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瞧著女兒瘦了?」李泓遠伸手把令姿抱起來,令姿半睡半醒的,忽然被抱起來,睜眼看見爹爹,很快又閉眼睛接着睡。

姜寧道:「昨天才抱回來,今天你就能看出來她變瘦了?你跟我扯呢?」

「一天就不能變瘦嗎?她才丁點大的人。」

「你不要找茬。」

李泓遠放下令姿,又抱起文贊。

誰知文贊被他一抱,嘴一撇,就哭了起來。

李泓遠愕然:「這才一晚,就不認識你爹了?」

姜寧忙伸手:「他不喜歡你,給我。」

「胡說,你不在的時候,不都是我抱着哄?怎麼才一天就不行了?」

「你沒見他哭了嗎?把他給我啊。」

只可惜,她坐着,人家是站着,就是不給,她也沒法子。

李泓遠道:「是不是餓了?」

乳母聽見哭聲進來,看見煜王在,忙垂首行禮。

「把孩子抱過去喂。」李泓遠吩咐。

乳母忙過來把文贊抱到裏面去,這麼一來,令姿也醒了跟着哭。另一個乳母也忙過來把她抱進去喂。

姜寧道:「你沒來,他們好端端的,你一來就鬧了。」

李泓遠沉默片刻,輕聲說:「本王只是想他們,有些睡不着,所以來看一眼。你若不喜歡,我這就回去了。」

他轉身往外走。

姜寧道:「不必做這可憐樣子給我看。你是他們的父親,我沒理由拒絕你看他們,但是,以後必須提前提前通知。不要這樣冒昧前來。」

「好。」

李泓遠沒有回頭,挑開帘子出去了。

黃鶯走過來:「姑娘,殿下的披風沒拿。外頭那麼大的雪呢。」

「你給送去。」

「哎,奴婢這就去。」

黃鶯忙拿起披風,追出去:「殿下,您的衣服。」 「你來幹什麼?」

我冷冷地說,到現在我都不知道單無常這小子到底是來幹什麼的,屁用沒用不說,有時候嘴賤還得被打。

單無常厭惡地看了我一眼,看的出來,要不是還忌憚著什麼,估計早對我破口大罵起來了。

「老子和你說話了?多嘴。」

我額頭上青筋暴起,認真思考找個機會搞死這小子現實不現實。

卞夢家站了起來,伸出手來一個紙人立在他手上,就像飛鏢一樣。

「你到底來幹什麼,再不說我就把你戳成篩子!」

單無常顯然知道他這個表哥說到做到,往後退了一小步,表情憤憤。

「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我是來和你們交換線索的!」

我和蘇白玉對視了一眼,顯然不覺得這小子會有那麼好心。

卞夢家眯了眯眼,似乎在考慮他說的話的真實性,最後把紙人收了起來。

「什麼線索?」

單無常又怪笑了一聲,咧著嘴說。

「你們不得拿出點誠意來?」

卞夢家聽了臉色一沉,怒喝道。

「你愛說不說,不說就滾!」

不知道為什麼,卞夢家遇上他這個表弟就會十分暴躁。

來這裡第一天我就問過單無常是不是抓住了卞夢家的小辮子,他也不和我們說。

單無常臉色一變,陰沉沉地盯著他,突然冷笑一聲。

「是嗎?我告訴你們,你們可別後悔!」

「要是不知道這個線索,你們這輩子都別想離開魚水村了!」

我不想相信他,但是……

突然蘇白玉握住了我的手,我愣著回頭去看她,她淡然地和我說。

「別聽他胡說,他知道的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聽她這麼說我又安下心來,是啊,如果我不相信蘇白玉,還能去相信誰?

單無常不善地盯著我和蘇白玉看,過了一會兒轉身就走。

「是嗎,那我等著你們來求我!不信我的話就去村子外面看看吧。」

他說完就走了,我表情很微妙地看著他離開,還是蘇白玉拽了我一下我才回了神。

「你看他做什麼?」

蘇白玉皺著眉問我,她雖然性子冷淡,但這還是頭一次對一個人表現出來這麼明顯的厭惡來。

我低下頭來,疑惑地喃喃起來,像是在問自己,也是在問他們。

「他說的那話是什麼意思?」

蘇白玉搖了搖頭,卞夢家不快道。

「管他呢,肯定又是在胡言亂語。」

我哦了一聲,但不由自主地,心裡埋下了關於村外的種子。

因為這個小插曲,我們之間的氣氛一下沉默了下來。

門突然被推開了,揉著眼睛的萌萌走了出來,奶聲奶氣地問。

「你們都在幹什麼呀?怎麼還不睡覺?」

我看著萌萌愣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麼。

現在活人沒辦法離開魚水村,但萌萌不是,那是不是代表可以讓萌萌出去看看是怎麼一回事?

但我只是想了一下,暫時不準備讓萌萌去冒險。

於是我心不在焉地和萌萌說了兩句話,又把她送回去睡覺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萌萌輕輕抓了一下我的手指。

我低頭看她,她對我眨巴著大眼睛。

「你蹲下來一下好不好?」

雖然已經看清了萌萌的本質是沒有人類感情的,但每次看到她賣萌總覺得心裡一顫。

我只好蹲下來,萌萌在我耳邊悄悄說道。

「小心院子外面,有不好的東西。」

萌萌說完之後就噠噠跑回去睡覺去了,留下我一個人凝固在了原地。

卞夢家還奇怪,隔著老遠喊我。

「你在那兒愣什麼呢?」

我如夢方醒,趕緊答應了一聲往過走。

我一直盯著大門,可是光從大門外看,一個人都沒有。

萌萌說的應該是真的,不過卞夢家和蘇白玉竟然都沒有發現,這是怎麼一回事?

卞夢家又在抽煙,問蘇白玉。

「別管他,你剛剛想說什麼?」

他給我扔過來一根煙,我心不在焉地點上,時不時往院子外面看。

蘇白玉卻搖了搖頭,單從表情上來看好像是累了,疲倦地垂下了眼瞼。

「我還需要再想想,今天晚上早點休息吧,明天還得早起。」

我原本想找個機會告訴蘇白玉剛才萌萌和我說的話,可是就在我們都站起來的下一秒,我突然看到院子門口站著一個斷頭的男人!

又是它!我突然胃部有些抽搐,十分不適。

難道這就是萌萌和我說的不好的東西?

蘇白玉第一個發現了什麼,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姜太龍,你怎麼了?」

我勉強回神,扭頭去看她,聲音沙啞。

「你看不到嗎?門口有……」

蘇白玉更疑惑了,她看了一眼門口又看向我。

「你說什麼呢,明明什麼都沒有。」

我心中大駭,再看向院子大門的時候卻發現那個東西已經不見了。

靠,這他媽不是耍我嗎?我差點罵出髒話來,表情很難看。

蘇白玉想到了什麼,表情略微變了些。

「你現在趕緊回去休息吧。」

說完她強行拽著我往房間里走,我頻頻回頭去看院子門口,想找到剛剛看到的男人。

最後我躺在床上的時候還有些發懵,蘇白玉正坐在床邊看著我,居高臨下讓她的神情看著更淡漠了。

「姜太龍,搞不好你撞邪了。」

她嘆了口氣,也給了我一張符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