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我有什麼事?」凌晨想了想,拿起茶杯給秦雪倒了一杯茶。

什麼事?對啊,我找凌晨究竟有什麼事?

秦雪啞然,她腦子裡什麼也沒有,無奈之下她只好說:「見你這麼晚沒睡,而我又睡不著,所以就想找你聊聊。」

「是嗎?」凌晨長吁了口氣,從衣架上取下自己的外衣給秦雪披上:「也好,我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你。」

給秦雪披上衣服,這是凌晨不經意的動作,連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潛意識的自己竟會這麼體貼熱心。


這一個小小的動作讓秦雪心裡暖暖的,內心突然覺得非常甜蜜,前有未有的感覺。

看著凌晨冷峻的臉龐,突然覺得凌晨不像表面是那麼冰冷,實際上他是很體貼的男人。

「那你有什麼問題?」

「我現在非常困惑,不應該說是困惑,應該是非常迷茫,但也不能說是迷茫,反正我的心情很亂,也不知道從何說起。」凌晨認真的看著秦雪,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回顧自己的過去,臉色露出痛苦的臉色。

秦雪心裡像針扎了一下,她沒有說話,繼續聽凌晨娓娓道來。

或許是因為兩人都是劍修的緣故,凌晨從秦雪身上找到了一絲信任,還有多餘小青與孟江蕊的好感,對她也沒有特別的防備。

沉默了好一會兒,凌晨坦白說:「我的過去充滿了黑暗、殺戮、殘忍、宛如地獄,而我為了在那種環境下生存,做著一件又一件事與願違的事情,在那種環境下我無法相信任何人,我能夠做的就只有利用一切資源保護自己。在這個世界上,能夠讓我完全信任的就只有我自己,還有手中的劍……」

說到這兒,鳳鳥從窗外飛了回來,啾啾的叫著,好像在說:「那我呢?難道你不信任我?我可是很衷心的。」

「那它呢?。」秦雪指著鳳鳥。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劍縱天下》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劍縱天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雨越下越大,慘白色的雷電把天空劈碎。

雷聲滾滾而來,從遠到近,天地肅殺一片,殺氣騰騰。


房間里,油燈被吹得忽明忽暗。

站在船台上的鳳鳥,一雙的靈動的眼睛轉來轉去。

聽完了凌晨的敘述,秦雪若有所思,儘管對方沒有說出自己的過去,但從他現目前的感受來看,他的內心在深淵裡面掙扎。

「為什麼不嘗試著接受呢?接受這個世界,接受你身邊的人物,如果不嘗試著接受,你永遠都是孤獨的。」

「或許是習慣了吧!」

秦雪慧心的道:「你這不是習慣而是麻木,在此之前你根本就不有任何改變,但眼下你遇到了一些事情衝擊了你的世界觀,以至於影響了你的心境。」

「是這樣嗎?」凌晨半信半疑,長久以來他一直保持以自我為中心,以生存下去、追求劍道為目的活下去。

這些東西太深奧了,同時也一直在迴避,他根本就搞不清楚。

「或許你不知道,事實上你很脆弱,脆弱得不堪一擊。」秦雪感慨道:「此時此刻,在我面前的不是天才劍修凌晨,而是一個心靈不完整,需要人關懷的凌晨。」

「或許是吧,但這並不重要,只要我保持著一顆追求劍道的心,這些東西我便可以不去顧慮,甚至是拋棄。」

「治標不治本。」

「這樣也並非不是一件壞事不是嗎?」凌晨反問秦雪。

而秦雪卻無奈的搖頭:「可是你這樣活著快樂嗎?」

雨聲與雷聲混合,淹沒覆蓋一切。

這句話凌晨不止一次的聽過,之前他沒有被動搖,但現在不得不去思考,審視。

「時間不早了,秦姑娘請回吧,不過還是要說句謝謝。」

「說謝謝的應該是我,謝謝你對我說了這麼多,你放心,這是我們兩人之間的秘密,我絕對不會告訴別人的。」

凌晨輕輕點頭,平淡得很:「隨意。」

「額!」秦雪訕訕一笑:「改變不是一朝一夕的時間,你不妨嘗試著接受身邊的一切,然後去了解它們,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吱呀!

房門關上,秦雪舉著回到房間,這才發現身上依舊披著凌晨衣服。

看著窗外沒有減小趨勢的雷雨,她心情非常好,但還是沒有睡意。

怎麼辦呢?

看著放置在桌上的長劍,腦子裡又想起那日與凌晨切磋的畫面,嘴角不由自主的浮起一絲淺笑。

第二天清晨,天氣晴得格外的好,空氣中透著一絲涼涼的味道。

院子里的榕樹下,秦雪練劍完畢。

劍回鞘,看了凌晨的屋子一眼,嘴角揚起一笑笑容,眸子里透著絢麗的光彩。

來到客廳,許松早就等候於此了。

「小姐。」許松心不甘情不願的問候了一聲。

曖寵之肆爺的神秘嬌妻 許長老不必多禮。」

秦雪細細的眉毛皺了一下,認真道:「現在你已是我秦家的客卿長老,身份地位與家主等同,至於以前的事情我們都不會放在心上,希望大家以後能夠和平相處。」

「那是自然。」許松陰沉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不少。

秦風從外面走進來,隔著老遠就熱情道:「許長老,抱歉,我來晚了。」

「秦家主客氣了。」許松見對方這麼給面子,也勉強笑著寒暄。

秦風笑道:「許長老,對於昨天的事情我想親自道一聲抱歉,我秦風在這裡保證只要許長老助我同意這塊小島,許長老可以隨意出入這塊島嶼,沒有任何限制不說還會將您供奉為我秦家傳世長老,永享香火供奉。屆時,您可以回到天元宗,但秦家發生了我們本身解決不了的事情,您必須得出手幫我我們度過難關。」

「此話當真?」許松神色激動,如此一來,自己的身份不但沒有降低,反而成為了秦家的庇護者,身份地位一下子調換過來,不必低聲下氣。

「當真。」

「哈哈哈,好,很好,今日我必助你取得孤島之星。」

就在這時,外面有家族子弟稟報道:「小姐,幾位貴客要離開,就快出了大門。」

什麼?

秦雪臉色頓變,驚呼一聲:「快帶我去。」

見秦雪離開,秦風感嘆一聲:「我就知道,翱翔九天的翔龍,怎會在孤海之星這塊低洼停住下來。」

許松輕哼一聲,內心想著,日後報仇雪恨。

大門外。

凌晨掃視了元瑤,小青,孟江蕊三人。

「你們有何打算?」

「你去哪兒,我跟元瑤師姐就去哪兒。」

「我也是。」

凌晨無奈搖頭,平靜的道:「我沒有資格要求你們離開,但我也不想你們跟著我,不過,既然你們打算跟著我,我也無可奈何。」

「凌晨,你要離開?」 武當山上去學道 ,因為跑得急了一些,翹鼻上溢出細密的汗珠,眸子里儘是不舍與難過。

儘管她已經一再掩飾控制,但還是流露了出來。

凌晨輕輕「嗯」了一聲,沒有多餘的話說。


秦雪看著凌晨,怔怔的看著,眼睛里迅速蒙上一層水霧,她張開薄薄的紅唇似乎是想說什麼,卻欲言又止。

「少俠,幾位姑娘,為何這麼快就要離開?」秦風與許松也走了出來。

凌晨道:「這幾日感謝招待,時間緊迫,不得不離開。」

「少俠不妨暫且留住一日如何?」秦風真心挽留道:「今日是孤島之星被秦家統一的特殊日子,如果有少俠與幾位姑娘見證,必定是一樁美事。屆時,秦家定會幾位大擺筵席,歡送諸位如何?」

動作好快。

凌晨暗暗驚呼一聲,秦風的舉動他早有預料,但沒有想到這個家主做事如此果斷。

他的想法與做法非常值得贊同,時不我待,一旦抓住敵人要害與虛弱時期,閃電出擊,一擊斃命。

凌晨搖頭:「不了。」

「就連半日的時間都沒有嗎?」秦雪帶著一絲哭腔道,她極力控制,說話的聲音有些沙啞,內心的憂傷無法控制。

一旁的元瑤不禁感嘆一聲:「我越發的覺得奇怪,這個凌晨,他身上究竟有什麼魅力,竟然讓這麼多傾國傾城的女子為他牽挂?難道現如今的女子都喜歡冷血無情的劍客?」

諜影隨行 ,小青與孟江蕊竟齊聲道:「這就是他身上的魅力。」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劍縱天下》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劍縱天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帕奇村的劇情峰漁做一種嘗試,希望可以寫好。)

「抱歉。」

秦雪深吸了口氣,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努力在凌晨面前展現出最美的一面。

「你還會回來嗎?」

一片樹葉被微風捲起,送上天空,飄啊飄,很快便飄到了很遠的地方,直到再也看不見。


「或許會,也可能永遠不會。」

看著落葉飄走,直至消失無影,凌晨又道:「未來的事情誰知道呢?」

秦雪「哦」了一聲,笑著又問:「如果,我說如果,有一天我在這個地方呆得厭煩了,再也沒有了歸屬感,我可以去找你嗎?」

那一片已經不見了蹤影的樹葉,落在秦家買菜的馬車裡上,幾經曲折,最終落在生長它的大樹下。

凌晨轉過身去,留給秦雪一個背影,等他走遠后,這才虛無縹緲的傳出一句聽不太清楚的話來。

「如果可以,最好不要。」

「撲哧!」

秦雪意料之外的笑了一下。

然後,眼淚控制不住的滑落下來,看得一旁的秦風心都碎了。

「小雪,他註定不會平凡,你們註定不會是一個世界的人,忘記他吧!」

「我明白,對不起,讓您操心了。」

……

帕奇村。

這就是凌晨的目標。

將敬酒曾說過,要想找到月亮之井,必須一路向北。

許鬆口中的帕奇村,正處於一個特殊的位置。

從整體的地位置來看,它的確處於北面,但卻是南北的彙集點,也就是將這塊大陸分為南北地域的中心點。

從孤島之星出發,需要有一月時間的連續趕路,途中還不能有任何的耽擱這才能在最短的時間裡趕到。

凌晨他們離開的當天下午,在許松的幫助下,孤島之星秦家徹底掌控,而楊家主事的高層則被斬殺殆盡,無一活口。

失去領導人的楊家,頓時群龍無首,但還是有一些小股隊伍抱著同歸已經的決心展開的最後的激烈戰鬥,但這種同歸於盡的戰鬥並沒有影響大局。

在秦家勢如破竹的攻勢下,任何一切阻攔都是徒勞……


歷年十月末。

孤島之星成為了秦家的底盤。

而幫助秦家統領這塊小島后,許松在不久之後就離開了小島返回了宗門,尋找解毒之術,醞釀報仇的機會。

一個月後。

凌晨等人爬山涉水,經歷萬里水路,險峻危險的陸路,終於看到了傳說中的帕奇村。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一路一直有人暗中跟蹤。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與孟家大長老有約定的三長老。

三長老並沒有按照約定立即出手將凌晨帶回孟家,而是暗中觀望形式,似是另有考慮。

一路上,走走停停,凌晨他們打聽到了許許多多關於帕奇村的故事以及傳說。

無一例外的,大部分都說帕奇村是一個非常非常古老的村子,它的存在甚至可以追溯到精靈統治大陸的時期,更有甚者說這個村子是那個時候的文明,裡面隱藏著另外一個文明的寶藏什麼的。

根據這些傳說,凌晨不得不相信將敬酒與許松的話,月亮之井必定與這個地方有揮之不去的聯繫。

帕奇村是一個非常奇怪,同時又非常古老的村子,這裡的設施全部貼近自然,根本沒有現在文明的存在。

村子為了繁衍與發展,在時代里生存,不與時代脫軌,他們與外人交流,但只開放一條街道,白天與來往的商人武者交流,兌換東西,交流信息,但這僅限於每天夜晚快落山的日暮時候,只有短暫的一個時辰。

除去這個時候,外人只有在距離帕奇村十幾里地的一個村莊修整,準確的說應該是村寨。

帕奇村深處一個原始森林當中,周圍不乏妖獸,卻都是小妖獸,不足為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