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是我們的,那就是我們的。」黃戰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他看李妮和雷蒙娜的眼神也充滿了慾望,「要不這樣吧,你們兩個跟我走,我就放了你們的人。不然,我殺光他們!」

「你無恥!」李妮忍不住罵了一句。

雷蒙娜用槍指著黃戰,可她卻沒有開槍的膽量。她很清楚她的槍的性能,這一槍要是開了,子彈十有八九打不中黃戰,但跟著會死很多人卻是可以肯定的。

平安村的戰士結束了他們的潛行,紛紛現身。拿槍的持槍對峙,拿冷兵器的也已經做好了衝鋒肉搏的準備。

藍月人的運輸飛船還沒有離開,但撿垃圾的人卻已經劍拔弩張,隨時都有可能展開廝殺。這就是人的劣根性,這個星球上的人類已經到了滅亡的關頭,可人們想到的卻還是自己的利益。為了自己的利益,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

就在雙方對峙的時候,夏雷已經離開了他的藏身處,悄無聲息的向一個方向潛行過去。

頑石部落的人也是騎著馬來的,他們自然也會留人看守馬匹。頑石部落的藏馬處就是夏雷的目的。他無法在沒有任何武器的情況下去幹掉幾十個持槍的頑石部落的武裝人員,但對付一兩個看守馬匹的人卻不在話下。看守馬匹的人的身上一定有槍,那就是他想要的。

不能使用透視能力,可夏雷的耳朵卻還是非常靈敏。他很快就聽到了一些細微的聲音,那是馬匹的呼吸聲。人類的呼吸聲幾乎微不可聞,可它們的呼吸聲卻是人類的好幾倍,而且那種類似那種打噴嚏的聲音更明顯。

鎖定了位置,夏雷加快了潛行的速度……

「黑虎!」黃戰冷笑道:「我以為你是個人物,可你居然心甘情願為一個女人賣命,而且這個女人還不陪你睡覺,你說你圖什麼?」

黑虎默不吭聲,眼神陰冷。黃戰的嘲諷顯然戳中了他的心事。

「跟我吧!我們一起建立我們的勢力,甚至是我們的王國!」黃戰的聲音里充滿了誘惑,「你不就是想要漂亮的女人嗎?我可以給你,你要多少我給你多少。」

黑虎還是沒有出聲說話。

站在黑虎身邊的大熊倒是出聲說道:「隊長,我們……」

「你閉嘴,不要說話。」黑虎瞪了大熊一眼。

大熊跟著就閉上了嘴巴。

黃戰說道:「黑虎,今天晚上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你帶著你的人回去,那隻箱子你們可以帶走,但那兩個女人你要給我留下來。第二個選擇,你可以保護那兩個女人,但你們都會死在這裡。」

黑虎還是沉默著,沒有回應。

黃戰冷笑道:「還有,我補充一下,如果你做了第一個選擇,那就是默認跟我了,我會帶著人來接管平安村。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拆散你和你的人,你仍然是你的人的頭。」

黑虎移目看了一下側後方的李妮和雷蒙娜,他雖然沒有做任何錶態,可他的眼神里卻已經有一絲猶豫了。

這時黃戰忽然吹了一聲口哨。

立時間從附近的幾個垃圾堆上冒出了二十幾個武裝人員,就連平安村的戰士要去的垃圾堆上也有武裝人員。

夏雷的直覺再一次得到了應驗,這不是一個機會,而是一個圈套。

埋伏在四周的頑石部落的武裝人員一現身,平安村的戰士頓時陷入了包圍圈之中。現在別說是保護李妮和雷蒙娜兩個女人,只要黃戰一個指示,他們就會變成一具具屍體。

「隊長!」大熊慌了,緊張地道:「我們沒有必要保護那兩個女人,你喜歡村長,可她從來就沒有喜歡過你,你又何必呢?」

「你閉嘴!」黑虎怒了。

砰!

一聲槍響。

一顆子彈從黃戰的步槍之中飛射出來,擊中了黑虎面前的地面上。那顆子彈再往前一點,黑虎的大腿就會多一個冒血的窟窿。

黃戰惡狠狠地道:「我他媽.的可沒有那麼多時間給你思考,我數三聲,三聲之後你還是不做出選擇的話,那我就默認你選擇第二個了,我會把你們剁碎瞭然后拿去喂藍龍!」頓了一下,他開始計數,「一!」

嘩啦!

頑石部落的所有的武裝人員都舉起了槍,並將槍口對準了包圍圈之中的平安村的人。

「二!」黃戰的聲音裡帶著殺氣。

黑虎忽然吼道:「別開槍,我們走!」

平安村的戰士都放下了槍,還有他們手中的冷兵器。沒人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換取別人生存的機會,哪怕需要他們去保護的人是處處為他們著想的村長。

李妮的眼淚從眼眶之中滾落了下來。

雷蒙娜怒吼道:「黑虎!你們這群混蛋!你忘了當初你重傷要死的時候,是誰救了你,又是誰收留了你嗎?你是個忘恩負義的禽獸!」

「你給我閉嘴!」黑虎惱羞成怒地道:「我欠她的我已經還清了!我不想死!我也不想就這麼窩囊的活下去!你們自己保重吧,老子不幹了!大熊,帶人去把那隻箱子拿上,我們走!」

大熊帶了三個人去將垃圾堆上的箱子拖了下來,還有人去李妮和雷蒙娜藏身的地方牽出了戰馬。整個過程,平安村的戰士沒人敢去看李妮的眼睛。

平安村的戰士拖著那隻箱子走了。

李妮的眼淚似乎也流幹了。那些她曾經視為兄弟姐妹的戰士已經拋棄了她,她的心在這一刻已經碎了,她不想再看他們一眼。

「李妮!」黃戰笑道:「我早就說過,你早晚都會成為我的女人。只要你答應我,我不會虧待你的。」他的視線又移到了雷蒙娜的身上,他毫不掩飾他心中的慾望,「雷蒙娜,我想上.你已經很久了,這一次你跑不掉了。你放心吧,我會很溫柔的進入你的身體,不會粗魯。」

「你閉嘴!」雷蒙娜憤怒地道:「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碰我!」

「哈哈哈!」黃戰笑道:「你以為你死了我就會放過你嗎?我告訴你,就算你死了,老子一樣要玩你!」

晚安,軍少大人 「你是人渣!」雷蒙娜怒吼了一聲,揮手準備射擊。

李妮忽然按住了雷蒙娜的手,然後大聲說道:「黃戰,我跟你走,你放了雷蒙娜!」

雷蒙娜著急地道:「你幹什麼?放開我!你以為我和他們是一樣的嗎?我不會放棄你!」

「你冷靜一點,這不是放棄不放棄的問題,而是……」李妮壓低了聲音,「我們沒有必要一起死,你回去,找到夏雷,帶他離開。他不熟悉地形,膽子又小,而且不會戰鬥,他需要你的保護。」

「你……你到了這個時候都還在為別人考慮,你什麼時候為你自己考慮一下啊!你這個笨蛋!」雷蒙娜的眼裡泛起了淚花。

「聽我的話,你就當這是我最後的遺言吧。你沒有必要陪我一起送死,快走!」李妮推了雷蒙娜一把。

雷蒙娜被李妮推得退了兩步,可她沒有離開。

「想走?」黃戰冷笑道:「你怎麼不問問我同意不同意?我說的難道還不清楚嗎?我要的是你們兩個,不是其中一個。摟著你們一起睡覺,操完這個操那個,這多爽啊,你要我放一個,我得多難受啊!」

「哈哈哈……」

頑石部落的武裝人員爆出了一片鬨笑的聲音。

「兄弟們,我爽過之後再讓你們爽一下。」黃戰說。

頑石部落的武裝人員又爆出了一片激動的吼叫聲。

「去把她們抓起來!」黃戰已經迫不及待了。

幾個頑石部落的武裝人員跟著就向李妮和雷蒙娜包圍過去。他們平舉著手中的步槍,警惕著李妮和雷蒙娜的一舉一動。

「跟他們拼了!」雷蒙娜忽然揮手瞄準了一個向他靠近的頑石部落的武裝人員。

然而,沒等她扣動扳機開一槍,一顆狙擊步槍的子彈便從側面飛來,擊中了她的手槍。一聲金屬碰撞的脆響,那隻本就非常破舊的手槍竟在她的手中肢解,她的手中就只剩下了一截槍柄!

雷蒙娜被嚇得面色蒼白。

「你……居然還帶著狙擊手!」李妮總算是明白了過來,她們並不是因為戰馬發出聲音而被發現的,這一切從一開始就是陷阱!

李妮忽然想起了夏雷,那一個從一開始就看到了真相的男人現在在什麼地方?他何以在沒有任何依據的情況下給出那樣準確的預判?他究竟是誰?他究竟是什麼來歷?

包圍圈再次縮小。

幾個頑石部落的武裝人員露出了猙獰而猥瑣的笑意,他們甚至已經開始幻想將眼前這兩個尤物壓在身下玩得死去活來的美妙景象了。

李妮忽然舉槍,她很清楚這是自殺式的還擊,可她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

砰!

又是一聲槍響,李妮手中的突擊步槍被擊中,槍管上頓時爆出一團火星,槍管竟活生生的被狙擊步槍的子彈擊彎!

「哈哈哈……」黃戰大笑道:「我說過,你們兩個誰都跑不了,打開雙腿等著享受我的大鳥吧!」

黃戰的話音剛落。

砰!

從另外一個方向突然傳來一聲槍響。 一顆子彈擦著黃戰的臉飛了過去,他甚至能感受到彈頭上所攜帶的灼熱能量。他下意識的蹲了下去,躲避有可能飛來的第二顆子彈。也就在那一剎那間,他的背皮上冒出了一片冷汗。

然而第二顆子彈並沒有飛來。

黃戰站了起來,他看著那顆子彈飛來的方向。那是頑石部落藏馬的地方。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大聲吼道:「阿尤!你他.媽的在幹什麼?出來!」

藏馬的地方沒人回應。

黃戰對一個部落武裝人員遞了一個眼色,那個人跟著向那個方向走去。

那個人一邊走一邊說道:「阿尤,你他媽的瘋了嗎?竟敢向頭開槍,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還是沒有人回應。

那個人走到了藏馬的地方,然後便看到了「阿尤」。那個黑人小子正趴在地上,他的腦袋上嵌著一塊酷似斧頭的金屬碎片。這是一下致命的偷襲,差點沒把阿尤的腦袋活生生的劈開!

「阿尤死了!」前來檢查的人驚慌地吼道:「有敵襲!」

「媽的!」黃戰憤怒地吼道:「竟然敢在這裡跟我們頑石部落宣戰!把他們找出來,幹掉他們!」

忽然有人喊道:「我們的狙擊手被幹掉了!一槍爆頭!」

黃戰頓時愣了一下,他忽然明白了過來。剛才那一顆子彈並不是要殺他,而是要殺他身後的狙擊手!

在戰場上,狙擊手是一個令人憎惡的存在。狙擊手就像是幽靈一樣潛伏在隱秘的角落裡尋找目標,然後射殺目標。而狙擊手也是交戰對手最想幹掉的人,因為有狙擊手的存在就等於是脖子上懸著一把閘刀,隨時都有可能掉下來一刀切掉腦袋!可是,要幹掉戰場上的幽靈談何容易?

頑石部落的狙擊手是一個經驗極其豐富,槍法好得出奇的老鳥。這一點從剛才他兩槍分別擊中雷蒙娜的手槍和李妮的步槍槍管便能看出來,他是屬於那種指哪打哪,誤差不會超過幾厘米的神槍手。這個神槍手也是頑石部落在一次次戰鬥之中幫助頑石部落獲勝的功勛人物,在頑石部落之中的地位非常重要。

然而,就是這麼一個經驗豐富,槍法出神的功勛神槍手,他就這麼莫名其妙的被人一槍爆了頭!

「把那兩個女人抓起來!來人是沖著她們來的!」黃戰能活到今天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的反應超快。說話的時候,他已經從高處跳了下去,避免成為神秘槍手的下一個目標。

四個包圍李妮和雷蒙娜的槍手撲向了雷蒙娜和李妮。

雷蒙娜一腳踹向了其中一個伸手抓她的武裝人員,她的身體大隻,她的腿很有力量。一腳踹出,被她踹中的武裝人員竟被她一腳踹得飛了起來,倒飛好幾步才跌落地上。

她就像是一匹野馬,野性十足,難以馴服!

李妮卻不具備蕾蒙娜那樣的戰鬥力,一個照面,她就被一個武裝人員抓住了手。下一秒鐘,那個武裝人員便繞到了她的身後,一手夾住她的脖子,一手用槍指著她的頭。

「你再敢動一下,我就殺了她!」挾持李妮的武裝人員惡狠狠的威脅道:「跪下!」

蕾蒙娜不敢妄動了。她剛一停下來,一個武裝人員便撲上來一拳抽在了她的小腹上。她捂著小腹的時候,腿彎上又中了一腳,她頓時被踹倒在了地下。

那個被蕾蒙娜一腳踹飛的武裝人員從地上爬了起來,他舉起槍柄往蕾蒙娜的頭頂砸了下去。

「不要!」李妮驚呼的聲音。

那個武裝人員根本就不會聽李妮的招呼,他的嘴角帶著一絲猙獰的詭笑,他使出了他全身所有的力氣,他要把蕾蒙娜的腦袋砸開——

砰!

一聲槍響。

一顆子彈突然飛來,一頭扎進了準備砸開蕾蒙娜的腦袋的武裝人員的右眼之中。那一剎那間,鮮血、眼球、腦漿一股腦從他的眼眶之中迸射了出來,就像是一朵花一樣綻放。

撲通!

準備施暴的武裝人員倒在了地上。

「又是那個槍手!他在左——」這句話並沒有說完,因為那個槍手根本就沒有給他繼續說話的機會。一顆子彈飛來,同樣是扎進了他的右眼之中,貫穿了他的大腦。

一槍一個,每一個都是從右眼爆頭。這不是巧合,而是那個神秘的槍手在用這種方式示威!

砰砰砰……

頑石部落的人向槍聲傳來的方向開槍,子彈就像是雨點一樣傾瀉過去。一顆顆子彈擊中金屬垃圾,濺起一團團火星。可是那個神秘的槍手卻像是憑空消失了,誰都沒有發現他的蹤跡。他已經接連射殺了頑石部落幾個人,可頑石部落的人竟然連他具體的方位都無法鎖定!

這才是真正的戰場幽靈!

槍聲中,李妮和蕾蒙娜對視了一眼,然後兩個女人的視線都聚集到了掉在地上的那一支突擊步槍上。

「幹掉那兩個女人!」黃戰突然吼道。

挾持著李妮的那個武裝人員將槍口對準了李妮,準備開槍。然而,就在他準備動手的那一瞬間,一顆子彈忽然飛來,擦著李妮的臉頰,狠狠的扎進了他的額頭之中,而他的額頭只露出了一點點,卻還是被那個神秘的槍手一槍爆頭!

身體獲得了自由,李妮卻還能在那裡,一臉驚悚的表情。剛才那顆子彈貼著她的臉頰飛過,直到現在她的臉頰都還能感受到子彈身上所攜帶的熱量。如果那顆子彈再偏哪怕一厘米,被一槍爆頭就不是她身後的武裝人員,而是她!

那個槍手的槍法竟然達到了如此恐怖的程度!

他是誰?

沒等李妮想明白這個問題,雷蒙娜一個滾身過來,一把抱住李妮的腳將她撲倒在了地上。

叮叮叮!

幾顆子彈擊中了李妮身後的金屬垃圾,火星四濺。

「你在幹什麼?你想死嗎!」雷蒙娜沖李妮吼道。

李妮這才回過神來,她下意識地道:「那人是誰?」

「我不知道是誰,可我確定不會是黑虎他們。」雷蒙娜說。

「會不會是他?」李妮忽然想到了一個人,那個人出現在她的大腦之中的時候,她的眼神之中多了一絲髮光的東西。

「你是說夏雷?」雷蒙娜冷哼了一聲,「別開玩笑了,那個人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神槍手,恐怕只有反抗軍的盧柏能比,怎麼可能是夏雷那個膽小鬼。」

「可我覺得……」李妮欲言又止。

叮叮叮!

又是一串子彈飛來,打得身邊的金屬垃圾直響。

「別再想那個膽小鬼了,我們得離開這裡!」雷蒙娜撅起屁股往一支掉在地上的突擊步槍爬去。

一隻腳突然擋在了她的前面,雷蒙娜被嚇了一跳,一抬頭就看見了那張長得很好看的臉。

那個神秘的槍手終於現身了,不是別人,正是夏雷。

夏雷蹲在雷蒙娜的腦袋前面,臉上帶著一抹笑容,「無緣無故說人是膽小鬼是很不禮貌的。」

「是你?」雷蒙娜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