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手劈榴槤我也做不了。」

「你裝什麼清純,我的意思是只要給錢,你就願意陪男人,像你這樣下三濫的賤女人我見多了。」沈靜扯著嗓門吼道。

「哐當」一聲,南宮熏砸碎了一瓶酒,全場瞬間安靜了下來,「沈小姐,你剛剛說什麼?」

沈靜被他那雙冰冷的紫瞳所注視,整個人背後寒氣瀰漫,「我……我沒說什麼。」

「讓你長嘴,不是為了讓你胡言亂語,既然不好好使用,那麼……」

沈靜嚇得瑟瑟發抖,「我錯了南宮先生,我只是一時嘴快,我,我沒想傷害她。」

「剛剛她喝了多少,雙倍喝完,這件事就算是過了。」

沈靜臉色大變,「南宮先生,會死人的。」

青檸認真在一旁科普,「死人不至於,就是會上醫院而已。」

沈靜瘋狂搖頭,「南宮先生,不,不可以。」

青檸看人家小臉嚇得蒼白打圓場,「要不然我把這些酒全都開了,你們喝完這件事就算過了怎麼樣?」

在場的人不少,全部喝完不在話下,沈靜忐忑的看著南宮熏。

「再加一倍。」

這就是連坐制度了,不過青檸很喜歡,這樣她的業績又翻倍了。

「得嘞,我馬上就去拿酒來。」一聽到錢她跑得飛快。

江芷蘭看向南宮熏,「南宮先生,像她這樣的女人玩玩可以,難不成你還真上了心?要是老爺子知道你和她這樣的人廝混在一起……」

「和你有關?」南宮熏冷眼掃來。

江芷蘭憤憤難平,「南宮先生,你明知道老爺子喜歡我,想要我們兩家聯姻,就算我江家不如顧家,好歹也是排得上號的家族,我嫁給你也不算辱沒了你南宮家,我不介意你婚前的花花草草,但……」

她越說越離譜,趕來的青檸聽著都耳朵疼。

「那個……打擾一下,請問你們訂婚了?還是領證了?」

「是老爺子親口說。」

青檸攤手,「那就沒事了,我奶奶還說我是大富大貴的千金小姐命呢,你瞧,我還不是在這給你們送酒,不是我說,老年人的話聽不得,你還信了。」

江芷蘭:「……」

她怎麼覺得這女人就像傻子一樣,壓根就沒和她在一個頻道。

南宮熏卻覺得小女人說話很有趣,他的身邊都是高高在上的貴族公子哥,千金大小姐,突然多了一個接地氣的人,他倒是耳目一新。

「今天這裡的酒,要是沒有喝完誰都不許走。」

南宮熏下了死命令,在場的人也就江家稍微好一點,連江家都不是他的對手,更遑論其他人哪裡敢得罪南宮熏。

偏偏身邊還有個拿著開瓶器的青檸眼睛放光的看著她們,「沈小姐,我幫你開酒,江小姐,你喜歡什麼味道的?」

江芷蘭打臉不成,還折了兩萬多美金,現在還要喝完酒才離開。

青檸像個小陀螺,不停的給客戶推銷各種酒,直到眾人喝完。

「南宮先生我還有事先走了。」

「不打擾先生了。」

「先生再見。」

一個個比兔子溜的還快,青檸站在門邊,伸手向眾人擺了擺手,「記得常來哦。」

這種地方,她們來了一次再也不想來了。

江芷蘭怒氣沖沖的看向南宮熏,「今天的事,我會一字不漏的告訴老爺子。」

「請便。」

房間只剩下兩人,小傢伙開心的在數酒瓶,「一瓶不差,全都喝光了,大叔,要不你以後天天來吧。」

嬌寵令 見她滿臉希冀的光,南宮熏忍不住輕笑一聲,「怎麼?想見我。」

「對呀,像是大叔這樣的酒托,要是你每天來,我很快就能奔小康了。」青檸說得一臉認真。

南宮熏:「……」 很快的功夫車子里就灌滿了海水,蘇錦溪費力從車子里出來。

但她看到眼前的景象,即便是自己出來了又能怎樣?

她那游泳的水平,憋氣一分多鐘就是極限了。

車子是從沿海路上飛馳而下的,離海邊不知道有多遠,她根本就堅持不了游到海邊。

饒是這樣蘇錦溪也並沒有放棄,她腦中有一個信念,

她不怕死,她怕的是司厲霆在知道自己死後會難過傷心,她不想他難受。

不行,她一定要活下來!

三叔,不管你是我的誰,我也不要你難受,蘇蘇會活下來,一定會活下來。

蘇錦溪朝著海面上游去,不管結果如何,她也一定要堅持到最後。

眼看著她就要游上海面,她的身體已經堅持不了。

在這樣的大海,極有可能屍骨無存,緊張和惶恐讓蘇錦溪身體負擔很重。

身體又緩緩朝著海里落去,蘇錦溪眼中帶淚。

她是要死在這裡了么?可是她好不甘心啊!

昨晚才被白小雨和蘇夢陷害,將她賣到了那種地方,好不容易熬過一劫。

她還沒有來得及報復兩人,那麼多人曾經害過她,而她一心向善。

憑什麼死的不是她們而是自己。

腦海中開始浮現出過去那些人的相貌。

「蘇錦溪,你是不是存心和我過不去?就兩件衣服而已,你至於這麼小氣?你究竟是不是我的姐姐?」

「要是你妹妹那麼喜歡這兩條裙子,看在咱們同學一場的份上,只要你跪下來求我,我倒是可以免費送給你妹妹。」

「姐,要不你就給她跪下吧,反正又缺不了幾兩肉。」

「蘇錦溪,看來你還是沒有認清你自己的位置,竟然趁我不在的時候勾引唐茗!」

「賤人,我打死你這個賤人,你敢勾引我男人。」

「好想毀了這張臉,不過我不能這麼做,因為……有的是人會毀掉你。」

「蘇錦溪,你說要是你淪為那些臭男人的玩物,你身體骯髒不已,唐茗和司厲霆還會喜歡你么?」

兩人醜陋的嘴臉在她眼前飄來飄去,她心中有那麼多的不甘,緊握住雙拳,手中只有海水。

連自己手指的觸感都已經感覺不到,無力感從心中蔓延開來。

百日情劫:不嫁首席前夫 很快這些人的面容就從她腦海裡面散去變成了一個金髮藍眸的俊美男人。

「你的男人,司厲霆。」

「這麼急著投懷送抱?」

「小妖精,又在勾引我了。」

「如果我是真心那麼現在可以來討你的真心了嗎?」

「我該打,惹我家小蘇蘇生氣難過了。」

「以後但凡有人動我太太一根毫毛,我司厲霆必定不死不休,和你死磕到底!」

「別怕,有我……」

蘇錦溪想到這些的時候已經淚流滿面,如果說之前橫在兩人之間的是倫理道德,那麼現在就是生離死別。

之前雖然他們不能在一起,至少她可以遠遠的看著他,哪怕是一眼也好。

總好過陰陽兩隔得好,三叔,三叔……

蘇錦溪覺得力氣像是被大海給抽幹了,她緩緩閉上了雙眼。

三叔,再見了……

如果有來生,我一定不要再當你的妹妹……

三叔……

黑暗襲來。

腰間突然纏上了一隻手,她的身體被人攬入懷抱。

蘇錦溪猛的睜開了眼睛,是三叔來救她了么?

她一轉頭,對上顧南滄的臉,是他。

顧南滄抱著蘇錦溪的身體朝著海面浮去,剛剛認命的蘇錦溪對上顧南滄那雙堅定的眼神。

她絕對不能放棄自己,顧南滄在救她,她一定要活下去見司厲霆。

有顧南滄幫忙,蘇錦溪終於出了海面,才一出來她就大口大口的呼吸。

沒有什麼比呼吸更可貴了,她第一次感受到活著真好。

「滄……海,你怎麼在這?」蘇錦溪吐出一大口海水,「咳咳。」

「小鎚子,我跟著你從酒店出來,本來想要叫住你的,你沒有聽到,我就一路追了過來。」

「對不起滄海,是我連累了你!」蘇錦溪看著四面八方都是海水,就算是滄海恐怕也不能游到岸邊去吧?

「笨蛋,沒有你想的那麼壞,這裡靠近海港,現在是上午11:31,我知道一艘客船會在12點準時到岸邊。

從船的速度來分析,應該在11:42左右客船會經過這裡,所以我們只需要在這裡呆上十一分鐘就好。

從現在開始,我們全身放鬆,利用海的浮力將身體浮起來,盡量不要浪費力氣。」

原本蘇錦溪十分害怕,有了顧南滄的這句話之後她開始放鬆下來。

「小鎚子,我知道你現在肯定很難受,我答應你,只要咱們能夠活下來,我就告訴你一個秘密。」

「什麼秘密?」蘇錦溪疑惑的問道。

「關於你的身世,所以你要努力的活著,再不能有存著死亡的念頭。」

顧南滄知道之前的事情肯定給了蘇錦溪很大打擊,剛剛要不是他及時趕到,蘇錦溪就真的沉入海底長眠了。

他以為蘇錦溪是一心尋死,故意這麼說引起蘇錦溪的求生欲。

「我的身世?」蘇錦溪瞪大了眼睛。

「或許司厲霆和你並無血緣關係。」

「你說什麼!」蘇錦溪都快從海里跳出來了。

「活下去,我就告訴你真相。 名門公子:四少獨寵,名媛影后 「顧南滄一字一句道。

不管顧南滄是不是為了故意引誘她有生存的信念才這麼說的,她一定要活下去。三叔,她的三叔還在等著她。

果然如同顧南滄所料,在11點四十多的時候一輛客船緩緩駛入。

「滄海,我們有救了,真的有救了!」

「嗯,我們活下來了。」

和意料中一樣,兩人被客船所救,兩人濕淋淋的被送到客房之中。

顧不得身體還在滴水,蘇錦溪緊緊抓著顧南滄的手。

「滄海,現在你快告訴我,之前你在水裡說的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和三叔沒有血緣關係?你是不是在騙我?」

「小鎚子,我沒有騙你,我一定會告訴你的真相,不過在此之前你得去泡個熱水澡。

這段時間溫度驟降,你又在水裡泡了這麼久,不好好保養自己就會感冒。」

「滄海,我求求你,你快告訴我!」

「這件事說來話長,為了你的身體著想,你先去泡澡。」

顧南滄知道她心急,身世的事情也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說清楚的。

他主動將蘇錦溪抱進浴缸放滿了熱水,「小鎚子,放開心,一切沒有你想的那麼糟糕。」

蘇錦溪緊緊抓著顧南滄的手,「滄海,我求你,你不要騙我。」

顧南滄知道司厲霆這件事給她造成了很深的影響,看著她那樣孤獨無助的樣子十分心疼。

「小鎚子,我不會騙你,一定不會,好好泡澡。」

也許是顧南滄以命救了她,蘇錦溪現在十分依賴顧南滄。

她在浴缸里泡了一會兒,穿著浴袍出來。

顧南滄已經換了一套衣服,還讓人給她煮了一碗薑湯。

「錦兒,過來喝點薑湯。」

「滄海,你叫我什麼?」蘇錦溪發現他的稱呼變了。

滄海將薑湯遞給了她,「先喝,暖暖身子。」

蘇錦溪差不多也了解顧南滄的性子,要是她不喝下這湯他還是不會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