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這在我的許可權之外。」紅衣女子微微搖了搖頭,柔聲說道。

「你讓我如何能夠相信你?」

「有什麼區別么?我能夠知曉你的身份,自然是有我的渠道,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把你的事情說出去,如果我有這個心思,你認為你還有可能活到現在?」紅衣女子嘆了口氣。

「咻!」

秦風手指抹了一下空間之環,一縷紅色光影如一道流星一般,飛射到紅衣女子手中。

紅衣女子的話,打消了秦風心頭的顧慮,自己的秘密她都知曉, 墨白之不負流年不負卿

而且剛剛的試探…她似乎知道自己與起源仙君的淵源,甚至很早以前就聽說過自己的名字,所以才有了剛才的試探。

不過真正讓秦風不得不慎重對待的是,紅衣女子雙手捧著紅玉令牌,白皙光潔的玉手輕微的顫抖著,但又極為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把紅玉令牌丟到地上。

而她那張妖媚的俏臉,也是第一次浮現出震撼的神情。

秦風不知道仙域紅玉令代表著什麼,當初傲塵靈皇並沒有告訴自己,只是告誡自己不要輕易在外人面前展示出來。通過剛才紅衣女子話語來看,她是知道自己手裡有著仙域紅玉令的,雖然她對此有著不甘心,可是她還是選擇接受這一切,所以說,這仙域紅玉令所代表的意義,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更應該知道自己手裡的這枚有著什麼意義。

可是為何現在,她會表現出這麼震撼呢?

難道這枚紅玉令…有著特殊的含義?

「還…給你吧。」

紅衣女子櫻唇輕啟,沒有向秦風那樣擲給對方,而是恭恭敬敬的舉著玉臂,將它放到秦風的面前。

「可以告訴我…這枚紅玉令有什麼特殊的意義么?」秦風收回紅玉令牌后,開口問道。

「很抱歉,我…」紅衣女子深吸口氣,緩緩穩住心神,開口道,「秦少俠,這件事情重大,還請你不要和其他人提起,包括藥王和玄心,也不可以。相信我,這是為了他們的安全著想,也是為了你的安全,所以,一定要保守住這個秘密。」

「額…有這麼重要麼!」

秦風有些錯愕的張了張嘴巴,原本只是認為這仙域紅玉令很重要,但是紅衣女子的表現,讓他更加肯定,傲塵靈皇送給他的,是一個多麼燙手的山芋。


「沒錯,秦少俠,這張是萬寶閣的紫金會員卡,可以享受所有交易物品八折優惠,而且,所有的交易品,可以優先選購。」

紅衣女子從空間手鏈中取出一張鑲嵌著紫金的卡片,送給秦風。

「這也太貴重了吧。」


秦風被紅衣女子前後截然不同的態度雷得外焦里嫩,之前還對自己不屑一顧,現在竟然稱呼自己少俠,還送給自己一張會員卡…

小妖可是在萬寶閣受到的待遇非常好的,也就只有一張白銀會員卡而已,和自己手裡的這張差出兩個級別去,而且,整個東青玄宗,只有小妖的一人有此級別,其他人,包括莫掌教也僅僅是青銅的…

如果自己一出手就是紫金的,恐怕會成為公敵了!

「不不不,這只是紫月的一番心意,還請秦少俠笑納。」



秦風帶著滿腹的疑惑在紫月的催促下,離開了萬寶閣。

當他走出大殿後,紫月便一下子癱在金椅上,大口大口的喘氣,滴滴香汗染濕了她那件薄如蟬翼的衣裙。

「我都以為他是被傲塵大人賞識的人,真想不到,竟然是…」

約么一刻鐘的時間過去后,從金椅後面的屏障里,緩緩走出來一道挺拔的身影,這個人年紀不大,大概只有十八歲左右。

「紫月參見…東南巡檢司大人!」

紫月撐起嬌軀,沖著那位青年盈盈一拜,恭敬的言道。

那位青年擺了擺手:「不必拘泥於虛禮,你剛剛的表現很好,雖然秦風也產生懷疑,但收穫也還算可以,老祖宗啊,行事甚至神鬼莫測。」

紫月抿著紅唇,柔聲問道。

「他,真的優秀到了連…都這麼賞識的地步么?」 「老祖宗畢竟是活了那麼久的人物,那一雙識人的眼睛,可遠非尋常人可比,也許,這小子,真有什麼過人的本事,只是我們看不出來罷了。」

那青年一屁股坐到金椅上面,紫月則是站在下面,神色倒是極為恭敬。

「這椅子真舒服,看來你們在東南的待遇很不錯呢。」青年撫摸著金椅上的扶手,感嘆道。

聽到這句話,紫月嬌軀輕微一顫,東南巡檢司巡視東南地界,對她們這些分閣的人,有著生殺大權,包括她們這些人未來的前途,也全憑巡檢司怎麼向上面彙報,他的這句話,很有可能徹底推翻她這些年來的辛苦努力。

「不用緊張,在域內,我就曾經聽聞長輩誇獎過你,在外域的眾多分閣主中,你掌管貧瘠的東南,每年的上繳的資源卻為眾分閣之首,而且修鍊天賦極佳。」

青年微微一笑,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紫月貌美的俏臉:「只是當初曾經有人舉薦你去本域,但是你拒絕了,我很想知道這是為什麼?難道這貧瘠的東南地界,有著什麼讓你放不下的么?」

紫月握緊玉手,又緩緩鬆開,希望藉此能夠舒緩一下她有些緊張的心境,不過,即便如此,手心裡的汗水依舊無法消失。

「一個鍾靈碧秀的女人,有著驚艷的天賦,有著宛若天人的容貌…我想,得到上蒼垂青的女人,一定非常驕傲吧。」青年一隻手拄著下巴,饒有興趣的說道,「而一旦到了本域,那麼一定會有很多人垂涎你的優秀,而你又看不上這些紈絝成性的傢伙們,所以寧可自我放逐到這個偏遠地方,我沒有說錯吧。」

「是。」

紫月貝齒咬著紅唇,說道。

「不要多想,我此次來東南,除了接到的任務外,也只是很想見見你這個傳奇女子。」青年擺了擺手,話鋒一轉,笑道,「不過,總在東南地界呆著也不是個事,你總會回到本域的,上一次你可以以尚且年幼為借口,這一次可就沒有這麼好混過去了。」

「…」

紫月貝齒咬著紅唇,一絲血腥味道擴散至味蕾。

青年苦笑著搖了搖頭:「算了,瞧你委屈的,不知情的還以為我欺負了你呢。」

「神族要有大動作了,而且這一次,竟然就連紫翼玄凰的強者也來助陣,要知道這兩族可是一向尿不到一個壺裡去的。」

「大人是說,這兩族準備對他動手了?好像在創神仙域上,也就只有這個姓秦的小子同時開罪了神族和紫翼玄凰族兩家了,不過,區區一個通靈實力的後輩,即便是他天賦超群,但還沒有成長起來,有必要這麼興師動眾嘛。」紫月秀眉一挑,接著青年的話,繼續說了下去。

「紫翼玄凰族的人是奔著他來的,至於神族,我也不清楚為何會把他列入追殺令之中,不過,神族的事情我們沒法去干涉,你也知道,神族與魔族一向不對付,神族既然要殺他,那麼魔族就一定會想方設法保他。」

「既然有了魔族插手,這小子得到了兩大勢力的保護,神族也拿他沒有辦法,這樣不是很好么。」紫月好奇一問。

麒麟族覆滅后的數萬年裡,創神仙域是屬於遠古三傑的時代,後來,三位仙君相繼離世,神族開始崛起。

如今的仙域,神族成為了當之無愧的霸主,第一強族,而眾多的遠古種族裡,唯有魔族敢與神族叫板,而且組建了一個龐大的聯盟與神族對抗,魔族如果真想保住秦風的話,那麼神族還真拿他沒有辦法。

「可我收到的任務是,動用東南地界一切力量,保住這小子,並且不能讓他落在魔族或者洪荒遮天鯨族手中。」青年苦澀一笑,說道。

因為這個小子,一下子把整個創神仙域都給牽動起來了,三大聯盟,每一個聯盟的被攪入其中,看來,又是一場腥風血雨即將到來,但是這個處於各大勢力博弈中心的棋子,反倒好像還沒有意識到危險即將降臨。

「竟然連洪荒…都扯進來了!」

紫月櫻唇微啟,美眸驚愕的睜的大大的。

對於這個曾經站在萬族之巔的遠古種族,紫月還是非常恐懼的,麒麟族覆滅后的數萬年裡,創神仙域所有的勢力,都要看洪荒遮天鯨族的臉色行事,原因無他,遠古三傑中,其中兩位仙君都是洪荒遮天鯨族的強者。

雖說據說這個種族在兩位仙君離去之後,已經開始衰落了,但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人家的影響力還是擺在那裡的。

有著他們老祖宗的影響力,所以很少有人敢觸怒這個遠古種族,畢竟誰也不知道,那兩位仙君是否真的隕落了,尤其是在起源仙域迎回了他們的祖先,遠古三傑之一的起源仙君之後,那兩位仙君未死的傳說風雲四起。

而且,在神魔爭霸的格局出現后,這個古老的種族也不敢沒落,他們與新興的紫翼玄凰族聯手,組建了一個獨立於神魔兩族之外的龐大聯盟。這個聯盟的實力之強,就連神魔兩族也不敢多分的逼迫他們。

藉助於這個第三聯盟的力量,這個古老的種族再度擁有了強大的話語權,這一次,第三聯盟的兩大主力都出場了,起源作為第三聯盟的主力之一,也不得不有所表示。

雖說現在起源並沒有表示出什麼立場,可是一旦動起手來,便代表著第三聯盟三大主力之間,出現了極大的分歧,很有可能造成這第三聯盟的分裂,到了那時,創神仙域,舊有的格局被打破,大戰,也再無法避免。

除此之外,讓她驚訝不已的是,巡檢司大人說的是動用東南地界所有力量,這可不單單是萬寶閣而已了。這股力量分散開來,無法與神族、魔族在東南地界的勢力抗衡,但若是整合起來,那麼也是極為恐怖的,從布局開始,還從未見過上面下過如此之大的決心。

青年站起身來,緩緩走到紫月的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我需要全局統籌,所以關於這小子,就只能交給離他最近的你了。也沒必要太擔心,畢竟這些大族的老傢伙們不會出場,動手就只有咱們這些小輩而已,我想,這東南地界的小輩裡面,你還不懼任何人吧。」

「大人放心,紫月定不負大人期望。」

紫月後退兩步,沖著青年盈盈一拜,感激道。

她知道這麼巡檢司大人是在給自己立功的機會,這場圍繞著那個少年的博弈,一旦處理得當,定然會驚艷到所有人的眼睛。

而且,能夠被老祖宗中意的人,不恰恰是個很好的擋箭牌么,紫月對自己的天賦很有自信,當她烈火重生之時,定是一飛衝天之日,到那時,才是真正掌握自己命運的時候。

力量,只有掌握在自己手裡,才能夠去改變自己的命運,尤其是像她這樣驕傲的女人。

—–

—–

「嘎吱。」

秦風輕輕推開木門,溫暖的陽光從他的後面照射進空曠的房間裡面,照亮了房間里那一道溫柔的笑容。

「秦風!」

詩語伸出玉手,一枚小巧的紅色晶體浮現在她柔軟的縴手上面,在秦風接過紅晶之後,詩語背負著小手,嫣然一笑:「我想通了!如果因為靠近你而會有危險,就離你而去,那豈不是很薄情么。」

「我沒有辦法對你負責,有一個人在等待著我。」秦風微微搖了搖頭,惋惜道。

那個女孩,是秦風一路走到現在的動力,沒有了這個信念,秦風甚至都不知道他的這條生命還有什麼繼續下去的意義。

曾經的他,如同一個行屍走肉一般,荒蕪著每一個日夜,那時候,他生命的意義,就只是單純的等待著死亡,當時他也還在想,或許死亡才是他擺脫那種生不如死的噩夢。

那個傲嬌的女孩的出現,改變了他的一生,讓他知道活下去的意義,鼓勵他開始接觸這個世界,開始去改變他的生活。如果沒有了那個女孩,或許他,仍舊是隱逸村裡那個如過街老鼠一般的廢人。

所以,無論是先前的葉寒煙還是現在詩語,任何一點關係的改變,都會引起他內心裡本能的逃避,或許這就是被發了好人之後的困窘吧,

「你和妤萱姐姐的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可這有什麼關係呢,我只知道,我應該去喜歡我所喜歡的人。」詩語蓮步微移,緩緩走到秦風的面前,為秦風整理好有些髒亂的衣衫,這才開口說道。

瞧見秦風嘴巴張了張,想要說些什麼,詩語伸出玉手,捂住秦風的嘴巴:「不要說出來,你想要說什麼我都知道,可是,你心中的顧慮真的就那麼重要麼?我知道你心目中,喜歡就應該非常的純粹,可是我…」

我只想好好修鍊,直到能夠配得上你的時候,我會站在你的身旁,成為你手中的利劍,斬殺盡一切想要傷害你的人! 一座略顯荒涼的小鎮,小鎮上的居民不是很多,一共加起來也就只有數十戶而已,除了一間雜貨鋪以及一間打鐵鋪外,便只剩下民居了。


這座小鎮,在一般的地圖上根本不會有所標記,不過在萬寶閣售賣的精準地圖上面,不僅顯示了這座無名小鎮的位置,更加標註了小鎮周圍森林裡棲息的靈獸族群。

「只是去買點東西,暗影和詩語這兩個人怎麼去了這麼半天,還不見人影。」雜貨鋪外面,站著兩男兩女四個人,說話的人,是其中身材最為魁梧的青年。

「哎呀哎呀,暗影哥哥和詩雨姐姐好不容易有一次獨處的機會,說不定…哎喲…」

欣欣水溜溜的大眼睛狡黠的笑著,而被她牽著手的蘇蘭則是玉指在她光潔的額頭彈了一下,痛的欣欣捂著額頭直喊痛。

「你這死妮子,跟毅谷那傢伙都想學壞了,小小年紀就胡思亂想,下次可不許嘍。」蘇蘭故作怒狀,捏著欣欣的瓊鼻,說道。

「嗚嗚…蘭姐姐,好痛呢。」


欣欣跑到沈蒼身後,捂著秀氣的小鼻子,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倒是委屈的緊。

沈蒼看著這兩個胡鬧的女孩,無奈的搖了搖頭,目光掃視了一圈,旋即開口說道:「毅谷這小子去哪了?好像也離開半天了,怎麼連招呼也沒有打一聲呢。」

「好像還真是誒,暗影詩語離開之後,他就和我們走散了。」

蘇蘭也是皺了皺秀眉,毅谷這個人是和秦風一起進的東青玄宗,所以也是因為秦風而結識的毅谷,雖然毅谷這個人在她們面前並沒有表現出什麼異常來,不過女人的直覺告訴她,毅谷這個人,一定有問題,不過究竟是哪裡有問題,她一時間也有些想不清楚。

柯炎撓了撓頭,說道:「他會不會是去找暗影他們了?」

「哈哈,我就是在周圍隨便轉了轉,就這麼想我啊。」

就在四人議論紛紛的時候,毅谷的聲音在四人身後傳了出來。眾人回過頭來,只見毅谷背著雙手,臉上掛著微笑,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

「這麼半天,你去哪裡了?」心直口快的柯炎開口問道。

毅谷掃視了一圈,然後故作神秘的笑道:「暗影這傢伙,在萬寶閣前面跟秦海打起來了,然後驚動了悼燁老頭,被關押在了萬寶閣,說是宗派不派人來領人,就一直關著他們兩個。」

「暗影這傢伙究竟在幹什麼,怎麼連秦海那種小王榜排名前十的人都敢招惹呢,而且還打了起來,這不是自找不自在嘛。」

沈蒼眉頭緊皺了起來,秦海的實力之強,就連莫雲和顏月兮都未必是他的對手,秦風雖然最近風頭正盛,可也絕對不會是秦海的對手啊。真打起來,秦風恐怕是占不?占不到絲毫的便宜。

「嘿嘿,暗影這傢伙還真給力,在宗派敢挑戰趙廣,出來就敢挑戰秦海,真他娘的霸氣。」柯炎哈哈大笑一聲,說道。

欣欣那雙可愛的大眼睛里好像長滿了小星星一般:「哇唔,暗影哥哥好帥哦。」

從小在東南地界長大的她,自然是對那傳說中的小王榜是如雷貫耳,在她看來,能夠進入各派新秀榜的人,都是可以成為天才的人,而能夠擠進小王榜上面的人,那可都是神人了。

而進入東青玄宗之後,暗影敢於接連挑戰小王榜上成名已久的人物,這簡直就是傳奇啊,小欣欣對於秦風的崇拜,在現在都超過了從小對她呵護有佳的沈蒼。

「我可聽說,雖然這小子的實力和秦海差距差不多有兩階,但是這打起架來,就連秦海都沒占什麼便宜,而且還受了不小的傷呢。」毅谷一屁股坐在雜貨鋪門口的石凳上,繼續說著。

「我勒個去,暗影這小子究竟有多猛,就連秦海在他手下都吃了大虧,太玄乎了吧。」柯炎嘴巴微張,有些錯愕的說道。

秦海有多厲害,他可是久仰大名,東北地界秦家的第一人,那絕對是靠實力拚上去的,絕非浪得虛名,就算來到東南地界,年輕一輩也能夠排在前三。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是兩個趙廣加起來,都未必是秦海的對手,秦風雖然強,但頂多也就是和趙廣拼個半斤八兩,對上秦海,那絕對是找虐呢。

可是秦海竟然都在秦風手裡吃了點虧,這可是多少年不曾聽說過的壯舉了。

沈蒼也同樣是點了點頭,他也是這樣認為的,秦風雖然風頭正盛,但畢竟實力太低,沈蒼相信假以時日,他絕對可以衝進小王榜前三,可畢竟不是現在。

「現在不是糾結暗影為何與別人起了爭執,現在他和詩語姐姐被困在萬寶閣,我們只能結束這次歷練,回到宗派將整件事情通知玄心長老,讓她來領人,我們在這裡干著急,是根本解決不了問題的。」

蘇蘭急忙打斷眾人的爭論,現在糾結起因或者感嘆秦風多麼風騷都是在無病呻吟,根本解決不了現在秦風遇到的麻煩,現在,如何將秦風給弄出來才是最關鍵的。

「而且,我們也要考慮到,一旦這件事傳進宗派,會對暗影的聲望和玄心長老的威信有多大的打擊。畢竟因為新殿的事情,其他三殿的人原本就對暗影心懷敵意,若是讓他們知道了這件事,還不大肆宣揚。」


蘇蘭的話,將眾人的心情打入低谷,的確,現在不是為秦風慶賀的時候,雖然現在的秦風看似風光,可畢竟底子太薄,對抗起已經成名已久的師兄們,還是很吃力的。

沈蒼嘆了口氣,說道:「那我們就回去吧,雖然有些可惜,不過這一次的歷練,也就只能等待下一次了。」

「呦,這不是東青玄宗的人嘛,怎麼不去卧龍嶺,反倒跑到這荒山野嶺來了。」

這時,從遠處走過來一群人,這群人的穿著也是形色各異,各有不同,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些人絕對不是四大宗派的人。

「小青城,廣昭門…他們來幹什麼?」蘇蘭秀眉一挑,這幫人來者不善,不過,找找外門的人麻煩,她不是非常關心,可是現在都敢找正式弟子麻煩,這幫人膽子也太大了吧。

柯炎冷笑一聲,捏著拳頭,一聲聲嘎吱嘎吱的清脆聲音從兩隻拳頭上面散發出來:「這幫崽子仗著平日里孝敬西冥蛇谷而橫行霸道,老子倒也是懶得管,不過這次這幫人真敢惹事,老子也想和他們切磋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