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遠古一族的。」金立刻大搖大擺的朝著前方走了過去。

金慢慢的走到威爾的身旁,他搖了搖手示意威爾讓開,然後金自己用腳踩了一下陷阱。果然立刻就有兩股藍色的能量波從石柱中朝著金飛了過來。

「啊!」金也和威爾一樣,立刻痛苦的大叫起來。

「金他是有受虐的傾向嗎?」麗薩詫異的對愛德華說。

「不知道。」愛德華苦笑著說。

果然,片刻之後這兩股能量波消失了。

「身份識別完成。遠古一族,羅蘭後裔。」神秘的聲音再一次出現了。

「哈哈哈,沒想到還有這種好事。」金立刻放聲大笑了起來。

「好了,金,不要在這裡得意了,快去幫我們把陷阱的開關給關了。」麗薩立刻大叫了起來。


「啊,好吧。」金得意的說著。

金立刻爆發出了身體中的赤龍之氣並且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平台的遠方跑了過去。 靳楚言為兒子辦的滿歲宴還挺隆重的,光從整個會場布置來看,就知道砸了不少錢。

喬楚惜一行人率先抵達會場,宴會還沒正式開始,他們就先四處隨意逛逛。

嚴正宇抱起小墨,指了下前方對喬楚惜說道,「老大,我帶小墨過去玩玩。」

前面是一個私人的小型遊樂場,看起來裡面應該有不少好玩的遊樂項目。

喬楚惜頷首應道,「行,去吧。」

「好嘞,那我們走咯!」

見到是遊樂場,安木和姜暮西也跟了上去。

小墨撇了撇嘴,並未說什麼,明明就是他們大人想玩,總喜歡拿小孩子做借口。

送走小墨后,他們倆就能光明正大的約會了,兩人牽著手走在小徑上,只是這樣靜靜地欣賞著風景,就感到無比幸福。

喬楚惜好奇的問,「絕,小墨之前有辦過滿歲宴嗎?」

這四年多的時間裡,她沒能陪在小墨身邊,這是喬楚惜最遺憾的事,想著,她就不禁心疼起小墨。

「辦過,但沒有楚言辦得這麼隆重。」

「真的?那有照片嗎?」


似乎是沒想到墨絕竟然會著手這種事情,喬楚惜有些意外。

墨絕輕笑,伸手撫著她的頭髮,「回頭找給你看。」


「好。」

陽光下,兩人相視一笑,頎長的身影站在一起如此相配,這一幅美好的畫面,全然被側後方不遠處站著的一名男人收進眼底。

手機忽然震了下,墨絕拿出手機,是靳楚言的簡訊。

「楚言現在找我過去,一起嗎?」

想也知道,他們兩人不是討論Angus的事情,就是互相炫妻,男人們之間的小會,她才不要參加。

想了想,喬楚惜搖了搖頭,並未打算和墨絕一同前去,「你去吧,我去找東瀛他們。」

「好,別亂跑,宴會很快開始了。」

「知道了。」

目送墨絕離開后,喬楚惜轉身往另一條小徑走去,還沒走一會兒,就感覺到身後有一個人跟著自己。

該不會就這麼一會兒的時間,墨妖孽就反悔了吧?

不就分開一小下嗎?至於這麼黏著她?

喬楚惜正想著要怎麼說說墨絕,在感受到男人距離她不到一米之時,她倏爾轉過身。

在看到男人的面容后,喬楚惜整個人怔在原地。

赫旻日?他怎麼在這裡?

「楚惜,好久不見。」

靜默片刻,男人輕輕喚著她的名字。

不知為何,只是一句簡單的問候,喬楚惜卻覺得好似有什麼變了。

他看她的眼神,他的聲音,他給她的感覺,好像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

然而,喬楚惜只是恍惚了一會兒,很快便找回思緒。

喬楚惜揚起微笑,說了句,「好久不見。」

*

宴會正式開始,嚴正宇一等人都坐在座位上好一陣子,卻遲遲沒看到喬楚惜和墨絕的身影。

「奇怪,老大他們人呢?怎麼還不來?該不會偷偷約會去了吧。」

「不對啊,我剛還看墨老大和靳大哥在大廳里呢。」

正當他們疑惑著,這時,三個身影從會客廳門口走進來,眾人的目光頓時齊齊看向他們。

嚴正宇疑惑,「快看,那不是喬老大嗎?」

安木猛地站起身,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三人站在一起的畫面。

「等等,老大旁邊……有兩個男人?!」

「嘶!這是什麼可怕的修羅場?暮西西,你感受到了沒?」

嚴正宇抓著旁邊姜暮西的胳膊激動地搖晃了下,這場面,絕對是史無前例。

姜暮西也忍不住感嘆,「我去,這場面,太激烈了。」

眾人都知道,四年前帶走喬楚惜的男人是赫旻日,而喬楚惜和赫旻日當年在訓練島上的情史,經過八卦組的調查,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

嘖嘖,這下好了,一個前任情敵,一個現任老公,竟然同框了?呃,還有他們的喬老大未免也淡定了點吧?

意外成為焦點的喬楚惜僅是微微一笑,她挽起墨絕的手,側頭看向赫旻日,說道,「這裡就是宴會現場了,你隨便找個位坐,我和絕就先過去了。」

「嗯。」

赫旻日微微頷首,看著喬楚惜落荒而逃的背影。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喬楚惜第N次在內心暗嘆,恐怕除了她,沒人能知道,她剛剛經歷了什麼。

喬楚惜小心翼翼地用餘光打量了下墨絕的臉色,不看還好,這一看,她更懊惱了。

完了,這笑容,太妖孽了。

通常這個男人笑得越燦爛,越代表他已經生氣到無可挽救的地步,這就表示,一定會有人遭殃。

身為八卦組組長,嚴正宇忍不住跑上前拉著喬楚惜問,「老大,你都做什麼了啊?」

喬楚惜欲哭無淚,「我……」

她不過是和老朋友碰個面打個招呼,順便給人家帶個路,然後就被墨妖孽撞槍口上了。

「楚惜,這裡有空位。」

不知何時,赫旻日竟然已經走到喬楚惜旁邊,說完這句話便直接坐下去了。

喬楚惜頓時懵了,四周安靜得啞然無聲。

此時,喬楚惜感覺到某人的笑意更加深了,內心懊惱至極。

完了,這下真完了。

吃瓜群眾們左看看右看看,總算明白了怎麼回事。

於是,接下來的宴會硬是被分成兩極化。

台上,靳楚言夫婦倆一邊抱著兒子帶著女兒一邊說著敬辭,好不溫馨融洽,而台下,兩個男人隔空暗中對決著,只是夾個菜,說個話,眾人就能感覺到這三角戀的修羅場有多可怕。

不知過了多久,喬楚惜頭一次艱難的吃完一頓飯,一結束就緊急撤離現場,那速度快的,不禁令人驚嘆。

會場外,兩個同樣高大的男人對立站著,兩人對視著,明明什麼都沒做,卻好似已經暗中對決了好幾場。

「赫先生今日前來,目的是什麼?據我所知,楚言和你並沒有任何交集。」

不遠處,一群八卦的吃瓜群眾們在暗處偷聽著,一聽到墨老大的發言,眾人不禁感嘆,墨老大不愧是墨老大,一開口就秒殺!

這兩個男人,一個妖孽俊美,一個英俊偉岸,同樣的高顏值,性格完全迥然不同,兩個如此完美帥氣的男人站在一起,簡直就是視覺享受啊。

對於墨絕的疑問,赫旻日只用兩個字回答,「楚惜。」

「嘶——」

眾人不禁倒吸一口氣,這一招反擊,厲害啊!

他的目的是喬楚惜。

沒有絲毫遮掩,他直接承認了。

墨絕輕笑,唇角微微挑起,似乎有些詫異,「哦?沒想到,赫少竟如此惦記我的夫人。」

說著,墨絕似是不經意地轉動著手上的戒指,明顯的宣誓著他的主權。

言下之意,他們已經結婚了,而他不過是個局外人。

眾人不禁暗暗對墨老大豎起大拇指。

赫旻日說,「過去,我已經錯過了她,未來,我不想再逃避。」

「我不希望,你會給惜兒帶來困擾,你的出現,就已經成為她的困擾。」

即使他再不想承認,在今天來看,喬楚惜的表現,的確像墨絕所說的,他給她帶來了困擾。

赫旻日內心一痛,明知如此,可他還是不想就此放棄。

或許是因為他從未用盡全力去爭取過,明明他們曾經是那麼相愛過,叫他怎麼甘心?

「墨先生放心,從今以後,我會作為楚惜的朋友,陪在她身邊。」

赫旻日說完這句話,便轉身離開了。

「哎,墨老大這個情敵,實在太強了。」

「看樣子,他是不打算走了,那我們喬老大接下來的日子,豈不是……」

眾人竊竊私語著,並未發現墨絕已經走到他們旁邊。

「看夠了?」


「哈哈,老大,我們就路過。」

「對,路過,墨老大,我們要回去了嗎?」

被抓包的眾人尷尬的撓了撓頭,心虛的立馬轉移話題。

「小墨呢?」

「小墨在東瀛的車上了。」

墨絕微微頷首,掠過眾人獨自上了車。 喬楚惜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喬墨莊園的,更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心大的一回去就睡著了。(靳楚言在M國辦的滿歲宴)

直至半夜,喬楚惜半夢半醒迷糊地睜開眼,發現墨絕竟還沒睡,只是單手支撐著頭,就這麼安靜的望著她。

「絕,你什麼時候回來了?」

墨絕伸手揉著她的頭髮,並未說話。

忽然想起幾個小時前發生的事情,喬楚惜立馬就沒了睡意。

「絕,那個……」

怎麼辦?本來提前準備好的自我陳述台詞都沒派上用場,現在這個時候,她該說些什麼好呢?

正當喬楚惜胡思亂想之時,墨絕似乎知道她心中在想什麼,說了句,「夫人的魅力太大,的確令我很頭疼,不過……」

墨絕倏然低下頭,一吻輕輕落在她的額頭上。

喬楚惜怔然地望著他的眼眸,接著,她便聽到男人低沉磁性的聲音緩緩響起,「每天夜裡,能欣賞夫人美麗睡容的人,只有我。」

嗯?這是炫耀嗎?好像是。

喬楚惜不禁失笑,說再多,還不如用行動來得快,想著,喬楚惜將雙手環上男人的腰間,主動地乖乖挪到墨絕的懷裡躺著。

墨絕勾起薄唇,甚是滿意地說道,「鑒於夫人的積極表現,我決定,接下來半年時間,任由夫人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