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張蕭也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前段時間,谷主將少谷主的身份公布了。也就是少谷主是女人的身份。但是鐵劍谷向來都是由男人繼承,所以鐵家旁支的人蠢蠢欲動,可是其中沒有一個能堪當大任的人。谷主宣布早已經找好了人繼承,但是一直沒有公布那人是誰。所以人們紛紛猜測,谷主是想讓女婿承擔家業。」

「女婿承擔家業?」

「是的,所以藉此神劍出世的機會,少谷主在這裡擺上茶會,也有幾分擇婿的意思。。少谷主十分漂亮,又加上將來可能會繼承鐵劍谷,所以這次來的青年才俊可是不少。然後少谷主就在千百度擺下數道難題,也算是第一步的考核。當然,真正的第一步考核則是門費了。」

「鐵怡靜要擇婿了?」張蕭略微驚訝。

「少谷主並未說明,但是大家都覺得是那麼回事。」

要是真的選婿也好,省得讓自己做什麼鐵劍谷的谷主。聽這小彬的話,鐵爺爺貌似還沒有放棄這個想法。

「張蕭,咱們怎麼辦?」節昆問道。

「去一趟這個千。」不就十萬金幣嗎?現在找到鐵怡靜還是最主要的。

「張蕭,你什麼意思,不會是看上那個少谷主了吧。你有姐姐了還不夠啊!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對不起姐姐,我一定,一定不會放過你!」蓉兒一下子急了。

「臭小子,不會是看上這個鐵劍谷了吧。」沈七爺瞥了張蕭一眼說道。

什麼跟什麼啊?這一小一老鬧什麼呢!還看上鐵劍谷,給我我都不要。

「我跟鐵怡靜是舊時,那句『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還是她從我這得到的呢。」

「吹吧,你還會詩詞?」沈七爺第一個發出了質疑。蓉兒和節昆也是一臉的不相信。

「不相信拉倒。走小彬,帶我們去千。」

「等等,張蕭,即便你去了那裡,答題也通過了,今天不也是沒有地方住嗎?」納蘭芙很細心,一下子就找到了關鍵所在。

「是啊!現在房子的事是大事啊!」

「這個幾位不用擔心,只要你通過了,就可以住在千百度里,裡面也是有很多房間的。」小彬說道。

「聽見了沒,走吧。」

「你貌似很有信心的樣子。你確定你行?」節昆問道。


「睜大眼睛看著吧。」張蕭神秘的笑道。

出了拍賣會,張蕭他們卻沒有想到遇到了之前的那個少年,此刻這個少年帶著身著華貴的兩個中年人,正要走進拍賣會。

看到張蕭等人,少年不屑的一笑,等看到小彬,少年臉上的鄙夷之色更濃了。

「我想抽他。」節昆說道。

「小人物,搭理他掉價。」張蕭說道。「小彬,走吧。」

小彬情緒被那個少年弄得不高了,介紹沿途風景的時候也心不在焉的。

「怎麼小彬,剛才那人你認識?」

「嗯,他是年輕一輩的佼佼者。很看不起我們這些窮人家的孩子。」小彬失落的說道,看來平時也沒少受冷嘲熱諷的。

「這人人品不行啊,就剛才,我們沒錢就不理我們了。」

「是這樣的,他們是有提成的。也就是說,如果你買了房子,他就會得到一部分金幣,很多。」小彬解釋道。

「我暈,你們還出了這樣的政策?這想法誰想出來的?」張蕭驚訝道。


「是少谷主,現在這賺錢的東西都是少谷主想出來的。」小彬有些崇拜的說道。

這鐵怡靜不經商屈才了啊!

「怎麼,現在心情還是不好?你是在自卑嗎?」張蕭看小彬情緒還是很低,關心的問道。

小彬點了點頭。

「你在自卑什麼?家裡窮?被人嘲笑?呵呵,這算什麼?你知道嗎,世間每一個強者,他的一生都會充滿艱難困苦。弱者逃避苦難,強者迎接苦難。苦難是一種動力,像你這樣自怨自艾的,怎麼可能變得強大?」張蕭說道。

小彬沒有說話,不過看樣子像是在思索張蕭說的話。

「弱者逃避苦難,強者迎接苦難。這句話說的很有道理啊。」節昆感慨的說道。

「多謝您的開導!」小彬像是想通了,眼神堅定了起來。

不一會,千百度就到了。

千百度建在了湖邊,一半在岸上,一半在水面上。千百度可是不小,整體也分為了三層。此刻門口處聚集了不少青年才俊,都是一副學士打扮。

「第一層就是答題的地方,第二層就是住的地方。第三層,將會是茶會開始的地方。」小彬介紹到。

「嗯,咱們去報名吧。」

「公子稍等一下,裡面一人只能帶一個隨從。」小彬提醒道。

「一個?」

「是的。」

「讓節昆跟你去吧,他能保護你。我和蓉兒陪著沈爺爺轉轉。」納蘭芙很善解人意的說道。

「好吧,小彬,你帶他們好好逛逛,這是一百金幣,算是你的酬勞了。」張蕭出手倒是大方。

「不不不,剛才公子的話對我來說就價值千金了,怎麼還能收公子你的錢?」小彬連忙擺手道。

「行了,拿著吧!」張蕭直接把金幣塞進了小彬的懷裡。此刻他真想說句有錢任性!

「你行不行啊?」節昆很懷疑的說道。

張蕭一笑,「今天你有福了,能看到我另一方面的風采。」

… 「千百度。這字寫的真漂亮。」張蕭看著閣門處的牌匾,不禁讚揚道。

「行了張蕭,說你胖你還喘上了。你懂得欣賞字嗎?」節昆推了推張蕭,「趕快進去吧。」

門口處有一群的才俊圍著,可是他們卻是沒有進去,只是巴望著裡面。好像在緊張的等著什麼。

「他們這是什麼意思?」節昆問道。

「誰知道?」張蕭攤攤手,然後推了推前面擋住的人,「大家讓一讓了,大家讓一讓。」

「擠什麼?」被張蕭推的公子不滿的說道,「結果還沒出來呢,你著什麼急?」

「結果?什麼結果啊?」張蕭有些不解的問道。

「出來了!出來了!」前面一個人-大喊道,然後人群就像炸了鍋一樣,都不停的歡呼起來。這個時候從裡面走出了一人,趾高氣揚,彷彿勝利歸來的勇士一般。眾人把他圍了起來,看他的眼光,都像看英雄一樣。

只見這人的鼻孔朝天,一副天下唯我獨尊的情況,然後他朝著眾人伸出了手。

眾人都是一喜,瘋狂掏出金幣或者晶幣直接給了這個人,有的甚至掏出了晶卡,直接扔了過去。這個人和他的跟班都忙乎不過來了。

「什麼情況?怎麼這群人都給這個人錢?」張蕭都傻了。

「好嘞各位。」收好了錢,鼻孔朝天哥笑呵呵的看著大家,「我已經帶出了兩道題目,現在就說與大家。咦,你付錢了嗎?」

這個人注意到了張蕭,然後問道。

「付什麼錢?我為什麼要付錢?」

「沒付錢你偷聽什麼?」

「我去,你們擋著路呢好嗎?」 風流術士

「行,我們一邊去說。」說完鼻孔朝天哥帶著這群人就到一邊去了。

「這個人真傻啊,他還以為自己能過關呢。」一個人偷笑著說道。

「管他呢,讓他去唄,他不知道考題,一會就被刷出來了。」另一個人幸災樂禍的說道。

張蕭算是明白了,這群人原來是在作弊啊。

「要不咱們也去買?這樣有保障。」節昆提議道。


「說得什麼話!我張蕭需要靠作弊闖關?」張蕭不屑的說道,然後大步跨進了門裡。


「進去之後,便是一個很大的屏風,前面是一張桌子。兩個美女坐在旁邊。

「你好,請付入場費。十萬金幣。」一個女子甜甜的說道,同時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張蕭,眼中不斷的放出火花。

額,這女子的是什麼意思?不會看我有錢像勾搭我吧?張蕭沒有理會她,交上了十萬金幣。

女子有些失望,張蕭對她拋媚眼視而不見,彷彿打擊了她的自尊心。

張蕭付完錢后,另一個女子便為張蕭講解規則。

「此次考核一共兩關,你可以和你的隨從一起闖關。第一關,考你的基本素質。從這裡進去后,你會看到五個考點,分別代表著琴棋書畫和常識五大種類。你需要去每一個考點抽取一道考題作答,五道題中,只要答對三道,即可進入下一關。第二關,考詩詞歌賦,需要你現場根據考官出題來作答,詩詞歌賦都可以。考官審查后,會給你結果的。好了,你進去吧。」這個女子說話冷冰冰的,而且語速很快,好像巴不得說完呢。

這麼應付人?這女子又在搞什麼?

張蕭撓撓頭,直接走了進去。

裡面是一個大廳,裝飾的十分文雅。張蕭環顧一周,發現這裡的格局像一個圓一樣,而大廳再往裡走,就是一道門了,透過閣窗,能依稀看到那邊也是一個大廳,想必就是第二關的考試地點了吧。

大廳的五個考點還是比較好認的。因為每個考點都圍著一群人。

「參加的人還真不少啊!這鐵劍谷光這一項也賺了不少吧?」張蕭訝然的說道。

「別感慨了,咱們先去哪一個?」節昆說道。

張蕭看了看,「就去那個人相對少點的吧。」

這個考點是考常識的。等了一會才到張蕭。

「抽題。」考官是個老大爺,說起話來面無表情的,好像張蕭欠了他錢一樣。

桌子上有一個竹筒,裡面都是竹籤。張蕭隨意拿了一個,看到竹籤末端寫著一個七字。


「七號題。給你,開始作答吧。五分鐘為限。」老大爺直接給了張蕭一張紙條。

「凱瑟大陸的花都是哪裡。」張蕭看完題目就愣住了。

其實這道題相對來說很簡單,一般對大陸地理有了解的人都會記住這個花都,可是張蕭是個外來人,他依仗的是自己身體原來的主人,風蕭,他小時候可是讀了很多書。只不過風蕭的記憶也不完整了,結果現在張蕭死活就想不起來這個花都是什麼了。

老大爺冷眼看著張蕭,一副不屑的樣子。看張蕭的樣子就不像個文士,現在抽了一個很簡單的常識題,結果現在還沒答上來。

「快點回答,馬上到時間了。」老大爺催促道,他最討厭的就是張蕭這種人了。

「茗城。」一個聲音在張蕭耳邊響起。

「對對,茗城!」張蕭驚呼道。

老大爺不滿的瞥了張蕭一眼,可是還是給了張蕭一個寫著通過的竹籤。

「太好了!」張蕭高興的一回頭,可是隨後他就被嚇了一跳。

節昆正緊緊的盯著他,眼神就像是猛虎一樣。

「你幹嘛?」

「你不是說你很厲害嗎?這就是你說的風采?」節昆咬牙切齒的說道。

「這不通過了嗎?」

「是我告訴你的好嗎?」節昆生氣的說道。

「慢著慢著,我知道是茗城,一時沒有想起來而已。」張蕭尷尬的笑道。

「我一說你就想起來了?」

「行了行了,你幹嘛這麼大氣,小心眼,走,去下一個。今天我非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多才多藝。」

「姑且再相信你一回,不要讓我失望。」節昆鬱悶的說道。

兩人來到了旁邊一個考點,這個考得是畫。

「抽題吧。」這的考官也是個老大爺,不過說話和氣了很多。

張蕭抽了一根竹籤。

「五號,嗯。」老大爺點點頭,從桌子里拿出了一幅畫卷,「做一下簡單的評論。」

張蕭打開畫卷,呈現在張蕭眼前的是一副山水畫。看樣子,畫的就是鐵劍谷。

說實在的張蕭哪會什麼賞畫?不過張蕭會說啊。

「此畫是一副山水畫,畫得便是鐵劍谷的景色。畫中山峻水瀉,雲霧蒸漫,花木蔥蘢。使人強烈的感受到自然之壯觀,自然之和美,自然之諧趣。作者用極為洒脫的手法,將鐵劍谷的景色活靈活現的平鋪到畫卷之上,可見其畫工的非凡。這幅畫,定然是大家之作,這幅畫,也是當今畫中之極品啊!」張蕭感嘆道。

節昆白了白眼,他看著這幅畫挺普通的,誰知道張蕭嘴裡可以冒出這麼多詞誇獎他。

「哈哈哈。」老大爺大笑了起來,看樣子十分的開心。

張蕭得意的沖著節昆一笑,心說我是不是很厲害?

「好了,你們走吧。」老大爺笑完直接說道。

「走?老大爺,那個寫著通過的竹籤你還沒給我呢?」張蕭納悶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