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瘦臉男一臉問號,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嘭、嘭、嘭……」,一具具完整的妖獸屍體被燕翎羽丟了出來。

不一會兒少女面前就出現了一大堆妖獸屍體。

六隻刀角鹿,兩匹雲紋斑馬,四頭黑睛野牛,三頭鐵皮蠻牛,三頭血牙野豬,以及兔子、野雞若干。

燕翎羽獵殺的妖獸其實比這些要多,只不過最後分了一點給宋恩芳。

「這麼多!怎麼可能,還都不是一個品種的。」瘦臉男和大漢滿臉的不可思議。

他倆猜想燕翎羽最多就是撿個鐵皮蠻牛的屍體,可沒想到燕翎羽竟然拿出了這麼多完整的妖獸屍體,而且還品種繁多。

驚嘆之餘,他們不得不佩服燕翎羽儲物戒的空間之大。

「這些都是你獵殺的?」少女略帶疑惑。

燕翎羽毫不謙虛地點零頭:「嗯,都是我今下午才殺的,保證新鮮。」

「哦。」少女眼珠子轉了轉,又道:「你一個人殺的,還是有人幫你?」

「我一個人殺的。」燕翎羽仔細想了想,他覺得自己這話沒毛病,宋恩芳幾乎沒出力,大部分時間都是在一旁划水打醬油。

「你確定?」少女再次問道,顯然她有些不太相信燕翎羽的話。

燕翎羽被少女幾番發問給弄的不耐煩了:「確定,很確定,都是我殺的,不信你看這些獵物傷口,全都是同一把劍造成的,劍就在我身上,要是你還不信我可以現場殺一個給你看看。」

「姐,他的不錯,這些妖獸身上的致命傷全都是同一把兵器造成的。」管家早就俯下身子檢查這些妖獸了,此時也插嘴道。

「嗯。」少女點頭,旋即又對燕翎羽道:「弟弟,願意跟姐姐長期合作嗎,以後你可以不用殺這麼多妖獸,每次狩獵帶一兩隻活的回來就行,我按十倍生肉的價格給你算錢。」

聽見少女這麼瘦臉男十分焦急,他在心裡狂喊著:我啊,找我啊,十倍價格啊,我不要十倍,給我五倍就行,我也能給你帶回來活物。

少女並沒有理會其他任何一人,在她看來,只有燕翎羽能達到她的要求,瘦臉男和大漢抓個死的都這麼費勁兒,抓活的肯定不校

至於那個帶著孩子婦女就更不行了,婦女修為比大漢和瘦臉男還低,再帶個孩子,那更掉鏈子了。

少女美眸注視著燕翎羽,期待著他的回答。

燕翎羽稍微思考了一下便否定了少女的提議,自己還要修鍊,每都很忙,這次做任務也是突然興起,哪有時間給她帶妖獸回來。

「不行,我還有事,沒法去獵殺妖獸,再了我師父也不會同意我這麼做的,這次是她讓我去殺妖獸練練手,我還要趕回去復命呢。」

燕翎羽怕少女再三要求,到時自己不好拒絕,於是就提前把「師父」給搬了出來。

他這樣的目的是提前告訴少女自己背後有人,你最好不要強行留我,否則我師父來了這事兒就鬧大了。

不得不燕翎羽的做法確實有效,在聽到燕翎羽拒絕合作時少女臉色便有些難看,不過當燕翎羽出自己有師父后,少女的神色又變了。

「你有師父?你師父什麼修為,厲害嗎。」少女問道。

燕翎羽想了想:「挺厲害的,什麼修為我不知道,她沒告訴我,不過碎虛境的人都不是她對手。」

「碎虛境的人都不是對手?沒看出來啊,你還有個這麼厲害的師父,你去殺妖獸也是你師父要求的嗎。」少女撇嘴道。

「嗯,我師父讓我去積累些實戰經驗,於是我就去獵殺妖獸了,出發之前剛好看到了你的任務,就順手接了。」燕翎羽道。

「這樣嗎,那就不能長期合作了,還真是遺憾啊。」少女有些失望。

「對不起,我也沒辦法,畢竟每還要修鍊,能出來的時間不多。」燕翎羽繼續編道。

「行吧,那我給你算下錢,齊叔,稱一下多少斤,整屍一起稱不用宰殺。」少女道。

「是,姐。」

管家躬身行了一禮,然後用靈力將地上的那些妖獸屍體全都包裹了起來,片刻之後又緩緩放了下去。

管家喚出光屏,對著上面點了一陣,然後道:「姐,整屍全按生肉的價格算,一共。」

「嗯,給他280萬吧,就當認識一下。」

在城市裡有一棟別墅,還有獨立的莊園,光這片地方少也得幾十上百億才能拿下,所以多給燕翎羽幾萬塊錢少女根本不在乎。

「好。」

管家得令之後拿出了一個的錢袋,然後往裡面放了兩枚青靈幣和八枚綠靈幣,接著把錢袋丟給了燕翎羽。

燕翎羽一把接住錢袋,放在手裡裝模作樣的掂拎,然後打開錢袋仔細數了起來。

這一幕看的瘦臉男和大漢跟吃了檸檬一樣,內心酸到了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地步,一下賺將近三百萬,這才是修士該有的賺錢速度,就他們那幾萬塊錢,連個上品的療嗓都不夠買。

修為高了,消耗的資源也多而且也貴,這就跟學生跟大學生一樣,學生一月生活費只需要一點就夠了,而大學生就要很多了。

燕翎羽這三百萬看著很多,其實也就那樣,幾百萬差不多可以買一兩顆品質不錯的丹藥,或者買個還能看的過眼的靈寶。

一下到手三百萬燕翎羽非常高興,這是他人生中賺的第一筆錢,很有意義。

280萬,好多錢啊,這要是在我老家,都能買一套大房子了,燕翎羽心想著。

他一邊數錢一邊盤算著待會兒要怎麼花,要不先給師姐買身衣服,老闆娘的話她應該比我有錢,我買的東西她可能看不上,師父的話送點什麼東西好呢,最好能讓她眼前一亮,薛兄那邊要不要送點什麼呢,畢竟他也給我喊了不少加油的。

燕翎羽光顧著幻想,卻忽略了一個重要事實,他只有凝脈境修為,連他都能賺這麼多錢,比他修為更高的冷青璇、凌霜怎麼可能會需要他送禮,就連薛濤都是聚神境修為,而且薛濤的情況是什麼都缺,但唯獨不缺錢。

其實燕翎羽並沒有得意忘形,冷青璇送他價值十幾億的豪華飛梭他可沒忘,他這麼做只是想盡自己的一番心意,他也知道師姐不缺這點錢,可缺不缺錢那是一回事兒,用自己掙的錢給師姐買份禮物那是另一回事兒。

「下一個。」

燕翎羽拿完錢后,在場的就只剩下那個帶孩子的婦女還沒結算任務了。

婦女臉色有些忐忑,因為燕翎羽珠玉在前,拿出了一大堆的完整妖獸屍體,而她不僅沒有完整的妖獸屍體,甚至連妖獸肉都只有一點。

此時婦女的心情跟剛才的燕翎羽一樣,她現在也想著哪怕便毅都行,只要有錢拿就好。

燕翎羽沒有看婦女,他繼續喜滋滋地數著錢的,就當他點好數準備離去的時候,突然一道略帶憤怒的聲音傳了過來。

「這是我們家種的鳳陽花,誰讓你摘了,你知道這花多貴嗎。」 「你剛剛問我難不難過,其實說不難過是假的,但是如果說很難過那也是假的。」

「我那年才四歲,又不像你似的那麼聰明,只是覺得爸爸媽媽怎麼就不見了,我問過老大,老大說他們出遠門了,我爸以前也會出差,我想著出遠門應該和出差是一個意思,也就沒有再問過。」

「林驍那個時候應該挺難過的,高考都不參加了,被迫變成一個大人,那段時間他一定特別特別難。」

「慢慢長大了,我開始覺得我和別的小孩子不太一樣,那個時候開家長會,別的小孩子都是爸爸媽媽齊上陣,我的家長卻總是換人,鄰居張爺爺、鄰居李阿姨、鄰居王叔叔,老大要看店走不開,哪個鄰居有空就哪個鄰居去,我感覺每個人看我的眼神都是憐憫。

」雖然年紀不大,但是當時真的是有了虛榮心的,被別人同情的感受特別不好。有的時候很難過,難過的藏在被窩裡大哭。也有小朋友欺負我,我想著別讓林驍擔心了,忍一忍也就過去了,誰知道那些小孩才真是欺軟怕硬,開始只是對我指指點點,後來就開始搶我的文具、我的練習冊,說我的東西都是偷來的,說我沒爸沒媽,哥哥也就是個開小賣部的,沒人教育沒人管,就是個壞小孩。說我可以,說我哥可不行,我和那些小孩打架,他們一罵我我就打他們,打了一個學期,終於把他們打服了。「

」所以你和我說,受欺負了不能忍,是經驗之談呀。「許安寧一直以為,那是他從什麼亂七八糟的小說里看到的。

」可不,幸虧當時告訴了你,現在派上用場了吧?「

」其實和我比,你也沒那麼慘,你父母為什麼把你送到孤兒院咱不知道,但是他們八成還活著,我爸媽那是真的死了。”

「你問為什麼偏偏你是孤兒,不是偏偏,咱們一家子誰不是孤兒?」

「你,從生下來就是孤兒,我,四歲變成了孤兒,林朗18歲不但成了孤兒還被迫給我當了爹,翠芬姐呢,一家子吸血鬼,還不如當個孤兒呢。」

「安安,其實我挺羨慕你的。你有沒有想過,其實你很幸運啊,你看你聰明、漂亮、學習成績好,雖然小時候波折很多,可是現在遇到了我們這一家好人,林驍是個好人,翠芬姐是個好人,我也是個好人,我們相親相愛的在一起生活。有朝一日,如果有那個機會,你又見到了你的父母,他們看著你這麼優秀,肯定很開心的。到時候你還可以去問問他們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把你丟到孤兒院,也許他們有什麼難言之隱,也許現實和你想的完全不一樣呢,這麼想是不是就不覺得有哪裡不好了?」

「我沒和別人說過這些,我覺得特別矯情。我之所以和你說,是想告訴你,你一點都不特殊,論起可憐來,你還不一定比的了我。我知道你的心態比我當年好的多,但是我還是希望你不要去有那種為什麼偏偏我就那麼慘,為什麼偏偏我會沒人要這種想法,這種想法沒有用,沒有意義,想一秒鐘就浪費一秒鐘,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去做點有意義的事情。」

「如果你再有什麼亂七八糟沒必要的想法,你就和我講,讓我這個資深孤兒來幫你排解,知道么?」林朗第一次這麼認真的剖析自己的心路歷程,心情有點難以平復,猛地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奶茶,使勁嚼著嘴裡的珍珠,似乎想找一個出口,把那種莫名其妙的小心酸和小悵然壓下去。

「嗯,你說的有道理,林朗。」林朗的奶茶空杯了,許安寧的果汁卻還有大半杯沒有喝,她把果汁推給林朗,林朗直接接過去喝了一大口:「這也太甜了吧。」立刻又推了回去。

許安寧也不再動眼前的果汁,她覺得自己必須說點什麼,才對得起林朗今天的表現。

「我覺得你挺了不起的,我覺得我也特別了不起。」許安寧迎向林朗有些疑惑的目光:「我們都是孤兒,可是我們都沒有自暴自棄,都沒有長歪,我品學兼優,你雖然成績確實不咋地,但是起碼運動運動的特別好。」

「就這?」林朗真是笑的無奈極了:「我在這兒說了這麼多心事,說的都快哭了,您老人家沒遞張紙巾安慰我就算了,還哪壺不開提哪壺,你還真是了不起。」

不過心情好像好了一點點呢,這麼神奇么。

「林朗,我想吃冰淇淋。」許安寧決定再也不去糾結什麼「偏偏」不「偏偏」。

「行,正好今天超市新進了夢龍,巨貴巨好吃~」林朗也決定回去大吃一頓,再好好休息休息,最近真的是太累了。

「那我們回家吧~」許安寧主動牽住了林朗的手,拉著他向家的方向走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衛臨順勢放開了她,揉了揉眉心,習慣太可怕,自從發生了拍花子事件,看見人多的場景他就忍不住擔心她走丟了。

他搖著扇子走過去,便聽得年長的攤主慢悠悠念道:「一字有萬點,四筆就寫全。」

這道燈謎簡單,四筆之字,又兼具『萬』與『點』,答案很容易想到,老者話音話落,前方響起一道熟悉的

《一路渡仙》第一百一十二章燈會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就在這時,楚玄辰眼前一黑,身子慢慢的朝床上倒了下去。

待他一倒在床上,雲若月這才鬆了一口氣,她趕緊把他的身體扶正,再給他蓋上被子。

楚玄辰被注射了鎮定劑之後,頓時陷入了睡眠之中。

雲若月坐在床邊,看著他安靜的睡顏。

他即使睡著,眉心仍舊擰起,像是有滿腹心事一樣。

她伸手撫上他的眉心,輕輕的將他的眉心舒展開來,他的臉色蒼白得毫無血色,一雙纖長的睫毛垂落下來,安靜得像林間的精靈一樣。

她從醫療系統里拿出抽血設備來,決定再給他驗一次血。

上次的驗血結果,雖然顯示他沒有中毒,但憑她這幾天的觀察,她發現他像是中毒了。

所以,她要再驗一次。

一刻鐘后,血常規的結果應該出來了。

雲若月的神識趕緊來到醫療系統里,她走向印表機,按了列印鍵,那報告單就被列印了出來。

一拿到報告單,看到上面的數值,她頓時愣住了!

上面有幾樣數值明顯偏高,這一看就是中毒的癥狀!

天哪!原來楚玄辰真的是中毒了,只是這是慢性毒,之前時間太早,沒有查出來而已!

如今這毒已經深入他的肺腑,所以她才能查出來。

她看了上面的數據顯示,再結合楚玄辰最近的癥狀,她敢斷定,他中的是精神類的毒素。

對方給他下毒,是想令他精神失控,患上狂躁症。

這種精神類的疾病很難治,真不知道楚玄辰是何時中的毒!

知道他是中了精神類的毒,她會給他對症下藥,給他用藥。

但她也知道,這種病不是光用藥就能治好的,心理因素會讓他反覆發作,想要根治,只有去除他的心理因素才可以。

現在,她要用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相結合,來給他治療。

雲若月給楚玄辰扎了鎮定劑后,他終於能睡著了。

雲若月也在沐浴過後,輕輕的躺到了他的身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