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還記得當時父親和師爺的表情,他們沉默了很久,最後還是勸師兄放棄。當時我以為他們是吃驚,因為我也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師兄說的意味着什麼,但現在想起來,父親和師爺其實是欣慰更多吧。

「不過師兄沒有放棄,他說他仔細看過了宮內所有和燭龍之血有關的典籍,他有自信能夠做到。不過真正讓父親他們同意師兄煉化燭龍之血還是因為他的一番話,他說『我蘇奇就是死也該是燭龍宮牌匾上的一灘血,而不是老死在這山裏』。我記得師兄說完之後,師爺揍了他好久,師兄雖然被打的鼻青臉腫但就是不低頭,還朝我傻笑。」

說完,唐白笑了起來,但南宮佼兒卻笑不出來。萬年了,螭龍宮有多少人在這山裏成了枯骨,明明是修士卻一輩子都沒能看過外面的世界,這對凡人來說是也許是平常,但對修士來說可能無異於懲罰。

雪蘭聽罷,也有些驚喜:「真的?若太上長老能踏入造化,我們仙羽派總算能安穩些了。」

「是啊,太上長老真能入造化境,那些曾窺視我仙羽派的野狼們也只能夾着尾巴不敢出門了吧。」

雪蘭微微一笑柔聲道:「偌大的坎域有造化境坐鎮的門派,一手之數不到,已算得上真正的名門大派,他們自然不再敢生出其他心思。」

王君想着這些年的種種,父親離世,仙羽勢微,如今總算是快熬出了頭,不禁有些唏噓:「讓仙羽派更上一層樓是父親一直以來的心愿,如今終於能看到希望了,可惜他卻……」

雪蘭看着哀傷的王君,有些心疼,這些年王君過的日子,她再清楚不過了。那個曾整日躲在經法殿的少年從那天起再未碰過他喜愛的奇門雜書,之後的日子不是在修鍊就是在養傷,一日也未曾安歇過。

雪蘭起身坐到了王君身邊牽住王君的手:「我想這已經是對老掌門最好的告慰了。倒是你,該好好歇歇了。」

輕握住雪蘭的手,王君笑着點了點頭道:「嗯。」

看着眼前雪蘭關切的眼神,王君心中溫暖,這女子一直像支靜靜開在他身後的白蘭,不慕貴不爭艷,卻總是在他難捱時散出縷縷花香安撫他的心神。

「抱歉,讓你久等了。」

王君雖然說得有些沒有頭尾,但雪蘭卻聽懂了,不禁有些羞澀地低下頭,不讓王君看到臉上顯出兩陣紅霞,只是嘴角的笑意卻有些藏不住了。以二人的感情,早就能結為道侶,只是門派安危就在旦夕之間,王君作為掌門之子更是無暇談及兒女之事,才拖到了現在。

王君抬手幫雪蘭捋了捋落下的耳發,然後順勢輕輕抬起了她的臉龐,見雪蘭羞怯地閉上了雙眼,王君緩緩地湊了上去。

然而未等王君細細體會嘴唇上的那摸溫暖,胸腹突然傳來一陣冰涼!隨即便感覺衣服被溫暖的液體浸濕。

王君有些發愣,不可思議地向下看去,一把精巧的匕首正插在他的胸腹之間,而這把匕首正被雪蘭握在手中。

「……雪蘭?」王君又看向雪蘭,剛剛那個羞澀的女子,如今神情木訥,雙眼空洞,好似一尊精緻的木偶。隨着「呲」一聲,匕首被拔出,鮮血湧出。以王君的修為,這本不算什麼大傷,片刻間便能止血,卻不知為何依然血流如注,而王君本人也因為太過震驚,沒有注意到此事。

雪蘭一言不發,站起身來,也不看王君,而是走向門前,將大門打開,似在等什麼人。

果然,片刻后一男子便走了進來,關上大門,先是看了看門口的雪蘭確認沒有問題后,在雪蘭耳邊說了句話,便見雪蘭走去了內室,他又轉頭看向王君。

「哈哈哈,大哥,我送的這份大禮,你可還滿意?」正是之前分別不久的表弟王季,此時王季臉上絲毫不掩飾的得意。

王君此時也回了神,在胸腹間輕點幾下,暫時封閉了血脈。

「你做了什麼?你對雪蘭做了什麼?!」即便不知真相,王君也明白此時雪蘭狀態有些蹊蹺,定是王季做了什麼手腳。

「呵呵,大哥不必生氣,二弟我只是在前幾日請雪蘭師妹喝了幾杯茶而已。」

「你對雪蘭下了毒?」,此時雪蘭已經回來,重新立在王季身旁,王君看着木偶般的雪蘭,心中頓時有了些猜測,「難道是……」

王季居高臨下地看着王君,語氣輕佻地說道:「哦?看來大哥猜到了,不愧是醉心旁門左道的少掌門,那麼快便猜出來了。」

說罷,王季轉身看向雪蘭,上下打量了片刻,然後用手指抬着雪蘭的下巴左右微挪。

「住手!」王君此時怒不可遏,就要站起沖向王季,只是剛一起身,便感覺全身無力,一下便癱倒在地上。王季並沒搭理此時狼狽的王君,而是看着雪蘭思索了片刻才笑了起來。 「沒事的,很多人都會誤會,」溫初柳笑着道,「不過秦影后你應該會保密吧?我不是很希望自己和小鴿子的關係被群眾知道。」

「當然!」秦錦二話不說就一口應下,乖得跟頭貓似的,哪還有剛開始的高傲。

「初夏,你和江導的關係怎麼樣?」語氣親切,稱呼都從初夏之溫變到了初夏。

溫初柳剛接受到江鴿發來的微信消息,讓她去樓下,所以現在她一邊收拾著包包鞋子一邊說,周遭聽着有些亂:「還行吧。」

嗯,只要小鴿子請客關係就會變得很好。

秦錦輕咳兩聲,結結巴巴地詢問:「那,那你知道他喜歡吃什麼嗎?喜歡喝茶還是咖啡?或者更喜歡礦泉水?他除了導戲還有什麼喜好嗎?」

溫初柳聽了秦錦的一大堆問題,嘆了口氣,一副很有經驗地說道:「秦影后你放棄吧。」

她聽到秦錦的這一系列問題,再結合兩人的身份,自然而然地以為是秦錦想要繼續做江鴿的女主,所以了解江鴿喜好來討好他,可溫初柳知道江鴿的每一部電影都會換一個女主,絕不用第二個。

所以無論秦錦怎麼討好,也不會再成為女主了。

但是她這句話在秦錦的耳中就是另一個意思了,她的眸光先是暗淡了一瞬,隨後又抬起來,固執又堅定。

「沒試過為什麼要放棄?」

在她心裏,除非江鴿親口告訴她我不喜歡你,或者我厭煩你。

這樣她才可能會萌生退意,但也絕不會放棄!

溫初柳嘆了口氣,還想說些什麼勸誡的話,剛張嘴就被秦錦打斷,「好了就這樣吧,下午有時間嗎?我想約你出來喝個茶。」

「行啊,時間你定,發到我手機上就好,兩點之前哦~」

拋開別的不說,溫初柳還是很想認識一下這位影后的,畢竟外界對她的評價非常高,什麼百年難得一遇的演員,女王氣質爆棚,高貴典雅,出淤泥而不染,這些都是她。

#傻柳內心OS:影后請客,我可以吹一輩子#

「好,那下午見。」秦錦說完,掛斷了電話。

溫初柳放下手機,一抬頭,江鴿頎長的身影就佇立在宿舍口,引來不少女生痴迷的目光。

她蹦蹦跳跳地跑到江鴿身邊,眉眼帶笑,就像一道陽光,照亮世間。

「在上面幹什麼?那麼遲才下來。」江鴿寵溺地幫她整理耳邊的碎發,動作輕柔。

溫初柳嫌棄似的拍開江鴿的手,理了理頭頂上的帽子,「女孩事情多嘛,正常正常,走走走,別在這站着,又熱又餓的。」

江鴿不語,默默走到太陽光前,為她遮擋烈日。

兩人疾步行走,很快就出了校門,乘車,前往一家自助燒烤店,味道一絕。

殊不知,背後有一雙眼睛一直注視着他們的身影,然後……跟上前去。

這樣那樣的機緣巧合下,溫初柳成功燒烤店「偶遇」到了時竹溪。

「誒?好巧啊,你也來這吃燒烤嗎?」溫初柳主動湊上前去,詢問道。

PS:一個好消息呢,本帥比要開學了!所以!我要恢復一更了!說不定還會停更!高興嗎!!!

。 「不僅沒有將我當做學長對待,還當著眾生靈的面羞辱我,污衊我,還說我們闡教之人便是一類腳跟淡薄的垃圾修真者!」

「我做為闡教的副教主,當然是聽不得此話,並還當著他的面,說要告知那通天教教主,可怎想他,卻變得龍顏大怒!」

「絲毫不分青紅皂白,就開始對我下如此重手,我知道即使自己修為已經准聖中層境界,但也不敵蕭峰,但一想到他剛剛還污衊我們闡教之人,我就十分氣憤,用盡全力抵抗他所發來的攻擊!」

「這一切的一切還不足矣,可那蕭峰真的完全違背天理之論,不把我當學長看待,還想奪走我那先天靈寶,乾坤尺,將我的元神從那先天靈寶乾坤尺上抹平元神烙印,奪走我的寶物,讓我差點陷入這萬劫不復當中!」

「就在我逃跑之際,他還不斷當著眾生靈的面辱罵我教元始天尊,說我教原始天尊,真是誤人子弟,教出這麼一幫只知道逃跑畏首畏尾的廢物!」

「並且,還好有教主所親自煉製的奧秘玉符,不然那日的我,可就真的要敵不過蕭峰,我這數百萬年的苦心修為真的就栽在他手裡了!」

「咻!」

燃燈大道人好像十分委屈,抱怨說道。

並且還為了完善這虛假的事實,增加著訴說的真實性,當著所有闡教弟子之面,燃燈大道人猛然吐出一口老血,在那玉虛宮殿內。

訴說過程中越說越氣,整個人像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沖向天際。

看到這一幕,就連一旁的南極尊者等人也急忙向前扶起這快氣憤而亡的燃燈大道人。

此時此刻,在南極尊者等人,瞳孔之間也掠過一道極其恐怖的發怒之意。

「好傢夥,你個小畜生,僅僅是一通天教門下嫡系子弟,有什麼資格能夠小看辱罵我們是在洪荒大地之上排名靠前的闡教!」

「不分青紅皂白,不尊重師長,這可是件滔天大罪!」

「仰仗著自己有著頗高的修為,就能夠欺負我們闡教,該不會以為我們闡教是沒有人能夠教訓他了?」

「如此可惡的蕭峰,這次要是不讓他對此次付出代價,讓我們闡教在這洪荒大地之上的顏面早就消散難存!」

「搶奪燃燈大道人的本命寶物,又重傷燃燈大道人的真神,還辱罵我們洪荒闡教,此罪簡直滔天大罪,不可饒恕!」

「還望原始天尊給燃燈學長討回公道!」

「還望原始天尊給燃燈學長討回公道!」

「還望原始天尊給燃燈學長討回公道!」

這一剎那,漸漸傳來在場的眾位闡教子弟那氣憤的言論,沒有一個臉上是一副溫靜祥和的模樣,都是怒髮衝冠瞳孔之間充滿殺意!

每一個都莊重嚴肅的對著原始天尊拱手行禮,高喊著要為燃燈大道人討回公道。

而此時的原始天尊還依舊盤膝打坐在那道台之上,混沌雙眸依舊緊緊閉著。

但又能從眼縫當中露出半縷金光。

臉上依舊一副從容不迫的模樣!

他可是作為天之道聖人,自然不會因為一些平凡瑣事變得毛躁,而且,他就是對於眼前這燃燈所說都感到十分疑惑。

他感到十分疑惑的是,這蕭峰可是通天教主門下嫡系子弟,自然是知道長教與通天教兩之間濃厚的交情,而且闡教更有著原始天尊坐鎮,怎麼會輕易放言說這闡教無人是個廢物教呢?

他就真的敢在這洪荒大地上,當著眾神靈的面,說一位天之道聖人的壞話?

而他又有些相信這燃燈大道人所說,畢竟蕭峰可是出了名的狂妄,自以為是,曾經就以區區太乙金仙境界的修為,能夠用玉符殺掉那天庭之上白澤妖王,之後,又差點將帝俊等人擊殺在那蒼穹之巔上,其膽色和為人確實是狂妄自大之徒,而且毫不理會這天道順勢而為!

即使眼前是一位有著聖人境界的強者,也絲毫不畏懼。

所以說這種狂妄之事對於他來講,真的是有可能會發生的。

因此!

原始天尊則是緩緩睜開那泛縷金光的混沌雙眸,稍微動了動手指,開始演算著蒼茫的天機!

不久,還要再次打開那混沌雙眸,只見雙眸之間掠過一道極其憤怒之意,臉上原有的和睦漸漸消散而去。

應該是他在這演算蒼茫的天機之時,發現確實燃燈大道人所受重傷是因蕭峰所為,並且還破口大罵,當著眾生靈的面說要擊殺他。

就算身為聖人境界的強者,也無法再探索出這件事的具體細節。

畢竟演算天機這件事,可是一件大事,即使是天之道聖人,能夠了解到這些,也算是得天獨厚的存在。

但就算不知道細節,此時的他已經憤怒不已。

畢竟無論怎麼說,燃燈大道人身為闡教副教主之位,他的顏面即代表闡教的顏面,闡教的榮譽也就說明原始天尊!

現在又得知這蕭峰重傷燃燈大道人,還想要將他這數百萬年的修為毀於一旦,真是狂妄不羈,必然要為此事付出一個交代。

這簡直就是不給闡教面子,也是不給他原始天尊一個面子,就如在他頭上動土。

「咻!」

因此,在這一瞬間,只見在原始天尊身上散發一股極其亘古鴻蒙的秩序力量漸漸傳來,使得天地間都感到一震!

連周圍的虛空都變得有些扭曲,蒼穹之顛上的星辰都逐漸破碎。

「轟隆隆!」

在那昆崙山上方,更有著彙集而成的團團烏雲,有著落到紫電雷光在烏雲當中相互交織,天地開始變了個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