道。

「那..那..那我試試吧!如果不行你可要來幫我!」晶晶羞澀的點了點頭道。

「嘿嘿…這個我喜歡!」以金清石修為,兩個人的悄悄話,如同在他耳邊說!

晶晶羞答答的下了床,然後櫻桃小嘴向著金清石吻了過去!

櫻桃小嘴從金清石的嘴上慢慢的向下移動著,炙熱的嘴唇瞬間點然了金清石的慾火!原本已經懸挂免戰牌的長槍,再一次憤然而起!

噹噹晶晶那炙熱的嘴唇…………

哦………….

三個小時過去了,美智子全身赤紅盤在大床上,金清石那如同潮水一般的精華,在她的身體里奔騰著!美智子的修為如火箭一樣,瘋狂的增長著!

而晶晶坐在金清石的懷裡,粉嫩的小臉上,寫滿了甜蜜!

「轟隆隆……..」突然大地開始震動起來!金色平原上的一道道峽谷,如同一條條巨蟒,擺動扭曲著駭人的長身。

「你們先回空間去!」金清石看著腳下正快速裂開的一道道深不見底的裂縫,他連忙向著晶晶和已經驚醒過來的美智子焦急的說道。

「嗯!我先回空間閉關!用不了多久,我就可突破到元嬰後期了!」美智子激動的說道。

「我不回去!我要跟哥哥在一起!」晶晶堅定的說道。

金清石知道晶晶是擔心自己的安全,不過以現在自己的修為,半步化神已經對自己夠不成威脅,可是看到晶晶那堅定的眼神,他知道自己就是反對也沒有用,只能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 「轟隆隆……..」大地的震動越來越劇烈!

一道道金光,從金色平原上的一道道深不見滴的峽谷中噴射而出!

「嗡嗡……….」

峽谷原本光滑如鏡、堅硬如鐵的金色岩石,裂開了一道道裂縫,密集而恐怖的嗡嗡聲從裂縫中傳了出來!

「怎..怎..怎.么回事?」這個時候山谷里的異像已經消失,衣衫襤褸的二百多人,驚恐的看著石壁上突然出現,快速裂開的一道道巨大的裂縫,

「啊……!快跑!這..這..這是玄蜂!」散修聯盟中的老鬼臉色突然驚恐的大叫一聲,緊接著身體一閃,瞬間消失在了大家的眼前!

「啊?玄蜂?大家快走!」呼延震廷聽到老鬼喊出玄蜂兩個字,身體立即衝天而起,同時焦急的大叫著。

「快走!……..」

一道道身影快速沖向了高空,踏著各種法寶,全沖向上衝去。

嗡嗡聲越來越大,密密麻麻,身長半米,嘴上長著近半尺長,閃著金光的長刺,腹大如盆的巨蜂從裂縫裡沖了出來了!

玄蜂不但身體堅硬如鐵,而且蜜針里含有劇毒,這種劇毒可以毒殺修鍊者的元嬰,只是玄蜂以前並沒有出現過,只是在秘境里的古籍中記載過它的恐怖。

數萬隻玄蜂化成金色雲團,向著空中沖了上去!

「啊……….」慘叫聲開始陸陸續續響了起來,修為較弱的一些人,被玄蜂追上后,瞬間消失在了金色的雲團中。

「臭小子!快跑!這是玄蜂!」這個時候,金清石和晶晶所在的深谷四周也出現了一條條裂縫,密密麻麻的玄蜂在轟鳴聲中從裂縫中沖了出來,金清石和晶晶吃驚看著突然出現的玄蜂,而龍天霸焦急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玄蜂?它很可怕嗎?」金清石拉著晶晶一邊急速向上飛起,一邊好奇的問道。

「不是可怕,而是非常可怕!它的毒液可以毒死元嬰!如果是黑色的玄蜂,就算是神王也會損落的它們的毒液之下!」龍天霸焦急的回答著。

「我靠!這麼恐怖?要不我們先躲進空間里避一避?」金清石拉著晶晶一邊全速向著谷頂狂奔,一邊吃驚的問道。

「萬一玄蜂把神龍令帶回老巢去,那我們就會被活活困死在裡面!所以不到萬不得已,最好不要冒這個險!」龍天霸苦認真的說道。

「奶奶的!難道就沒有辦法殺死它們嗎?」金清石聽到龍天霸這麼說,心裡頓時一陣后怕,萬一被困在神龍令里百八十年,就算是逃出來,在外界的親人恐怕早已不在人世間了。

「有!它們的神識比較弱,如果你突破到化神期,就可以用強大神識攻擊它們的神識!也可以用法寶將它們收了,如乾坤袋、山河圖等極品攻擊型道器以上的法寶!可是這兩樣你現在都沒有!」龍天霸苦笑著道。

「神龍令可是神器,它就不能收玄蜂嗎?」金清石好奇的問道。

「能啊!可是你能駕馭它嗎?」龍天霸冷笑著回答道。

「這……」金清石平時用神龍令收取的不是非常弱小的動物,就是失去反抗能力的人和靈獸,雖然現在修為大漲,可是他對收取這些最低都是一階靈獸的玄蜂是真的沒有什麼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