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您真的是那位龍威大人嗎?」王猛小心翼翼問道:「不對,您應該就是龍威大人了,不然李都靈她們怎麼可能會無條件支持您!」

王從明點了點頭,說道:「說實話我不懷疑了,單憑剛剛的表現,除了那位大人,還有誰能有此等氣魄?」

王萱萱算是最冷靜了,問道:「哪怕你是龍威,但你來重岩鎮的目的都還沒說呢!」

「萱萱,不得胡鬧!」王從明連忙阻止。

「沒事沒事,她的懷疑也是有道理的,我覺得我們應該開誠布公的說一下!」洛天擺了擺手,說道:「我想要統一重岩鎮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因為我被逐出軍隊的原因,我想要重回都城,我需要勢力!我跟你們說過,我不需要你們出人出力,只需要你們聲援我一下就可以了!」

王萱萱說道:「聲援你?如果你重回都城了,聲援你不就是被你的敵人當成你的盟友來對待了嗎?」

洛天大大方方承認:「是的,沒錯!」

王萱萱毫不客氣:「這跟被架到火上烤有什麼區別?」

洛天坦然道:「我說過,你們要得到什麼,就要付出什麼!你們盛洪幫危在旦夕,我可以救你們出水火之中。而你們只需要聲援我一下而已,這很划算吧?再說了,這裡距離都城千里迢迢的,哪怕我在都城失敗了,你們也不會受到威脅,這還不行嗎?」

洛天解釋一通,倒是解決了王萱萱等人心裡的顧忌,洛天說得也沒有毛病。

但是當洛天說出他就是龍威的時候,王家三人都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王猛向來就崇拜洛天,得知洛天是龍威之後,只有更崇拜了,別無他想。

而王從明,得知幫助盛洪幫的年輕人不但實力強勁,還是有名的龍威,這不是更信心十足了嘛!

至於王萱萱,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心裡突然酸溜溜的,突然很嫉妒羅瑩可以陪在洛天身邊。

洛天看了看三人的神態,說道:「事情我告訴你們了,但以後請不要稱我為龍威,事情我不想被別人知道,還是叫我洛天吧……」。 「而且我的感覺沒錯的話,這應該還是一個稀少的【死之羽】。」

「喂,重雲。」

「怎麼了?」

「聖遺物,值錢嗎?」

「看評級吧,如果是稀有的聖遺物,甚至可以買到幾百萬摩拉,還是有價無市的那種。」

「那你感覺這個聖遺物怎麼樣?能賣多少錢?」

重雲拿起桌上的羽毛,羽毛大體呈現紅色,末端有一段黑色,彷彿隨處可見的普通羽毛,但是裡面蘊含著的洶湧元素力,透露著一股鋒利的氣息,彷彿要直衝出來。

「我們方士家族有一個傳承至今的金色聖遺物,我曾經遠遠的看過一眼,這個聖遺物蘊含的元素力比我們家族那個低很多,但是也很突出

我覺得應該是紫色的。」

「紫色?」

「嗯,是這樣的,一般我們把聖遺物劃分為五個等級,從高到低分別是:金、紫、藍、綠,白。

一般來說我們所使用的武器也從分為一到五星,你所用的緋墨和我的古華都是四星的武器,五星武器我還沒有見過。」

「那這個聖遺物值錢嗎?」

「我不知道,因為我也沒買賣過聖遺物,但是我聽說天權大人曾經花費二千萬摩拉購買了一個極品的【空之杯】。

我覺得這個【死之羽】應該至少也能賣個一百萬摩拉吧?」

「一百萬!」

鍾沫激動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遊戲中為了讓玩家獲取道具,所以摩拉的數量是沒有參考價值的,這裡我大致設定為三口人家的正常開支一個月為三千摩拉左右)

「可是就算它很值錢,我們要怎麼把它賣出去呢?」

重雲詫異的看著鍾沫:「賣出去?你不打算自己用嗎?每一個聖遺物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啊?」

鍾沫趴在桌子上,輕輕的搖著頭,看著桌上的紅色羽毛。

「不,我覺得有人比我更需要它。」

「你的意思是?姜毅?」

重雲想起剛剛那個毫不猶豫就跪倒在地上的中年人。

「嗯。對了,重雲,要不你把這個聖遺物買了吧?你看你經常在外面驅邪,肯定需要增強戰鬥力吧?」

重雲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小沫你說的很有道理,我也確實想要收集一些聖遺物。」

「對吧對吧?你現在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看在我倆是朋友的份上,我還能給你打九折哦?」

「可是我沒錢。」重雲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道,而且語氣沒有任何變化,彷彿沒錢的不是他自己。

「啊!?我聽說方士不是很賺錢的嗎?」

「唉,說起這個,每次我去幫人驅邪的時候,我還沒靠近,那些妖邪就被純陽之體直接驅散了,結果每次那些客人都覺得我是騙吃騙喝的江湖騙子。

到最後沒賺到錢都還是小事,更有勝者還直接把我趕了出去。」

「這樣嗎?可是你沒錢,我也沒錢,星火叔也不想有錢的樣子,而且他還沒有神之眼。那這個聖遺物怎麼才能賣出去呢?」

「其實,如果你信得過我的話,我有一個朋友倒是可以作為買家,我可以保證他出價絕對合理,不會像其他人一樣拚命壓價的。」

「我肯定信得過你,不過你的這個朋友可信嗎?」

「嗯,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叫行秋,是飛雲商會的二公子。」

「二公子啊?那他肯定很有錢吧?」

重雲回想了一下回答道。

「應該很有錢吧?我從來沒看見行秋缺錢過。」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那我們去哪裡找他呢?」

「我和行秋約定好了在望舒客棧見面的,這倒是和我們原本的目的一樣,望舒客棧本就有飛雲商會的據點在。」

「好,那我去和星火叔說一下,我們明天就出發吧。」

鍾沫收起聖遺物,走出了軍營,去找星火去了。

鍾沫找到星火的時候,他正在和姜毅一起。

「姜大叔也在啊?星火叔,我是來告別的,我和重雲明天一早就打算離開了。」

「恩人你就要離開了嗎?」

鍾沫對著姜毅說道:「是啊,我師傅還在望舒客棧等著我呢。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嘛,何況我們肯定還會再見面的啦。」

「對了姜毅,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哦。」

「恩人你請說!」

鍾沫從身上把羽毛拿出來。

「你猜猜這是什麼?」

「我並不清楚,只是感覺這東西頗有神異,但是我也不清楚它有什麼用,我想你們有神之眼的人或許有用,就送給恩人了,莫非是恩人有什麼不滿意的嗎?」

「怎麼會,都說是好消息啦,我告訴你,這東西其實是聖遺物哦!而且我手上這個東西,重雲說至少值一百萬摩拉哦!」

「一百萬!」

要知道重雲和鍾沫倆人一起除掉了一個強大的魔物,也就是五萬摩拉,而普通人遇到這樣的魔物,沒有三位數以上都只能被屠殺。

這次申請去誘敵和戰鬥的兄弟們冒著生命危險也就只是一人五千摩拉而已,看著很多一次戰鬥接近三口之家二個月的消費,但這是用命去拼的。

姜毅嚇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臉驚訝的看著鍾沫手中的小小的羽毛,然後不一會,他的呼吸又重新變得平緩,重新坐了下去。

「確實是好消息,恭喜恩人了。」

鍾沫奇怪的看著他:「你不想要回去嗎?你不是應該很需要摩拉嗎?」

「不了,既然已經送出,又豈有要回之理,何況我以此物報答恩人的救命之恩,雖無契約之行,卻有契約之實。作為岩神子民,我姜某還不屑於做此等違背契約之事!

何況此等貴重物品,落在我等普通人手中,恐怕也無福消受。」

鍾沫眼珠子一骨碌,笑著對姜毅說:「姜叔,不如我們也定一個契約吧?」

「如果恩人有什麼需要我姜某人做的,儘管吩咐就是了,無須什麼契約。」

「不行不行,作為岩神子民,我們必須簽契約。」

姜毅又怎麼看不出鍾沫是想幫助他,畢竟他一路走來,收到各種恩惠實在是不少,璃月人大都樸實,能幫則幫,只是小姜的病確實拖垮了他,他也不得不厚顏接受兄弟們的幫助。

「那好吧,鍾姑娘打算和我簽訂什麼樣的契約呢?」

「嗯……我想想,有了!

這個聖遺物,我會找到買家賣掉,到時候賣出聖遺物獲得的摩拉我會全部交給你,條件是如果小姜的病治好了,他要給我當小弟!

而且是一輩子!」 「分身術,實際上就是通過複製自身基因序列,然後用暗能製造出載入了自身基因序列的個體。

那些個體都是無意識的,想要讓他們動起來,就必須使用者親自鏈接個體然後操控他。

又這些個體因為載了使用者的基因序列,所以具備使用出使用者其他招數的基本要求。

分身術可以說是很強的一種招數,但它也有一個弱點,一個只有凱爾在使用時會出現的致命弱點。」

「什麼弱點?」

「……」

凱莎沒有回答。

涼冰看了她一眼,也沒有繼續去問,又聚精會神去看凱爾與孫悟空的戰鬥。

天空之中,三十六個凱爾分身手持烈焰之劍,將三頭六臂的孫悟空團團圍住。

羽翼每一次扇動,都會有四個分身朝孫悟空攻去。

乒乒乓乓——

鋒利的長劍與堅硬的棍棒不斷碰撞著,時不時能夠看見迸裂的火星,就在兩把兵器相撞的那刻。

凱爾的攻擊頻率越來越快,兵鐵相交的聲音也越來越急促。

凱爾與她的分身就像是一個球形的閃電一樣,而在那閃電的中心,不斷抵禦著攻擊的孫悟空則很快的落了下風。

從一開始得心應手,到現在的氣喘吁吁,也就只過去了一分鐘。

太陽穴腫脹著的凱爾停下了身子,沒有再參與攻擊孫悟空的過程。

「呵,怎麼了,小姑娘,這就沒有力氣了?俺老孫可還沒有用力呢。」

看着滿身是傷的孫悟空,凱爾淡淡道:「彼此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