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玄!」顧傾城搖頭,完全不看好她的老哥,她想了想,道,「我家的臭流氓倒是有希望。」

顧飛頓時臉綠,道:「我說好妹妹啊,你就算不幫著你哥,也不能拆台啊!」

「哈哈,本小姐才不會讓臭流氓去勾三搭四呢!」顧傾城大笑。

顧飛則是嘆氣,一年多前的時候,他還能力壓現在這幫年輕天驕,可僅僅只是過去了一年,他就被無情地超越。難道,這一代的年輕人才是得到天地氣運的寵兒,老一輩便只能靠邊站嗎?

原天罡咆哮,發了瘋似地向著顏飛雪展開攻擊,他不容許自己再有一敗,投靠異族之後,他已經被千夫所指,唯一能夠讓他心安的便是強大的實力。

顏飛雪舞劍,不沾一絲人間煙火,白衣飄飄,靈動如仙。

底下好多人看得目痴心蕩,露出強烈的迷醉之色。

「我不信!」原天罡不甘服輸,又殺了回來。

楚浩已經不再看戰鬥,他的手指不斷地舞動著,若是有劍道高手的話,必然可以感應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劍意,凌厲無比。

他又有領悟。


主要是,自從邁進戰尊之後,他都沒有好好琢磨過武技,現在他已經是八階戰尊,站在這樣的高度再回頭去提升武技,那相對來說自然簡單了。

一道道明悟在他的心中劃過,楚浩喜不自禁。

而在他的識海中,有一個印記正在慢慢形成,複雜無比,散發著淡淡的光輝,猶如一顆星星高掛。隨著楚浩的領悟越來越深,這個印記也在變得越來越明亮,也越來越複雜。

這是一枚劍訣,代表著無極混沌。

成就戰尊后,可以將天級武技以印記的形式保存在識海之中,要用的時候只需要激發印記便可,不過等到印記上的能量耗盡,那麼便無法再施展了,必須通過溫養來蓄積能量。

這是因為,天級武技都與靈魂之力有關,魂力耗盡,那麼天級武技即使還能施展,威力也會大降。

楚浩雖然早知道這點,可他之前太過沉迷於提升境界,因此一直沒在武技上花功夫,現在拾起這一道后,時不時的明悟讓他不由地喜不自禁。

劍訣越來越明亮,也越來越複雜,因為這可是由大五行的五十枚符文共同組成。(未完待續。。)

ps:感謝大新新的歌、暗夜消影昨天的打賞。 理論上來說,戰尊可以掌握的符文上限為十,但在實際的戰鬥這個上限並非不能突破。


比如,武技是十、本身掌握的元素之力為十、寶器為十,那麼便能打出的符文數量便有可能達到三十個。可問題是,如何將三者完美地融合到一起,這太難了。

因此,哪怕是巔峰戰尊也只能打出十道、十一道符文罷了。

楚浩現在只是一道劍訣便擁有了五十道符文,這是什麼概念?秒殺一切戰尊!

怎麼會這麼強?

誰讓他修出了大混沌意境呢,五行魂種可以將五行元素之力完美地融合,五種元素每一種的上限都是十枚符文,加起來不就是五十種嗎?

當然也只有他才能做到,否則就算有其他人同修五種元素元之力、甚至六種,也不可能將之完美的疊加起來,撐死二十道就是極限了。

否則,楚浩為什麼不將雷系元素之力也融合進去?

不是他不想,而是根本做不到,只有五行的相生相剋才能讓五種不同的符文以某種奇妙的方式組合到一起,再加入雷元素必然崩潰。

五十枚符文啊!

而且,這才只是一枚劍訣而已,還沒有加上楚浩本身的力量,還沒有算上寶器,極限絕不止是五十枚符文。

楚浩喜不自禁,右手手指不斷地舞動著,魂種引動元素之力,將識海中的劍訣不斷完善,散發出灼灼的光芒,越發地璀璨。

而在天空中。原天罡與顏飛雪的戰鬥也越發激烈,兩人都是遠超一般的巔峰戰尊。爆發出來的戰力讓人炸舌,便是蘇挽月都是點頭。若非她修出了唯一命泉,絕非這二人的對手。

「太強了,相比之下,我還算是戰尊嗎?」

「他們這戰力……可以媲美戰皇了吧?」

「這真是說說罷了,戰皇至少還要強大百倍,這二人就算聯手齊上,肯定連一階戰皇都打不過。」

「不錯,戰皇的魂種可是形成了法相,引動的天地元素之力絕非戰尊的魂種可比。這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的。」

「看之前的情況,好像顏飛雪更勝一籌,可她一直只守不攻,難道是擅守不擅攻?」

「這樣的話,這戰鬥可不止要持續多久了。」

底下的人都是議論紛紛,但並沒有一個人露出不耐之色,因為觀摩這樣的戰鬥是有巨大好處的,說不定便會形成頓悟。

在戰尊境,困擾武者的便不是力量。而是對於元素的領悟和掌控,因此有人可能五十年寸步不前,有人卻可能一個頓悟,直接提升了一個小境界。

天空中的兩人越打越是激烈。光華驚天,元素之力亂作。幸虧他們是在天上打,否則餘波震蕩之下。便是低階戰尊都可能被秒殺。

當然那時候肯定會有學院的強者出面阻止。

「這兩人都太強了,便是楚浩和劍女又是他們的對手嗎?」

「不錯。這二人的實力真是驚人,如果楚浩這一年來進步不大的話。 蝶變 。」

「從這點來說,龍太子真是厲害,僅僅只用一年時間就讓原天罡強大了十幾倍。」

「嘿,難道你還想投靠異族?」

「我就算想投靠,也得人家願意收呀。」

越是看得久,眾人對這二人的實力就越是心悸,怎麼也不相信在戰尊境內還有比這更加強大的戰力。

刷,就在這時,只見一道人影突然飛天而起。

正是楚浩!

他想幹嘛?

「楚浩?」原天罡一怔,然後戰火如熾,哈哈大笑道,「你可終於結束了閉關,我正要找你一戰!」

「你便是楚浩?」顏飛雪也停手,看向楚浩,眼神中充滿了戰意。

楚浩展顏一笑,道:「我是楚浩,你們既然想戰,那好,一起上吧,我陪你們耍耍。」

噗!

底下所有人都是噴了出來,現在誰都知道原天罡和顏飛雪的強大,可楚浩居然要單挑他們兩個,這是在作死嗎?

「哼,對付你,我還不需要與誰聯手!」原天罡長嘯一聲,連決鬥也顧不上了,舞棍向著楚浩攻了過去,嗡嗡嗡,十七枚符文齊齊發光。

顏飛雪收劍而立,顯然也不屑與人聯手。

楚浩嘆了口氣,隨手一拳轟出。

轟,他的拳頭上有三十多枚符文一起交織發光,只是太過密集,根本沒有人看得清具體有多少數量,彷彿點亮了一座神台,璀璨得驚人,而符文與元素共鳴,一隻碩大的星力巨拳也憑空出現,對著原天罡狠狠地砸了過去。

嘭地一下,毫無懸念,原天罡連人帶棍被一起擊飛了出去,嘴裡有一道血箭噴出,劃過長空。

這!

所有人都是瞪目,完全不敢相信。

之前原天罡有多猛,大家可都是看在眼裡的,儼然戰尊中無敵的存在。可這麼強大的存在居然被楚浩隨意一拳就轟飛了,這也太誇張了吧。

難道楚浩邁進戰皇了?

眾人都是盯著楚浩,上三境的人立刻都搖起了頭來,楚浩散發出來的氣息雖然強大,可絕對還在戰尊的範圍之內。

這是一個貨真價實的戰尊。

但他的戰力怎麼會強到這般田地?

「噗!」原天罡穩住身形,但口中卻是吐血不斷,他不可思議地看著楚浩,「你怎麼可能這麼強?我不信!我不信!」

他現在居然連楚浩的一招都接不下了,這讓他如何能夠接受?

楚浩掃了他一眼,道:「你以為,做了異族的狗就能橫掃人族?」

原天罡咬牙,他為了獲得更強的實力來打敗楚浩,拋棄了所有的尊嚴,投靠在龍太子的麾下。這一年下來,他也自信實力提升了十幾倍,足以戰勝楚浩。

可事實卻是這麼打擊人,他連楚浩的一拳都接不下。

以前,他還能算是楚浩的一塊磨刀石,可現在呢?連陪練的資格都沒了。

「我不信!我不信!」原天罡雙眼中散發著黑光,整個人也在彌散著黑氣,好像化身成了魔頭,詭異無比。但他的氣勢卻在大幅提升,彷彿要突破戰尊的限制。

這顯然是一記大招,需要時間來準備,而且一擊之後估計本身也會遭到重創,因此他在與顏飛雪的戰鬥根本無暇使用,也捨不得使用。

但為了打敗楚浩,他卻是豁出去了。

楚浩並沒有出手打斷,在他看來,他與原天罡之間的恩怨也該是做個了斷的時候了。

在對方打出最強一擊的時候徹底擊敗他。

「陰魔入體,給我爆!」原天罡大喝道,黑氣在他的身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陰影,然後收歸於他的體內,將他的力量瘋狂提升。

「朝天一棍,開天劈地!」

他揮舞著黑棍,對著楚浩劈了過去。

轟,他體內的黑氣悉數噴出,還帶著自己的精血,化成了一頭大魔,接過了黑棍的使用權,向著楚浩打了過去。而打出這一棍后,原天罡也無力再飛行在半空中,一頭栽了下來。

大魔持棍飛來,身高足有百丈,揮棍直打,轟隆隆地直欲要開天劈地。

嗡嗡嗡,大魔的身上竟有多達二十五個符文齊現!

看到這一幕,連顏飛雪都是俏臉變色,這一棍的威力真是太強了!她若要硬接的話,勢必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否則將會被瞬間抹殺。

底下,顧傾城和雲彩也是露出焦急之色,這麼強大的威力,楚浩的唯一命泉可以吸收嗎?

楚浩淡淡一笑,根本沒有拔劍的意思,又是一拳揮出,平淡無比。

嘭!


首先,黑棍被生生擊飛,緊接著,大魔的身體也被拳頭輕易轟散,黑氣被拳力絞殺,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

整個天空立刻變得雲淡風輕,朗朗晴日,萬里碧空。

什麼!

明明是青天大白日,可每個人都是有一種頭皮發麻,渾身直生疙瘩的恐怖。

這傢伙真是人嗎?

如此可怕的一擊居然就這麼輕描淡寫地化解了,簡直不可思議。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原天罡也癱坐在地上,雙眼失神,完全沒有了念想。

敗了,敗得體無完膚。

他與楚浩的差距已經不是一星半點,而是天與地一樣的鴻溝!

這讓他完全絕望,再生不起一絲絲的追逐之心。

楚浩看向顏飛雪,笑道:「顏師妹,可要一戰?」對方不是說只有他才有資格一戰嗎,現在他來了。

顏飛雪的俏臉上不由露出苦笑,開玩笑了,這樣的戰力豈是她能夠對抗的,那不是找虐嗎?她道:「我不是楚兄的對手!」

楚浩傲然立於天空之中,戰尊境內已經無人是他的對手,唯一命泉、大混沌意境、生命法則,三件利器在手,就是上古時期那些天驕復生,便是有一流體質的戰尊站在他面前,他也有信心一一戰勝。

這是無敵的自信。

現在的他就擁有了與低階戰皇一戰的資格,這要說出去的話絕對會讓人嚇得趴下,因為在上三境跨一個小境界戰鬥都是困難無比,更何況是一個大境界?

「好了,好了,你一個大男人難道想要欺負女人?」顧飛趁機飛了過來,一巴掌拍在楚浩的肩上,然後沖著顏飛雪笑道,「我這個妹夫就是不懂憐香惜玉!」

言下之意,就是他很懂了。(未完待續。。) 顏飛雪只作未聞,道:「楚兄的戰力可說是前無古人,飛雪甚是欽佩,不知可有機會與楚兄討論武道呢?」

「沒空沒空!」顧飛連忙幫著拒絕,「我這個妹夫最疼媳婦,除了自己修鍊,便是與我妹妹談情說愛!唉,真非我道中人,竟然沉緬於女色之中。」

楚浩不由地翻白眼,你丫想追就自己好好表現啊,為什麼要貶低他哩?

「哈哈,你們聊吧!」他才懶得幫襯顧飛,直接一個跨步,從天空中落到了地上。

「楚少!」「楚師兄!」

眾人紛紛叫道,顯得熱情無比。

這傢伙太逆天了,真有可能打破古族的宿命,成為一尊戰神。而他若是跨進戰神境的話,定能橫掃八荒,成為最強戰神。

因此,大家自然要趁楚浩現在還很弱小的時候與他打好關係,否則等他邁進了戰神之境,又豈會再將他們看得入眼?

楚浩應付了一陣之後,便轉身離去,眾人自然也不敢追著他套交情。


回到自己的院子,顧傾城少不了又是一陣埋怨,楚浩一閉關就是一年之久,更讓她不爽的是,楚浩還是和蘇挽月一起閉關的,讓她吃醋吃到飛起。

「臭流氓,啥時候去我家提親呢?」顧傾城附在楚浩的耳邊說道,髮絲飄在楚浩的唇間,散發著淡淡的幽香。

「妖女,不要纏著人家的楚浩!」雲彩護食般地搶過來、


「小丫頭,你真是太笨了,被人賣了都不知道!」顧傾城搖頭嘆息。指了指蘇挽月,道。「你要防備的可是她!你想想,這兩個傢伙單獨相處一年。孤男寡女,乾柴烈火,慾火焚身!」

雲彩眨巴著大眼睛,道:「可人家又沒有看見。」

得,原來沒看到就沒事,這果然是雲彩的風格。

「唉唉唉,這下真是引狼入室啊!」顧飛也跑來了,對著楚浩就是一拳擂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