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認你很強,但是,今天這一場恩怨,我是一定要跟雲家算的!若是你硬要阻攔,哪怕你是任督境,我也不介意拖你半條命!!」青陽沙啞的聲音緩緩盪開,其中的寒意和殺意令得所有人都是心頭一顫,甚至連得這不甚知情的雲軒都是感到了深深的寒意,這傢伙,不是在開玩笑!

「笑話!螻蟻,你以為你能折騰得了幾下?」雲軒眼神陡然一冷,聲音徹底陰寒了下去,一個沖帶境的人居然敢在他面前威脅他?

「別懷疑我能不能做到,你會後悔的!」青陽知道,接下來與雲軒的惡戰已經是不可避免了,既然如此,那就來吧,戰!

緩緩伸出一指,青陽臉色肅穆,如臨大敵。

這將是他恢復王氣以來,第一場用盡全力的戰鬥!

啾!

在眾人震動的眼神里,一道璀璨的光芒從青陽的指尖暴涌而出,一道猶如怒龍般的赤色紅芒絲毫不留情的暴射向雲軒。

「燃天九指之第一指——聚炎指!」

劃過空氣的赤色紅芒,散發著驚人的熱量,讓得周圍的人在這一瞬間都是口乾舌燥起來,而那股壓迫性的力量,更是讓人心驚。

見狀,雲軒卻是面目古怪,旋即又是大笑一聲,有些戲謔的在眾人震驚的目光里,同樣伸出一指,一道比之還巨大的赤色光芒同樣暴射出。

「聚炎!」

轟!

兩道巨芒竟是在同一條直線狠狠的碰撞在一起,那爆裂開來的熱量,徑直將地面都灼燒了。

「什麼?!」青陽瞪大了眼睛。


「你以為,就你會聚炎指?」

「也對,聚炎指在南炎這邊,也算是稀罕物了,哈哈!」雲軒見狀大笑,同時手上的王氣狂涌而出。

砰!

青陽的聚炎光束竟是在一瞬間就被擊散了,而雲軒的紅芒卻是乘勝追擊,炮轟而去。

「可惡!」還是王氣的差距,青陽暗暗咬了咬牙,同時他著實也是沒想到,這雲軒也是會這招聚炎指。

面對那瞬息來臨的熱浪,青陽卻是迅速的伸出右掌,猶如蓮花般在空氣挽了一個花型,天地王氣瞬息便是被青陽抽取過來。

蓮花水柱瞬間成型,伴隨著青陽左手一推,一道飛花般的水汽順著蓮花座暴射而出,與那襲來的赤色巨芒狠狠的撞擊在一起。

「蓮靜掌!」

咚!


又是一道巨響聲起。

只不過這次,眾人卻是感受到一股截然不同的感覺,那居然是一種暢快的涼意,猶如毛毛細雨般輕柔,輕柔之中有著一種包含萬物的氣勁。

「這武學?」雲軒眉頭微微一皺,這種包含天地意境的武學,他居然未曾聽過!而且他的聚炎指此刻也是瞬間被擊散而去,水克火。

水勁若飛花,看似速度很慢,但事實上那柔柔的水勁里卻是包含著四兩撥千斤的力量,天空中的雲軒見狀,也是不敢小覷,雙翼環抱成為一面華麗的盾牌。


轟!

飛花猶如升天龍擊一般,狠狠擊中了雲軒那高貴的翅膀,發出刺耳的金鐵之聲。

只是,這樣的攻擊,居然依舊無法奏效,那翅膀的硬度竟是堪比金鐵!

蓮花散去,青陽眼神在此刻變得極為銳利,他現在可是深刻認識到何為天塹之境的力量了,太強了。即便是蓮靜掌,都無法對其造成多大的損傷。

但是,這一戰,決計不能輸!

「沒用的!境界就是差距,螻蟻終究是螻蟻,掙脫不了匍匐的命運!」雲軒散開晶瑩的翅膀,聲音冷冷的傳了出來。

而此時雲琪也是尖聲大喊道:「哼哼!沒錯!一個小小的奴僕還妄想擊敗我相公,別笑死人了!」

青陽聞言眼睛徹底眯成一條線,這種激將法很差,但不得不說,很奏效。

「就讓你見識下,炎祖的力量吧!」

「這不是大路貨般的起手式!而是進階式!」雲軒冷酷的道,言語間有著濃濃的傲氣。

進階式?聽到這三個字,青陽的眼睛也是微微一縮,難道?

「燃天九指之第二指,截炎指!」

話音剛落,天地的炎相王氣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旋即又如水流般瘋狂的聚集在了雲軒的手指上,下一瞬,一道長炎從其雙指上暴沖而起,長炎的凝實程度,比之前還要恐怖,其上蔓延十分驚人的熱量。

旋即又是在青陽震驚的目光中,雲軒兩指微微分開,下一瞬那道長炎居然在天空中分折成兩道赤芒匹練,這還沒完,雲軒另一隻的手接踵而至,雙指點出,那兩道長炎再度分劃為四道長炎,炎力驚人,猶如四條仰天長吼的炎龍般,散發著極為濃烈的威壓。

不得不說,炎祖所創的王技,還真是奇妙無比,原本直線屬性的力量在此刻居然是分劃了!要知道,這種手法已經是綠級左右的王技才能做到了!也就是…這截炎指,已經是十分接近綠級王技了!

原來這就是燃天第二指,截炎指!青陽神色震動的望著眼前這四條張牙舞爪的炎龍,那般威勢,非同小可。

吼!

四條炎龍在天空微微旋轉,旋即便是猶如猛的暴沖而下,撕裂般的破空聲,簡直就是要將青陽生生吞去。

青陽眼神一凝,但臉上卻是沒有絲毫慌亂,那炎相力量真的很強,強到令人髮指。但是…正因為是炎相,青陽才不懼。

就在那一瞬間,青陽渾身燃起劇烈的火焰,那火焰竟是使之化作一個暴怒的火人,而其眉心處更是有著一道亮紅的火焰印記浮現,顯得妖異不已,漆黑的瞳孔內更是再度有著一道青色的光芒橫亘其中,這意味著青陽,動了真正的實力!

「赤炎神體,開!」這是青陽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動用赤炎神體,以前的他根本無法控制赤炎神體,但如今,卻是能夠稍稍體會到赤炎神體的一些奧妙。


「啊!」隨著一聲怒喝,青陽右手臂上,那黑炎紋身猶如活了過來一般。

「一星紋體,開!」

轟!炎龍襲到,衝天的火光將青陽的身影重重吞去。

炸裂開來的地面,猶如流星砸過般,塵煙風暴盪開,所有人的視線都在這一瞬間變得模糊。

(更新少了,收藏就刷刷降,嘿嘿,還真實在。今天二鍋頭又打賞了。不多,100。但夠了,太夠了。他跟我一樣,都是作者。都是撲街的人。當初我以為可以簽約的時候,興奮的跟他說,往後我照顧你。誰知道,如今是他照顧我。他有孩子有老婆要養,沒時間寫書,而我呢,還能再拼幾年。平凡人,都是在奮鬥中倒下的人,我不想倒下。) 火光漫天,仿若天神降下怒火,將眼前的一切焚成灰燼。

所有人都是驚恐地望著天上那道身影,那帶著翅膀的青年,他高貴傲氣,眼神里滿是不屑,在他看來,能逼他使出王氣化翼,已經算是不錯了。

而在那人群中,有著一些上了年紀的人開始淚流滿面,他們終於是認出來了,原來方才那道被火龍生生吞噬而去的身影,就是青陽!那個以前經常給他們跑腿的小孩!

多麼淳樸的一個孩子啊。

據說兩年前他去了傳說中的修王門派,卻是沒想到兩年後的今天,卻被人活活燒死。不少人臉上有著悲戚怒意閃現,但卻敢怒不敢言,那上面的人就是神,當他將眼神猶如刀鋒一般的掃過時,眾人紛紛感到自己的身軀在顫抖,那是不可侵犯的力量!

雲蒼臉色蒼白,眼睛瞪得大大的,心有餘悸的盯著那熊熊燃起的火光,暗暗吞了一下口水,這…太可怕了!

雲琪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只不過她下一刻便是發出尖酸刻薄的笑聲,那笑聲中帶著猖狂的得意,得意自己終於解決了曾經的噩夢,也得意自己找到了這麼一個強的靠山!

聞聲,天上懸空著的雲軒眉頭一皺,對於這女人,若非她有幾分姿色,雲軒怕是一眼都不會瞥她,但是如今再度發現了她的笑聲原來是這般噁心,也罷,等玩完了就一腳踹開罷。

啪嗒啪嗒,那漫天火光依然放肆地燃放著。將這落昏鎮的天空都是燒成了一片紅。搖曳開來的火點將周圍的地上砸得千瘡百孔,體無完膚。

然而。就在此時!

唰!

漫天火光瞬間有著一個小小的漩渦突兀的出現,那漩渦猶如饕餮巨獸將周圍的火焰盤吸而光。十分奇異。

同時,在眾人震驚的眼光里,一道若隱若現的身影緩緩從火焰中浮現而出,那身影十分削瘦,有著標準的驚人輪廓,那漩渦的中心正是在那身影的右臂上!

轟!

沒有絲毫預兆,火光瞬間爆了開來,在無盡的炎光里,若隱若現的他。終於是徹底展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長發飄搖,彷彿帶著火點般瑩瑩閃爍,那珵亮健美上身有著完美的肌肉,肌肉里似乎隱藏著巨大的力量,猶如鋼鐵般,讓人不敢直視。同時,最為妖異的是,此人右臂上有一朵黑炎花紋,花紋里開著一個散發著淡白光的星星。星體內閃爍著迷離的光芒,徑直使人眼前一炫。

而其眉心,更是有著一道顯眼的火焰印記,彷彿在象徵著什麼。雲軒看到了那印記,臉龐立即湧上了驚駭之色。

漆黑深邃的瞳孔里有著一道極致的青光橫亘著,一股無可形容的氣場從此人散發出來。那不是純粹的王氣氣場,而是夾雜了一種極致的東西。那種東西…彷彿強大的體能力量,讓人感到一股撲面而來的窒息感。

此人正是青陽!

「赤炎神體!」雲軒徹底認出了這印記。失聲道。

咻!

當最後一團火焰被那黑色花紋吸收進入時,青陽微微呵出一口濁氣,同時妖冶的瞳孔里閃過一絲精芒,那似乎讓得他非常滿足。

「謝謝你的饋贈了!」青陽淡淡的道,那猶如鷹隼般的目光直直地落在了天空上那道不敢置信的身影。

先前那四條火龍的力量,徑直都被青陽的赤炎神體吸納而去,本來以雲軒的力量,青陽是無法吸納那麼強大的火焰的,但由於青陽開啟了一星紋體,炎焱燃星訣的鍛體作用在此刻也是發揮了出來,將原本不可能吸收的火焰能量生生吞噬后化為可以吸收的能量。

現在赤炎神體的奧妙不再局限於吞天噬炎蟒的形態了,靠著炎焱燃星訣,青陽可以吸收很強大的炎相力量,哪怕是先前那恐怖的四條炎龍!

「看來還真是小看了你啊,遠古時代的赤炎神體,居然重現了!」雲軒臉上閃過釋然的神色,原來是因為赤炎神體,他才能在那恐怖的攻擊里活了下來。不過,其言語間還是充滿了無比震驚之色,這赤炎神體在遠古時代,真的是威名赫赫啊。

「不過…扼殺赤炎神體,想來應該很有成就感!」雲軒舔了舔嘴唇,語氣中帶著瘋狂的意味,一股寒意以其身為中心擴散開來。

「那得看你的能耐了!」青陽冷笑,他輕輕握了握手掌,那充沛的力量令得他簡直是要呻吟了,這炎焱燃星訣的一紋星體,果然很強,這樣的力量,哪怕是任督境,青陽也怡然不懼!

而且,再加上方才吸收的那炎相力量,青陽感覺自己渾身充滿了爆炸性的能量,如若不釋放出去,恐怕是會很難受。

咔!

腳尖猛的一瞪,青陽的身影猶如一道細影唰的一下便是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地面一個深深的痕迹,那裡有著蜘蛛網般的碎痕。

砰!

一記直拳,來到了雲軒的面前,毫無徵兆的落下,如同潮水般的力量彷彿找到了傾斜口,瞬間從青陽體內狂涌而出!

無比恐怖的速度,雲軒連控制翅膀的時間都沒有,徑直被青陽那一拳從天空上轟了下去。

一股濃烈的不可思議之色蔓上了雲軒的臉龐,怎麼可能?這樣的速度,連他都來不及反應!而且那力量,直接將他的護體王氣罩給砸碎了!

然而更加不可思議的還在後頭,青陽並沒有就此作罷,一拳擊中後身影更是垂直下降,猶如一道雷電般,長腿揚起,凌空垂直向下鞭掃!


咻!

一道尖銳的空氣爆破聲陡然響起,眾人的眼裡忽然多了一道長痕,那長痕猶如雷電般停留在天空中,彷彿靜止了一般。

轟隆!嘭!

一股劇烈的疼痛從腹部頭部傳來,雲軒瞪大了眼睛,那疼痛將他給吞沒了,彷彿將神經也給生生捏碎了一般!他的頭居然被青陽一腳掃中了!

咚!彷彿擊打在心臟上的聲音。

雲軒的身體應聲被轟到了地面,在地上炸出一個巨大的洞來,四周再度瀰漫起沙石碎屑的煙塵,那原本亮麗光彩的羽翼在此刻也是布滿了大大小小的裂痕,其上的王氣在此刻都是暗淡了起來。

「這力量,太爽了!」青陽猶如一枚重型巨彈般從天上落了下來,雙腿猶如鋼鐵般擎地,那麼高的距離他降落下來,居然是一點感覺都沒有!太強了,這力量!

那地面傳來的反震力,對他的身體居然造成不了任何的傷害!

「炎焱燃星訣,太恐怖了!」青陽咂舌,同時一股喜意也是從心底狂涌而出。

任督境又如何?還不是被自己轟進了地面,而且只是單單靠著那身體肌肉爆發出來的力量!

此刻雲琪和雲蒼的臉上都十分精彩,由一開始的錯愕到震驚,再到如今的驚恐,他們怎麼都想不到,青陽怎麼還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將雲軒給生生轟陷進地面。

「可惡!我要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