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啊!」法琉璃臉紅的不像樣了,狠狠一腳踩在蕭城的腳背上,疼的蕭城嘶嘶的倒吸氣。

但這廝就是夠狠,死活不將手抽出來,還加大了捏弄的力度,氣的法琉璃背著眾人玩命踩蕭城腳背,奈何,蕭城打定主意不鬆手,法琉璃深怕師兄和一眾高人發現不妥,不得不傳音服軟,小意求饒。

蕭城得意洋洋逼著法琉璃喊了好幾聲親愛的,才將手悄悄抽出來,還曖昧的放到嘴邊親了好幾下,讓法琉璃羞的幾乎暈過去。

狠狠瞪著蕭城的大眼睛中,都是『你這廝怎麼這般下流』的埋怨意味,蕭城嘿嘿笑著不理會,法琉璃只能咬著銀牙發狠,找機會找回這一局。

「阿彌陀佛」。老和尚不樂意了,雖然搞不懂蕭城和小師妹到底在搞什麼鬼,但小師妹踩了蕭城腳背好多下,身後的人看不到,他可是看在眼中,知道這對小傢伙在打情罵俏,老和尚自然看著不順眼,但也無可奈何,只能當不知道,狂念阿彌陀佛壓制怒氣。

… 老和尚怎樣想才不在蕭城的考慮中呢,他牽著小尼姑的手,對著心愛的女子傳音說話。

「小鈴鐺,一別多日,你好像豐滿了不少啊」。這話自然是指法琉璃臀兒上有肉了。

「要死啊,你再調戲貧尼,貧尼就一個佛門大手印拍死你」。法琉璃狠狠回罵。

「嘖,嘖,我就是喜歡你這個潑辣勁兒」。蕭城嘻嘻笑著。

「哼,別以為我看不出來,說吧,你早就有女人了,那個人是誰?」

法琉璃憋了近一年了,話說,蕭城逃得性命從妖域回來之時,法琉璃就看出來蕭城有女人了,當時按下了性子沒有詢問,一直等著蕭城主動坦白呢,可是,蕭城裝聾作啞許久了,法琉璃再也忍不住了,這不,傳音問罪了。

蕭城霎間傻眼了,得意忘形,忘了這回事了,他不是童子雞了,氣息上很明顯,法琉璃這樣小心眼的傢伙,一直惦記著此事,怎會放過他呢?

頭疼欲裂啊,只能顧左右而言他。「啊,哈哈哈,……琉璃,你看周邊的花開的多麼嬌艷,和你一樣動人,你蓄髮還俗吧,以後我們一起好好過日子。我會對你極好的」。甜言蜜語不要錢的往外砸。

「別轉移話題,你想瞞著我到何時?貧尼不是善妒之人,但你不說明白,這讓貧尼很不爽,你讓貧尼不爽,你等著,貧尼會讓你……」。法琉璃開始發狠話了。

「別,別啊,小鈴鐺,莫要生氣,此事說來話長。一切都是意外,那位主可沒賴上我,她的意思是不要牽扯出她來,我也同意這般處理此事,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你就別追究了。

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答應人家不將其身份暴露,只能隱瞞下去,真的無心欺瞞你啊,實在是,此事不能說,你只要知道,我對你的心永不變就成了。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啊,……這話是不是對你說過?那我換個說法,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到天涯。

咦,你這是什麼眼神,怎麼一臉不屑?這情話是有點肉麻和狗血,但可以說是精華中的精華,你不知道,還能唱呢,你等等啊,我給你唱一下。

你是風兒,我是沙……」。

蕭城開始唱起來了,當然,只有法琉璃能聽到。

法琉璃聽著歌,覺著,調調兒還是蠻不錯的,就是歌詞太不含蓄了,太肉麻了,太讓人害羞了,什麼纏纏綿綿的?真不要臉。

她聽完歌道:「既然你答應那女人了,那好,我不問了,但你不許隨意在外頭放縱,要不然,休要我再理你。……還有,這首歌只許給我一個人唱,不許給其他人唱,你能答應不?」

「答應,答應,琉璃,你真是寬宏大量的聖尼啊。」

「閉嘴,我要是聖尼,就不會動凡心喜歡上你這麼個混賬王八蛋,害的本尼無法清修,動了紅塵慾念,都是你的錯……」。法琉璃帶著哭音了。

「哎呀,瞧我這張嘴,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琉璃你莫要傷心,所謂出世入世皆為修行,誰規定非要青燈古佛才能修行得清凈的?和夫君我於俗世中過過小日子,體驗大千世界的種種,自己再生兩個娃娃,下雨天時打著玩解悶,何嘗不是一種另類的修行呢?」

蕭城鼓動三寸不爛之舌忽悠小尼姑。

「就你會說,你這張嘴最討厭了,明明是貧尼犯了清規戒律,到你這裡還能說成修行?蕭城,你的臉皮真厚。」

「這算什麼,臉皮不厚能求來琉璃妹紙做媳婦嗎?為了你,上刀山下油鍋都是小事一樁,玉皇大帝攔著我,我都敢打到凌霄寶殿去,齊天大聖敢做的事,我也敢做啊……,臉皮厚點算什麼?」蕭城開始胡咧咧了。

「呸呸呸,狗嘴裡吐不出象牙,還打到凌霄寶殿呢?一尊魔族老祖就能將你攆的雞飛狗跳……」。法琉璃一頓罵,心情好了太多。

他倆光顧著傳音聊天了,忘了手牽手是需要遮擋的了。法琉璃的衣衫飄動間,後面的大佬們就看到牽在一起的手了,一個個睜大了眼睛。

法琉璃和蕭城之間的事兒,只有不多的知情者,大多數都不知道,但今天,這就是公開關係了。

「咳咳,老衲提醒一下,蕭廠主,你的手……」。法伽羅發現了不妥,急急傳音提醒。

啊?法琉璃和蕭城同時低頭,一眼就發現了異常,後面的高人們肯定是看明白了。

「都是你,害的貧尼丟盡了臉」。法琉璃一時間羞窘萬分,就想甩開蕭城的手。

她還沒有心理準備呢,這就公開關係了?太不好看了。

蕭城管那個?既然大家看明白了,那就更明白點好了。

他哈哈一笑,伸手就將法琉璃的小蠻腰摟住,向著懷中一帶,死死抱住,低頭在尼姑額頭吻一口,揚聲道:「法琉璃,我心悅你。」

我靠!

後面看熱鬧的大能們驟然腳下打趔趄,幾乎齊齊摔倒。當眾對著尼姑表白?西廠廠主,你還能更不要臉些嗎?眾人腹誹聲聲。

你……?

法琉璃猝不及防,但甜蜜感突兀升起,忽然覺著,即便這樣也不錯,她是個敢將青天捅個窟窿的傢伙,害羞之後就勇敢的抱住蕭城的腰,踮腳吻了蕭城的臉頰一口,臉色紅成大蘋果,可愛的不像話。「蕭城,我也心悅你。」


「我勒個去去去!」法伽羅幾乎倒仰,大乘佛宗今日算是丟大人了。

老和尚氣的向著後面退,退到拓跋浮沉身邊,一個勁嘀咕著『阿彌陀佛,佛主恕罪』。

「你這和尚,總是這麼煞風景。」。拓跋浮沉兩手叉腰埋怨法伽羅一句,揚聲道:「蕭老弟,老姐恭喜你啊,又抱得一個美人。」

「嘿嘿,同喜同喜」。摟著法琉璃的蕭城,嘴巴笑的咧歪了。

「德行!」眾人腹誹一句,但面上都要說兩聲道喜的話。

金孔雀王本想譏諷兩聲的,一個耍流︶氓,一個不守清規戒律,身為尼姑卻和流︶氓談戀愛,真是不知羞恥。但不等她開口,六公主已經扭頭意味深長看了她一眼。

金孔雀王自然看明白了六公主的意思,只能撇撇嘴不出聲了。

六公主扭頭看向蕭城,連連恭喜,蕭城自然笑著回應。

這後面的路,就是蕭城摟著法琉璃在前方帶路,眾人心頭五味雜陳跟著的過程了。

好不容易走完了路,一重重禁制開放,一層層結界散去,龍象西廠總宗出現在眾人眼前,霎間,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

法琉璃看著這片恢弘的建築,眼中都是欣賞神色。


這是一片巨大無匹的宮殿式建築群,巍峨雄偉壯麗絕倫,最大的『萬祥殿』位於這片建築群對角線的中心點,在四個角之上,有四隻龍象神獸,高有八十丈,精雕細琢宛似活物,一股股神獸的威壓,震懾的空氣宛似凝固。

建築群後部連片的建築此起彼伏,相互間距離很近,自成一片天地,建築間隙中遍植靈樹花草,假山流水,亭台樓榭,小橋風亭,應有盡有。

各大主要宮殿都沿著南北走向排列,形成中軸線,秩序井然壁壘分明。

整片建築呈現在眾高人神念中的一霎,就讓他們嘆為觀止。如此有想法的宮殿式建築群,先不說布局,只說這建造費用,那就是不可想象的天價,西廠真的好有錢啊。

大傢伙兒的眼神都落到建築群的南門上,這是正門,乃是一座黃瓦飛檐紅牆的三層樓式建築物,高有五十丈左右,雄偉至極。

正門前是巨大無比的白玉石廣場,廣闊的範圍讓人吃驚。

蕭城看著大傢伙吃驚的神色,暗中得意的笑。這片建築自然是脫胎於地球的紫禁城了,他永遠忘不了那雄偉的建築,那代表著華夏民族在苦難中崛起的歷史。

他雖然穿越了,但無比懷念故土,眼前這座巨城,比紫禁城大了五倍有餘,細節方面不一樣,但大體而言,就是以紫禁城為模板設計的。看到這座城,蕭城心中都是自豪,因為,他在異世大陸,留下了華夏民族的痕迹。

此城被他命名為『龍象城』。

南面的正門自然不能喊為天.安門了,改了個名字,名為『尊榮門』,代表著龍象西廠的尊榮。

蕭城一邊將這裡介紹給眾人,一邊引領眾位大佬沿著城牆內的台階登上尊榮門。在高層憑欄遠眺,湖光山色盡入眼底,人們心頭一片舒暢。

不多久,各位護法引領眾多觀禮者登上尊榮門,各大宗門都對西廠總宗如此豪奢感到驚奇,而四大皇族代表的臉色非常太好,他們發現了,這座龍象城太有皇家的感覺了,這尼瑪的就是一座四洲最大的皇宮好不?這讓四大皇族不爽了。

但蕭城做事,誰敢多說什麼,指責他逾制嗎?笑話,蕭城不將說出此話的傢伙撇飛出去,他就不是霸道的西廠廠主了。

四大皇族心中不滿,也只能憋著,還要臉上帶笑,果然,政客難做。

尊榮門上,蕭城左右看看,知道時辰已到,對著劍一頜首。

劍一上前一步,對著遠方空曠處喊道:「吉時已到,龍象西廠開宗立派大典現在開始。」

嘩嘩嘩……!眾人跟著鼓掌。

嗚嗚嗚……!軍號聲響起,咚咚咚……!戰鼓聲擂起。

眾人都向遠方山林中看過去,那裡,結界驟然解散。

遠遠的,有打著旗幟的修士從密林中走出,其身後千軍萬馬跟隨。

啪、啪、啪……!

西廠外門供奉和弟子們,邁著整齊的正步,向著尊榮門前的白玉石廣場走來。

西廠開始了大閱兵。

… 不知從何處傳出了嘹亮的樂聲,慷慨激昂,宛似萬軍奔涌,有高手施展了火系法術及奇幻玄法,轟隆的禮炮聲不絕於耳,奇幻玄法遍布天空,無數色彩斑斕上下飛舞的神獸幻影出現在能量潮汐中。

所有人都被眼前這一幕深深吸引,龍象西廠開宗立派竟然像是大帝國一般搞出了閱兵儀式,這讓大傢伙始料不及,四大皇族代表的臉色更為難看,蕭城的一舉一動不像是立派,更像是開國了。

但當此時節,誰敢多說一句嗎?不怕被狂性大發的蕭城從尊榮門上摔下去的話,儘管上前找不自在去。

他們當然不明白,蕭城是用這種形式緬懷自己的上輩子,懷念故土親人。

在各方大佬複雜到極致的眼神中,百多個萬人方隊從密林深處踏著整齊劃一的節奏走出來,『啪啪啪啪……』!打頭的是兩男一女。

中間的男子有著一頭金色飄逸的頭髮,但卻戴著樣式新穎的寬檐軍帽,上面有龍象西廠的廠徽,一張俊臉帥的迷死人,散發著淡淡的妖力波動,正是金龍魚。

蕭城講話了,這廝長成這樣,最適合做棋手裝點門面長臉用了,如是,金龍魚筒子就接下了這麼一個任務,按照蕭城的要求做一回旗手。別說,似模似樣的。

他邁步向前,手臂伸的筆直牢牢握住旗杆,旗杆數丈高,一面其上繪製龍象神獸圖案,背.景是通天神樹的闊大旗幟,在風中獵獵飛揚,精神抖擻。

金龍魚收起平時笑嘻嘻沒正行的嘴臉,一臉嚴肅和自豪的樣子,別說,這廝不但長的像是年輕版的帥哥皮特,演戲方面也不差的,正經場合時很拿的出手。

他身穿草綠色的軍服,這款式新穎的軍服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其實,這是蕭城搬磚了解放軍軍服改裝后的山寨貨,但在這異世大陸,真的是蠍子粑粑獨一份。

軍服腰部用寬大皮帶束緊,皮帶左側扣著戰刀,墨綠刀鞘上有彩帶做裝飾,其腳下踏著黑色長筒皮靴,擦磨的光可鑒人,『啪啪』的踏在白玉石板上,發出的聲響讓人振奮。


金龍魚舉著旗幟,帶著所有弟子昂首挺胸大步向前,目不斜視,其一舉一動中就豎立起西廠的形象。

他的左側是一位女修,長的傾國傾城,散發的波動赫然也是妖力,正是海珠兒。 總裁駕臨,老婆別囂張 ,身穿白色軍服,踏著皮靴的筆直雙腿,在軍裙下若隱若現,巾幗不讓鬚眉,左手扶在左側刀柄上,右手大力揮動,一個拍子都不會錯,臉上神情嚴肅,壯志飛揚。

蕭城的眼神落到海珠兒身上,心底.火熱一片,眼中都是柔情。

金龍魚右側男子可算是人類了,正是齊淵,這廝正式脫離上陽學宮加入了龍象西廠,上陽學宮也沒有多說什麼,反正,此事大家早就知曉,不會有什麼意外,無非是,對蕭城挖人的手段更忌憚一些。

這廝打扮的威武不凡,身穿墨黑軍服,款式和金龍魚類似,但別具邪魅之力。

他們三人打頭,身後跟著第一個萬人方隊,都戴著面具,不顯露面容,聖境波動蕩漾著,大傢伙心中清楚,這些傢伙都是西廠外門供奉,修為都在聖境以上,且封印了修為的藏相境高手也不會少了。

眾位大佬神情凝重,暗中評估著西廠的實力。


金龍魚的手臂穩如山嶽,紋絲不動,旗幟在他手中帶出一往無前的氣勢,眾人隨著行走,只是看著他們遠來,眾人就感覺到無邊威壓隨之而來。

西廠展現出如此武力,就是在告訴四洲,它的崛起不可阻擋,誰要是想和西廠作對,先要考慮對付這些人,這要付出怎樣的代價?在場的都是人精,誰會不懂?

「好!」有人喊好,大傢伙繼續鼓掌,歡迎這些人走上廣場,走到尊榮門之前。

第一個萬人隊之後,更多的萬人隊跟著向前,一色的墨綠軍服,皮靴,戰刀,走出輝煌和英武,分為男隊女隊,他們都很年輕,不到二十歲,正是被西廠收錄進來的弟子。

他們是西廠的未來和希望。


金龍魚三人最先走進尊榮門範圍之內,隨著金龍魚一腳踏入這個範圍,轟隆一聲,地動山搖,四面八方閃耀金光,無數神邸、佛陀在虛空中出現,齊齊吟詠,像是在祝福西廠的未來。

啪的一聲輕響,三位領頭者驟然向右上方轉首,行注目禮,接著,海珠兒和齊淵右手抽出掛在左側的軍刀,閃亮的刀鋒向著右側斜上方高舉,這是軍禮致敬。

蕭城面帶微笑,和一眾大佬一道舉起手臂回應。

「龍象西廠威武!」金龍魚、海珠兒和齊淵同時喊起來。

啪啪啪……!

更多的人走過廣場,隨著命令抽出軍刀,向著西廠之主的方向行軍禮,並喊『龍象西廠威武』的口號,蕭城不停的揮手致意,感覺自己今生不白活,都有偉大領袖的風采了。

四大皇族代表的臉上一點笑模樣都沒有了,人家開宗立派比自家的國家盛典還要隆重,真是靠了。不說別的,只是人家這套軍服行頭,見所未見,可見都是出於蕭城手筆,這廝不但是修行巨頭,更是設計大師,每搞出一樣都令人驚動,真是怪胎。

『龍象西廠威武』的口號聲震天動地,眾人的耳朵中都是嗡嗡聲,看著這場面,暗道,以後自家也這樣搞。有這想法的還不少呢,這種儀式確實很提氣。

金龍魚三人走到預先設計好的的位置安靜的停下,身後的萬人方隊一個個的通過廣場,向尊榮門敬禮后,按照先後順序在廣闊的廣場上排列開去,方陣有一百零八個,表明,龍象西廠招來的弟子竟然有一百零八萬之多。

尼瑪,過後數十年之內,還能有什麼像樣人才呢?諸多大宗門掌門同時發了愁,西廠弄進來了太多弟子,四洲即便廣大,也是人才難求的,這樣算來,西廠不地道啊。不少高人怨懟的看向蕭城,包括法伽羅都是這神情。

蕭城就當看不到。笑話,不趁著開派時多弄點進來,哪能撐得起場面?至於精英嗎?慢慢培養就是,反正,高端武力方面不愁,最要緊的就是搞好基層。

蕭城比誰都懂這道理。

漫空幻影消散,陽光投下,落在一張張年輕興奮的臉上。

蕭城向著前方雙手下壓,所有的嘈雜聲響霎間消失不見,此地安靜的落針可聞。

他此時的一舉一動已經有了四洲最頂峰巨頭的風範。

向前走了數步,俯瞰著廣場上仰首看向自己的西廠弟子們,眼中出現自豪。

短短數年,在異世大陸打下了這麼一番大基業,今天,他可以問心無愧的對所有穿越前輩們說一聲,自己沒給地球穿越者們丟臉!他有些激動,好不容易才平復了心情,看著下方一雙雙崇敬仰望自己的眼,心底都是豪情壯志。

「本座蕭城,歡迎你們加入西廠。從此以後,我們生死與共患難相隨,在這廣闊天地,打出一片大大的基業,你們是西廠的未來,要嚴於律己努力奮鬥,不要墜了宗門的名聲,你們,能做到嗎?」

「能!」眾弟子死命嚎叫起來,聲勢震天。

「好,本座相信你們,……本座身邊這些高人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的友好宗門,本座代表百萬弟子,向好友們的來訪道一聲謝意」。蕭城轉首看向身邊眾位巨頭。

「蕭廠主客氣了」。……眾人趕忙回應。

蕭城滿意的扭回頭去,看向弟子們,忽然舉起手臂用力一揮,用最響亮的聲音喊道:「本座宣布,大型宗門龍象西廠,今天,正式成立了!」